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在這段時間,古木沒有徹底閑下來。

因為他還有一件事要做,那便是根據五行真元訣的口訣,從而進行推斷和演化,看能否自創出雷元煉體的方法。

這無疑是個瘋狂的想法,但他真的做了,而且還是有模有樣的閉目,在識海內進行著推演和反覆思索,可惜,持續一個月的專註,卻沒有絲毫進展。

「五行真元訣太古怪,不屬於尚武大陸,也不屬於地球的武功體系,想要根據口訣進行效仿和推演,實在難於登天。」古木研究無果,最終放棄了這個天真又瘋狂的想法。

放棄自創的想法,古木頓時發現自己居然無事可做。

修為已經達到武皇巔峰,屬性也全都達到極限,藥材也被煉製完,而且由於七重至尊塔被召喚到外界,體型只有三米高,根本無法進去,也不能進去去二層修鍊。

「來到尚武大陸已經有了近六年的時間,今天算給自己放個大假好好放鬆下吧。」古木翹著二郎腿,很悠哉的說道。

殊不知。

他在這裡很放鬆,而外界,國級勢力的蘇家二少,此刻已經從江州趕向定州,同時在路上聽說了他的一些事迹。

「武狂古木……」

蘇二少打了個哈欠,旋即嘴角一抹冷笑,道:「竟然和本少一樣也是真元武者,還擁有四種,實在讓人驚訝,而且被稱為武聖之下,武皇之內無敵手的強者,很好,本少倒要去歸元劍派會一會他!」

兩個武聖手下在後面說道:「二少,我們來大陸目的是四神法器。」

蘇二少不耐煩的解釋道:「本少去歸元劍並不只是揍他,主要是這小子手上有進入造物之城的羊皮卷,不管是否可以進入其中,我們必須要弄到手。」

兩人恍悟,道:「二少英明。」

「那是當然。」

蘇二少笑了笑,然後心中卻想著:「武狂古木,你的武神佩劍我要定了。」

看來這貨看中的不是羊皮卷啊。

三人向著定州行去。

與此同時,三劍門的孤擎也帶著師弟向著定州靠近。

不出意外,他們在城鎮酒館和客棧也聽到別人都在議論古木。

「掌教曾經說過,萬載前,尚武大陸有著一把武神佩劍,無人能夠拔出,沒曾想時至今日有人拔出來。」孤擎嘴角抹出一絲微笑,道:「作為劍者,一定要去見識見識那個武狂古木。」

兩個國級勢力的強者,非常統一的將目標對準歸元劍派,對準了古木。

……

古木並不知道這些,此刻他正站在地室內,因為根據他的推算,龍靈已經修鍊了兩個多月,也是時候將五種真元修鍊至和等級相同的程度了。

果然。

剛剛還在想著。

那始終閉目修鍊的龍靈微微睜開明眸,然後從地上站起身,瞬間,籠罩四周的光幕消散,她輕惦著蓮步走出來,沖著在外等候的古木笑了笑。

顯然,這是將五種真元凝練到與修為持平的地步。

古木也沖她笑笑。

不過卻見龍靈突然駐足,黛眉微蹙,似乎有些不對勁。

於是急忙問道:「靈靈,你怎麼了?」

龍靈考慮稍許,鄭重地說道:「古木……我好像要晉級了!」

說罷,急忙盤膝而坐,抱元守一。

古木微微愕然,旋即頗為欣喜。

他在之前就猜測過龍靈如果將五種真元都修鍊到極限,也許有晉級的可能,如今看來,也算是不出所料。

只是讓他難以想象的是。

龍靈這一次的晉級和葯神山巔那時候相同,是跳著晉級的。

強勢氣息瘋狂從她體內湧現,稍許呈現回收之勢,而她的等級更是從武皇初期,一路狂飆,最終攀升至武皇後期,而且絲毫沒有停止的打算。

「不是吧……」

古木徹底傻眼了。

這才剛過多久,靈靈怎麼又如此妖孽的提升起來,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而就他震驚之際。

突然間。

心神猛地一顫!

識海中忽然升起一股念頭,而這股念頭愈發強烈,最終擴展全身,向著心間涌去。頓時,古木感覺自己的心臟跳動加速,那識海內驀然勾勒出一扇巨大的門。而這座門則是——聖門! 「來,抱抱他。」

陸萌後退一步,「我,我哄不好他。」

宋雲遲唇角勾起一抹似有若無的弧度,「沒關係,他只是想要你抱抱他而已。」

「可,可他一直哭。」

「你抱了,他就不哭了。」

陸萌有些懷疑,但停止了後退的腳步,懷疑的問,「要是,要是他還哭呢?」

「他還哭,你再哄他。」

陸萌:「……」

嚶嚶嚶。

壞人!

還不是要她哄!

小崽子最近都不乖了!

她是越來越哄不好這個小崽子了!

