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地藏王菩薩果然神通廣大,一掐指便算到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可我沒有想到的是,王磊竟然吞噬了黑龍凶氣的龍魂!

「沒錯!」子龍點點頭,說:「我們此番來,為的就是把他帶回去。他乃正義之人,行善除惡,不應該被關在九幽地獄!」

「佛法無邊,道法長存!佛道精髓本為一體,皆為幫助蒼生。你們來救他,也屬情有可原!」地藏王菩薩讚賞的點點頭,而後說:「只是,九幽地獄乃是九重地的盡頭,也是地底最深處的地方。你們想要進入九幽地獄,便要通過十八層地獄。你們乃是魂魄形態,想要通過十八層地獄,便要經歷十八層地獄的各種刑罰。稍有不慎,便會魂飛魄散,你們可要想清楚了?」

我們沒有任何的猶豫,同時點點頭,異口同聲的說:「菩薩,正所謂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救苦救難,救人渡己,也是我們修道之人的初心。還望您老人家,能夠打開十八層地獄的通道,讓我們進入十八層地獄救人脫離苦海!」

「罷了、罷了!」地藏王菩薩見我們執意要進入十八層地獄,也沒有繼續勸說我們,而是說:「地獄不關活人,千百年來,他是唯一一個被帶入九幽地獄的活人。而你們也是千百年來,唯一要闖十八層地獄的人。凡事皆有因果,凡事自有命數。你們三人命格很奇特,貧僧竟然看不透你們的命格。貧僧會讓你們進去救人,只是切莫打開九幽地獄的血池。否則,後患無窮!」

