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大尾巴一甩,城樓上的金甲士兵被甩的四下墜落。

守城士兵都傻了。

長平城居然從東門被攻破了!

熊迪哈哈一笑,開始吃吃吃。

大段大段的城牆被熊迪吞進了肚子。

東門敞開,海水倒灌。

坐落千里的長平城東門被攻破。

消息很快就傳到了北門的慕容垂那裡。

北門此時也在被深目暴君攻擊。

深目暴君的戰力也接近戰尊境。

主要是北門玄武是慕容垂的城主府所在地。

慕容垂手下三員大將分別鎮守三門。

每一門外加兩名輔助高手。

在慕容垂的排兵布陣中,只要消息保持通暢,各門之間可以隨時互相支援。

哪裡想到這次居然是四門同時遭到攻擊。

深目暴君已經是第四波攻擊了。

土木元素為主的怪獸,有很多樹妖、荊棘怪、迷魂草、混性大山怪等等。

這些怪獸不怕法陣的轟擊。

無非是身上泥土掉下些,頭上枝葉被炸飛等等。

土木類怪獸速度慢,但腳步很穩。

那種令人著急的壓迫其實挺能動搖人意志的。

慕容垂已經殺出去三回了。

每次都能擊殺一名府君級怪獸。

可深目暴君卻壓在數十萬野區怪獸的最後不顯身。

無奈的慕容垂只好一隻一隻的怪獸來打。

還要小心深目怪獸來次猛然突擊。

這仗打的真夠窩囊的。

慕容垂越發對刺客聯盟感到憤怒。

「城主,東門被攻破啦!」 「什麼?東門破了?」

慕容垂腦袋嗡的一下。

「怎麼可能?」

「朝陽門守門將軍呢?」

「戚子光將軍戰死!」

「另兩名副將被腐鯨吞噬。」

「該死!」

正在這時,深目暴君再次發動一波猛攻。

深目暴君是一棵億萬年樹妖。

在自身樹榦上修鍊出了一隻眼眸。

該眼眸能夠進行靈力攻擊。

是野區所有暴君中唯一一位在靈魂力修鍊上有突破的怪獸。

目前其靈魂力已經抵達戰靈境。

它本身的力量已經抵達戰尊境。

有點像人類的雙修。

只是深目暴君的靈力十分怪異。

能夠吸收對方的生命力。

十分可怕。

深目暴君十分謹慎。

漫長的歲月讓它明白任何時候都不要冒險。

有味 哪怕對方實力比你弱,你也不要主動出擊。

所以,這一次獸潮,深目暴君採取的策略就是穩紮穩打,步步為營。

它自然知道長平城有法陣防禦,它為了耗盡法陣的能量,準備了十萬畝森林水杉小妖與一百萬立方的岩石黃土怪獸。

它所率領的獸潮攻擊最沒有看頭,壓力卻是四門中最大的。

為了抵禦深目暴君,慕容垂調來了兩名意念師坐鎮。

加上自己,一共三名意念師。

守門大將元寶成是古武修鍊者,實力為大地境高級中階。

手上一柄開山斧,長約十米,重達千斤。

是精鐵加黑金鍛煉而成。

身穿紫金甲,頭戴紫金盔。

攻擊輸出加成百分之三十,防禦百分之二十。

有了慕容垂的坐鎮,按道理玄武門會穩如泰山。

結果,深目暴君利用廉價的無窮無盡的草木泥石硬生生的趟平了北門外的法陣「天塹」。

距北門一千米即不可逾越。

逾越者會激發「天塹」法陣。

「天塹」法陣顧名思義就是攻擊到這裡的敵人即將落入深淵。

當然,這也有能量抵消的問題。

當攻擊的敵人數量遠遠超過「天塹」所能防禦的極限時,

「天塹」即將消失。

深目暴君就是用那十萬畝森林水杉小妖與一百萬立方的泥石怪獸將「天塹」防禦法陣給填爆了。

哪怕就是如此有利的局面,深目暴君也沒有衝動,加快攻擊速度。

依然是一座森林一座森林的向前推進。

樹妖的手伸的很長,不時將泥石怪獸給扔向玄武門城頭。

這些泥石怪獸化作巨石炮彈狠狠的砸在玄武門城牆上。

數量太多了。

在三個時辰的遠程攻擊后,玄武門城牆上附加的法陣「光屏」消散。

接下來,就是這些草木泥石的天下了。

大樹倒懸著栽下來,砸進內城。

樹妖伸長舌頭到處席捲守城的金甲士兵。

泥石怪獸登上城樓后四處亂跑,猛烈的撞擊守城士兵。

很快,城頭就陷落了。

慕容垂與元寶兩人無奈只好撤到內城上。

宇文豳此時出現了,一座虛幻世界從他的貝葉紙上飄落,籠罩在攻入外城的那些怪獸頭頂。

不一會兒,這些木石怪獸即不動了,失去了生機。

那些樹妖將根系扎進城牆的縫隙中,失去了妖性。

那些四處亂跑的泥石怪獸也凝固了下來,真正的成了土塊與石頭。

「虛幻世界」的降臨耗費了宇文豳一半的能量。

宇文豳臉色潮紅,胸口一陣起伏。

意念師的作用確實巨大,可是後面的漫無邊際的森林樹妖還在源源不斷的朝這邊開進。

巨大的石塊炮彈被發射,遠遠的拋砸過來。

漫天都在墜落巨石雨。

野有蔓草 另一名意念師是一名女子,名為上官婉兒。

技能:時空凝固。

雙眸如星,凝視天空中墜落的這些巨石,只要一眼,那些巨石全都靜止不動。

上官婉兒伸手一抹,玄武門就如一張細密畫一樣,天空中的巨石怪獸都被抹去了。

她和宇文豳一樣,這一招發出后,胸口也是起伏不定。

太陽穴突突的跳個不停。

意念師從某種意義上說是逆天而行的修鍊者。

這就體現出深目暴君的謹慎了。

此時,深目暴君才顯露它的本真法相。

高達千丈的巨樹彷彿都已經長到天上去了。

中間一隻眼眸凝望了一眼上官婉兒,此時正是上官婉兒後勁乏力之時,頓時中招,胸口一癟,生命能量被深目暴君吸去了一半。

上官婉兒慘叫一聲,當場暈倒。

身體開始出現了不可逆的植物化。

從胸口開始慢慢變成一棵樹。

木質化!

宇文豳大吃一驚,這一招要是落在他身上,效果肯定也一樣。

於是,又是一招「烈火幻境」發出。

城頭原本青翠的天空忽然變成了天火墜落的世界。

所有參與攻擊的森林樹妖全部被罩進了這片火海。

這「烈火幻境」的中心自然是深目暴君所在的地方。

慕容垂此時也發動了平生以來最強的攻擊。

上千斧「破山」真氣集火攻擊向深目暴君。

火燒、斧劈。

深目暴君頓時元力大損。

尤其是身體中部的眼眸被慕容垂當成了靶子。

上千斧劈在眼睛里,深目暴君流淚了。

疼啊!

頭頂的樹冠已經燃燒起熊熊烈火。

頭暈啊!

怒吼聲中,深目暴君慢慢傾斜倒下。

方向正是玄武門樓。

「轟!」

宇文豳與慕容垂兩人竭盡所能的一擊,終於將深目暴君給擊敗了。

深目暴君沒想到自己已經如此小心謹慎了,居然還是栽在了人類的手裡。

心有不甘。

身體隨即化作無數的樹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