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大天狗已經不是尷尬了,完全就是公開處刑了啊!

大天狗忍不住了:「那個,這個男人嘛!總有把持不住自己的時候。更何況,那個男人可不是我的親生父親,頂多也就是大哥。」(注2)

「玩你大哥的女人就沒事兒了嗎?」

「說什麼玩兒啊!這麼難聽!要玩兒也是老娘玩兒他!」

「都是玩兒,有什麼區別?」

「有!這是主權問題!」

「屁的主權問題!」

……

喂喂!這畫風都變了啊!一下子從熱血戰鬥的王道劇轉向深夜少兒不宜的狗血倫理劇啊喂!

柯望惱羞成怒,嘲諷也就算了,居然還無視他這個主角的存在玩起了修羅場!不知道要過審的嗎?說這麼多少兒不宜的話,是想這本書被封是不是!

是可忍孰不可忍,一定要讓他們知道知道自己的厲害!

雷擊棗木印彈出,「雷大爺」準備出動,「天雷九重」爆發……發……發?

不是吧!「雷大爺」,這個時候,你給我玩兒罷工!

「雷大爺」懶洋洋地在柯望左臂繞了一圈兒,又縮回了封印之中,對於柯望的乞求根本懶得理會。

好吧,他還是太天真了!「大爺」始終是「大爺」,妄想掌控住「雷大爺」這個外掛,就可以無往不利。還得看人家樂不樂意讓他掌控呢!

不過,這就有些尷尬了!

他姿勢都擺好了,卻發了個「啞炮」,該怎麼下台好呢?

「客卿在幹嘛?」

「好奇怪哦?」

「難道是什麼新的大招釋放方式?這釋放時間也太久了吧?」

「別說話,打擾到客卿施法就不好了……」

「話說,我們該幹嘛?」

……

好想死!裝逼失敗的下場就是這樣了!

特別行動組的那些人還以為柯望要施展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法術,完全沒有預料到他只是單純的施法失敗而已!

東瀛三妖也被柯望的動作給嚇住了,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柯望在搞什麼花樣,都停下了爭吵看著柯望。

啊!-_-!!!果然還是好想死啊!

註:漫才,相當於中國的對口相聲,一人負責裝傻,一人負責吐槽。這裡大天狗是在挪揄柯望是個傻瓜。

注1:大天狗在沒成為大天狗之前是東瀛第七十五代天皇崇德天皇。而九尾狐曾經化名玉藻前,做了崇德天皇名義上的父親東瀛第七十四代天皇鳥羽天皇的妃子。所以說,你們都懂得。

注2:崇德天皇其實是鳥羽天皇的父親白河天皇與鳥羽天皇的皇後生的私生子。所以說崇德天皇是白河天皇的兒子,鳥羽天皇的弟弟。但是名義上崇德天皇還是鳥羽天皇的兒子。是不是被繞暈了,日本古代皇室的確是「貴圈真亂」的典型。 就在柯望尷尬得想死的時候,戰局又發生了變化。

惡鬼軍團與戰鬥機器人軍團終於解決了安倍晴明,過來幫忙了。

現在變成了華夏一方圍攻東瀛,按照這實力對比,怎麼都不可能會輸了。

「原來客卿剛才的假動作,是在拖延時間啊!」

「我說呢,客卿怎麼會放「啞炮」嘛!原來是在吸引他們的注意力好給援軍爭取時間。懷疑他是來搞笑的我們真是太不應該了!」

「對對,客卿真是厲害啊!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就想好了這條妙計,我們實在是太蠢了,怎麼早沒想到呢?」

……

(你們真是夠了!柯望會哭出來的,絕對會哭出來的!)

(這群沒有半點眼力見兒的笨蛋!柯望可是好不容易才等來了台階下,你們不要這麼快就過來拆台啊!)

(喂,總之,不管是誰都好,說說話,緩解一下尷尬好嗎?)

「有話好好說,幹嘛動刀動槍的呢?」等了許久都不見有人出來搭救,柯望決定無視這些豬隊友,自顧自開始了勸降,順勢也把張開的手給放下了。

(你這就想混過去了啊!)

「哼,你們華夏人都是狡猾狡猾的!我們才不會上你們的當呢!」大天狗冷哼一聲,擺出了一副冷酷的模樣拒絕了。

(還真混過去了啊!這個大天狗看起來拽拽的,沒想到還是一個好人……不,是好妖怪啊!)