聽到地藏王菩薩要讓我們進去,我們連忙點點頭,同時道:「謹遵菩薩教誨!」

隨著我們話音一落,地藏王菩薩便輕輕拍了拍他身邊匍匐著的神獸聽諦獸。只見那聽諦獸甩了甩頭,懶洋洋的站了起來,對著灰暗的天空猛的發出了一聲猶如虎嘯般的吼聲。

這一聲吼聲,石破天驚,震的我們心神晃蕩。而跟著,我們就看到十八層地獄的大門慢慢出現了變化,特別是那門上的巨大「卍」字,竟然慢慢出現了一道佛光。

那佛光一閃而過,只聽見轟隆的一聲響,那十八層地獄的大門便自動打開了。

一看到這道大門打開了,我和子龍同時激動了起來,拜謝了菩薩之後,我們才迅速的走了進去。進去之後,我們才發現這是一個巨大的殿堂。

這殿堂里隨處都能見到佛家的文化,周圍的牆壁上,全是佛家菩薩的雕像,眾數菩薩,全數在列。殿堂內還有不少的石柱子,上面刻畫的也全是佛家的經文以及畫像。

我看了一會兒,才說:「子龍,你猜對了。十八層地獄是往地底下的,這上面鎮壓的只是佛家的殿堂而已!」

「嗯。」子龍點點頭,找了一會兒,就看到正中間那菩薩雕像的下方,竟然出現了一處往下的石梯子。子龍打量了片刻,說:「初九,這應該就是進入十八層地獄真正的入口!」

我沒有說話,兩人同時走到了那入口的地方,看著下面黑漆漆的入口。一陣陣陰風不停的從裡面倒颳了上來,我們站在入口的位置,連我們的魂魄都凍的哆嗦了起來。

子龍感受到了這一幕,當即臉色一驚,道:「好強的怨氣!恐怕也只有地藏王菩薩他老人家能夠鎮守這個地方了,換做其他人,根本無法鎮守。」

這十八層地獄里關的全是十惡不赦的惡鬼,如果放出去,不管是陽間或者陰間,肯定都會大亂。唯有地藏王菩薩每日在頂端念佛經超度他們,才能鎮壓他們的怨氣。

我不敢想象這裡面到底有多恐怖,看向了子龍,鼓勵道:「子龍,準備好了嗎?」

「嗯!」子龍重重的點點頭,說:「準備好了,我開路!」

話音一落,子龍便先走了下去。 夢遇乾隆之清龍漢鳳全集 我習慣性的跟在他後面,一下去,那陣陣陰風撲面而來,越吹越猛,只差把我們的魂魄給吹散了。

我們不敢大意,趕緊把法器給拿出來護在了身前。有了法器護身,我們才硬著頭破繼續往下走。

這石梯子並不長,是直直往下的。等下了最後一步石梯子后,我就回頭看身後的情況。這一看,身後的石梯子驟然消失了。

頭頂上根本沒有頂層,更像是一片灰暗的天空一樣。看到這一幕,我才明白了過來。十八層地獄並沒有真正的實體建築,只是佛法構成的十八層空間而已。

每一層地獄的空間,都是獨自的一片天地。

「初九,你看!」就在我回想之時,子龍突然喊了我一聲。我當即反應過來,順著他的方向一看,就看到了我們前方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道石門。

石門邊上還有兩個惡鬼在鎮守著,而那石門的門樑上,正寫著四個醒目大字,拔舌地獄!拔舌地獄,正是十八層地獄的第一層。

凡在世之人,挑撥離間,誹謗害人,油嘴滑舌,巧言相辯,說謊騙人,死後都會被打入拔舌地獄。而我知道的,便是那些相師和算命師,他們死後最怕的便是被帶入這拔舌地獄。

他們生前靠著一張巧嘴討生活,特別是有些心懷不軌的,更是把黑的說成了白的,損人利己,死後就會被拔舌。

「小心點!」子龍提醒了一聲,然後就朝那石門走了過去。剛一過去,我們就被守門的惡鬼攔住了。這惡鬼不屬於鬼差,也是被打入拔舌地獄的惡鬼。

只是因為他們在拔舌地獄里改造的好,這才讓他們看管這拔舌地獄。

他們看到我們之後,我們就立馬錶明了我們的身份,說是閻王爺和地藏王菩薩讓我們進來的,這才放我們進去了。

一進入這拔舌地獄,我就被眼前看到的場景給震住了。這拔舌地獄只是一個圓形的空間,裡面烏煙瘴氣,隨處都能聽到惡鬼的慘叫聲。

這裡面不知道關了多少惡鬼,有一小部分正在最中間的邢台上受刑,其餘一大部分在念超度佛經。而這一層地獄的出口,正好是在對面。我們想要進入到第二層地獄,就必須要穿過這拔舌地獄。

子龍依舊在前面帶路,我們把法器給收好了,怕暴露身份,選擇悄悄混過去。我們低著頭走,周圍的慘叫聲和念經聲此起彼伏,聽的我一陣心煩意亂。

要是死後生活在這個地方,暗無天日,那真的是一種莫大的折磨。所以,能活在世上,就必須多做善事,多積陰德,死後才能避免這種殘酷的刑罰。

裡面的惡鬼太多了,我們從中間穿過,根本沒有人發現我們。而就在我們走到邢台的位置時,一群惡鬼正在對剛進來的鬼魂施刑。

看到那施刑的手段,我和子龍就嚇的倒吸了一口涼氣,雙腿更是抖得像篩糠子一樣! 「墨九卿!」戴上面具,月明堂立馬從驚艷中回過神。冷氣颼颼的飆,「你還敢來!」

那****越想越不對勁。他敢確定,墨九卿一定在房間里。

他家歡兒肯定是羞於啟齒才隱瞞的。他這個當三叔的必須幫月千歡報仇!

似乎沒看見月明堂煞氣騰騰。墨九卿微笑打招呼,「三叔好。」

「誰是你三叔?」

「三爺!月家三爺等等。我還沒給你介紹呢。」墨塵急忙冒出來攔住月明堂。開口:「三爺,這位是我墨家的外出遊歷才回來的長老。也是我家老祖宗的好朋友!」

此話一出,眾人嘩然!

長老?老祖宗的好朋友?墨家老祖宗可是元盛國最強者,三階武君!這麼年紀輕輕就當了長老,那得是多麼恐怖的修為和天賦?

「你們墨家的長老?」月明堂一臉狐疑,「真的?」

「真的!」墨塵滿口保證。這可是他和墨家一家人捉急的想了幾天的主意。墨家長老,老祖宗好朋友。夠尊貴吧?也剛好是月明堂能接受的範圍。

心底驚訝墨九卿的身份。可月明堂還是戒備十足,冷冷盯著墨九卿。他還把月千歡往後拉了拉。

開口:「你們墨家來了,請上貴客席不要打擾歡兒比賽。」

墨塵摸了摸鼻子。偷偷瞥了眼墨九卿。他們這是被月家三爺嫌棄了嗎?

