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在錦繡、在天廈在鳳城,曾經都是這樣曖昧的目光!薛萍知道。這樣不諳風月的男人,需要的是眼神和身體的鼓勵。像這種不懂浪漫的男人,需要的直接而就是半推半就!

沒有更多地**。在薛萍鼓勵的眼神中,楊偉不由自主地吻上了那唇,那個曾經讓他**失節的吻!

很火熱!很溫香!依然有曾經地感覺甚至更甚於曾經的感覺!

薛萍像在鳳城一般。很放肆地攬著楊偉的脖子,把整個身子貼在楊偉地胸前。吻到了火熱之處,一使勁,像個八爪魚一般,雙手攬著、雙腿夾著,粘在了楊偉的身上………脫下了矜持與高貴的面具。也許是毫無顧忌地放縱,是比常人更毫無顧忌的放縱。

這是鼓勵,楊偉知道,這是老情人發情地鼓勵……早已有過無數**經歷的楊偉抱著薛萍幾步到了床邊,把薛萍重重地扔在床上,很粗野地撲了上去!

這一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嫻熟,薛萍甚至連長筒襪都沒有來得及脫下,就感覺一股火熱和堅硬直刺入體內。一陣疼痛之後是巨大的刺激和舒爽………你幫我我幫你。就像在鳳城的小築里一般,幾個不多的衣服霎時飛滿了屋子……

這一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曖昧,薛萍地成熟魅力展現無疑,不管楊偉是動作是如何的兇猛、不管楊偉的動作是如何地過份,薛萍都是一雙迷離的眼若桃花,鼓勵著楊偉、一雙唇,卻是偶而楊偉身體的某幾個部位來個蜻蜒點水或者深度吮吸,讓楊偉變得更瘋狂………一個成熟的女人、一個深諳**的女人,最知道一個男人需要什麼,也知道怎麼讓一個男人得到最大限度地滿足…………薛萍,無疑就是這種極品的女人!

這一次,卻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安靜,沒有調笑的聲音也沒有高亢地**聲音,彷彿就是為**而**,薛萍,感覺得到楊偉嘴裡粗重地喘息聲,偶而會很溫柔地拭去他額頭了沁出的汗水……楊偉則聽得到薛萍嘴裡地嚶嚀,那是每個粗野動作的正常反應。當然還有喉間深嘶啞的低吼,彷彿是從心底迸發出來的渴望……那是快感,快感的前兆……

這一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持久,薛萍感覺難得一見的**襲來之後,身上的楊偉依然是兇猛而來,快感、刺激、舒爽、滿足像潮水一般洶湧而至……這是一種很複雜的感覺,就像漫長的**過程和**過種是僅僅為了這十幾秒甚至幾秒的雲端漫步一般,就像放棄身份放棄矜持僅僅就是為了這片刻的歡愉一般,什麼樣的過程並不重要,這種爽到極點、你中我我、我中有你的感覺最重要……

曖昧的燈光下愛意無限,甚至搖曳著薄薄的窗紗簾動!出軌進行時正在上演。

三月不知道肉味的孔夫子是因樂而沉醉,同樣是三月不知肉味的楊偉,卻是因人而放縱!

此肉非彼肉也!一個是因為豬肉而產生的食慾,一個是因為人肉而產生的**,話雖呵磣,大理倒不呵磣………楊偉此時,正好餓極了的瘋虎一般,在盡情的品嘗著愛的味道……

**,過了很久才洶湧而至,楊偉在最後一泄千里的時候,一下子想起了第一槍的糗事,想著看著,軟綿綿爬在那個溫香如玉的美人軀體上,像第一次愛的體驗一般,含著其中的一綠葡萄……

已經刀槍入庫的楊偉依然不滿足,爬在橫陳的玉體上放肆地撫摸和吸吮著咂咂有聲……

「呵……去洗澡,臟死了一身汗!」薛萍咯咯地笑著,重重的拍在楊偉的背後,手粘乎乎都是一層細汗,楊偉笑笑放開了薛萍,看著燈光里一個白晃晃的一絲不掛的美人進了衛生間。

媽的,省得做附卧撐了……楊偉在床上打了個滾,摸摸身上累得一身汗,心裡涌的第一個想法是這樣的!………一下子又想起了曾經在浴室里的春光無限,楊偉這一骨碌起身也鑽進了浴室,不多一會,浴室里又是一陣驚叫和打弄……

一身熱汗之後的清爽如同每天的煅練之後一般地舒服,甚至更有甚之。楊偉冷水洗澡之後,出來就鑽進被窩裡,毫不客氣地所薛萍攬在臂彎里。另著空下手也不客氣了,那句怎麼形容來著:摸那是那!

