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坐在李天熙旁邊的林蔚然是旁觀者,他不是很理解家族這種一年下來聚在一起差不多三十天的友情,但此時卻能感覺得到。

「今天正好蔚然也在,我把話再說一遍。」

劉在石神情嚴肅,可不是電視上那個能被弟弟妹妹隨便欺負的好哥哥:「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在一起合作就是緣分,大家又不是今天之後就再也見不著了,以後沒事還可以出來聚聚。藝珍和天熙你們不用自責,當初簽合約的時候就說好只拍攝一年,你們已經完成了你們的承諾,所以不用再覺得對不起誰。」

李天熙和朴藝珍的告別特輯已在日前放送,為家族誕生緩緩下降的收視率帶來一次逆襲,但下一期新家族的出現卻並沒有勾起觀眾的興趣收視率出現落差,甚至被網路媒體大幅報導,他們心生自責也是在所難免。

「好了、好了,大家吃飯。」

場間沉默了還不到一分鐘,李孝利就拍著手大聲說道,眯眼兄弟和長年層的附和讓氣氛重新熱絡起來。只是氣氛剛剛有所緩和,身為外人的林蔚然卻插了進來:「我還有話要說。」

氣氛一時間琢磨不定。

「其實我是來送紅包的。」林蔚然微笑說道沒賣關子。

對朴藝珍和李天熙的離開林蔚然並不在意,他說的是這個,在場的人都知道。這個紅包的特殊意義和電視劇大熱之後電視台包給演員的差不多少,算是慰勞他們這段時間的辛苦,也是感謝他們的付出。

接下來的用餐過程重新熱烈起來在場的除了林蔚然,誰都有活躍氣氛的經驗和能力,當大家把勁兒往一處使悲傷的氣氛頃刻間便消失。家族是讓人愉快的家族,投資這個家族是林蔚然真正踏入韓娛圈的第一步如果說鼓搗出一個「虛擬偶像」的他只是一個邊緣人,那家族誕生則是證明了林蔚然的眼光。

用過飯之後便是遊戲時間,不是電視上那種耗費體力還可以隨意作弊的體力活,而是守著兩個遊戲手柄展開的爭奪遊戲,當看到金鐘國被尹鍾信打敗而滿面鬱悶的時候,林蔚然跟著所有人一起大笑之後便獨自一個人出了度假屋。

