2020 年 12 月 1 日

在逍遙城中談的最多的生意,為礦區及礦區相關方面的交易。

所有礦區所屬,不分大陣容。

並非是將江北劃為四大塊,聖族、妖族、巫族、魔族各據一塊。

而是只論,哪個礦區屬於哪個家族。

從而江北實際上,除了東聖山、妖聖山、西聖山、魔聖山之外,沒有所謂的聖族之地、妖族之地、巫族之地、魔族之地,這麼一說。

整個江北百分之九十的地域,可謂遍地礦區。

誰有錢就是誰的,自由買賣,沒有限制,只認錢不認人。

不管大礦區小礦區,未經主人邀請,一律不得擅自進入,否則視為公敵,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逍遙城中有大小一致(佔地面積方圓三十里)的別墅,數千棟。

每一棟別墅,都是一個據點,代表著一方家族勢力,象徵著礦區主人身份。

如果家裡沒礦,很難住得起逍遙城的別墅。

婚然心動:大牌老公劫個色 所以想要在逍遙城立足,首先得有礦。

無法立足的下場,則是寄人籬下,加入某一棟別墅中,充當下人。

那麼如果想買礦呢?

那簡直是在做白日夢。

有史以來就沒出現過,靠個人白手起家能買得起礦的。

哪一個礦區的主人,不是舉整個家族之力,以積累數千上萬年的底蘊,才得以實現擁有江北礦。

其一,所謂江北礦,乃指靈晶礦,非靈晶礦,通常不會直接說成礦,會加上是什麼礦在前面,比如金礦、銀礦、鐵礦,這麼去說。

其二,所有江北礦(靈晶礦),最差的也出產中品靈晶。當然這並非說不出產下品靈晶,而是既有下品靈晶又有中品靈晶,哪怕上品靈晶礦,也同樣夾帶有中品靈晶和下品靈晶。

其三,最小的礦,中品靈晶儲量也得以十位數加個萬字來統計。

所以一般人是買不起,滴!

不過靈晶產量如此巨大,為何不會貶值呢?

但凡有此擔憂者,肯定不是江北人。

因為靈晶永遠都不會貶值,永遠供不應求。

知道成就一位王座,得用多少靈晶堆出來嗎?

告訴你,史上最強修鍊天賦的天才,也至少消耗百萬數的中品靈晶再加上十萬數的上品靈晶,才得以突破靈嬰境,成為王座。

並且以靈晶礦形成的速度,豈能有消耗速度快?

了解到這些,馭山臉色變得不太好看。

剛才還有種瞌睡來了送枕頭的欣喜感,此刻可謂完全沒了睡意,哪還能睡得著。

看來奪纏公子出身江北這個誤會,或說謊言,一到逍遙城就會露餡。

家裡沒礦,沒別墅,算哪門子富二代?

於是馭山神識探出水靈鼎,將整理好的信息,傳遞給那個已經登陸北岸,攜手端木欣兒,帶著四名隨從,漫步東南大道上的馭山。

外面那個馭山的神魂中,也有這些信息,只是一直還沒來得及瀏覽與整理。

東南大道上,某一刻,馭山頓時一喜。

因為魂力級別,從四級戰將回升到五級戰將。

不過隨即臉上笑意漸淡,腳步越來越慢。

稍後馭山止步轉身,面向跟在後面的四人,一臉認真的說道:「沐清,青陽,端木元,有件事是時候該告訴你們了。」

見公子不像平時那般隨意,沐清等人立馬端端正正站好,認真傾聽下文。

馭山接著說道:「奪纏來自草蘆峰,並非出身江北大族。此乃奪纏第一次踏足江北。」

沐清等人聽著愣了愣,但也沒有流露出什麼失望。

青陽開口道:「公子跟草蘆峰存在關係,這點青陽早有猜測。但沒有想到,公子竟是從九州界而來。」

馭山點了一下頭,回應青陽,自己正是出身於九州界。

青陽神色開始變幻,目中流露複雜,震驚,不解,疑惑,自慚形穢……

區區一名九州界少年,隻身一人闖入聖族江南,來時僅僅三級戰將級別,短短半年時間,滅了四殿之一,征服四殿之三,可謂一手掌控聖族江南。

至於妖族江南、巫族江南、魔族江南,且不多說,權當他的同門之功好了。

但如今之局面,毫不誇張的說,整個聖域江南,盡在眼前白衣少年的掌握之中。

若非跟在身邊親身經歷這一切,試問誰敢相信?誰敢想象?