薛萍卻是毫不介意,任由楊偉的胡鬧。偶而還送上香吻,撩拔楊偉一番。

看樣,八成是為梅開二度準備個過渡階段呢!

「哎。姐,咱們這算出軌不!」楊偉突然問道。

「呵……小壞蛋!」薛萍擰擰楊偉的鼻子。卻是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而笑著面對楊偉說了句:「楊偉,你老實說,一點都不願意為姐留下嗎?」

「嘿……嘿……。」楊偉傻笑著,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一般傻笑之後就是拒絕地意思。

「真不知道你這腦瓜是怎麼長得,放著好好的城市生活還挑來挑去,你不是真想回舜王山放羊去吧?」薛萍有點調笑的口氣說道。

「你……你……姐你還答應我陪我回舜王山放羊去呢?這話還算數不?」楊偉一下想起這茬來了。

「呵……你明知道不可能。我現在地事業正在上升的時期,現在國內能源行業的利潤是十年少遇,這麼好機會你都不願意幫我!」薛萍有點哀怨地看著楊偉,或許還抱著最後一絲希望。

「我也去找個事業……嘿…嘿,創一個十年基業……姐,我總不能跟在你屁股后一輩子吧?再說你也成家了,我也結婚了。咱們以後再在一塊。這八成得影響你地家庭了。」楊偉訕訕地說道。

「呵……倒也是!結婚是個圍城,我總是有個歸宿啊!………不過。以後我們在一起是有點不適合啊!」薛萍說道,不自覺地撫摸著楊偉虯結的肌肉,有點依戀地說道。有時候,性這東西是孤立存在地,成功和讓人依戀的性體驗和地位和金錢和出身都沒有太大的關係。

「是該有個歸宿,我們都該有一個了!」楊偉也若有所思地說道,在薛萍面前,最好的感覺是談話可以無所顧忌地說心裡話。

「哎,對了,楊偉,你剛才就什麼基業?你是不是已經想好乾什麼了?」薛萍一下子省悟到自己漏了楊偉一句話,這才問道。

「嘿……放羊唄!放一大群羊………」楊偉傻呵呵地笑著說道。

撿個正太去種田 「沒出息………」薛萍笑著踹了楊偉一腳!楊偉卻是順勢一個翻滾,謔笑著撲上來了!

在情人面前,不需要更多的徵詢言語,楊偉再一使勁,只聽薛萍一聲驚呼,小壞胚,什麼時候就起來了………

「嘿……說話地時候就起來……」

楊偉壞笑著,邊工作邊閑聊,這一次,卻是輕鬆之極,像大戰之後的小戰一般,摧枯拉朽一般是直攀巔峰……

偷情是以偷偷摸摸開始也是以偷偷摸摸結束,那天夜裡薛萍天不亮就走了,走的時候還留下了一個深深的香吻……楊偉,覺得多少嘗到了點訣別的味道,也許離開這裡,這個女人又是走上神壇。楊偉突然想到,兩人的人生軌跡本不該交集的,這樣的女人永遠也不會屬於自己,這樣的人生也永遠不會屬於自己,即使曾經無意之中碰撞到了,也僅僅是如同山間地野火林間地清風一般,霎那光華之後就是隨著時間煙消雲散,再無相見之期……

不過,話也返回來說了,這樣的女人,就真嫁給自己估計也得考慮考慮,自己真敢娶嗎?