守著一屋子歌手、演員,就連抽煙都不方便。

家族真的結束了,無法校回的林蔚然有些不常有的彆扭。

如果可能,他想讓這節目一直繼續下去。

身後有開門聲響起,是劉在石跟了出來。林蔚然回望過去,毫不掩飾此時有些失落的心情。

家族誕生還有半年多的播放合約,收視率下滑已經是一個無法避兔的趨勢,看著一個收視率堪比電視劇的創新性綜藝走向終點,這種無能為力的心情還真是讓人無法輕易接受。

「說說你的計劃吧。」

「哥不是要休息嗎?」

「休息的時間可以用來考慮。」

林蔚然看了眼劉在石,從對方表情中看不出他的心思,所以實話實說:「哥,金鐘國、李孝利,有了你們三個,無論什麼節目都有保障。

家族的核心可以延續下去,只要有了對的人。

劉在石沉默不語,似乎是在考量。

比起其他製作公司伸來的橄欖枝,林蔚然並不是首選,但他敢於給予的信任,也是其他製作公司所無法比擬的。

此時,電話響了起來。

林蔚然接起,臉色慢慢變得有些嚴肅。

「工作?」 癡情錯付:愛人慢點來 總裁大人,別傲嬌! 劉在石看他放下電話才問。

林蔚然露出一個無奈的笑臉,點了點頭。

「去吧,這邊我幫你說。」

如果只是一個製作人,林蔚然也期望經常和這些好的人開心的聚在一起,並且建立深厚的友誼。

上了車,林蔚然神情冷峻,在劉在石面前他刻意壓制了聽到消息時的震驚和憤怒。重新撥通了剛剛的那個號碼,他聲音低沉的說:「把事情再說一遍。」

「張紫妍,我們公司的人睡過。」

電話那頭黃仁成的醉意,已經醒了七八分了:「是廣告部這邊的一個製作人。」

,請。——— 柳道源帶來的煩惱也只是困擾了趙國棟很短的時間,他越來越感覺到在發改委里工作給自己帶來的巨大機遇,每天所要接觸的知曉的東西都是在地方上所無法想象的,這份鍛煉的經歷可以說將成為自己今後一生最寶貴的一筆財富。

「歐陽,十點鐘之後有什麼安排?」趙國棟擱下手中籤字筆,提高聲音問道。

歐陽錦華疾步而入,「十五分鐘之後,曾主任和您一塊兒要會見中聯油集團總裁祝裕民、國權能源礦業投資集團常務副總裁高錦川、天華集團總裁吳友德、印尼巴米資源高級總裁黃錦生一行,聽取他們在印尼東固天然氣項目上的彙報介紹。」

「哦?我都差點忘了。」趙國棟拍了拍腦袋,他都有些忘了。

房子全打來電話說這一次他就不以正式身份和自己見面了,他這一段時間一直在印尼,脫不了身,為東吉——賽諾羅lng項目奔波。

最終決戰已經在十二月見出分曉,國全能源礦業投資集團聯手印尼巴米資源公司、中聯油、印尼國家石油公司和天華集團五家企業聯合體擊敗三菱商事和印尼梅科公司組成的聯合體,獲得了在東吉——賽諾羅lng項目,五家公司將出資二十一億美元,在蘇拉威西島上建立年產300萬噸液化天然氣工廠。

獲得勝出的關鍵還是把印尼國家石油公司拉了進來,這樣印尼國家石油公司和巴米資源公司兩家在國內影響力相加,頓時大增,加上中國方面的中聯油是國內石油四巨頭之一,而國全能源礦業投資集團是國內最具影響力的民營能源礦業集團,天華集團則是國內頗具實力的民營石油天然氣批發零售企業,幾家聯手才最終從實力強大的三菱商事——梅科能源手中奪得這個項目。

這個項目被視為中國與日本在印尼能源市場上爭奪的一場完美的勝利,極大的鼓舞了國內能源行業走出去的信心。

五家企業聯合體充分向印尼國家能源部展現了他們各自的優勢,印尼國家石油公司代表著印尼國有資本,而巴米資源公司則是印尼國內實力最雄厚的能源企業之一,而中聯油則是中國國內能源行業四巨頭之一,擁有豐富的海外投資和勘探開採經驗,國全能源則早已落足印尼國內的煤炭開採業,在印尼國內和中國大陸以及中國香港都具有很寬泛的商業資源和融資渠道,天華集團則是國內最大的民營石油和天然氣綜合企業,去年在安原通城收購了安原省內頗具規模的一家地方煉化企業,並注資擴建了油碼頭,積極為大舉進軍長江流域成品油批發零售做準備。

會談很順利,中聯油方面介紹了東吉——賽諾羅項目的基本情況和草簽協議的內容,在這個項目上五家所佔比例不盡一致,印尼兩家企業所佔比例達到百分之三十九,中聯油獨佔百分之二十五,國全能源佔百分之十二,天華集團占股百分之二十四,五方按照比例出資,銷售則主要由中聯油和天華集團負責,天華集團有意將液化氣輸入到鄂省和安原,而中聯油則主要將其所獲份額銷往粵閩兩省。

會談結束,趙國棟代曾權軍將一行人送到電梯門口,趙國棟注意到天華集團老總吳友德似乎有些愁眉不展的模樣,而在進入電梯間時也是欲言又止。

總裁的女人誰敢動 趙國棟若有所思。

「趙主任,剛才天華集團老總吳總希望我把您的電話給他留一個。」歐陽錦華跟隨著趙國棟進了辦公室,小心的道。

「哦?」趙國棟不置可否,「你給了他?」

「我把您的辦公電話給了他。」歐陽錦華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我感覺他好像有些心事,可能會找您。」