柯望臉上不動聲色,不過卻是充滿感激地看了大天狗一眼。還是狗兄仗義,不像那群豬隊友,連個台階都不給下!

大天狗不知道柯望對他「狗兄」的腹誹,不過他還是感覺到了柯望深深的惡意。那眼神看著惡寒不已,真是噁心死了!大天狗縮了縮脖子,惡聲惡氣地呵斥道:「你們識相的,就趕緊退出東瀛,要不然就不要怪朕不客氣了!」

柯望解決了尷尬,心態放鬆了很多,又擺出了那副高人做派,對大天狗的呵斥毫不在意。

(明明剛才尷尬的要死,現在卻又裝起來了,還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啊!)

(柯望:「喂喂!我忍你很久了!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啰里啰嗦,啰里啰嗦,吐槽個沒完,你行你上啊!你以為你打個「()」,我就不知道了你在幹嘛?「()」這種東西我也會啊!別以為你是旁白,我就不能拿你怎麼樣!要知道,在這個世界,本大爺可是主角!」)

(哎呦!字數不夠了,這都是作者君的鍋,可不關我的事兒啊!)

重磅證婚,首席盛愛入骨! (柯望:「灌水都灌得這麼明目張胆,難怪這本書沒人看了!作者,你不出來道個歉嗎?」)

(作者君:「嘛嘛!不要這樣說嘛!你身為主角,應該清楚每天交貨幾千個字,可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兒呢!你要體諒我哦!不然我可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才能脫離單身狗的行列!)

(柯望:「這是威脅吧!這絕對是威脅吧!作者,你的節操,我看已經所剩無幾了!」)

(作者君:「喲!字數差不多了,再說下去讀者要投訴了。旁白君,我們可以退場了,今天的晚飯加一個雞腿哦!」)

(……)

……

大天狗對柯望的態度很不爽,扇動了一下翅膀,向柯望俯衝過來。

其餘兩個深夜倫理劇主角,九尾狐和酒吞童子也沒閑著,放棄了特別行動組,轉而配合著大天狗的進攻一左一右,從地上包圍柯望。

這種一言不合就開打的風格,跟柯望對付安倍晴明時的招數如出一轍。不過像柯望這麼奸詐而沒有節操的傢伙,會像安倍晴明一樣輕易地中招嗎?

答案是……怎麼可能嘛!

論起玩詐術,柯望可比這三個無敵太久的老妖怪要強得多!

柯望大喝一聲,身形驟動,迅速離開原來的地方。

而三妖衝過來之後,卻是眼前一黑,在瞬間便迷失了方向。

「這是……暗陣?什麼時候布下的?」

「難怪他有恃無恐,原來……真是太卑鄙了!你才是狐狸吧!」

「你這小子,以為區區暗陣就能夠困住本王嗎?看本王把你的這個狗屁暗陣踢碎!」

……

暗陣之中傳來了三妖的叫罵聲,顯然他們被柯望坑的這一下,很是憤怒。

靈異調查局眾人更是感到驚異莫名,他們都是看著柯望在那兒裝逼的,也沒見柯望剛才有什麼動作。從時間上來說,暗陣不太可能是柯望所布下的。而且那三個老妖怪都是久經江湖的老油條,靈力動用,他們不可能注意不到。

那麼,又是誰呢?

看柯望的樣子,像是早就知道暗陣的存在。而剛才同柯望在一起的,就只有……

「若天,你速度好慢啊!剛才差一點兒就趕不上了!下次要注意了,施法時間要多練練!」

果不其然,柯望脫離險境之後,立馬高聲呼和。

而他們特別行動組的萌新組員若天則是滿頭大汗地從外頭跑進來,一副做了錯事的模樣。

「十分抱歉,我……我下次一定改進,我……我會努力的!」

「小子,別這副唯唯諾諾的樣子,你今天可是立了大功了!」張靈雪不滿地瞪了柯望一眼,轉頭拍著若天的肩膀稱讚道。

若天受寵若驚,臉上像女孩子一般泛起了紅暈,紅撲撲的惹人憐愛。

啊~~相處了好幾天還是覺得毫無違和感,若天真是好可愛,好治癒啊!比某些看著像女人,其實性子比男人還要強的「所謂女人」好多了!偽娘賽高!