他娘滴,不敢!………楊偉躺上床上,終於自言自語地說了句真心話。再過一天就是薛萍地婚期了,除了楊偉一個閑人都忙起來了,傅紅梅甚至比薛萍還忙,從婚宴酒店到新娘跟妝,從婚車安排到婚禮花藝、從婚戒首飾到婚禮跟拍,甚至籌備著一個新興的東西叫什麼愛情電影,傅紅梅和祁玉嬌兩個人跑前跑后忙得不可開交。兩人一忙,卻是連楊偉也顧不上了。

婚禮的場面卻是夠豪華,皇冠假日酒店整整包了兩層。來來往往的車輛和人群,楊偉細細看看,卻是除了傅紅梅和祁玉嬌沒有一個認識的人。甚至連車是什麼車標誌都認不全,最後終於見了一個認識的人,樂了。誰呢?卻是天廈來的代表,那肥頭大耳的張成,其他地幾個也來自天廈。打過照面卻是沒有交情。

楊偉這他鄉遇故知,一把揪住張成嚇了張成一跳。一看是這位爺,這張成大驚之後是大喜,不迭地噓寒問曖,兩人頓時親熱無比,擠到一張桌子上吃喜宴了。

「哎。老肥,老陳怎麼沒來!」楊偉問了句。

「二號井開了,忙唄,我當代表來了!你別光問我呀,你這位神仙怎麼著就來上海來,不聽說在大連嗎?……還和這位有聯繫呀?」張成卻是一臉堆笑,回了句。眼裡曖昧無限,男人之間那種。

「哈…哈……」楊偉笑笑,不置可否。說了句:「閑來無事。瞎逛唄,好歹薛老闆也是我老闆不是!」

「兄弟你仁義啊!專程來參加薛老闆有婚事!」

「耶。這和仁義扯什麼關係……老肥哎,我問你個事你知道不,天廈你那經理現在怎麼樣了?」楊偉問了句。

「喲,您還掂記著這位呀?這你不會不知道吧,她跟你那幫兄弟混一塊了!聽說整得那拉麵館生意不錯,現在鳳城人都知道有這麼王虎子拉麵了!」張成說道。

「不是吧!?周毓惠去賣拉麵去了!?」楊偉一下子驚得目瞪口呆,虎子好像沒說過呀!前兩天的電話就聊了兩虎頭的名字。

「可不,你走這幾個月,這周經理是撒豆成兵,從哪不知道整出這麼多人來,一把開了十家店,牛逼,實在是夠牛逼,雖說都是小本經營,可小本有小本地好處,全是收現金,不像咱們天廈,來得有一半都是賒賬的!」張成以業內人士的眼光評價了幾句。

「還開了十家店!?」楊偉卻是更驚訝了幾分!知道周毓惠不簡直,卻沒成想她會走這條路。

「啊!十家連鎖,在鳳城已經小有名氣,現在你家虎子兄弟拽得跟二五八萬似地,也成老闆了!」張成笑著說道。

「哈……好好……這小子也算出頭了啊!」楊偉爽朗地笑著,隱隱能想到虎子當經理是個什麼陣勢。

「我說楊兄弟,真不回鳳城了?」張成神神秘秘地說了句。

「啊,這還有假!鳳城有什麼好的,那小破地方,離人上海、離人大連差遠了!」楊偉說道,明顯有點言不由衷。

「喲喲,那可可惜了啊!」張成抿抿厚嘴唇說道:「我說兄弟,現在你要回去,振臂一呼,那直接就能在鳳城一統道上勢力呀……你知道不?西城那幫小子,前段時候嚴打抓得緊不見人影,現時下可都冒出來了,出來打得都是你的旗號噯,幾條街那保護費可就不是個小數目呀!一說起來,都是惡棍楊老大地手下,那些桑拿歌城和搞小賭場的,一聽您地大名,不用動手,都他娘主動交錢呢!」

「這那跟那呀?我可一個子都沒拿,都不知道是誰?」楊偉一下子被逗笑了,道上這以訛傳訛的事太多,信不得。

「要不我說你要回去的話,直接就是大哥!現在高玉勝一倒,手下一散,光那棋牌室一塊的生意就是塊肥肉,好多人都盯著呢!……哎喲,你打我幹什麼?」張成說著,不料被楊偉一巴掌打在腦後打斷了說話。