在宋雲遲的再三催促下,陸萌終於上前兩步,從他手中接過了嚎哭不止的小景行。

剛抱上,小景行哭聲響亮。

陸萌瞪宋雲遲,「你看,他還哭!」

「那你就不能哄哄他么?」

陸萌糾結的皺著眉頭,「能是能,但是……」

「嗯?」

小丫頭快到碗裏來 「但是他不一定聽我的啊!」

宋雲遲:「……」

已卒!

在媽媽懷抱里,嚎哭了一會兒,小景行伸出白嫩的小爪子,快准狠的一把抓住了媽媽的頭髮。

一縷黑色頭髮,在他白嫩的爪子里,被他用力拉拽。

像是遇到了最有趣的玩具,他一邊拽,一邊咯咯笑。

那模樣,十足十的小混蛋!

陸萌頭髮被拽,頭皮發麻了,哭唧唧的喊,「什麼小可愛,什麼萌萌噠,都是騙人的!孩子,還是別人家的可愛。小飯糰比他可愛多了!」

小景行依舊在拽頭髮,小爪子伸出去,還要撓她。

「宋雲遲,你兒子還管不管了?!」陸萌崩潰咆哮。

眼看小嬌妻就要抓狂,宋雲遲立即上前,把使壞的小壞蛋從她懷裡抱走。

「好了,景行。不許抓媽媽的頭髮,再這麼做,爸爸會生氣的。」

玩具沒了,小景行嘴巴一扁,馬上就要哭。

陸萌眼疾手快的捂住他的嘴巴,眼眸瞪得溜圓,「不許哭!」

小景行獃獃的看了她幾秒,哇的一聲,更慘烈的嚎了起來。

那聲音,宛如殺豬!

魔音穿耳!

陸萌倏地捂住耳朵,連連後退,「好了好了,我認輸總行了吧?求求你,別哭了。」

好不容易,哭累了的小混蛋睡著了,夫妻二人,才對視一眼。

從彼此眼中,都看到了疲憊的神色。

能不累么?

哄這個小崽子,要花多少時間和精力。

比工作還累!

打還打不得,罵也罵不得,只能哄。

好聲好氣,沒脾氣,沒原則的哄。

這哪是養孩子,簡直是養了個小祖宗!

身心俱疲的陸萌,給喬安打電話訴苦,「姐姐,為什麼你們家小飯糰那麼乖?我家的小混蛋,總是鬧……」

吐槽了一番小混蛋,陸萌收拾了一番,撇下老公兒子,心情美美噠去了慕家官邸。

「姑姑~」

剛下車,小糯米便大老遠的跑了過來,直撲向她。

小萌物的熱情迎接,令陸萌心情大好。

穩穩接住香香軟軟的小寶貝,陸萌心肝寶貝的叫著,「小糯米,姑姑好想你呀。」

「小糯米也想姑姑呢~」柔軟的臉蛋,親昵的蹭著她的臉。

可把陸萌高興壞了。

看看! 古木做夢都不會想到,龍靈正在瘋狂提升的時候,自己心間和識海中竟然湧現出模糊的聖門。

也就是說。

在第一次失敗后的今天,他再次有了召喚阻礙晉級的武聖之門能力!

恐怕他也不會想到。

在那股想要釋放聖門的同時,始終恐怖提升的龍靈,識海中也擁有召喚聖門的念頭。

隨著修為最終定格在武皇巔峰,她這種念頭更是愈發強烈。

龍靈微微睜開眸子,然後凝重說道:「古木,我的識海中好像出現了一扇門,我想將它召喚出來……」

古木聞之愕然,旋即道:「快出去!」

……

虛無的世界。

那個『神人』正坐在巨大王座上,周圍雲霧繚繞,仿若置身仙境。

忽然,他從王座上起身,驚道:「又有凡人召喚武聖之門!」

「不對,是兩個!」

面容上始終有雲霧繚繞,看不清他的面容,不過從聲音中可以看出,他非常吃驚。

與此同時。

他的身形一陣模糊,很快消失在這片天地,然後出現在尚武大陸的天穹之上,目光向著葬龍山看去。

「沒想到,會有兩人同一時間召喚聖門,而且還在一個地方,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神』人很震驚,也很費解。

畢竟他成為執法者以來,掌控著皇門和聖門幾千年,還從沒遇到過有兩個凡人同時晉級武聖的先例。

帶著這個疑惑,他最終出現在葬龍山上空。

俯視之下,剛巧看到剛從上古洞府跑出來的古木,於是崩潰道:「不是吧,難道又是這小子?」

言語間有著震驚,也有著幾分懷疑。

畢竟身為執法者,他很清楚。

一個武者在晉級武聖的時候只有一次機會,想要再次召喚武聖之門,萬載來,能做到的不出五人!

「那女娃也有召喚聖門的念頭……」

神人更加崩潰了。

在東州的上空,他依稀記得,此女才剛剛晉級武皇,為何這麼短的時間又突破至武聖呢?

對於這些疑問,執法者根本不清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