唯一令人心裡好受一點的,白衣少年體內藏著一道王座魂體。

若無王座魂體相助,他做不到這一切。

否則令人不禁滋生一種感覺,人比人氣死人,比白衣少年多活出的那些年頭,簡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重生之沈慈日記 至於疑惑,不解。

白衣少年體內的王座魂體從何而來?他是誰?他扶持白衣少年做這些有何目的?

青陽陷入沉默。

端木元望向端木欣兒。

端木欣兒聽完馭山所言,臉上幾乎沒有任何變化,彷彿這些一點都不重要,見父親望來,欣兒往馭山身邊靠了靠,伸手挽住馭山的胳膊。

端木元欣然一笑,給欣兒投去一個讚許的目光。

既然欣兒真心喜歡奪纏這個人,而非身世,端木元也就不去想多了,保持跟女兒一致,繼續認可與追隨奪纏。

沐清一開始心中很複雜,但沒多久,她便理清頭緒,平復心境。

沐清堅持自己的決定,也是沐氏家族的決定,追隨奪纏公子。

回顧一切,到目前為止,沐氏家族並沒有給到奪纏公子什麼,但奪纏公子讓沐氏成為聖族江南之主,領導著一個國家,讓沐菲兒當上江南聖國國主。

可見追隨奪纏公子,給沐氏帶來的,全然只有好處。

其一斷斷不可輕易捨棄貴人,葬送自家運勢,落入遺憾終身。

其二以菲兒對奪纏公子的愛戀,幾乎可以將奪纏公子看作沐家女婿,關係到了這一步,自然是一家人。

青陽乃是心高氣傲之輩,曾頂著聖族江南第一天才,第一強者的光環,萬萬沒料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給下界少年當隨從,心情之矛盾複雜,可想而知。

馭山能理解這一點。

馭山說道:「之前不知實情,所做出的表態,現在想改變,可以。」

青陽抬頭望向馭山,知道這會是對自己說的,感覺得出來,沐清和端木元顯然沒有動搖之心。

青陽開口道:「青陽所做出的表態,不會輕易改變。請公子為青陽解惑,藏於公子體內的王座之魂,以及馭魂術。」

馭山如實說道:「她起先為一縷靈念,得益於靈脈蘊養,成長為靈念體。又因機緣巧合,獲得一門修魂秘術,以秘術修魂一路進化,隨我來到聖域之後,得以由靈念體進化為魂體。因我於青龍江僥倖殺死了那條十階蛟龍,從蛟龍身上得到不少好處,她之魂力提升到九級戰將級別。後來,她步入靈嬰境修為之王座魂力級別。」

馭山接著道:「至於馭魂術,在我尚未成就靈體境之前,尚在九州界之時,就莫名擁有了,到目前為止,我亦沒琢磨出個所以然。於九州界中,有個說法,稱我為天馭手,亦不知,馭魂術跟所謂的天馭手,有無存在某種關聯?」

聽著這一席話,青陽等人比剛才聽到奪纏公子並非出身於江北那一段,要顯得震驚的多,且疑惑更多。

一時間青陽等人紛紛陷入沉思之中。

唯有端木欣兒,對這些依然沒啥感覺。

她除了時不時偷看馭山的側臉,一個人偷笑之外,對別的事情並不感興趣。

見其他人都沉默不語了,端木欣兒抓住這個機會,故作不經意的,帶動著馭山往前移,漸漸遠離身後的四人,免得待會他們又找著奪纏哥哥說話,耽誤欣兒和奪纏哥哥相處的時間。 在召喚出端木欣兒那會,馭山徹底解除了對沐清、端木元、青陽的馭魂。因馭山對此三人早已解除了絕大部分的約束,淡化到不能再淡了,所以徹底解除時,三人並無多大感覺。