「我說老肥,你也老大不小了,怎麼眼前就盯著那地痞混混,想點正事行不?我都跳出來了,怎麼,你還準備擱街上耍光棍去?」楊偉笑著說道,其實在天廈,最喜歡的還就是這個肥頭大耳地張成,很會來事。 寵婚:少爺的迷糊小妻 不過就是嘴碎,說話比自己還能跑火車。

「嘿,那倒不會!」

「回去給我傳個話!」楊偉坐著大咧咧地說道。

「您說,您說。一定帶到!」

「告訴虎子大炮這幫小子,老老實實做生意,老老實實賺錢,以後這打架搶地盤收保護費的事,誰也別沾,要干別人去干去!」楊偉說道。

「一定帶到,我說楊兄弟,還是你看得遠啊!要說我這輩子,就服您一人,把鳳城掃了一遍臨了了還全身而退,擱這兒享清福來了,咂咂,還是兄弟你厲害!……哎,您現在真不跟他們聯繫了呀?」張成豎著大拇指。一下子又發現了問題了。

「聯繫的少了,還是少聯繫吧!我要把他們整一塊准沒好,讓他們自己過安生日子吧!自打跟了我在鳳城混來混去,就沒個安生的時候。」楊偉說道,也許這才是真實的心理。

「得,我更佩服您了!來來,借花獻佛,敬兄弟你一杯!」張成端著酒杯要敬。

「一會再說,正主來了!」楊偉攔住了張成。

可不,正主來了!新郎新娘笑吟吟地朝著這張桌子走來了!張成和楊偉和幾個鳳城來的都忙著起身!楊偉一下子覺得感覺怪怪的,前一天新娘還跟自己進的新房,而今天卻是挽著一個不認識的男人,親親熱熱地上來敬酒! 「不管你們是誰,要是再不離開的話,我真的會報警抓人的!」李雋厲聲道。

「哈哈!」

伴隨著一陣猖狂的大笑聲響起,從旁邊走過來幾個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個穿著打扮要多風騷有多風騷的男人。沙灘褲,花襯衫,蛤蟆鏡,嘴裡面還叼著一根煙捲,那樣子讓人瞧著就感覺很為厭惡。

「呦喝,還想著報警?報警啊,有本事你現在就給我報警,你要是不報警的話,要不要我給你報那?」雷正北貪婪的眼神從李雋和柳伶俐的臉上劃過。

說起來今天這齣戲就是雷正北導演的,作為這大雷鎮上的最大混混,雷正北在斜縣都是有名的。說其有名除卻因為是大混混之外,還有著一個原因,是因為雷家在這大雷鎮上的地位,那就是坐山虎的角色。所以面對著李雋所說的報警,他才會絲毫都不以為然。

今天這出事情有古怪!

柳伶俐站在旁邊,心底開始暗暗的惴惴不安著。她倒是不認為雷正北這群人敢如何李雋,但要說到真正的有所威脅的話,也不是沒有可能的。要是就這樣在這裡栽跟頭的話,那絕對是夠冤枉的。

李雋從雷正北的話語中也意識到,情形開始有些不對勁。眼前這群人如果說沒有點背景的話,敢這麼囂張嗎?簡直就是扯淡的事情。對方敢這麼做,就說明在這大雷鎮甚至是在這斜縣都是有一定背景的人。真的要是那樣的話,自己沒準只能夠將身份擺出來了。

要是說將身份亮出來。對方還敢挑釁的話,就休怪李雋不給面子。李雋收拾不了蘇沐,但要是動其餘人,她自信還是沒有任何難度的。

「我最後說一遍,這件事情和我們沒有任何關係,你們想要碰瓷的話,是找錯人了。現在給我讓開,讓我們離開,這件事情我就當作沒有發生,否則的話。我會讓你後悔的。」李雋果斷道。

「哈哈!」

迎接李雋的還是一陣猖狂的笑聲。雷正北瞧著李雋那張很有味道的臉蛋,心情是十分的愉快著。在他心中,眼前這就是一個有點錢的小老闆。只不過沒有想到這個女強人有味道就算了,秘書也是長的這麼水靈。要是能夠有機會將兩人都給拿下的話。這簡直就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你們開車撞了人。現在竟然想要一走了之?這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情。老實點。要麼現在拿出一萬塊錢來,給我這位兄弟當作醫療費,要麼就是你們兩個留下來。陪著我玩玩。兩條路,怎麼選,你們看著辦吧。」雷正北大笑著,稍帶著身邊的人也都淫笑起來。