「唔,我知道了。」趙國棟點點頭,吳友德在能源領域算是民營企業中的第一人,倒不是說他的資產有多麼驚人,而是他是第一個敢於質疑國內石化四巨頭壟斷地位的民營企業,早在兩年前天華集團就聯合了各地不少民營煉化和成品油經營企業成立了民營石化行業協會,他擔任會長。

他的天華集團是通城第一大民營企業,從事煤炭採掘、精細化工、農產品加工和成品油經營四大產業,同時也是通城市第一家上市企業——現代農科的最大股東和控股方。

趙國棟大略知曉吳友德的一些心事,根據wto協議,國內將開放原油、成品油批發權,國外跨國能源企業已經開始大舉進入國內,而天華集團在前一兩年和中石化、中石油兩大巨頭關係不佳,在獲得油品的渠道上受到極大遏制,目前僅靠中海油的一些渠道苟延殘喘,這一次之所以破釜沉舟加入中聯油為首的軍團出海,未嘗不是有要和中聯油拉近關係的意圖。

但是他還是低估了同屬於一個婆婆——能源部的兩大石油巨頭的力量,能否借這個機會和中聯油拉近距離現在還很難說,至少據趙國棟所知能源部和國資委都已經在向商務部施加壓力,要求收緊國內原油和成品油批發經營權和進口權,雖然未必是針對天華集團,但是天華集團也絕對是其中的一顆眼中釘。

在這個問題上,趙國棟也很猶豫,房子全和自己提及過這個事情,但是這不是發改委的管轄範圍,這屬於商務部,就像鐵礦石進口談判問題一樣,那屬於商務部的管轄範圍,發改委雖然屬於關聯方,但是發改委的意見對於商務部來說只是作為參考,並不能起到決定作用。

歐陽錦華注意到趙國棟目光沉鬱,注視窗外遠方,面色卻是陰晴不定,知道自己老闆肯定也是在考慮一件重要的事情,不敢吭聲,想要悄悄的退出去,但是卻被趙國棟招呼住了:「歐陽,不忙走。」

歐陽錦華見趙國棟似乎想要做出一個決定,但是卻一直無法下決心一般,心中也是略感詫異,跟了這位老闆快一年了,趙國棟雖然年輕,但是做事卻是絕不拖泥帶水,一旦下了決心,便是毫不猶豫,雷厲風行,像化肥進口權問題上,引發國內化肥行業無數非議,甚至一些情況都直接反映到了國務院,但是趙國棟卻是絲毫不亂,依然有條不紊的就把工作布置下去,試點一推開,收到的效果立竿見影,國內鉀肥價格應聲而跌,各省農業部門都是大大的舒了一口氣。

「歐陽,你說這能源行業完全壟斷在國家手中,是不是真的因為國家經濟安全的需要?而國家經濟安全的需要是不是要求能源行業必須要牢牢掌握在國家手中?」

趙國棟突然無頭無尾的問了這麼一句。

我有皇后光環 其實歐陽錦華也隱隱猜到了趙國棟在為什麼而躊躇不決,這種問題本沒有他發言的機會,但是趙國棟既然問到了他,他卻不好不回答。

「趙主任,我覺得掌握在國家手中是必須的,畢竟像石化行業關乎國計民生,國家如果對這個行業失去了控制力,那肯定相當危險,問題在於這個國家控制力是不是一定要通過國資企業壟斷來實現,這一點我覺得很值得探究,更何況根據wto的規定,我國在這個問題上實際上是要對外資開放的,而根據《成品油經營企業指引手冊》的規定,一些對於民資經營企業是難以逾越的壁障條件,對於國資巨頭們和跨國企業們來說卻是小菜一碟,這實際上有壓制民企的嫌疑。」歐陽錦華緩緩道。

