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在這一瞬間。卡里斯里明白了「王」的意思。他面色慘白地看著「王」:「如果我的真付出了我能付的最後代價,你真的能確保我的兒女健康的長大成*人?」

「我保證!王」面色凝重地說道

卡羅斯里慘然一笑:「好吧。明天一早,你們就會得到自己想要的,但我想請您回答我最後的一個問題,你的真實姓名是什麼?」

肅志迅,我午栓的朋友。

」蕭志遠淡淡笑著:「你應該覺得很榮幸,我很少出現在公眾面前,也很少跟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夥子談了如此多的話。年輕人,你生

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

當那

之後。卡羅斯里站在窗口。不斷的品個著這一句話罕

這時候他發現自己的別墅外面,停著一輛轎車,站在轎車外的人,正死死盯著自己這裡,卡羅斯里很快明白,這是那些人派來監視自己的

卡羅斯里笑了一下,自己除了自殺,早就已經走投無路了。即便不用監視,自己也一定不會活過明天早上的。

卡羅斯里回到了辦公桌前,拿出了信紙,開始給自己的兒女寫信,希望她們將來長大之後,能夠原諒自己這個爸爸

然後,是寫給所有購買「威爾卡羅斯里基金的人,他表達了自己的歉意,並且為廣大投資者慘重的損失而致以最真誠的道歉。在信的末尾,卡羅斯里告訴廣大投資者,自己唯一能夠贖罪的機會,就是結束自己的生航然後,卡羅斯里小心的把信裝進了信封,接著從抽屜里拿出了一把手槍

象牙柄製成的精美手槍,是在自己最「成功」的時候,特勞茨先生獎勵給自己的,當時自己還不明白特勞茨先生為什麼要送給這樣一把手槍,但現在卻完全明白了

卡羅斯里用顫抖的手把槍口塞到了嘴裡,然後手在那裡不斷哆嗦著,終於,一聲沉悶的槍聲從卡羅斯里先生的別墅中傳了出來

一切神話如同幻夢一樣結束了

在星期一早上的時候,曾經不可一世的「威爾卡羅斯里基金」徹底崩潰,所有投資者手裡的那些證明文件,已經變成了一堆廢紙。

那些一門心思想要依靠著「威爾卡羅斯里基金」發大財的人,當一覺醒來,卻發現他們已經不名一文,正如當初剛剛失業的威爾卡羅斯里一般。

更加可憐的是那些拿出自己養老金來,懷著發財美夢,懷著對威爾卡羅斯里無限崇拜的普通美國人了。現在,他們連最後一毛養老錢也都已經失去」

星期一當天上午。擁擠在「威爾卡羅斯里基金」門口。群情激憤的美國人中,有四人當場自殺身亡,兩人自殺未遂,而隨後傳來的消息,更加讓人崩潰。

「威爾卡羅斯里基金」的負責人。威爾卡羅斯里,經過紐約警方證明,已經在自己的住處用一顆子彈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完了,一切的一切都完了,就連最後的希望也都失去!威爾卡羅斯里死了!

站在「威爾卡羅斯里基金」對面的「6福斯特風險投資公司」總部里,著著那些叫嚷著,哭泣著的美國人,蕭志遠淡然說道:

「我記得,在我回國的時候,我們的大總統給我講了一個奇特的現象。大概意思是說一隻南美洲亞馬遜河流域熱帶雨林中蝴蝶,偶爾扇動幾下翅膀,可以在兩周以後引起美國德克薩斯州的一場龍捲風,而這一現象就叫「蝴蝶效應,

先生們。由,威爾,卡羅斯里基金,引發的蝴蝶效應很快就要到了。整齊的佛羅里達房地產泡沫已經讓美國經濟受到了嚴重衝擊,儘管在各方

斗破蒼穹

遮天

傲世九重天

天珠變

吞噬星空

下。這一危機暫時得到了控制,但是發生在紐約。進而蔓延到整個美國乃至歐洲的「威爾卡羅斯里基金,神話的無情破滅,很快會讓美國,讓歐洲陷入到一場恐怕的恐慌之中。

我們年輕的朋友威爾卡羅斯里先生就是那隻南美洲的蝴蝶,它那巨大的翅已經扇動,風暴會把整個美國席捲」

「蝴蝶效應?一個有趣的名字」史密斯笑了一下:「說到大總統,我真的非常懷念。我都忘記自己有多少年沒有見到他了,記得最後一次見面,還是在上海。上帝,我想親吻一下你們的大總統。如果沒有他,也許我現在還在拿著微薄的退休金苦苦度日,又怎麼能夠享受到夏威夷那迷人的風情和美麗的姑娘?」