這是所有特別行動組男組員的心聲。

所有特別行動組女組員則是感到一陣惡寒,居然被一個男人給比下去了,這讓她們情何以堪!

一陣玩笑開過之後,該辦正經事了。

暗陣,說到底只是一個暫時阻礙三妖的小花招。對付那三個老妖怪,還是欠缺點兒火候的。

不過當三妖破陣而出,所面對的就是全副武裝,狀態最佳的華夏三大軍團了。

對,柯望的戰法就是圍攻,人多欺負人少!

有數量優勢,能群毆幹嘛單挑啊!

俗話說,蟻多咬死象。

東瀛三妖可算是體驗了一把當初在華夏帝都,靈異調查局眾人面對安倍晴明鋪天蓋地般的式神時的感受。

所以說,出來混,早晚都是要還的! 陸少宸看了一眼蘇薇兒,伸手拿起一旁的空碗,夾了幾道歉,隨即放到蘇薇兒面前,開口道:“多吃點肉,這段時間好好補補營養,才能儘快恢復。”

蘇薇兒看着他將手裏的碗遞過來,微微一怔,視線落在碗中,也沒有拒絕,夾了一塊肉放在嘴裏。

看到她的動作,垂首之間,脣角不經意勾勒而起一抹淺笑。

只聽到男人開口道:“你父親的調查有了結果!”

話落,蘇薇兒手猛地一頓,擡眸不敢置信的看着陸少宸:“有結果?”

這麼快,半天的時間?

陸少宸只是恩了一聲,“晚上回去再給你看資料!”

“那我父親的案子是不是有蹊蹺?”

https://tw.95zongcai.com/zc/41260/ 陸少宸伸手捻起高腳杯淺嘗一口,回答道:“差不多!回去你看了就知道了!今天下午還有拍攝?”

“……”

“恩!還有一場!”

“……”

“三點能去接寶寶?”

“……”

“可以!下午只有一個小時的拍攝!”無論怎麼樣接寶寶回家絕對不能耽誤,更何況還是第一天。

“那好!”

算是平和了吃完了午餐,到如今蘇薇兒只感覺和這個男人的相處倒是變得越來越親近自然了,甚至沒有想要那麼激烈的去抗拒。

不過也是!

畢竟陸少宸幫了他這麼大的忙,理應好好感激。

陸少宸送她回了公司,一點半開始拍攝,蘇薇兒直接上樓到了休息室躺下休息。

準備拍攝前,這時一名工作人員敲門而入端上一杯果汁。

“薇兒姐!這是鮮榨的果汁!你嚐嚐”

蘇薇兒伸手接過果汁,倒是沒有多想什麼,揚首喝了幾口。

只是喝着的時候,察覺不對勁,“這什麼味果汁?”

工作人員哦了一聲,“鮮榨的奇異果!薇兒姐有什麼問題嗎?”

蘇薇兒倒是沒多問什麼,放下杯子,“沒事!”

正起身,又一名拍攝工作人員讓進來:“薇兒準備了!”

就在蘇薇兒離開之後。

留下來的一名工作人員拿出手機發了一條信息:雪嫣姐,她喝下午了。

而這杯果汁裏面不僅僅有濃縮的檸檬汁還有一味藥。

蘇薇兒到了更衣間換了另一套拍攝的黑色V領的長裙。

風情萬種充滿復古美感,也是讓衆人驚豔。

心底更是感嘆難怪方雪嫣會這麼打壓蘇薇兒,這樣美貌氣質的女人誰不會羨慕嫉妒,更何況還是比方雪嫣還要美驚豔的女人。

只是拍攝過程中。

蘇薇兒突然感覺手臂一陣發癢,下意識伸手撓了一下。

但是隻是撓了一下卻也來越癢了。

正拍攝慕行之發現異樣,“蘇小姐怎麼了?”

蘇薇兒只是一笑道:“沒事!”

忍了一會兒,只聽到一名工作人員道:“薇兒你臉上怎麼回事?”

慕行之放下手裏攝像機,上前觀察蘇薇兒的情況,“怎麼起這麼多紅印?”

蘇薇兒這會兒更是全身癢的厲害,極力剋制不要去撓,“抱歉!我要先去一趟醫院!林總那邊麻煩告知一下!”

說着,起身離開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