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多謝岳父大人成全。”

見到李二上鉤,趙寅頓時大喜。

這樣的好事可是多多益善,不需要聘禮就能將公主娶回來,何樂而不爲!

而一旁的三位則是目瞪口呆的望着這一切的發生,這可是一場豪賭,兩千萬貫,這可是大唐兩年的徵稅,如此賭注,恐怕也只有陛下敢去一搏了。

“看你小子信心十足,不知道有什麼良策,能不能給我們透露一下?”

無論輸贏他都是最大的受益人,所以此時李二的心情特別好。

但也同時十分的好奇,這小子會用什麼手段滅掉那些礙眼的傢伙?

“對付他們還用得着浪費腦子?累不累?不過岳父大人不必擔心,小婿正打算研製一種兵器,絕對可是橫掃整個世界!”

“兵器?”

李二神情微怔,隨即興趣更加的濃厚了。

“火炮,哪個國家不臣服,直接就給它來上一發,保證讓他們跪地叫爸爸!”

“什麼亂七八糟的。”

李二一腦門子的黑線,停了半天,他真的沒有聽到什麼有用的信息。

“這麼跟你講,我只是打個比方,玄武門雄偉麼?在我的武器下,他只需要一炮,就會變成廢墟。”

趙寅十分自信的講述着,冷兵器的時代,只要熱武器已出現,必將橫掃諸天。

“真的假的?”

李二的眼中光芒大盛,只是話語中依舊帶着濃濃的不相信。

“岳父大人,你要知道,小婿我從不打誑語,等到研發成功後,第一炮,定然試用給陛下觀看。”

趙寅的態度十分的篤定。

“如此甚好,只要你能將這東西研發出來,不需要你將他們滅掉,朕便承認是你贏了。”

李二連連叫好,如果真的有這樣的武器,他大唐將士還有何畏懼。

“不過岳父大人要給小婿點時間,畢竟這個東西不是說說就行的,略微計算下,少則三月,多則半年,小婿定將火炮呈現在岳父大人的面前。”

看到李二那興奮的神情,趙寅知道城陽公主,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那你還在這裏做什麼,還不快滾?” “還有,各國的那些來使,你在研究火炮的同時,也要注意着點,明白麼?”

見到這小子如此乾脆,居然沒有討價還價直接就要離去,李二急忙又交代了幾句。

豪門少夫人 “岳父大人,這些外交的事情,不是鴻臚寺負責嗎?我哪裏有那個閒工夫陪他們扯犢子。”

趙寅隱隱覺得,這絕對不是一個美差,所以還是推掉的好。

更何況待我火炮研製成功之時,就是你們滅國之時,也蹦躂不了幾日了,他也不是什麼善人,沒有必要陪伴在這些將死之人的身邊。

更何況,他還着急前往將作監與軍器監,想要儘快將**與火炮研究出來呢,畢竟這個東西是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出現過的東西。

那些工匠想要研究出來**的特效,與火炮的功用,也不是短時間內就行的,就算他利用系統,弄出來一些技術資料,也起不到立竿見影的效果。

“忘記提醒你了駙馬,這些使者可都是看着您的面子纔來這裏的,您覺得你不出面,真的好嗎?”

長孫無忌一臉壞笑的提醒着,能見到這小子心煩,那絕對是他們最樂意見到的事情。

“啥?看我面子,老子又不認識這些貨,沒工夫。”

趙寅聽的一愣一愣的,這些人出使大唐,不來見陛下,跑來找自己作甚?

“這些使者,名義上是來祝賀駙馬大婚的,也想在婚禮上舉辦一個文化交流大會,但若是下官猜測不錯的話,這些人定然會在婚禮上刁難於你,要是不想一個對策的話,恐怕婚禮上…嘖嘖…”

房玄齡也在一旁落井下石,添油加醋。

“還有我三人能夠出現在這裏,也是因爲陛下的召喚,目的就是商量一下,該如何化解此事,如今你這個當事人來了,交給你去辦,做合適不過了。”

杜如晦也急忙開口,將其中的厲害說給了趙寅,他就不信這小子會撒手不管。

“哦?還有這事?你們的意思我明白了,這些人就是想在我婚禮上搞破壞?以文化交流的名義過來讓我出醜?或者是讓大唐出醜?對麼?”

趙寅緩緩點頭,低頭沉思了片刻後,這才輕聲的詢問道。

“對嘍!就是這個意思。”

長孫無忌一副孺子可教也的神情,而後幸災樂禍的望着他。

“高句麗窺覷我大唐江山,吐蕃則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就算是來使故意搗亂,也不應該找我纔對!?”

越發覺得這三個老貨沒有憋什麼好屁,趙寅心中更是提起了警惕之心,這幾個傢伙貌似聰明瞭許多,居然都敢算計自己了。

“你問我,我們問誰去?”

三人齊齊的翻了一個白眼,而後無奈的聳聳肩,一副愛莫能助的樣子。

“各位使者的理由是,聽聞駙馬乃不世奇才,所以纔想在婚禮之期,送上賀禮,而後討教一番,也是爲兩國文化交流做出一定的貢獻。”

李二輕聲的說着。

這些話明着看起來沒有任何的問題,可是暗中卻是充滿了**味,明顯就是來下戰書,挑戰的。

“他們有病吧!”

趙寅沒好氣的嘟囔着。

一直以來自己都是老老實實的憑本事賺錢,從來沒有惹過任何事情,卻沒想到,會這麼這些人,莫名其妙的惦記上。

“岳父大人,爲了防止他們搗亂,不如小婿現在就帶人將他們給砍了,你看怎麼樣?”

