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30 日

大將軍炮紅光一熾,一聲巨響傳來,那個巨大的炮口噴吐出了火舌。

孟有房就看到一顆碩大的靈石礦迎面衝來,那靈石礦全身泛紅,裡面一團團的靈焰烈火如同悶罐火山一樣正在蓄勢待發。

孟有房的心一沉,就這一擊如果轟上,絕對好不了。

「吼!」

前方的小龍突然發出震天的咆哮,它在這個節骨眼上也是給孟有房添了一把火。

無數的雜色小龍從它的身上噴出,隨後一衝把孟有房給團團圍住,它們想要切斷孟有房和那些龍牌的聯繫。

不得不說,這條小龍選的時機是真好。

孟有房倒是有些為難,他很想一棍子把這條破龍給撂倒,可想了想九龍抱柱的願景,他還是忍住了。

本來這條小龍已經被侵蝕成的不成樣子,這要是再給上一棍子怕是後果難料。

而且,搞到現在他也有一種預感,九龍牌上的龍一條也不能放棄。

「看來又得把房本給弄起來了。」

孟有房嘆息一聲,他就想把所有的房本給掏出來,可他還沒行動,就聽木那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小帥哥,現在可不是發獃的時候!」

孟有房一轉頭,木那的俏臉正好與他面對面,她嫵媚的一笑,隨後重重的吻上了孟有房的嘴唇。

「哼!」

一聲冷哼,劍如雪身上的氣勢暴漲,護盾更是瀰漫起厚厚的雪花。

而那邊的木那根本就沒聽到,她的身上泛起白光,直接把孟有房籠罩在其中,孟有房手中的棍子一閃,金光大盛。

「吼!」

一條金龍盤旋騰空,它一下子就盯住了那條蘚噴色的小龍。

「你自殺吧,我放你去輪迴。」

冰冷的語氣不帶任何的感情,金龍說出了它現身這個世界的第一句話。

「嗷吼!」

小龍不服氣的一吼,它並不會聽從金龍的指示,相反,它還想再搏一搏,無它,因為它看到了那抹一閃而至的紅光。

靈石礦炮彈如期而至,它砸在了劍如雪撐起的雪盾上,然後就閃起橘紅色的光芒。

「轟!」

真是好一朵美麗的靈氣花!

劍如雪率先受到衝擊,她的臉色唰的一下變的煞白,雖然擋了兩擋,可隨後還是閃起白光回到了寵物空間內昏迷不醒。

孟有房在那裡焦急的看著,他現在也是分身乏術。

金龍的出現讓他無比的欣喜,可隨後他卻是發現,這條龍他可指揮不動,最要命的是,這條龍就存在不了多長時間。

金龍早就發現了外面的攻擊,可它並未理會。

兩隻大眼睛盯著那條雜龍一看,它一個閃身就竄了過去,金色的巨口張開,對著那條蘚噴色的小龍就是一口。

「咔嚓!」

蘚噴色的小龍瞬間就成了碎碎裂。

孟有房看著這金龍的動作,他一時間呆立當場,早知道是一樣的結果,當初何不一棍子敲下去呢,費這事幹嘛!

就在孟有房感到後悔的時候,那條小龍突然瘋狂的向外噴吐。

一條條小龍不停的亂飛,它們的身上是各種顏色都有,這些小龍向著周圍猛衝,它們想要逃離這個空間。

只可惜,那朵靈氣花帶來的衝擊已經轟在了它們的身上。

「轟!」

爆鳴聲響起,美麗的靈氣花朵變成了火焰,那極強的衝擊波向著四周擴散,周圍瞬間颳起一股熱風。

「嗚!」

遠處的人們全都是極力的運轉著靈氣,熱風刮在他們的身上讓他們的護盾也是變得通紅。

只是,大將軍的眉頭依然沒有舒展開。

他看到了那一閃而逝的護盾,他也看到了那漫天的金光。

「大將軍,那人沒死,還得再來一發!」

大護法在旁邊看著,他的眼中閃過一道寒光,那是金龍,至尊金龍,怪不得能引動九龍牌,原來是至尊金龍歸位!

他也想過活捉這條金龍,可隨後他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

龍都是有尊嚴的,其它的龍好說,這條至尊金龍肯定是不會屈服的,想要活捉估計很難。

不過,對於他來說,活著與死了沒有多大區別!

所以,他很想大將軍炮再打上一發。

剛才那只是一塊中品靈石礦的炮彈,說實話,威力也就那樣,根本就沒有那種毀天滅地的氣勢。

如果換成上品靈石礦那就不一樣了。

至尊金龍肯定沒有那麼容易死,只要轟上一記,絕對能撿到一個大漏!

大護法的算盤打的很精明,大將軍同樣也不差,他看了一眼大護法,盯住了大護法手中的黑色龍牌。

「你這龍牌現在能起到作用嗎?」

大護法微微一愣,他看著那空蕩蕩的場地,不由的回過神來。

好像…

能控制的吧。

好話不說二遍,大將軍沒有再多提醒,大護法當然也是快速的行動。

手中的靈氣向著龍牌中一灌,大護法全身的黑氣衝天而起。

「嗯?」

臉上一驚,隨後就是喜上眉梢,他感應到了一條黑龍,好像那條龍很聽話!

