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28 日

墜落自責的海洋發現離不開你

我開始決定回去你已不在原地

我可以接受你的所有所有小脾氣

我可以帶你去吃很多很多好東西

我可以偶爾給你帶來帶來小甜蜜

…………」

一曲終了。

張晨道:謝謝榜上各位刷禮物的大哥大姐,謝謝你們支持。

直播間,哇!原來這首歌是小北唱的,好憂傷,有點想哭。

當然也有說不好的,但是直接被張晨忽略,屏蔽。

他那關那些,只要能賺錢,人氣高就行。

張晨點開榜一,心中哎喲!我去,這不是我右哥?榜二外星人陳山,榜三百萬星光伍哥,榜四仙樣,榜五二驢的,榜六社會搖大哥牌牌奇、榜七炫邁妹兒、榜八達子哥哥、榜九高迪、榜十方丈、幫十一吳迪、榜十一仙陽……

全是前世的大網紅,應該是被官方通知了,來支持一下張晨。

張晨道:首先感謝榜上的各位大哥,謝謝你們刷的禮物,其次感謝直播間里的可愛的粉絲們,謝謝你們今天來看我,支持我,接下來我呢還有一首新歌要唱給大家聽,不過在這之前,我想請大家幫我一個忙。

就是幫忙給榜上的大哥點點關注,榜一我天右哥,給我刷了二十萬,現在直播間里80萬人,我想請直播間里各位可愛的,美麗的,善良,大哥大姐小哥哥小姐姐們幫我右哥點那麼一個小小的關注。

現在天右哥是1588.8,咱能不能給他點到1610萬,大哥給咱刷這麼多,咱們也不能差事,讓人家白刷。

行么!兄弟們!

來!兄弟們,讓我們瞄準榜一給榜一點點關注。

直播間里人全喊道:主播喊麥,喊麥我們就點,不喊麥我們不點。

接屏幕上錦衣衛直接×到1000了。

張晨道:這可是你們說的,喊了你們就點。

直播間,是的又直接×上千了。

張晨心中已經開心爆了,沒想到自己也有這麼一天。

張晨也不在廢話,直接放音樂,邊看天右的關注,邊唱。

保你江山半壁……

才一喊麥,直播間一分鐘的時間給天右上了20萬的關注,畢竟今天直播間已經80萬人了,很多人都是新人都是從佰度,由酷等看了我發的段子才關注的我。

要不然也不會有這麼多的主播,給我刷禮物,張晨也知道很多主播都是官方邀過來給他捧場的,他們也是抱着看看的心裏,也知道最近張晨很火,也想看看張晨直播的人氣怎麼樣,好的話就多刷點禮物漲漲粉,不好的話就當給官方個面子。

當然,第一個給張晨刷的大哥張晨是不會忘記的,他就是神秘人。

張晨知道,這個賬號在後世是官方的賬號,不過現在可沒那麼多人知道。

後面的大主播一看張晨瞬間給天右漲了20萬粉絲。

都做不住了,禮物在次飄了起來。

來着幹嘛來得,不就是蹭熱度漲粉來的。

直播間穿雲箭滿天飛,人氣再次提升,直接達到110萬。

。 林楠之所以這麼有恃無恐,無非就是她在部門囂張慣了,以前也有人說要舉報他,一說去總部,就都慫了。她以為喻言也是這樣的,才敢如此。

奈何,喻言敢直接給大老闆寫舉報信,就敢和他去總部對峙。

兩人一起去了之言集團的總部,喻言沒想到,之言集團的總部竟然就和陸氏集團隔了一條街。

林楠瞥了一眼喻言,看她驚訝的樣子,就更堅定了這場仗肯定是她贏了,於是好心建議道,「喻言,我要是你,我現在就離開。進總部,自取其辱,何必呢?」

喻言冷笑,她這樣子像怕了么?

「你要離開就離開,跟我有關係嗎?」喻言嗤笑,頭也不回的走進了之言集團的總部。

陸氏集團陸知衍辦公室

陸知衍正在處理公文,周深從外面走進來,低聲道,「陸少,喻小姐去了之言集團總部。」

「嗯?」

陸知衍不明所以,關於畫稿的問題不是處理完了么?這個女人又起什麼么蛾子?