這個問題實際上趙國棟和歐陽錦華也曾經探討過多次,只不過沒有像今天這樣說得這麼透。

「現在商務部對殼牌兼并統一石化遲遲沒有表態,看樣子也是進退兩難,國內民眾情緒反應激烈,對外資兼并,尤其是對我們國內具有一定影響力品牌企業兼并持很強烈的反對態度,其實我覺得應該呼籲的不是外資併購我們企業的問題,而更應該呼籲機遇外資和民資乃至國資一個公平競爭的環境,在這一點上,我覺得我們做得還遠遠不夠。」

歐陽錦華這番話頗合趙國棟胃口,不管對方是不是有意討好自己,能歸納出這樣一個觀點就不簡單,趙國棟點點頭,「在這些問題上,委裡邊不應當囿於門戶之見而閉口不言,我覺得有些態度還是表明更好。」

這個話歐陽錦華不好搭腔,畢竟話題太大高度太高,不是他能發表意見的,試探性的問道:「那如果吳總打電話來求見您,您看??????」

趙國棟想了一想,似乎是作出了什麼決定,緩緩道:「暫時推一推,我需要向權軍主任彙報之後再做決定。」

還有票么? 燈紅酒綠是首爾夜生活的最佳寫照,進入清潭洞的一間club,林蔚然直奔黃仁成所在的包房。進門后林蔚然第一個看到的是高棉葯,沒有按照往常一般點頭行禮,目光便直接找到坐在黃仁成對面的沙發上垂著頭,隱約可見蒼白臉色的製作人。

「就是他?」林蔚然直接發問,口氣叫人聽不出喜怒。

「恩,柳常喜,我到新韓第二年進公司的製作人,去年年中的時候負責樂天糖果廣告和張紫妍有過接觸,交易的時間、地點他都記著。今天找我來是為了借錢,有人一直用這個勒索他。」黃仁成簡明扼要的把來龍去脈一說。

林蔚然徑直走到柳常喜身邊坐下,這自知闖下大貨的男人渾身一顫。

「別緊張。」

林蔚然看著桌上空了的幾個酒瓶,隨手檢出一個還沒喝完的,挑了個杯子一邊倒酒一邊道:「男人嘛,管不住褲腰帶是常有的事兒。看人家姑娘漂亮,圈內的名聲也不好就覺得自己也可以。這沒什麼,我能理解。現在我問你,樂天廣告cf的那個廣告主,他和張紫妍睡了嗎?」

林蔚然把酒杯推到柳常喜面前,無論語氣還是表情都看不出半點異常。

那杯酒柳常喜沒敢接,只是頹唐道:「睡了。」

「確定嗎?」林蔚然加重了語氣。

柳常喜欲言又止,他抬頭看了一眼坐在對面的黃仁成,沒得到什麼繼續隱瞞的勇氣:「是我牽線的。」

「啊,反正這樣的女人誰都可以睡,介紹之前你先體驗一下,也算是保證交易質量了。」林蔚然笑著開了個玩笑,聽的高棉葯眉頭一皺。不管張紫妍是什麼人,逝者已矣,談論起來總還需要積點口德。

壓抑的氣氛得到了緩和,柳常喜蒼白的臉終於見了點血色。在這個紙醉金迷的圈子耳聞目染久了,睡個漂亮女人真不算什麼。但張紫妍的死惹得東窗事發,柳常喜一開始也經常在惡夢中驚醒,但隨著時間過去,這種負罪感也漸漸被其他借口所代替,比如你情我願。

林蔚然點燃一支煙,抽了一口,把柳常喜沒敢接的那杯酒一飲而盡。

他問:「金道河這個人你認識么?」

柳常喜手上一抖。

林蔚然笑道:「被人抓住了把柄,不得已出賣公司資料,我也能理解。公司再重要也沒有自己重要,沾上這種事兒你在圈裡的活路也就斷了,要是我,我也會這麼做。」

或許是林蔚然的語氣太過真誠,柳常喜唯唯諾諾道:「沒見過,但我能感覺到背後是他。在我告訴那人新韓對s.m的殺手鐧之後,沒幾天這廣告就上了報紙,最近我才知道這背後是金道河。」