這樣的笑容,這樣的笑聲,是李雋最為厭惡的。

「你叫做什麼名字?」李雋低聲喝道。

「怎麼?想要探我的底兒嗎?我可以告訴你,我叫做雷正北。」雷正北很為不屑的說道:「要是報警的話,我勸你還是趁早死了這條心,因為你要是真的報了警,你會更鬱悶的!」

「是嗎?那我倒要看看誰更鬱悶!伶俐,報警!」 kiss魔法愛物語 李雋果斷道。

「是!」柳伶俐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撥通110,當她將這裡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下之後,便掛掉電話,「老闆,已經報警了,但對方說需要時間過來。在這之前,你還是先坐到車裡吧,我來解決這事。」

「不,我就站在這裡,我倒要看看這大雷鎮,還有沒有王法了?」李雋冷笑道。

真的給報警了!

雷正北是繼續保持著不屑的眼神,絲毫沒有因為柳伶俐的報警而有任何害怕畏懼的意思,「報警嗎?這事真的是有意思了,不知道大雷鎮這次是誰出警。」

「正哥,別管是誰出警,難道還能夠動你不成?」

「就是啊,別管是誰,只要是正哥在這裡,我還就真的不相信他們敢如何!」

「這不是廢話嗎?正哥是誰!」

……

當這樣的聲音此起彼伏的響起之時,柳伶俐就越發的感覺到事情是有些困難。這群人分明是和大雷鎮的派出所之人同流合污著的。難道真的像是他們所說的那樣,真的要是派來的人,也不敢動他嗎?這個人到底是誰。雷正北,以前怎麼沒有聽說過那?也是,對方是斜縣的,自己怎麼會留意那?

五分鐘!

大雷鎮派出所的人出警還是很快的,僅僅五分鐘過後就有著一輛警車開過來,等到警車停下之後,從上面下來四個警察。當他們看到雷正北之後,臉上全都露出恍然大悟的眼神,難怪說在這裡會有事情發生那?原來是這位主兒在鬧事。真的不知道是誰,竟然被雷正北給惦記上了。

「我當是誰那,原來是北子,你這是在這裡做什麼?」

隨著一個中年警察走上前,其餘的警察全都站定,沒有誰再想著前進半步,全都是留在當地,臉上湧現著看好戲的神情。竟然沒有誰想著立馬處理這樣的事情,簡直就是荒謬的很。

「黃哥,這事怎麼能夠勞駕你這個副所長出面那?沒有多大的事情,就是一點小事。這不是外地來的,在咱們大雷鎮撞了人,讓他們賠錢卻不賠錢,還吆喝這報警。現在黃哥你來了正好,你給處理下吧。」雷正北笑著道。

黃哥,就是黃牙強,是這個大雷鎮派出所的副所長,是認識雷正北的,也知道雷正北的後台有多強硬,否則的話,他也不會露出這樣的神情。要知道你可以照顧,但要是真的這麼明目張胆的照顧,卻是很為過分的。可黃牙強偏偏就這樣做了,如果說不是因為有著極其強硬的關係,敢這樣嗎?

「北子,多大點事情,至於這樣嗎?賠錢了事不就成了。」黃牙強說道。

「誰說不是那。」雷正北傲然道。

「行,我知道怎麼辦了。」黃牙強轉身瞧向李雋三個,看到李雋和柳伶俐之後,神情不由一愣。他是能夠感覺到李雋身上流露出來的那種氣勢的。

這種氣勢絕對是上位者才能夠形成的,要麼是企業的老總,要麼就是混體制內的。只不過就算是混體制內的,相信對方也不會太厲害。畢竟年紀瞧上去也沒有多大,估摸著就是個縣局級的幹部吧。

不過要真是縣局級的,還真的沒有資格和雷正北抗衡。

「我說你們既然撞了人,就應該賠錢,報警是做什麼的?現在給你們個建議,私了吧。」黃牙強說道,這還沒有怎麼樣,上來便直接給定調子。

「警官,事情不是這樣的吧?你這剛來都沒有經過實地考察,就直接給做出這樣的結論,是不是有點太過魯莽。你這分明就是偏袒的行為,知不知道你要是真的這樣處理的話,我是能夠告你的。」柳伶俐果斷道。

「告我?」

黃牙強不屑道:「想要告我是吧?那你願意告就告。不過現在既然你們撞了人,便全都是嫌疑犯,現在全都給我回所里,我要詳細的立案調查。」

立案調查?

