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大掌一拍桌子,他對楊依依放話。「楊依依,我們下個賭注?」

楊依依酒量不錯,但是輪番喝下來,她也有點上頭了,再加之氣氛火熱,她也就失去了理智。

「什麼賭注?」

一干狐朋狗友在旁出主意,「你和陽子猜拳,如果你贏了,讓他穿著褲衩繞著盛達廣場跑圈。」

「要是我輸了呢?」

眾人奸笑,「那就和陽子來個法式熱吻。」

「好!」

賭注說完,楊依依想都沒有想就答應了。

她平時經常和易陽划拳,沒回易陽都輸得連褲衩都不剩。所以他們一說出賭注,楊依依就爽快的答應了。

輸她是不可能輸的!

於是在大夥的起鬨中,楊依依豪氣衝天的和易陽划拳。

顧笙歡在旁看得直搖頭。

她的傻同桌喲,怎麼傻得那麼可愛呢?

平時喝酒她和易陽划拳,可都是易陽讓著她,哄著她開心呢。

嘖,這回賭注下得那麼大。回頭可別哭自己貞操不保。

顧笙歡又想,看在同桌一場的份兒上,她是不是要提點楊依依幾句?

不過賭注已下,他們已經在比賽,她再提醒也沒有意義了吧?

唉,算了,還是讓現實教會她怎麼做個矜持的姑娘吧。

顧笙歡這麼一想著,自己又倒茶喝了起來。

她旁邊強子帶來的姑娘看她又搖頭又嘆氣的,忍不住開口問。「歡姐,你幹嘛搖頭嘆氣呢?」

顧笙歡說:「在為我傻同桌嘆息啊。」

那姑娘不大懂,她視線落在已經玩嗨了的眾人身上。那裡楊依依和易陽猜拳比賽已經到了如火如荼的階段,易陽再陪著楊依依玩了幾回后,利落的贏了她。

輸了的楊依依有瞬間的懵逼,等反應過來自己輸了,又耍賴不算,讓易陽再來一次。易陽似乎篤定了楊依依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對於她的耍賴,他半分都不計較,依然好聲好氣的和她猜拳。

六場下來,楊依依毫無例外的全輸了。

楊依依怔怔的看著桌上碼得整齊的啤酒,眼神獃滯,顯然是對於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輸給易陽這個昔日的手下敗將,感到覺得難以置信。 這太瘋狂了吧?

幾乎在這一刻所有人都傻眼了,這還是之前那個身受重傷的人嗎?如此生龍活虎一點都不像差點死掉的樣子啊。

周丹的恢復能力令人震驚,原本眾人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了,若是在抵擋不了,最後半個小時就撤退。

因為他們不知道周丹何時才能夠轉好,而且獸潮的衝擊一次比一次強烈,即便能夠堅持恐怕時間也不會太久了,而當眾人魂力徹底消耗完之後,豈能在獸潮中活下來,根本沒有環生的可能。

好在最為艱難的選擇下,周丹醒來了。

醒來則代表傷勢無大礙了。

「你們立刻退走,我來幫周兄一把。」黑龍木滿臉的亢奮,欲要衝出能量罩幫周丹一回。

但是就在這時,周丹的聲音卻是傳來:「你們速走,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眾人一陣猶豫,但是倩馨兒卻是看著周丹,雙眸流露著堅定的神色。

「我們走。」倩馨兒一聲冷夏,率先抽回魂力。

眾人一怔,因為他們都知道倩馨兒與周丹有一層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如今周丹陷入獸潮之中理應最為想要幫助的人會是她,但是第一個同意退走的竟然是她。這完全不符合邏輯啊。