這時月雲柔搔首弄姿的走了過來。眼睛直勾勾盯著墨九卿,聲音甜膩嬌柔。「月家月雲柔見過墨家長老。你這麼年輕就當上長老了,可真厲害!」

眼珠子一掃月千歡,又說:「長老你身份尊貴。理應跟尊貴的人觀賽。跟一個廢物在一起,會有損你身份的。也免得,有些人騙了你~~」

月雲柔的語氣好不溫柔貼心。她不在祠堂,所以不知道墨九卿救了月千歡,還殺了姬子洛,打傷月海陽。

不過就算知道。月雲柔也忍不住想要勾引墨九卿。這個男人,比姬子黎更值得她去征服!

然而墨九卿把她當做空氣。目光深深望著月千歡。專註深情。好像他只能看見月千歡一樣。「歡歡比賽加油。我準備了百年佳釀,等為你你慶祝勝利。」

「我也給仙女姐姐準備了慶功宴!仙女姐姐跟我走吧,比他的酒好喝。」

白櫻雪?墨九卿眸光一沉,臉色不悅。這個丫頭片子怎麼也在這兒!

「哼什麼慶功宴。就她?」月雲柔被忽略,妒忌恨得磨牙。怨毒憎恨的瞪著月千歡,「月千歡比賽就要開始了。你這是害怕不敢上族比台嗎?」

「你要是害怕了。也可以啊,跪下來給本小姐學狗叫。說不定本小姐等會下手會輕一點。」

她要當著墨九卿的面讓月千歡丟臉。讓這個神秘美的驚心動魄的男人看看,她月雲柔可比一個廢物好多了!

月千歡輕輕捏了捏手,挑眉輕笑。雙眸中含著戲謔冷意,「既然你迫不及待想等死,那我成全你。」

「月千歡你好大的口氣!」月千歡的嗓音冷的讓人發抖。月雲柔聽了,氣的黑了臉。憤怒不已! 「月千歡你這個廢物,你……」殺氣冷意湧上後背。月雲柔打了個哆嗦,話卡在喉嚨里說不出來。

墨九卿嗜血冷漠瞥了她一眼。走上貴賓台,而月千歡朝前走。眾人紛紛避讓,看她跳上族比台。

「第一場,月雲柔對月千歡!」

比賽要開始了。月雲柔這才回過神,周身的冷意還沒褪去。讓她感到驚恐難安。抬頭看向族比台,月千歡居高臨下,輕蔑揶揄的打量她。

惡狠狠咬牙,袖中拳頭緊握。修剪精緻的指甲刺進肉里,疼痛讓她怒氣滔天,殺氣滾滾。她要殺了月千歡!讓月千歡死無葬身之地!

踮腳,月雲柔縱身跳上族比台。

「月千歡!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迫不及待,月雲柔拔劍衝上月千歡。

武力包裹在劍中,劍氣颼颼。速度快到極致,狠辣的刺向月千歡眉心。一上來就是殺招!

月千歡身手詭異。絕對不能給她機會,先殺了她!再將她碎屍萬段!

司徒秋月驚訝。「月雲柔不是丹田廢了嗎?她,她怎麼又有武力了?」

「聽說月海陽找人醫治好了她的丹田。看來這次,月千歡是必死無疑。」

「那個廢物死了也好。剛剛害我挨打,月雲柔一定要狠狠的教訓她。最好讓她痛苦,受盡折磨而死!」

司徒念安皺了皺眉。看了看司徒秋月,又抬頭看向墨九卿和月明堂。有那兩個男人在,月雲柔能順利殺了月千歡嗎?

「歡兒。」月明堂眉頭緊皺,直勾勾盯著族比台。

「三叔放心,歡歡會贏的。」

月明堂扭頭瞪向墨九卿。冷哼語氣不善。「我知道歡兒會贏,不用你說。」

「月千歡去死吧!」

月雲柔爆喝狠厲。月明堂急忙扭頭看去,手不由握緊成拳頭。

只見月雲柔利劍快的形成片片殘影。惡毒封鎖月千歡的退路。她把月千歡堵在中間,連讓月千歡跳下族比台的機會也不給。

殺意翻滾,她要月千歡死!