當這樣的四個字出現在李雋腦海的時候,她的神情已經是陰沉的可怕。這分明就是一起**裸的官官相護。真的以為我不是斜縣的,你們就能夠這樣胡來嗎?

「這位警官,我需要知道你的名字!」柳伶俐沉聲道。

「我的名字?」黃牙強笑著道:「抱歉,我的名字不是你想要知道就能夠知道,行了,你們不要在這裡廢話,趕緊給我走吧!真的不知道你們是怎麼想的,不就是賠償點醫藥費嗎?你們撞了人,難道這不應該嗎?非要經公,怎麼?真的認為我們出動不用花錢的嗎?」

簡直是混賬透頂!

「伶俐,別和他們廢話,直接告訴他們你是誰。」李雋怒聲道。

「是!」

柳伶俐瞧著李雋是真的憤怒了,便沒有任何遲疑,從包中掏出工作證之後,直接丟給了黃牙強,「你是這大雷鎮的派出所副所長是吧?那就瞧仔細了,我是花海縣縣委辦的,是縣委辦公室副主任。你剛才的態度,和處理問題的方式,我都已經記下來了,我會就這件事情,向著你們斜縣通報的。」

尼瑪啊,真的假的!

縣委辦公室副主任?

當這樣的官職從柳伶俐嘴裡說出來的瞬間,黃牙強的精神明顯一緊,尤其是當他拿到工作證,看到真的是這樣的時候,心情便是越發的緊張。他不是菜鳥,自然知道柳伶俐能夠以這樣的年紀,便成為縣委辦副主任,這意味著什麼!更加讓黃牙強緊張的是,要知道剛才李雋是吩咐柳伶俐的。

能夠支配縣委辦副主任的人,最起碼都應該是副縣長級別的,沒準還是一個縣委常委。想到對方要真的是縣委常委的話,黃牙強額頭之上就流下一道冷汗。

纏綿遊戲:邪性總裁求放過 雷正北是很有背景,但真的要是和對方死磕到底的話,黃牙強是沒有這個膽量的。縣委常委,那絕對不是他黃牙強能夠抗衡的。

這就是李雋的態度!

廢話不說! 上回說到,薛萍與楊偉再續姦情,如果從道德的範疇來講,這是非常惡劣的,不過這年頭誰還看重道德這東西呢?隔著一層安全套,誰也敢挑戰道德的權威!而對於城市裡像薛萍這種有錢又小資的女人,道德這東西怕是要和內褲差不多,需要的時候遮羞、而不需要的時候,這東西便是要扔便扔、要換便換了。

之後的一天里,楊偉隱隱地感覺有什麼不妥,!精神上的愛戀和肉體上的出軌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兩個方向,這更讓他迷茫!

楊偉那時候相信了,他這心裡,還是沒有放得下韓雪!

而楊偉更相信,自己就這麼大出息,如果薛萍或者紀美鳳或者其他可能的女人,自已看得上的女人示愛而且又有機會的,他自己怕是還是禁不住誘惑!

因為一直禁不住誘惑或者自己本身就沒有想著去拒絕,才使得自己對雪兒,對自己妻子的愧疚怕是越來越深。以前楊偉覺得陳大拿之流很齬齪,秘書、公關、小姐和情人來者不拒;而現在他覺得自己和類似的人一樣齬齪,這對不起雪兒的事越做越多,連他再想起自己的所作所為,也覺得自己不配擁有這個家了。

也許,自己是對的,揮刀斬斷這段情緣,雪兒在大連,可以有自己的生活,可以找到一個愛她、關心她和能夠守著她一輩子的人,而不是像自己這樣齬齪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