黑龍木欲言又止,但最終還是沒有說什麼,只是微微點頭,表示同意了倩馨兒的做法,他知道倩馨兒絕對不是貪生怕死之人,想必會如此就是對周丹有著充分的信心。

「我們走。」黑龍木說道,接著他的魂力便抽了出來,並且全力一擊將迎面而來的一群妖獸打碎,給眾人騰出了一點時間。

但是這一點時間已經足夠他們做好撤退了,數十餘人立刻抽回魂力,整個能量罩也頓時消散。

「救我們啊。」就在眾人要離開的時候,天門聖地與黃門聖地的戰俘發出求救聲,黑龍木現實惡狠狠的瞪了眼這些人,但是最後還是自己親自出手將這些人全部收入芥子袋之中,至此眾人立刻退走。

當能量罩消散的那刻,越來越多的異獸朝他們狂奔而來,雖說這些只是煉神境界的層次,但是貴在數量多,密密麻麻的異獸朝他們撲了過來,他們不敢怠慢格式手段立刻離開了這裡。

如果是在巔峰狀態倒也可以殺上一回,但是他們絕大部分魂力都消耗一空了,難以再戰。

吼!!

異獸們看到原本將淪為它們食物的獵物竟然全都跑了,頓時怒火滔天,超過一半的異獸將要追上去,但是就在這時候,一聲充滿無盡威嚴的聲音傳來。

「小畜生們,哪裡走!」周丹大聲一笑,立刻幻化出三頭六臂,並且身軀暴漲百丈,一拳狠狠的砸在前方,阻擋了異獸們追擊。

吼!!

異獸們幾乎發狂了,它們雖說實力不大但是智力也不低,明知道這群人各個實力了得仍舊選擇要將這群人吞噬了,因為只有這樣它們才可能再度進階,進入更加高層的地方。

如今道路被阻止,周丹自然成為了他們的目標,可以說被堵在風浪口處。

當然,周丹並不在意,因為這是他故意為之,也就是說他完全不擔心這次獸潮可以給他造成危機。

龍劍在手,龍鳴聲響徹天際,這時候周丹徹底展開了殺戮,如同除草般將一群群異獸斬殺於龍劍之下。

如此殺戮不知道過了多久,周丹已經感覺到疲憊了,並且渾厚的魂力也消耗了九層之多,但是他仍舊瘋狂無比。

吼!!

豪門誘寵:總裁的替身新娘 異獸們蜂擁而上,它們根本不擔心不擔心眼前這白衣少年可以將它們屠戮個乾淨,縱使如今血流成河,仍舊有上億頭異獸在等待著機會,一旦白衣少年魂力不足,它們就蜂擁而上,將其吞噬!

周丹面帶冷意,他看著前後相擁的異獸朝他撲來數量在減少,內心更是一陣冷笑,他當然看得出如今這群異獸想要活生生將他耗死,但是周丹豈會讓它們如意?

既然你們不主動,那我自己還不能主動么?

至此,周丹直接化為一道流光沒入異獸群之中,再次無情的殺戮起來。

吼!

異獸們終於怒了,它們不在退讓皆都奔騰而來,但是仍舊有三分之一的異獸堵住了四周,徹底封殺了周丹的退路。

一旦周丹魂力消耗完,或者剩下一丁點也將註定難逃一死。

可是周丹仍舊不為所動,他彷彿瘋了一般,不斷的殺戮,並且魂力根本沒有刻意去保留,所過之處一片血腥。

一拳數十萬異獸死,一劍上百萬異獸滅,此等壯舉令人震驚。

瘋狂的殺戮,幾乎殺了眼紅,周丹最後一絲魂力終於用完了,而這時候這群異獸開始了反擊。

吼吼吼!!!