幾個人一齊笑了出來,蕭志遠的視線從外面收回:「史密斯、特勞茨,為了感謝你們這次的合作,賺取的利潤中,將會有一千萬美元打入你們在哈瓦那的賬戶之中,我想你們隨時隨地都可以光榮退休了。

史密斯和特勞茨笑的更加燦爛起來。

無論是「新墨西哥投資公司」還是「6福斯特風險投資公司」其實它們都屬於同一個人,都有著同一個真正的老闆:

蕭志遠!

或者更加準確的說。是蕭志遠背後的中華民國政府和那位無所不能的大總統

其實這個時候的蕭志遠也非常好奇,大總統是從哪裡得來的靈感,精心設計了這樣一個超級大騙局的?蕭志遠無論如何也都想不通,

大總統曾經預言過許多事,

都神奇的被預測准了。如果說這世上真有像「卡卡畦奇的占卜師,那麼一定就是大總統了。

而大總統最近的預言,就是巨大而可怕的金融危機很快會席捲整個美國乃至歐洲,並且這次金融危機的持續時間之長,令人難以置信。美國和整個歐洲的經濟都將遭到慘重的。甚至是摧毀性的打擊。

「威爾卡羅斯里基金」的破滅。將提早觸發這場經濟危機而自己和自己的那個團隊所要做的,就是如何在這次經濟危機中大展拳腳

「蝴蝶效應」真的出現了!

在「威爾卡羅斯里基金」破產之後,如果僅僅是數十億美元的損失,那還可以承受,無非就是街頭多一些抗議浪潮,公園裡多一些無家可歸的破產者而已。

但這是一種設想罷了,「威爾卡羅斯里基金」的破產帶來的後果,完全超過了美國政府的想像,甚至打了美國政府,乃至美國經濟一個措手不及。

大量在「威爾卡羅斯里基金」最風光時候投資該基金的公司,由於基金的破產,瞬間陷入到了巨大的資金被動上。

在「威爾卡羅斯里基金」宣告破產的次日,迅速有八家公司宣告破產。接著,一發不可收拾,在短短的一個禮拜時間裡,僅僅在紐約一地,宣告破產的公司、工廠就達到了八十九家,但是還只是開始而已。

以機器製造業而言,由於該機器製造商大量購買了「威爾卡羅斯里基金」致使原本良好的資金狀況崩潰,生產無法正常運行,銀行不斷催要貸款,於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該機器製造商不得不宣布破產

而為其提供零件的廠商,也因為該機器製造商的破產。而無法收回應得資金,無法保證工廠最基本的運行,也繼爾宣告破產。

接著就輪到銷售商了在一連串圍繞著該機器製造商的相關企業和個人陸續破產之後,最後就輪到了催要欠款的銀行不得不陷入到了死帳循環之中銀行陷入了巨大麻煩,自然而然要把這個麻煩想方設法的轉嫁出去,於是,可怕的惡性循環一環套著一環的開始

受到牽連的還有傢具商、咖啡供應商等等等等,幾乎每一個行業都被牽連進來連用來保證最基本生活的錢都已經捲入了「威爾卡羅斯里基金」哪裡還有錢去買傢具,去喝那些美味的咖啡

於是,更多的公司、企業、供應商破產先是紐約,接著是芝加哥,再然後是華盛頓,整個美國亂了,整個美國一片混亂!