縱身跳起,月雲柔匯聚全身武力。拔劍霹向月千歡腦袋。劍氣颳起罡風,耳邊好像聽見雷霆凌厲聲。

歡兒!

月千歡死定了!

然而下一刻,眾人駭然瞪大眼。心底的想法粉碎,只剩下瞳孔倒映族比台上的畫面。

猙獰鋒利的劍氣在月千歡面前崩碎消失。冷眸中,凝聚懾人的幽光。月雲柔目光撞上,哆嗦了一下。此時月千歡抬腳,狠狠踹中她的肚子。

「噗!」月雲柔吐血飛出去。

同此時,一股威壓籠罩族比台。蔓延出練武場,讓所有人都無比真切的感受到那股冷戾無情的力量!似狂風略過,驚駭不可置信。

月明堂鬆口氣,笑了。

白櫻雪笑嘻嘻拍手,「仙女姐姐好厲害!棒棒的!」

眾人死寂沉默了一會兒。突然爆發,好像沸騰的開水。月海陽和月秀靈震驚站起來,目瞪口呆。「這怎麼可能!」

「是武力,這是武力!」

姬子黎驚喜勾唇,眸光發亮。「是武力。千歡有武力了,她是武師了!」

無數人不敢相信。可是他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這股威壓,這股強大的力量。就是武力!

月千歡不是廢物,她是武師! 只見那跪在邢台上的鬼魂有十來個,男女皆有。而那些懲罰他們的惡鬼,一臉的凶神惡煞,直接掰開他們的嘴,用鐵鉗夾住舌頭,慢慢的拽出來,越拔越長……

那些受刑的鬼魂更是疼的哇哇慘叫,眼睛里更是流出了血淚,瞳孔都嚇的放大了。如果是活人,肯定被這種殘酷的刑罰給嚇死了。

而跟著,更恐怖的事情發生了。只見惡鬼把他們的舌頭拉出來到了極限時,其中一個施刑的惡鬼突然拿出了一把大剪刀,咔嚓一聲就把他們的舌頭給剪斷了。

那一剪刀下去,我和子龍就嚇的哆嗦了一下,後背更是一陣陣發寒。別說是看到這一幕,就算是想象到這一幕,也會驚嚇的毛骨悚然。

而這些被剪掉舌頭的惡鬼,全數倒在了地上,魂體痛苦的抽搐著,沒有了舌頭,只有痛苦的哇哇慘叫著。

我看不下去了,越看頭皮越發麻,趕緊推了一下子龍,他才從震驚中反應過來,繼續低著頭往對面的石門走。

過了石門,還是有惡鬼在守著,我們直接點名了身份,他就放我們下去了。石門下方又出現了石梯子,我們順著下去,便來到了第二層地獄。

又是一個獨立的空間,和上面的第一層地獄完全是分開的,回頭一看,那石梯子再次消失了,就好像是進入了另一個天地一樣。

同樣的,眼前再次出現了一道石門,石門的門樑上也是寫著四個大字:剪刀地獄!

這便是第二層地獄了,看到這第二層地獄的入口時,子龍沒有著急走過去,而是停下來感慨道:「我現在總算明白為何十八層地獄的刑罰如此殘酷了,他們這樣做,就是希望這些惡鬼受了刑罰改過自新之後,等來世轉世投胎,就再也不敢做壞事了。雖然是殘酷了點,但也是用心良苦!」

我明白子龍話里的意思,生前做了壞事的惡鬼受到如此殘酷的刑罰后,有機會投胎轉世,他們肯定不敢在繼續作惡了。

而我也是有所感悟,通過這次地獄的遊走,我也是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尋道一生,讓更多的世人感受佛法和道法,讓他們脫離輪迴之苦。