將端木欣兒召喚出來,馭山也是用意的。如果端木元得知奪纏公子並非出身於江北大族,而不打算繼續追隨的話,有端木欣兒在眼前,他無需投鼠忌器,可以隨時帶著端木欣兒離開。

但沒有想到,端木元父女繼續追隨之心十分堅定。

沐清的反應倒是在意料之中。因為奪纏公子的出現,於沐氏家族而言,全然只有好處。

青陽心裡會湧起矛盾,馭山覺得此乃人之常情。

不過馭山反倒認為,青陽會堅定追隨的把握最大。通過將近一年的相處,馭山感覺出,青陽潛藏著強者之心,往往如這種人,意志堅定,一旦踏出某一步,不會輕易回頭。

馭山看出來了,此刻身後的四人,除了雲蘿只是單純因為驚訝而驚訝之外,因為疑惑而疑惑之外,青陽、沐清、端木元三人,多少有些故作思索沉默而結束話題的用意。

這說明青陽、沐清、端木元,追隨之心已定。

因為三人已然讓自己恢復為,隨從角色。

三人雖心存諸多疑惑,但身為隨從,就得懂得,哪些該問哪些不該問,懂得不該過多知道的,最好壓制住好奇心。

在雲蘿的認知中,奪纏公子並非第一個神奇少年。

在奪纏公子之前,雲蘿早已見識了同樣神奇的少年,極樂城少城主——雲夢公子。

一來雲蘿乃是雲夢公子的近身侍女,二來雲蘿乃是崖老所在的雲氏家族中人,從而雲夢公子沒有隱瞞雲蘿,他真名叫隗隇,來自九州界。

夜幕漸漸降臨。

於端木欣兒而言,非常歡喜的一天,跟奪纏哥哥好多單獨相處的一天,即將結束。

少女依依不捨,眼淚汪汪。

馭山於心不忍,安慰道:「哥哥很快會再讓欣兒出了逛逛的。」

有這麼一句話,少女覺得今天很圓滿美好,乖巧的讓奪纏哥哥給送回護腕空間草原秘境,接下來開啟對草原秘境中其他少女們精彩播報,羨慕死她們,想想那種感覺,都覺得神氣帶勁。

隨後馭山召喚出摩天炎獸,帶著青陽四人騎了上去。

摩天炎獸體長三丈,騎坐五人之後,仍還顯得十分寬敞。

今夜五人可以體驗一番十階凶獸的飛行速度。

一個時辰后,測算出了結果。按此飛行速度,可日行三十萬里,平均每個時辰兩萬五千里。

這令沐清、青陽、端木元,心中又多了一個疑惑。

此四翅飛行兇獸,怎會擁有如此之快的飛行速度?

它到底出自什麼種族?

它怎會雌雄同體?

公子到底從哪裡得到它的?

不過只能是暗自想想,不能去問。

公子身上的秘密多了去了,難道一一去盤根問底嗎?

比如尚在三級戰將級別的公子,是如何殺死十階凶獸蛟龍的?

又比如公子那上品空間靈器級別的護腕,是如何得到的?

還有那八個紫鼎是什麼寶物?為何會自動沒入公子體內?

還有公子才從九州界來到聖域一年多,為何身上的上品靈晶和中品靈晶及下品靈晶,感覺就像是多的用不完?

還有公子的師尊誰是?公子的四五六師兄、三師姐、二師姐、大師兄身在何處?

還有那個飛速崛起的草蘆峰,是公子所主導的勢力嗎?怎麼感覺就像是公子在主導?

草蘆峰!

草蘆峰?

似乎,很久以前聽到過這麼三個字。

端木元望了望青陽和沐清,傳遞神念,「在很多年前,有沒有聽到過草蘆峰?」

青陽神念回復,「沒有。」

經端木元這麼一提醒,沐清漸漸有了些印象。

「百年前,曾聽到我大哥沐乾和某人交談的過程中,提及過草蘆峰三個字,不過記不清當時他們為何談到草蘆峰,但可以肯定,草蘆峰乃是一個秘密組織。」

「沐清妹子說的對,草蘆峰正是一個秘密組織。那時候,據說草蘆峰峰主名叫沐,就一個沐字。當然,此沐跟沐清妹子的沐氏家族,八竿子打不著,毫無瓜葛。另外,百多年前,老端我還從一秘密渠道,獲知一個絕密消息,據說,草蘆峰的幕後大佬,乃是黃龍河之北的鳳氏家族。」

「鳳氏家族!」

青陽頗為驚訝,「皇座勢力!」

「難道公子乃是,皇座勢力家族有意安排到九州界歷練的核心子弟?」

青陽、端木元、沐清三人於神念交流中,同時說出這麼一句話。

「要不要問問公子?」沐清道。

端木元表示,「不敢問。」

爆寵萌妃:妖王爬上牀 青陽表示,「清姐,非陽弟慫恿你,我覺得,由你來問公子的話,就算公子不願意說出來,也不會因此而對你有看法。」

端木元連忙表示,「陽弟這話說到了點子上。當然,問不問由沐清妹子自己決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