在股票市場的情況更加可怕。一片慘淡的跌聲中,那些曾經靠著股票創建了大量財富的人,一夜之間忽然發現自己被打鳳了原形。

於是,唯一的選擇就是從高樓上跳下去,或者如同威爾卡羅斯里那樣用一把手槍來結束自己的生航大量的工廠、企業倒閉破產,也意味著催生了大量的失業者;大量失業者的出現。意味著社會的嚴重不穩定也開始出現。

當然,這對「芝加哥之妾,杜月笙來說也是不太好的。大量發放出去的高利鼻,造成了嚴重無法收回的狀況,而毒品和走私方面的銷售,也受到了嚴重的影響。這讓杜月笙未免大大不滿。

不過也有新的機會出現,由於大量的失去了工作,整日為了哪裡可以找到麵包吃而發愁,所以似乎杜月笙的「青幫」成了一個不錯的選擇,一旦能夠被選中的話,起碼在這裡他們的衣食住行是完全不用自己過分擔憂的「才剛剛開始而已。」看著外面遊行著,呼喊著「要工作、要麵包」的美國人,蕭志遠淡然說道:「才剛剛開始而已。還會有大量的工廠企業破產,美國政府要面對的可怕事情,遠遠比現在要麻煩的多,

用密電告訴大總統,全面的金融危機行將在美國爆發,我們的初步計劃已經完成。下面,我們將靜觀美國政府的處置,在做出相應的應對計劃。鑒於目前狀況,建議在整個美國和歐洲的我國金融體系可以全部運作起來。蕭志是,

一條連接著中國、美國、歐洲的金融體系,很快就將運作。巨大的鏈條將轟隆隆的運轉起來,這場金融風暴是危機,但又何嘗不是機遇?

一次屬於中國的機會卿

口28年年初,金融危機如同可怕的瘟神一樣來到了美國! 天下之事,知其難,而迎難而上者少之又少。

總的來說,大部分的時候,大部分的士子都是明白人,但明白歸明白,實際上的舉止有時候又蠢的要命。

司馬懿的到來,快速為公孫瓚制定出不少在公孫瓚這種人都感覺激進的戰略出來。

比如放棄中山郡國的堅持,只需命關張二人拖住鞠義、顏良文丑二人,可讓高覽率領兵馬直取渤海,旋即在最快的時間拿下青州。

坐擁青州在徐徐圖謀冀州。

縱然,公孫瓚坐擁部分的青州,但只是部分罷了,而起看似牢不可破的平原等郡恐怕轉過眼就會稍縱即逝。

「公孫將軍可知青州殘餘蛾賊餘孽尚有數十萬,蛾賊八方、三十六路、七十二路大小渠帥等雖各自為戰,但終究而言,還是同屬一脈,倘若黑山褚燕欲要揭竿而起,在公孫瓚將軍欲要全力以赴時,突然來襲,敢問公孫將軍何以阻擋?」

當場問的公孫瓚不知該如何回應,戰場上從來無百戰百勝的將軍,戰場上的變數之多,可以說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把勝利專向另外一頭。

而他們這些人需要做的就是把變數扼殺在搖籃中。

「公孫將軍,雖說北海孔融、徐州陶謙皆是冢中枯骨之輩,然縱然是枯骨骨頭上的刺刺到人時,亦是有可能要你的性命。」

「某明白只是….」

放下進攻的速度,慢慢拖延,去鞏固青州的話,其中浪費的人力物力無疑是令人心驚膽顫的,但司馬懿的話直指核心,公孫瓚並非是不明是非的人,不然時至今日,也不會做大做強做到如今的這個地位。

「劉伯安那邊,小生前往說服。」

「善。」

當即,公孫瓚露出笑容,當夜開酒宴時,公孫瓚開口欲要讓司馬懿留下來助他一臂之力,然司馬懿搖頭拒絕。

甚至明言,此番前往乃兄長所求,不得不來。

酒宴上,公孫瓚面露失望,但奈何人各有志,此番司馬懿前往涿郡說服劉虞已經是難得,公孫瓚倒是知足。

取捨之間

公孫瓚倒是權衡的極妙。

軍帳內

司馬朗拉著司馬懿的手感慨萬分,雖說司馬懿的年齡比他小,然而,司馬朗從未把司馬懿當成小孩看待,在司馬朗的眼裡,司馬懿跟他的同齡人有何差距?

