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在鹿羽這句話說完之後,七尾天犬的身體忽然止不住的顫動,他的喉嚨口嘶啞,發出著低沉而模糊的「嗷嗷」之聲。

現在七尾天犬哪裡還有半分的怒火,或者凶容。他就像是一個震驚的孩子,那眼神中充滿著激動,懷疑,顫動,糾葛……

「傻孩子,是我。」

鹿羽搖了搖頭,他施展大造化訣,指尖一道光芒,划向七尾天犬的額頭。

當大造化訣的這道光芒,落在七尾天犬的額頭上之後,頓時蕩漾出淡淡的光紋。

七尾天犬感應到了那道熟悉的氣息,前面雙腿一軟,當即跪了下來。

他終於確認了鹿羽的身份! 「嗚嗚……」

七尾天犬這高級王獸忽然跪倒趴伏在鹿羽的面前,泣不成聲,那悲痛傷心的模樣,就像是一個無助的孩子。

「嗚嗚……」

七尾天犬的喉嚨中發出著模糊的聲音,似乎在和鹿羽述說著什麼。

「好了,別哭了,這不是見到了嗎。」

鹿羽竟似乎能聽懂七尾天犬的話語,他像是撫摸著孩子一樣,撫摸著七尾天犬那如山包一樣大小的狗頭。

「這……」

旁邊的夏雪吟是完全看傻眼了。她親眼目睹著七尾天犬的轉變,鹿羽那打啞謎似的幾句話說出來,七尾天犬忽然就從絕世凶神,變作了一個脆弱無比的孩子。

七尾天犬體形巨大,在鹿羽身邊,形似一座小山,相差如此的巨大。

然而夏雪吟卻有一種奇特的感覺,論氣勢,鹿羽才是山,而七尾天犬,不過是一個脆弱的孩子。

這一幕,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夏雪吟本來都做好了和鹿羽一起葬身在天犬嘴下的準備,卻不想到頭來,七尾天犬被鹿羽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她簡直不敢相信,身為高級王獸的七尾天犬,何以會對鹿羽這般死心塌地。

鹿羽不過才十六歲,之前又沒有來過紫雲地谷,能和七尾天犬有什麼交集。就算是之前見過,但高級脫凡境的靈昊王尚且不能讓七尾天犬正眼看上一眼,鹿羽這個開脈境的少年,又怎麼能讓七尾天犬如此服服帖帖?

她覺得鹿羽真的太神秘了!

「嗚嗚……」

那邊七尾天犬還哭個不停,本來七尾天犬的體形就大,流淚像是潺潺小溪一般,使得山洞口這裡都有漲水的跡象了。

夏雪吟感到自己的鞋子都有些被浸濕了,而且感覺到還有點黏黏的,忽然意識到七尾天犬是鼻涕眼淚一起流的,頓時覺得噁心起來。

夏雪吟連忙叫道:「鹿羽!你快讓天犬大人停下來!再不停下來,我的褲腳都要濕了。」

「好了,小七,帶我們去你的洞府看看吧。我感應到你的氣息有些不對勁,等下我仔細給你看看。」

鹿羽這麼一下命令,效果還真立竿見影。

七尾天犬不敢不遵從,馬上就停止了淚流,然後駝起了鹿羽,朝著裡面進發。

洞府很廣很深,後面還要拐個彎,才真正進入到裡面。

眼前豁然開朗,這洞府起碼有七八個院子那麼大。裡面的靈氣十分的充裕,乃是一處修鍊的好地方。

關鍵的是這洞府中堆積的東西。

不良總裁的勾心前妻 數之不盡的天材地寶,被堆積成了一座小山!

這些顯然都是七尾天犬收集過來的,雖然有著洞府中充裕靈氣的滋養,但堆放的時間實在太長了點,導致底部的一些天材地寶都壞掉了。

被七尾天犬搜集到這裡的,可都是紫雲地谷中最為高等的天材地寶,但是就這樣被對方到腐爛的程度,真是令人覺得暴殄天物。

夏雪吟看得都肉疼,雖然這些天材地寶不是她的。

也就是到現在,夏雪吟才真正明白身為紫雲地谷的主人七尾天犬的強大。

想在外面,各大王國的國主為了一株最低級的玉髓芝都要爭鬥不休,而七尾天犬卻是將數以萬計的高級天材地寶當作是白菜,棄如敝履。

這就是差距!