不過,大護法並沒有放鬆警惕。

對方有著九龍牌,他這塊控龍牌只是人家的小弟而已,所以,大護法果斷的開始測試。

「向左!」

黑龍向左轉了頭。

「向右!」

黑龍向右轉了頭。

「打個滾兒!」

黑龍不耐煩的打了一個滾兒,然後瞪起了眼睛。

大護法微微一笑,隨後向著黑龍一招手:「過來我近前!」

黑龍屁顛屁顛的跑到了大護法的身前,然後不停的握著爪子。

大將軍嚇了一跳,他趕緊是向著旁邊挪了挪不由的喝道:「大護法,你這是在幹嘛,別玩火!」

大護法不屑的笑笑,隨後展示了一下控龍牌上的黑氣:「大將軍莫怕,它已經被我完全控制住!」

說著,它向著黑龍一擺手:「給大將軍行禮。」

黑龍眼睛里閃過一道惡光,隨後向著大將軍一點頭,兩隻爪子交叉的抱了抱:「大將軍好。」

大將軍:「……」

大護法:「O」

他們不由的同時驚叫出聲:「你會說人言!!!」

黑龍向著大護法靠了靠,然後一爪子就抓過了那塊黑色的龍牌:「多新鮮,誰規定黑龍就不能說人話了,再見。」

黑龍一閃而逝,然後,兩個人就看到了漫天遍地的火流星。

「不好!是木那小賤人的喀秋莎!」

所有人都明白這是木那將軍的喀秋莎,可那只是以前的叫法,現在這種情況,這叫喀秋莎她爺爺!

「嗚~~~!」

一顆顆的靈石礦帶著嘯音砸向了眾人,無數的爆炸聲響起,整個場面一片混亂。

在這片混亂的背後,三人三龍,正在悄悄的向著遠處狂奔。

「你們三個加把力,可別讓人包了餃子!」

不是孟有房不想正面剛,實在是正面上剛不起,老帕敢已經完全失去了意識,劍如雪也在寵物空間里昏睡。

木那放了一把大,現在也是全身無力虛弱無比,為了引出那條金龍,她的靈脈之力損耗也是很大。

現在也就是他還好一些,有著金龍的餘威,他受傷最輕,可也是渾身碎碎裂。

三條龍倒是不錯,可惜成也九龍牌敗也九龍牌。

九龍牌未完全激活,它們能動用的實力也是有限,這要是陷入了混戰,估計遲早會被人給困死。

孟有房可不想變成靈氣粉塵。

。 幾個男知青手忙腳亂的點上蠟燭,江建國進了屋裏。

看着炕上的三個男知青。

顧傑走了他們這邊還寬裕一點。

「你們睡,你們睡,我就在這裏湊合一晚上。」

劉斌光着膀子跳下炕,把門關上。

「江叔叔,這邊兒我們都已經給您騰好了,被褥也鋪好了,小小提前就跟我們打過招呼,您睡吧,要不要燙燙腳?我給您倒點熱水去。」

到底是江小小的父親,他們自然多了幾分熱情。

江建國急忙拒絕,「不用,不用,你們快歇著。咱們還是趕緊睡吧,別擾了你們,明天還要上工。」

劉斌他們幾個也沒多說說廢話,明天的確要上工,誰也乾的活兒不輕省。

江建國躺在炕上。

翻來覆去睡不着。

直到快天亮的時候才算睡着,可是剛睡着,一會兒就聽到身邊的男知青響動。

雖然人家輕手輕腳,可是江建國還是被吵醒了。

看了看窗子外面,天還沒亮,知青們這麼早就起身。

劉斌一看江建國醒了,急忙說道。

「江叔叔,我們要下地上工了。飯菜就擱在廚房的鍋里,您一會兒起身就能吃。」

幾個人急急忙忙的出了門。

聽着外面很快喧鬧的聲音消失,知道知青們都去上工了。

江建國也睡不着了,齊了身,洗了把臉。

掀開廚房上面鍋蓋,果然鍋里用水溫著一碗玉米面兒粥,還有一個雞蛋,外加一個窩頭。

桌子上擺着一碗切好的鹹菜絲。

想也知道,這個雞蛋估計是閨女特意給自己加餐。

一頓飯吃完,他心裏下定了決心。

吃完飯,他就直接往生產隊里走。

往坡下走了沒兩步就碰到吳淑華和羅家兩口子,沒看到江詠梅和羅士信。

吳淑華看丈夫的臉色就知道,昨天的那股怒氣應該已經緩和,再加上她跟丈夫生活這麼多年。

怎麼不知道江建國是個什麼人?

在外面只要維繫了面子,江建國是不會給她沒臉的,私下裏再哄哄江建國,這事情很容易就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