「兄長,叔弼兄長知曉你的來意,特地來隼叔前往溫縣交於書信一封於祖父,只是心中內容,祖父並未告知我和父親,只是那日祖父撫須大笑,當夜,喚我前往上祖父的房間內商談,讓我務必來一趟。」

長輩所求,不敢辭

聞言,司馬朗感慨萬分,甚至有些內疚。

「仲達,汝觀幽州如何?」

「兵強馬壯!」

司馬懿如實回應,誠然時下的幽州就是兵強馬壯,而且盡數皆是強兵悍將,天下能比之媲美者,屈指可數。

甚至就目前而言,天下間能與其抗衡者沒有!

「但兄長…」司馬懿見其兄目光灼灼的望著自己的,司馬懿心知兄長司馬朗到底在想著什麼,卻見司馬懿搖頭略感失望道:「兄長當知此人非是明主!」

ps:繼續為自己的新書《隋吏》求個收藏求個推薦票,感興趣的可以去投資唄 清晨,天剛蒙蒙亮,張青雲便早早的起床了,由於他的這次考察帶有秘密的性質,所以他也並沒有找縣委辦派車,而是又一次來到了雍平車站。

現在春運已經接近尾聲,雍平車站早沒有了前段時間的喧囂,張青雲沒費多大力氣,便買到了一張去高建峪的車票。 關門,放總裁! 由於高建峪是雍平西北的必經之地,所以張青雲習慣性的選擇了乘坐去栗子坪的車。

在車上坐好以後,張青雲從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這是吳雪書昨天晚上派人送過來的,文件抬頭寫著《江南省

公安機關禁止非警務活動的規定(試行)》。

張青雲從頭到尾看了一遍才明白原委,原來這份規定是針對現在各個地方政府濫用警力的情況而發的,想想也是,現在公安局確實閑事管得有點多,幫地方政府收稅、催糧要款、征地、拆遷房屋甚至是計劃生育都參與,這確實降低了人民警察在老百姓中的形象,省公安廳在這個時候向地方政府叫板也無可厚非。

不過陳雲山顯然是在借題發揮,縣委縣政府出售三江水電站和壩道水泥廠是98年就確定了的,當時縣公安局這邊也是簽了字的,現在陳雲山竟然自恃有公安廳尚方寶劍陽奉陰違,跟縣委縣政府連個請示都沒有,就把兩家派出所給撤銷了,簡直是張狂到了極點。

張青雲不由自主的哂笑了一下,武德之果然好算計,他一生病這事都一波一波的接連而至,陳雲山背後沒有武德之的影子,誰相信呢?一個公安局局長,陳雲山如果不是有所依仗,他這樣跟縣委縣政府掰腕子,除非是他腦子有毛病。

張青雲獨自在心裡盤算了一會兒,馬上給吳雪書打了一個電話,叮囑他這事暫時不要上報,先要國資辦那邊拖幾天,要公安局組織專案組去查盜竊案。公安局不是說守工廠是非警務活動嗎?查盜竊案不是吧?張青雲心裡很清楚,現在就是天塌下來了,也得先把高建峪大橋的事情給擺平,在這個關鍵時候,其他的事務都要靠邊站。

「咦,青雲,你……你怎麼也去栗子坪嗎?」

張青雲抬頭,一愣,他旁邊正站著一個美女,一襲醫生的白大褂,長發挽起,臉上化了一點淡妝,給人一種清新脫俗的感覺。

「馬珊?你不是在人民醫院上班嗎?你去栗子坪幹嘛?」張青雲旁邊的靚女正是馬珊,幾個月不見,馬珊看上去瘦了不少,但是依舊美得讓人窒息。

馬珊澀澀一笑,道:「現在醫療援助,我申請借調到了栗子坪衛生院,我這也是第一次去。」

張青雲點點頭,也明白了是怎麼回事,現在上面在重視農村基礎醫療建設,各大醫院都要組織人才隊伍下去做醫療援助,馬珊顯然也是這其中的一員。

「恩,你思想覺悟很高嘛!怎麼我就一直沒看出來呢?栗子坪可是個吃苦的地兒啊。」張青雲玩笑道。

馬珊臉沒來由的一紅,眉宇間泛過一絲讓人難以察覺的無奈,突然開口說道:

「聽小艾說你找女朋友?什麼時候帶我認識一下嘛!她可是把你女朋友誇得像一朵花似的。」

張青雲笑了笑,點點頭,馬珊眼中則閃過了一絲失望,女兒心是細膩的,他和張青雲之間,雙方家長曾今是有曖昧的。一年前,張青雲的姨姨尹素梅就和她母親談過她和張青雲兩人處朋友的事,可是當時她母親沒有同意。

這事本沒什麼,但是上次馬珊見張青雲后,她心思卻有些動了,適逢張青雲進縣委,她母親也是勢利人,見女兒有意,張青雲這孩子又出息了,轉過頭去準備找尹素梅炒一下冷飯,誰知張青雲卻名草有主了,這一下也算掃了她的顏面。

「青雲啊,你……你是不是得罪了那個武志強了?」馬珊坐下后,雙方沉默了一會兒,馬珊又忍不住開口問道。

「咦,你怎麼認識武志強?」張青雲有些驚訝的說道。

馬珊臉色一紅,支支吾吾半天說不出話來,半晌才斷斷續續的說道:「誰跟他熟了?那個人就是一個無賴……可是我媽卻說他好……我……」

張青雲神色一動,馬珊的話再隱晦,張青雲也聽明白了。心想難怪馬珊會申請往老山上跑,原來是她那個勢利的老媽準備把她朝火坑裡推。再一聯想馬珊的老爸馬棟樑不是搞煤礦的嗎?這裡面莫非還有什麼故事?

婚劫:只歡不愛 一念及此,張青雲心裡突然感到很不舒服,對馬棟樑夫婦的感官固然是差到了極點,心中卻更是對馬珊充滿了同情。撇開其它的個人情感不談,他和馬珊也是同學多年,武志強是啥人他心裡清楚得很,馬珊真要跟了武志強,那無疑是一朵鮮花插到了牛屎上,那她後半輩子就難言幸福了。

「馬珊啊,現在時代不同了,戀愛自由是你的權利,誰都無權干涉你,對這事你也不要感覺壓力太大。」張青雲安慰道。

馬珊苦笑的搖搖頭,正準備開口說話,車門口突然傳來了一陣噪雜。

張青雲透過窗子往外面一看,原來外面有人打架,一囂張男子帶著幾個古惑仔模樣的青年,把張青雲乘坐的這輛車的司機圍在了中間一陣狂k,便打還邊罵:

「***,老子說過你們不準載短途客,你們這是找死!」

「哥幾個,給我砸,他娘的,敢搶老子的客。」

那囂張男子話未落音,張青雲只聽轟轟幾聲,汽車前面的擋風玻璃已經被砸得粉碎,緊接著車身猛然震動,外面「撲哧」聲響起,車胎又被人扎了。車內的乘客一陣尖叫,馬珊更是嚇得臉色蒼白,不由自主的向張青雲靠攏。

張青雲也顧不得避嫌了,一把摟過馬珊將他擋在了自己身後,扭身對旁坐的一男子問道:

「他們這是什麼意思啊?為什麼要打架呢?」

「什麼意思?兄弟你是第一次坐車吧?車站的線路都是賣給了司機的,司機開車也是多勞多得,他們在搶客人唄!」那男子低聲說道,然後他湊過身子,面露神秘,「打司機的那人是雁北班車線路的,聽說是道上周四眼的舅子,平時就張狂得狠呢!」 危機終於來了!

隨著「威爾卡羅斯里基金」的破產,引了一連串可怕的遭遇。

工廠破產、企業破產然後,華爾街大崩潰,

實際上在華爾街最終崩潰之前,美國和歐州經濟已經開始衰退,只不過這樣的衰退,被隨後到來的一波投資浪潮所掩蓋。

但是,在「威爾卡羅斯里基金。 一夜蜜婚:神秘老公寵入懷 崩潰之前,這波原本來勢洶洶的投資浪潮卻嘎然而止。

嚴格意義上來說,「威爾卡羅斯里基金」的甭盤。導致一連串的惡性影響,不過是早已潛伏在美國和整個歐洲無數隱患的一根導火索而已。而此時,這根導火索被點燃了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