周深將之言集團會議室的監控用iPad放給陸知衍看,解釋道,「她是和林楠一起來的,是為了畫稿所有權的問題。林楠說喻小姐抄襲了她的畫稿,來找總部上訴,請求撤銷撤職的決定。」

陸知衍看了一眼公司的工作群,眉宇間透漏著一絲的薄涼。

「讓李總去處理這件事。如果處理不公,直接彈劾他副總裁以及股東的身份。」陸知衍吩咐著,期間目光一直沒有離開過喻言的身上。

周深走出辦公室忍不住笑意,哎,這次他們算是要載嘍。

之言集團會議室

喻言和林楠分別坐在對面等著總部來人處理這件事,喻言根本就不擔心,畢竟這個稿子是她畫的,手稿和修改稿都有。

於是,她在等待的過程中,玩玩手機,心態極好。

為了能夠萬無一失,林楠給李總發了消息,說明了這次的情況。

不多時,會議室的門被打開,從外面走進來了三個人。

為首的人,喻言見過,是當初面試她的李總。撇了一眼旁邊林楠那眼睛放光的樣子,冷哼一聲。

林楠見喻言還是一副輕鬆的模樣,開口提醒道,「剛剛在這扇門打開之前,你還有機會挽回,現在……喻言,你為了出一口氣,把自己的前程搭進去。我真是為你感到惋惜。」

李楠的話里話外就好像這件事已經處理完了,她一定是抄襲的那個一樣。

「多謝提點!不過,結果還沒宣判,你這麼說,是不是有點為時過早?」

喻言輕蔑的笑着,嘴角的笑意竟然讓林楠感覺到背後一絲涼意。

李總帶着人直接坐到了喻言這邊,其中一個人指著喻言橫橫的開口,「你,坐在對面去。」

喻言沒有多說什麼,而是聽話做到了對面,距離林楠還差了一個「座位」。

李總看了看手裏的文件,再掃視了兩個人一眼,「這件事,林總監,你有什麼想要說的?」

林楠坐直身體,看了喻言一眼,譏嘲道,「我身為公司的總監,自然是要為公司多想,多做。在黃太太珠寶設計的這一項目中,喻言作為我的助理,全程跟下來這個項目,她曾負責一些收集,整理的工作。但是現在因為績效達不到她想要的點,就舉報我盜用她的畫稿。我是通過公司陸總招聘進來的,自然是有實力的。所以,這件事的結果毋庸置疑。是總部下錯了通知。」

陸總?這世界上怎麼這麼多姓陸的?公司的宣傳網頁上並沒有寫明老闆的姓氏。但是聽林楠一說,腦海中一閃而過的竟然是陸知衍的臉。

呸呸呸,怎麼可能是那個倒霉男人。

她最近幾次的災難都是因為陸知衍,要是之言集團也是陸知衍的話,那自己的小命恐怕就要不保了。

喻言縮了縮脖子,將腦海中這個想法甩了出去。

李總點點頭,對於林楠說的話,他還是覺得很中肯的。轉頭看向喻言,眼神中帶着些許的不屑,「你還有什麼說的?」

就這麼草率的就處理了?

喻言清清嗓子,嬌弱的開口,「我知道,我一個新來公司的小員工,說什麼,自然都不會有人信。但是林楠總監確實用的是我的畫稿!我有草稿作為證據。」

喻言將早就準備的手稿文件交給了對面的李總,轉過頭看着林楠,眼裏笑容明媚,只是下一秒,她就笑不出來了。

李總翻看着草稿的文件,冷笑着,「喻言,你當公司是在陪你玩過家家么?拿着一份垃圾證明畫稿是你完成的,我們這些人哪個不是日理萬機,誰有空陪你玩這個遊戲?嗯?」

李總看完隨手就將畫稿扔在了喻言的身上。

喻言一臉蒙的拿起了畫稿,看着上面的內容,差點被吐出了老血。

在眾多的紙頁中,只有一張是喻言的畫稿,而且還是被否決過的版本。

喻言在準備揭發林楠的時候,就準備好了草稿,特意放的比較隱秘,沒想到竟然被調換了。也怪她自己,出門的時候只是看了第一張是自己的畫稿,就沒有再仔細檢查後面的內容。

就在喻言在自我檢討的時候,林楠拿出了一份手稿交給了對面的憤怒的李總,「李總,這裏是我的畫稿,以證清白。」

聽着聲音,喻言抬起了頭,冷笑。

原來畫稿是她偷走的!

怪不得林楠能夠自信滿滿的帶着自己來總部上訴,是因為她早就已經做了完全的準備。一方面有李總主持大局,一方面偷了她的手稿來自證。

李總看着喻言這個樣子更是洋洋得意,於是就準備草草了之,「你這樣的解釋明顯就是在強詞奪理。還拿不出手稿證明自己。這件事公司已經有了處理的決斷。看在你是新員工的份上,公司不予計較。你把這個撤銷舉報信的報告簽了,就可以收拾收拾回家了。」

跟着李總來的人都是李總的走狗,對於李總的任何決定都不予反駁,一致附和李總的決定。

林楠看着李總笑容得意,早在李總通知她做好準備的時候,她就將喻言的手稿都拿來了。沒想到喻言都已經到了這一步了,竟然還可以這麼淡然的坐在這裏。

喻言看着李總和林楠那狼狽為奸的樣子,有些焦慮。

現在唯一能夠自救的方法就是找陸知衍來給自己證明畫稿的過程,只是……算了吧,這點小事還是不要找他了。

雖然是同意她出來工作,但是現在被人算計了,被那個男人知道了,不知道會怎麼嘲笑自己。

可是除此之外,還有什麼可以證明自己呢?