鹿羽看到這堆積如山的天材地寶,搖了搖頭,說道:「小七,我知道你修鍊萬獸造化訣步入瓶頸,難以進入到仙獸之境,而你們天犬一族的壽元已是耗到了極限。如果不能突破仙獸,將等待死亡。我很能理解你的心急,但是你急於求勝,暴飲暴食這些天材地寶,反而是要加劇身體的紊亂。」

「嗷嗚……」

七尾天犬低下頭,就像是一個知錯悔改的孩子。

鹿羽說道:「本來你這孩子道心是最為堅定的,不然也不能突破種族的桎梏,修鍊到高級王獸。但是在最後關鍵時候,你仍舊是不夠堅定。」

「嗷嗚……」

七尾天犬向鹿羽低聲嚎叫了一聲,哀求著,希望這次能夠追隨鹿羽。

鹿羽輕輕嘆息了一口氣,說道:「你我能再次重逢,也是緣分。放心吧,我會指點你突破仙獸之境的。」

鹿羽的這個承諾,將七尾天犬再次感動的眼淚鼻涕嘩啦啦的齊流,眼看由是漲大水的節奏。

「停!千萬別再哭哭啼啼的了,犬類的體液味道我可有些受不了。」

鹿羽還真是怕了動不動就流淚的七尾天犬。本來七尾天犬的內心是最為強大的,萬年來也許都不曾流淚。唯有面對上他,七尾天犬才表現出了多愁善感的一面。

獨許深情 鹿羽的話永遠立竿見影,七尾天犬馬上又停止了哭泣。

鹿羽接著說道:「萬獸造化訣的修鍊,我等會再指點你。現在我先問你一個事情,你如果知道任何消息,就告訴我。」

「嗷!」

七尾天犬重重的點頭。

鹿羽能向他問話,乃是他莫大的榮幸。要知道在一萬年前,他可是苦苦懇求報效鹿羽而不得。

鹿羽鄭重的說道:「你修鍊的這一萬年,可知道任何有關天帝宮的事情,都和我說說。」

接下來的時間,鹿羽都在和七尾天犬交流著。七尾天犬嗷嗚嗷嗚的叫著一些聽不懂的獸類語言,鹿羽不時的點頭,偶爾的詢問。

夏雪吟發現鹿羽真是一個全才,那鬼都聽不懂的犬類語言,鹿羽居然聽的通暢。

反正夏雪吟是不知道,七尾天犬到底和鹿羽說了什麼。

但是後面一下,她卻是看懂了七尾天犬的意思。七尾天犬哀求著鹿羽,希望鹿羽能夠收下他的供奉。然後鹿羽就在這種苦苦哀求中,不急不緩的將那堆成了一座小山的天材地寶,放入到自己的乾坤袋中。

七尾天犬這洞府中那數以萬計的天材地寶,都歸了鹿羽!

夏雪吟是看得目瞪口呆。

現在想來,當初她還為鹿羽搶了領地,和端走陽炎古樹的事情而擔心鹿羽被七尾天犬懲罰,實在是太可笑了。

真相是,只要鹿羽肯接受七尾天犬的供奉,七尾天犬乃是受寵若驚。 洞府中的交流依然在繼續。

再後來,就是鹿羽指導七尾天犬修鍊什麼獸訣。夏雪吟發現這世上似乎就沒有鹿羽不會的,想堂堂高級王獸的修鍊,都要靠鹿羽來指點。

當然了,那些什麼鬼畫符的獸訣,她也完全聽不懂。

……

三天後,紫雲地谷外。

地谷之外重新置於喧嘩熱鬧之中,參加百朝大戰的人都出來了,因為到這個時候陽炎古樹的枝條上王氣也散盡了,沒有人可以再承受紫氣瘴的毒害。

這一場百朝大戰下來,死傷了一些人,但這是不可避免的。每一次的百朝大戰,都會因為爭鬥而死人。

那邊,靈昊王正維護著紀律,組織著屬下的人統計每一個王國所得的玉髓芝的數量。

根據之前的約定,玉髓芝的數量,將決定各王國在聯盟中的排名。

人群中議論紛紛。

「都怪鹿羽那小子,如果不是他,我們就不用白白耽誤幾天的時間了,導致這次尋寶的時間大大減少了。沒拿到足夠多的玉髓芝,可是影響到我們王國在聯盟的排名。」

「也不能這麼說,大部分人都在追擊鹿羽,要耽誤也是大家一起耽誤。後面大家還是同時開始尋寶的,所以說排名的話,還是相對比較公平的。」

「鹿羽和雪吟公主被逼入到天犬大人的洞府中,大夏國的代表已是覆滅。目前便就是我們三百一十九國來進行排名了。」

忽然聽得大趙王對靈昊王叫道:「靈昊王,你先別急著統計,結盟之事要我們南嶺之地諸國都同意了,才能生效!在進入紫雲地谷前,結盟之事你也只是隨便提了一下,具體什麼情況還沒有和我們細說。」

靈昊王絲毫不以為意,深深的說道:「大趙王你放心,只要本王將這個事情說出來,相信沒有王國會不同意結盟的。只有結盟,我們南嶺之地才能自保!」

「噢?到底是什麼事情?」

眾人的心都高高的提起來。他們從靈昊王的話語中,感覺到事情非同一般。

靈昊王深深的說道:「根據本王在東土之地探得的消息,東土之地五百四十二國已經正式結盟!其中推選出了碎星上國的國主碎星王為盟主!碎星王野心勃勃,在聯盟大會上公開表示,要集結力量,一舉吞併我們南嶺之地,瓜分我們南嶺之地的資源!碎星王的這個主張,得到了東土聯盟諸國的追捧。」

「啊!東土之地居然成立聯盟了!」

「天啊,沒想到竟有如此大變!」

眾國主都被深深震驚了。

對於東土之地的情況他們隱隱知道一些。東土之地有五百四十二國,其中有碎星、白鳳、銀環三個上國。碎星上國是最為強大的,碎星王更是出了名的梟雄之輩。

真是沒想到,碎星王居然整合了整個東土之地的力量。那下一步的目標,自然就是他們南嶺之地!