陪他們玩,簡直就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所以他試探用這樣以絕後患的手段去解決。

“混賬,兩兵交戰,不斬來使,這是自古以來留下的規矩,你小子想讓我大唐揹負上罵名不成?”

聽到這小子如此不靠譜的話,李二頓時大怒,再次從龍椅上站了起來,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臭罵。

“對付那些蠻夷哪裏用得着心計,不如砍了來的痛快。”

趙寅戲虐一笑。

他做事就是這樣,敵不犯我,我不犯人,敵若犯我,我必殺人,尤其是男人定律,能動手時,儘量別嗶嗶,丟人。

“大婚之日,你覺的見血好嗎?”

李二氣的渾身都在哆嗦,這個兔崽子就不能讓自己省省心。

“若是任由他們挑釁,本駙馬威嚴何在,老虎不發威,真的我是病貓?不給他們點顏色看看,他們真的不知道花兒爲什麼這樣紅。”

他就是不想接這個爛攤子,所以他纔會這麼說的,不用想,看一旁那三個貨,就知道,擺明就是他們要坑自己。

“總之,婚禮之前,你不能殺他們,在想想其他的辦法吧!”

李二直接拍板。

開什麼玩笑,這要是被這小子得手了,自己還不得被其他小國給罵死。

“想個屁,我這就回去研究火炮,婚禮上那個國家的使者敢嗶嗶,我就拿他們開刀。”

趙寅懶得理會這些瑣碎的小事,有這個時間,他都不如回去睡一覺來的舒服,在這裏跟他們浪費感情。

“我提醒你,就算你火炮研究成功了,滅掉那些番邦,御史臺的御史也會彈劾你的,因爲你的做法有失國體,這可是大罪,你可要想好了!”

李二就納悶了,這些番邦到底是怎麼得罪這小子了,幹嘛就要一門心思要弄死他們。

“就憑那些傢伙?遇肉吃肉,御史吃屎,若是連屎都不願意吃,本駙馬不介意請他們吃炮彈。”

對於這種沒有本事,還喜歡瞎嗶嗶的人,趙寅重來就不將他們當回事,在他的眼中,這些人還有這個部門,就是大唐的養老院。

“駙馬,你這是在侮辱朝廷大員,可想過後果?”

長孫無忌的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這小子是在拐彎罵他們這些文職人員。

“怎麼可能,賺錢,他們行麼?出兵打仗,他們行嗎?除了說些沒有營養的屁話外,就剩下造糞的功能了,既然這麼願意說,這些使者交給他們去處理了,老子沒時間侍候他們。”

說完後,也不管衆人是否同意,也不去看李二那黑如鍋底的臉色,轉身邁着六親不認的步伐就要離去。 “等等……!”

見到這小子居然真的想拍拍屁股走人,長孫無忌三人急忙開口阻攔。

“三位還有什麼事?”

趙寅十分的不解,事情他已經安排明白了,至於這麼針對自己嗎?

“你覺得的呢?”

杜如晦指着自己那鼻青臉腫的老臉,一副要吃人的樣子。

“您這是何意?小侄可是剛剛來到皇宮,之前也沒有見過您,莫不是您老眼昏花,認爲是我乾的吧!”

趙寅佯裝不解之色。

“蔡國公雖然不是你直接動手打的,卻也與你有着莫大的聯繫,你小子還敢否認?”

看到這小子一臉無辜的神情,房玄齡指着趙寅的鼻子大聲的呵斥着。

“樑國公,做事咱可要講證據,對付那些奸商的手段,可是杜公子獻策,趙國公的千金採訪過三位義士後,才做出了報到,現在就連百姓都知道,此事是那三位所爲,與本駙馬有何關係?”

趙寅心平氣和的解釋着,將自己的身份在其中摘除的乾乾淨淨。

“胡說八道,就憑那三個貨色,他們怎麼可能有這樣的本事?”

房玄齡怒目而視。

這個王八蛋真的是打了一手的好算盤,將所有的好處全部拿走了,而將捅出來的簍子全部安到了他們的身上。

“你最好將所有的事情,全部攬在自己的身上,並且明天的報到也要出面澄清,否則休怪我等在陛下的面前,告你御狀!”

“如今,大批的鹽商衝到我們府上喊打喊殺,給我們造成了相當嚴重的損失,這樣的黑鍋,我們三家絕不揹負。”

見趙寅要走,三個老傢伙趕緊將他攔下,氣憤的說着。

他們原本是打算結伴來告這小子的黑狀,可沒曾想,剛好碰上番邦使臣要來搗亂的事,所以,將這事暫時放到了一邊。

“令郎爲民除害,乃是可喜可賀的大好事,怎麼會捱打呢?”

趙寅眨着一雙大眼睛,裝作不解的詢問。

叫他們三個一起做食鹽生意,爲的就是要擋槍,並且,現在槍都已經擋完了,若是自己這時候再站出去,豈不是傻?

“駙馬若是不出面澄清,我們現在就要告御狀,讓陛下給我們評評理!”

“趙駙馬,老朽上有八十歲老母親,下有三歲孩娃,我們惹不起那些鹽商啊,你就行行好,放過我們吧!”

“這次雖然表面上是各大鹽商在作亂,但站在他們背後的是七大家族,並且,這次的事情也是七大家族在背後慫恿的,今日的打砸搶還是小事,若是駙馬不給他們一個說法,後面還指不定會發生什麼事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