喻言突然想到了一個內容,突然笑來起來。

「林總監,既然你說這份手稿是你的,那你能解釋一下,這一張為什麼會有這一行印記么?」喻言指着手稿上修改痕迹質問道。

林楠看着喻言搖搖頭,這個女孩還真是不到黃河不死心啊。

「當然是畫錯了。原本想要用另外一種方式鑲嵌,但是對於珠寶的固定性不好,所以才換了這個。」

喻言訝異的看着林楠,當初做彙報的時候,她並沒有說這個,只是直接說了最後的結果,林楠是怎麼知道的?

喻言低估了林楠的能力,雖然設計的天賦上比不上喻言,但是能夠被聘用為總監,自然也是一番能力的。

林楠在看到這份畫稿的時候,就知道了喻言的意圖。不由的默默感嘆,如果喻言能夠安安靜靜的將成果讓給她,她不介意私底下多給她補償一些。

只是可惜,這個女孩子太犟了,她必須得給她點顏色看看。

林楠笑的無搜畏懼,更是站起來滿臉得意的看着喻言,「李總,看在這個新來公司的小女孩,也是為了公司,我們就不要難為她了吧。這次也不封殺了,找個別的理由讓她離職,不然以後沒法再這個行業混,我也是於心不忍。」

李總點點頭,「小姑娘勇氣可嘉,不過還是不要盲目的自信。我們都是看證據的,也就是之言集團好心,這件事如果換到陸氏集團,你一定會被整個行業封殺的。」

喻言的目光在他們的臉上掃視,突然她明白了,為什麼那個小女孩要勸告自己,不要和他們作對,原來就是因為這個。

因為李總的威脅,要麼乖乖的把自己的優秀畫稿讓出來,默默的成為一名槍手,要麼就被行業封殺。

他們作為公司的管理層,想要針對一個小員工太容易了,容易的就彷彿是喝了一口水一樣。

「如果公司老闆知道你們如此狼狽為奸,不知道他會怎麼處理你們!」喻言知道現在自己說什麼都沒用了,但是也不能讓他們就這樣繼續禍害其他設計師。

李總看了看和自己一起來的同事,訝異的問道,「她說我們狼狽為奸?你們怎麼認為?」

「這小丫頭真是信口胡謅,公司的管理層豈是你能污衊的?看來還是李總的決定太輕了。我建議封殺,給集團的其他人個警示。」

「我也同意。」

林楠在一旁開心的看戲,甚至囂張的已經開始補起了妝容。

作為這場戲的勝利者,林楠已經準備好重新回到部門的講話內容。

「喻言,你還是太年輕,對於職場的一些事情,你了解的太少了。今天就算是我們給你上一課,現在給你兩條路,一,馬上收拾你的東西去人事部辦理離職。二……」李總前面的話還說的挺善良的,但是後面給的選擇的這兩條路,並不是那麼善意的提醒。

而是讓喻言選擇,是從公司離職,還是接受潛規則。

喻言瞭然,看來林楠能夠坐穩這個位置,肯定也是付出了難以想像的艱辛。

轉過頭看着林楠,果然看着自己的目光多了百分的仇恨。

走過這條路的林楠,自然知道李總話里的意思是什麼,喻言比她年輕,比她漂亮,她自然會有危機感。

喻言強忍住噁心的感覺,將手機拿起來,「就算我不能證明又如何?你們的醜事,你們的老闆一定會了如指掌。」

最後幾個字,喻言是一字一句說完的。

「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罰酒,那沒什麼好說的,辦理離職。」

「慢著!」。 蘇御手臂發麻,眼神凝重了起來,這個李洪武的實力的確很強,才交手,他就感受到了一絲壓力。

而且,這還只是李洪武的個人戰力罷了,蘇御看了眼四周,發現胖子,王五他們也遭遇到了巨大的壓力,都陷入了勢均力敵的處境之中。

他又想起了胖子之前跟他說的,李洪武與其中的五人聯手后,有一套合擊之術,更加的厲害,要是他們聚集在一起,即便是初入宗師級強者來了,也只能敗亡。

轟。

因此,他沒有再有絲毫的猶豫,五臟共振,心臟猛的跳動了一下。

咚!

無盡的秘力,貫穿四肢,蘇御化作一道人影,捏拳印,直接殺了出去。

第一副真意圖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