上億頭異獸可怕無比,在這一刻它們完全瘋了,因為它們明顯感覺到周丹力量不足了。

若是此時有人看到這幅情景定然會被活生生嚇死,密密麻麻的異獸直接朝周丹撲了過來,形成了一道圓圈,而天空上方同樣被飛行異獸給圍堵了,如今周丹就彷彿被困在圓圈之中,沒有任何縫隙。

然而這時候周丹嘴邊卻是出現了一道弧線,緊接著從他頭頂上方飛出一道金光,金光霎那罩住了整片異獸。

「我還正糾結著如何將你們匯聚一塊了,如今你們自尋死路那就不要怪我了。」

周丹冷笑一聲,隨之頭頂上方那道金光淡去,一道滿是威風凜凜的人出現在異獸們眼中,當它們看到那突然出現的人影時竟然發出哀嚎聲。

沒錯,這道人影正是周丹的真靈,想要在數以億計的異獸中活下命來唯有動用真靈。

此時真靈散發著可怕的威壓將異獸們籠罩其中,所有異獸在此刻都哀嚎連連甚至連逃走都不敢,露出驚恐的神色。

它們實力堪比煉神境,而周丹也只是煉神境大圓滿,想要讓煉神境的異獸們臣服是不可能的,哪怕周丹所發揮出來的實力不亞於靈境至尊,但是仍舊不可能讓異獸們臣服,這是因為境界的不夠。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是,異獸對於九洲大陸的修士是永遠不會臣服的,這就好比一方是水另一方是火,水與火相碰,豈有融合的道理?

同樣的道理,哪怕周丹是更高級的修士,異獸們也不可能會臣服的。

如今異獸們卻是對周丹露出了驚恐的一面,這又是為何?

答案非常的簡單,因為周丹具備常人沒有的真靈,他乃雙修本源,不管是九洲大陸的本源還是異世界的本源都對周丹無比親近。

可以說若是周丹潛伏進入異界世界是絕對沒有人可以看出弊端的,並且他在異世界同樣如魚得水。

而能讓異獸們露出恐懼的一面自然而然是因為周丹的真靈級別非常的高,或者是說血脈極為高貴。

在異界之中,除了輪實力意外,血脈越高地位就越高,比如說一頭相當於煉神境界的異獸,由於自身血脈不高,面對血脈比它還要高,但實力卻是比它弱的異獸是必須臣服的,這是異世界的秩序,自古以來都如此。

當然了,一旦有普通血脈的異獸突破為天尊層次,雖說無法與同階異獸且血脈較高級的媲美,但地位也不會太低。

這群異獸皆都是尋常異獸,血脈低下不說也沒有突破為天尊層次,至此如何抵擋的住周丹的真靈?

而今它們驚恐是來源於血脈深處的,是靈魂深處的,並非是實力不足。

只要它們沒有成為堪比天尊的異獸,就將永遠臣服在血脈高貴的其他異獸之下。

封仙 而周丹的真靈乃是修鍊《真靈九變》而成,連小男孩都不知道《真靈九變》是什麼等級的修鍊之法,豈會簡單?

唯一能夠確定的是《真靈九變》乃是在『神空間』僅次於最高層所得,那可是真真正正准帝境的異界強者,被這樣存在視為珍寶的修行之法當然不可能普通了。

至此周丹修成真靈后,無形之中血脈就變得更加高貴,並且隨著《真靈九變》越發的深入,一旦真的修鍊到第九變那將不輸給異族族王的存在了。

異族族王乃異世界最高的存在,連紫天大帝都不是對手的恐怖對手,當初紫天大帝也是聯合八大帝尊才將族王給重創的,但是那一戰九大帝全部殞命!

……

周丹神色頗為輕鬆,數以億計的異獸對他臣服了,此時此刻他就是一名君王,而異獸就是文武百官,而他則是接受它們的朝拜。

真靈的氣息越發的凌厲與強橫,而這些異獸們皆都顫抖不已,甚至無形之中一道道氣息從它們體內飛出最後融入真靈之中,而真靈的氣勢也越來越大。

「死!」

就在這時,周丹猛然爆喝,只見真靈化為漫天金光,數量完全不輸給異獸的數量,一道道金光沒入一頭頭異獸體中。

吼!!