林蔚然沉默下來,可能是酒喝的急了,臉上隱隱泛紅。

沉默片刻,依舊是他打破沉默:「你覺得金道河為什麼不找別人,偏偏找你?」

柳常喜被問的一愣。

「我告訴你,是張紫妍的經紀人把你賣給了金道河,他可能還賣了很多人,你只是不起眼的一個。但是,你在新韓工作。」

林蔚然掐滅煙頭,又拿起酒瓶倒了杯酒:「後來金道河的人去跟他確認你和張紫妍在一起的時間和地點,把事情確定卻按兵不動。因為他針對的是我,你只是一個給他提供了攻擊機會的、管不住褲腰帶的貨色。而張紫妍的經紀人從這裡發現在你身上有利可圖,所以才來要挾你。」

聽完了林蔚然整理的事情始末,柳常喜面露驚訝,緊接著目光中如何都掩飾不了的怨毒。

林蔚然拿起酒杯沒喝,只是問:「你知道自己該怎麼做嗎?」

柳常喜又抬頭看了一眼黃仁成,這個他眼中的救星此時卻怎麼都不會伸出援手。ceci的收購計劃還懸而未決,就當是林蔚然想強買強賣,也已經送給了金道河一個天大的把柄。

「我會辭職。」柳常喜說道。

聽這話林蔚然笑了:「辭職?新韓的市值現在是多少你肯定比我清楚,一旦我們牽扯進這事兒,不光新韓製作那邊二百億的iris投資吹了,我們和三大電視台這輩子也別再想有什麼合作關係了。公司的形象損失會波及旗下所有項目,我這個執行會長要被三星那邊藉此搞到下台,最壞的結果是新韓挺不住半年就要破產,股東們一分項目一拍兩散……辭職?你別搞笑了。」

林蔚然甚至輕笑出聲,高棉葯不動聲色的往沙發方向移動了幾步,黃仁成也一臉肅然。

「給我一千億,你可以辭職。你要覺得行,現在就寫個字句。」

對柳常喜來說林蔚然此時方才算是凶相畢露。一千億?他哪有?只是坐在林蔚然身邊,不知道怎麼回應的他已經出了一身冷汗。

「拿不出來?」

林蔚然的聲音重新和藹起來:「那就聽我的,先告訴我那經紀人什麼時間什麼地點來拿你的錢,再告訴我他的聯繫方式。」

柳常喜彷彿碰到了救星,自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待把這些記下,包房裡又陷入了長時間的沉默。林蔚然不說話,在場的三個人誰都不能動彈。

片刻后,林蔚然站起身:「事情我會處理,你現在不能辭職。」

這就結束了?柳常喜面露喜色。他不求能在新韓繼續工作,只求能順利度過這一關,不要身敗名裂就好。

林蔚然把杯中的酒一飲而盡,他彎腰放下酒杯,突然抄起一個酒瓶回手就砸在柳常喜頭上。

『啪啦』一聲!

玻璃四濺。

突如其來的驚變讓黃仁成和高棉葯都來不及反應,而林蔚然此時已經拿起了第二個,同樣是砸在來不及護住腦袋的柳常喜頭上,這還不是結束,因為林蔚然已經轉身去拿第三個……

「夠了!」

高棉葯三步並作兩步走到林蔚然身後,雙手架住他的雙臂讓他無法動彈。林蔚然背靠著高棉葯的胸膛,飛起一腳就揣在柳常喜的頭上,他整個人就如同一具破布娃娃,直接被踹翻到沙發角落,整個人趴在那裡,一動不動。