而正如靈昊王所言的那樣,在東土聯盟的威勢下,他們南嶺之地除了結盟,也實在別無選擇了。

南嶺諸國要是不想被逐個吞沒,那就必須要結盟!不然面對他們的,只是覆滅!

靈昊王沉聲說道:「試問碎星王率東土聯盟南下,哪個王國可獨善其身?我們南嶺只有團結在一起,才有可能抵禦東土聯盟的入侵!倒要問問大家,除了結盟之外,我們可還有其他的辦法?」

「我們只能是結盟才能自保。」

很多國主都是臉色凝重的點頭。

那一邊,最終的統計結果已經出來了。

白袍國師宣佈道:「大家注意了!根據我們最終的核對,諸位王國的排名已經出來了,就列在這個賬目上。我先宣布一下盟主的歸屬,靈昊上國這邊共獲得一百二十三株玉髓芝,位居第一。按照規矩,應該是由靈昊王做盟主之位,帶領群雄,共抗東土聯盟!」

眾人一聽到這個宣布,大多數人都默不作聲。因為在南嶺諸國中,也就靈昊上國一個上國。靈昊王的實力在諸位國主中是最強的,由靈昊王來擔任盟主,似乎也是理所當然。

雖然大家都覺得這個以玉髓芝的數量來定排名之時有些蹊蹺,但是這事是靈昊上國主導的,他們也不好多說什麼。

但還是有些國主不服氣,其中就包括大趙王。

大趙王沉聲說道:「靈昊王,結盟的事情是你忽然提出來的,選盟主的規矩也是你主導的。現在最終又選了你做盟主,這事如此的蹊蹺,豈能讓人心服口服。」

「的確是有些蹊蹺……」

好一些國主臉色也都露出懷疑之色,這規矩既然是靈昊王定下來的,那靈昊王就很有可能先一步搜集玉髓芝。反正後面誰也不知道玉髓芝是從紫雲地谷來的,還是從外界買來的。

靈昊王沉聲說道:「本王也不想做這盟主之位,一切只是按照規矩來辦。本王一心所想,只是要保衛我們南嶺,抵抗住東土的入侵!在這大是大非面前,本王當仁不讓,也絕對不會讓某些狼子野心之輩,破壞了聯盟。」

靈昊王的話說的冠冕堂皇,並且直指大趙王。

「靈昊王,你這是威脅我嗎。 賴上鬼魅冷殿下 現在才剛剛開始結盟,你就忙著剷除異己了。」

大趙王的臉色也顯得很不好看。

「那你覺得應該如何來定盟主呢?」靈昊王冷笑說道。

大趙王說道:「怎麼樣也要公平的比試來決定!每一個王國都應該有機會……」

大趙王話沒說完,靈昊王忽然就動了。

「要公平比試是嗎?這可是你說的!」靈昊王喝道。

砰!

靈昊王一掌拍來,蘊含萬斤之力。

大趙王連忙去接,卻被這一掌打得連連倒退。

雖然說他乃是倉促應戰,但好歹也是中級脫凡境的修為,居然一招下來就這麼狼狽。足見靈昊王的實力有多麼的強。

「國主!」

大趙國的高手連忙過來救駕。

而這時,白袍國師也組織著靈昊上國的人動手,馬上將大趙國的高手給攔了下來。 靈昊王繼續出手,攻擊大趙王。

緊追不捨,一掌接著一掌!

砰砰砰!

靈昊王之出手有如狂風暴雨,驟然而起,驟然而落,給人無以倫比的威脅。

本來大趙王就一招失利,還沒緩過一口氣來,如何經得起靈昊王這緊鑼密鼓的追擊,在又接了三招之下,大趙王的形勢已是岌岌可危。

「靈昊王,息怒啊……」

眾國主連忙勸阻,但也只是口頭上的,沒有人敢動手阻攔靈昊王。

唰!

在第五招的時候,靈昊王一道強盛的掌光,結結實實的印在了大趙王的胸膛上。

大趙王的身上頓時出現了一個可怖的窟窿!

「靈昊王,你不得好死……」

大趙王抽搐一聲,掙扎了兩下,頓時倒地死亡。

而靈昊王則是冷笑著站立在地面上,環視著全場。

全場寂靜無聲,靜的可怕,就連那一邊奮起反抗的大趙國的高手也都恐懼的不敢做聲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