停頓了片刻,子龍才繼續在前面帶路。守門的惡鬼知道我們的事情后,也沒有阻攔,直接放我們進去了。

我們一進入這第二層地獄,才發現這剪刀地獄和拔舌地獄其實差不多,都是對剛來的鬼魂施刑的地方,對我們倒是沒有什麼傷害。

我看了一下石碑上的記載,講的是生前偷竊害人,以及那些用手改變陰陽做壞事的匠人,也就是所謂的那些邪惡走陰人。他們來到這剪刀地獄之後,十根手指便會被剪掉。

看到那施刑的過程,我們還是嚇的頭皮發麻,不敢停留,繼續往第三層地獄走。第三層地獄便是鐵樹地獄,記載的是生前挑唆離間的壞人,死後就會被打入這鐵樹地獄。

這鐵樹地獄里長滿了鐵樹,這些鐵樹上面全是扎著分裂的刀刃。那些受刑的鬼魂,就是渾身赤/裸著被盯釘在鐵樹上,然後有惡鬼來負責拉他們的身體,好讓那些刀刃繼續刺入他們的身體中。

有了之前的前兩層地獄,在這第三層地獄之時,我們就習慣了不少,沒有之前那麼害怕和震驚了。但連續下了三層地獄,我們還是沒有遇到危險。

我心裡也是犯嘀咕,難不成這十八層地獄這麼好闖?

子龍也是一臉的疑惑,我們不敢耽擱時間,繼續往下走。來到了第四層地獄的時候,便是孽鏡地獄了。

記載的是生前犯了罪害死了人,因為走通門路,上下打點瞞天過海,逃避了刑罰,逍遙法外。死後便會打入這孽鏡地獄,用鏡子照出生前的罪孽。生前活人沒法管,死後惡鬼管,會日日夜夜遭受鞭打,斷頭之刑。

這一點就比較現實,現實社會中有的人害了人,但因為關係硬,沒辦法懲罰他。但死後,地府不會放過他。天理昭昭,總有維持正義的地方!

我們繼續往下走,等來到了第五層地獄,蒸籠地獄。蒸籠地獄專程懲罰生前誹謗、訛詐、挑唆害人之人。這樣的人死後便會被打入這蒸籠地獄,投入蒸籠里蒸。蒸過之後,血肉皆無,然後重塑人身,最後再次帶入拔舌地獄受刑。

每一層地獄的刑罰都是有一定的關聯,次序也不同。慶幸的是,到了第五層地獄,我們還是沒有遇到危險。

我們不敢停留,繼續往下走。到了第六層地獄,便是銅柱地獄。記載的是生前惡意縱火,報復,放火害命者,死後會打入銅柱地獄。讓鬼魂裸/體抱住一根直徑一米,高兩米的銅柱筒。在筒內燃燒炭火,並不停的扇鼓風,很快銅柱筒通紅,直到燒成焦炭。

我們一口氣下了六層地獄,原本以為後面的地獄也會如此輕鬆。可我和子龍沒有想到的是,等到了第第七層地獄之時,連我們也要開始受刑了。

第七層地獄便是刀山地獄,記載的是生前褻瀆神靈,還有殺牲者,特別是殺牛的人。因為牛在死亡的時候會掉眼淚,任勞任怨最後被殺牲者宰殺,殺生靈,死後便會打入這刀山之刑。

這刀山地獄也是一個圓形的空間,但中間的地方卻是出現了一片低矮的山丘。那山丘上沒有土壤也沒有沙子,全是鋪滿了一層層的刀鋒。

那些受刑的鬼魂要爬過刀山,才能被念經超度。而我們要進入下一層,也必須要爬過眼前的刀山。我們混在受刑的鬼魂隊伍里,身後是惡鬼用鞭子驅趕我們爬刀山。

我看到最前面那些爬上去的是,雙腳是活生生被切下來了。那種撕心裂肺的慘叫聲,聽的我渾身直冒冷汗。

等我和子龍剛一踩在刀山上,我就感覺腳下好像被鋒利的刀刃切開了一條條口子一樣。那種劇烈的痛楚,只差讓我慘叫了起來。

我低頭一看,就看到自己的雙腳已經變的透明了,好像很快就要被這刀山給切掉了。我們是魂體,並不是真正的肉身,但也能感受到肉身承受的痛苦。

好的是,我們的雙腳被切了仍舊能夠長出來。那要命的是,我們卻要承受這種劇烈的痛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