待高棉葯把林蔚然拖出沙發範圍,黃仁成已經上去查看柳常喜的狀態。他同樣恨不得這管不住褲腰帶的傢伙被林蔚然砸死才好,但他此時卻不能真的死了。

血順著林蔚然的虎口往下淌。

「高叔,我行了。」

高棉葯放下手,從林蔚然背後看著他呼呼喘氣的模樣,依舊沒有開口。

「麻煩送他去醫院,等他醒了,告訴他,讓他說是自己摔得,要不然我保證讓他出院就再摔一跤,直到在醫院住滿一年為止。」林蔚然對黃仁成半是吩咐半是拜託,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橫禍,他真是殺人的心都有。

找服務員要了條手絹隨便包在手上,林蔚然和高棉葯揚長而去。拼搏了四年才賺下這點家底,卻因為一個管不住褲腰帶的傢伙承擔起全部付諸東流的風險,這讓林蔚然怎麼再去按捺心中戾氣?

高棉葯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一直到開車送林蔚然到了宿舍,他才提點一句:「以後這種事可以讓我動手。」

「我怕髒了手就讓高叔去做,如果是能賺錢的事兒也就算了,單純出氣的話還是我自己動手才好。」林蔚然看了眼手上已經泛紅的手絹,要說徹底冷靜下來肯定是在騙人。正打著收購ceci的主意,卻早已經有把柄攥在金道河手上,要是再晚上半個月,黃仁成去正式提議收購的時候,還不得讓那朵在溫室里的huā笑掉大牙?

在金道河宣布要為了一個女人改變韓娛圈之後,林蔚然丟不起這個人。

他望著窗外喃喃道:「心思縝密到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抓住敵人把柄也不急於出手,反而靜待最佳時機……這不是金道河。」

高棉葯問:「是金韓奎?」

林蔚然輕笑一聲應道:「他那個父親的確值得讓人羨慕,鍛煉兒子的同時自己也不忘保駕護航,還親自在暗地裡出手好讓他兒子在我身上建立事業信心。張紫妍的經紀人從事情發生那天起就藏了起來,哪這麼容易就被金道河碰到?」

為人父母,實屬不易,金韓奎對兒子培養操心到這種地步也是人之常情。又想起在地下停車場時遇到的這溫室huā朵,林蔚然嗤笑一聲,喃喃道:「不過可惜啊,我本來沒打算把金道河弄的那麼慘的。」

「有辦法了?」高棉葯問道。

「為了一個女人,改變一個世界。金道河借著張紫妍的死成了明星,有了上牌桌的資本。我本來打算搶上一些籌碼就跑,現在怎麼也要自己上桌賭了。」

林蔚然一邊說著一邊掏出煙盒,抽出一支放在嘴上點燃,輕身說道:「不過怎麼也要先把他推上牌桌才行。」

「你怎麼做我不管,但別忘了我是一把刀。在你手裡,希望是一把總能切中要害的刀。」

「高叔放心,這件事有需要你幫忙的地方。」

午夜過後,首爾已經是最黑暗的凌晨時分。!~! 自從和柳道源與熊正林一席話之後,趙國棟覺得自只似乎連思考問題的角度和縱深都一下子變得更豐富起來,先前考慮很多問題的時候總是首先考慮自己可能會遭遇來自哪些方面的阻力,上級領導會怎樣看待,以至於給自己也很大壓力,但是現在他有一點豁然開朗的感覺。

就像熊正林說的那樣,很多問題是人為的把它弄複雜了,按照自己的想法意見擺出來,只要走出於公心,只要是為了工作,沒有什麼覺得會得罪人或者弄得誰不愉快,既然讓你坐了這個位置,就是讓你來干這個工作的,你要真覺得這也不合適那也不妥當,那你才會在別人眼裡一文不值。

有些事情你做了,會得罪人,但是即便是他對你不滿甚至憚恨你,但是至少你在他心目中有分量,不敢輕視於你,而你如果不做,他只會鄙視你,甚至就可以把你忽略不計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