整個天地一片哀嚎聲,數以億計的異獸皆都在大地中滾爬,神色痛苦無比。

轟隆,隨著一聲聲巨響,一頭頭異獸爆炸開來,短短的數秒鐘,數以億計的異獸全部身死,而這片地方就如同一片血海,血腥味刺鼻的令人嘔吐。

金光匯聚,真靈顯化,所向無敵。僅僅一個念頭,上億頭異獸便全部斬殺,令人最恐懼的獸潮至此落幕! 「易陽,你是不是偷偷練習了,不然怎麼那麼厲害?」

楊依依一臉不敢相信的問易陽。

易陽沒說實話,點頭承認她的猜測。「對,自己偷偷練習了。」

楊依依不幹了,「那不算。」

「為什麼不算?」

「因為我覺得你必輸無疑啊。」頓了頓,楊依依說:「我覺得你肯定是我手下敗將,是要穿著褲衩跑圈圈的。」

易陽沒有因為她的耍賴生氣,他看著燈光下的楊依依。小姑娘家世好,又是老來得女,家裡長輩難免嬌慣。自小嬌寵著長大的姑娘就有了些任性和嬌氣,可是易陽看她,卻怎麼看怎麼喜歡。

「你就那麼想看我穿著褲衩裸奔?」

楊依依輕哼一聲,「有熱鬧誰還不樂意看呀。」

易陽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突然伸手解開自己的皮帶。

楊依依嚇得尖叫,她雙手捂著眼,結結巴巴的問。「你你幹嘛呀?」

易陽看著她說:「滿足你的願望,我穿著褲衩裸奔。」

他一邊說著一邊脫衣服褲子,「不過繞著廣場跑是不可能的,但是在歌神里跑還是可以的。」

說完也不等楊依依反應,自己拉開門跑了出去。

「卧槽!」

邱永盛爆了句粗口,「追妹子追到這份兒上,我誰也不服就服陽子。」

反應過來的大夥紛紛跟著跑出去,這群人又都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跟在易陽身後跑的時候,還整齊劃一的唱《威風堂堂》。KTV的過道上人來人往的,易陽突然穿著褲衩跑出來,受到驚嚇的女性閉眼尖叫的同時還不忘罵他是變態。

原本易陽穿著褲衩跑出來引起的轟動已經夠大了,等大夥在唱《威風堂堂》的時候,整個歌城都轟動了。顧笙歡也是個愛湊熱鬧的,跟一群男生混久了,偶爾也會嘴賤。

等引領風騷的易陽跑了一圈回來后,顧笙歡就靠在門口,一腳伸出,攔住了準備衝進包廂里的他。

「歡姐,嘛呢?」易陽問。

顧笙歡視線一落,從他臉上落到他褲襠出。「陽子啊,你不行啊。」

她也沒有說什麼,甚至還勾著嘴角笑了。但是易陽卻覺得頭皮發麻,他雙手捂住重要部位,結結巴巴的問:「姐,姐,乾乾嘛?」

「嘖,」一巴掌拍向他的腦袋,「穿著個褲衩跑上跑下,你竟然還是軟的。」

軟的?

軟的?

易陽腦子裡還有點擰巴著拐不過彎來,又聽眾人轟堂大笑,又看顧笙歡笑得春光燦爛。腦中轟的一下炸開,炸得他滿臉通紅。

「我靠,我還是處男!」

軟不軟,硬不硬的跟是否是處男有沒有關係,顧笙歡不知道。但是吧,一發育健全的男性穿著褲衩在心愛的姑娘面前跑來跑去,還不硬的,顧笙歡就覺得他不光是生理有問題,連腦子都有問題了。

正常人誰會在心愛的姑娘面前穿著褲衩跑上跑下的任人欣賞啊。就算為了討好姑娘,那也要私下討好嘛。

嘖!

這想法太流氓,不能想。

顧笙歡搖搖頭,轉身讓他進了包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