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大殿之中,洛天站在那裡,恐怖的鬼氣不斷的湧進洛天的身體的大穴之中。

「吼……」龍象嘶吼在洛天的身體之中不斷的傳遞,一股恐怖的力量在洛天的身體之中流轉,龍象鎮獄被洛天不斷催動著。

「給我退散!」八色的火焰席捲,配合龍象鎮獄開始不斷的逼退著,朝著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的灰色的毒素席捲。

「嗡……」在火焰和龍象鎮獄的席捲之下,那散布在洛天全身經脈的毒素終於發生了鬆動,不斷的被龍象鎮獄逼退,彷彿被龍象鎮獄和八色的火焰硬生生的刮出經脈一樣。

不過,龍象鎮獄和八色的火焰雖然很強,但是那灰色的毒素卻是一點也沒有被滅掉,而是漸漸的朝著一起匯聚而去。

「該死,這都不行嗎!」洛天的臉色蒼白,冷汗不斷的流下,沒想到自己什麼都動用了,還是不行。

不過,洛天能夠做到這一步,已經是實數罕見,縱然是獸鬼王也是只能做到這一步,用無上的實力,將那些毒素鎮壓在洛天身體的一處,延緩毒素的爆發,甚至還沒有洛天驅趕的乾淨。

「既然如此,那麼這經脈!我不要了!」洛天臉上露出瘋狂,此時他已經想不出別的辦法,只能殊死一搏。

功法再次催動,開始不斷的逼退起那些經脈了,不是逼像其他的經脈,而是將那些毒素逼向了主脈,連通著心臟和丹田的八條主脈!

足足半個時辰,洛天才將毒素徹底逼進了八條主脈之中,之所以這麼做,那是因為洛天有一個更加大膽想法,一但成功,洛天的實力必然會更上一層樓。

「給我斬!」洛天低吼,游龍劍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洛天沒有絲毫猶豫,斬在了胸膛之上。

與此同時,洛天丹田之中盤坐的黑色的同洛天一模一樣的小人,也是緩緩的睜開了雙眼,兩把灰色的魂刀落在了小人的手中,小人飛了出來,手持灰色的魂刀,朝著最近的兩條主脈斬了過去。

「噗……」下一刻,一條主脈直接被小人斬斷,一股鑽心的疼痛侵蝕著洛天,但是洛天卻是沒有感覺一般,手中傳出陣陣的吸力,將那條被腐蝕的經脈拘禁了出來。

第二條……第三天……

八條經脈出現在了空氣之中,瞬間枯萎,化成了一縷飛灰灑落在了地面之上。

洛天眼中露出瘋狂,此時才是洛天的關鍵時刻,若是不成功,那麼從今以後,少了八條主脈,洛天就是一個廢人!

洛天伸手一揮,八條黑色的長龍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這八條黑色的長龍,正是當初洛天從洛白的身上抽出來的八條經脈,原本屬於洛塵的八條鬼脈!

雖然時間過了一段時間,但是八條鬼脈依然散發著陣陣的光芒,氣勢逼人。

「成不成,全部看命了!」洛天苦笑,他知道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丹田之中修出來的小人已經開始萎靡起來。

洛天伸手一揮,八條黑色的經脈,瞬間沒入洛天胸口的傷口之中。

強大的神識開始操控起八條經脈一面刺進了心臟之中,另外一面則是刺進了丹田,代替了洛天之前的八條主脈。

「嗡……」在八條鬼脈刺進融入進洛天的身體之中時,澎湃的真仙之力,頓時席捲起來,衝進了八條鬼脈之中。

隨著真仙之力的席捲,丹田中的小人多了一絲神性,讓洛天的臉色好了一些。

就在洛天以為成功的時候,一股排斥之力,頓時從八條鬼脈之上傳出,想要掙脫洛天的丹田和心臟,讓洛天的臉色蒼白起來。

「排斥!」洛天心中苦澀,他知道自己失敗了,洛天知道是自己想多了,嫁接經脈,這麼硬生生的嫁接,肯定不行。

「心很慌!」就在洛天苦澀之際,站在大殿之外的洛水心臟不知道為何,開始劇烈的跳動起來。

「我要進去看看!」洛水想都沒想,終於有些承受不住,一把推開了洛天的房門,看到了凄慘無比的洛天,洛水的心臟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精血!血脈!」洛水這一出現,讓洛天眼中微微一亮,目光之中帶著一絲神光。

「我要你的精血,一滴心頭血!」洛天嘶啞著開口,目光看向洛水。

「好!」洛水沒有絲毫猶豫,不知道為何,此時的洛天在洛水眼中,變得更加親近起來。

「嗡……」黑紅色的血液從洛水的手中飛出,落進了洛天胸口之上那猙獰的傷口之中。

心頭之血,瞬間被洛天操控,融入到了心臟之中,溫熱的感覺在洛天心臟之中傳出,與此同時,那八條黑色的鬼脈安靜了不少。

「有效!」洛水臉色蒼白,雙眼微微一亮,不過洛天的狀態依然不好,咬了咬牙,再次以指點出,第二滴心頭血飛出,融入進了洛天的心口。

這一滴,卻是順著經脈,流進了洛天的丹田,穩固住了刺進洛天丹田中的鬼脈。

「嗡……」隨著鬼脈的穩定,一股恐怖的吸力,頓時在洛天的身上傳出,那洛家上空的黑色旋渦,瞬間如同瘋了一般,湧進了洛天的身體之中。 第兩千一百零四章鬼脈的恐怖

黑色的旋渦沒入洛天的身體之中,陣陣舒爽的感覺在讓洛天臉色紅潤起來,胸前那猙獰的傷口,飛速的癒合起來。

八條黑色的經脈之中充滿了鬼氣,但是洛天卻是絲毫沒有什麼感覺,讓洛天心中暗自震驚。

「這麼多得鬼氣,竟然全部煉化了!」洛天心中自語,嫁接了鬼脈,洛天發現無論是自己丹田中小人煉化的速度,還是身體之中流淌的真仙之力的速度都是增長了不少。

真仙境原本就是將鬼氣煉化到丹田,再由丹田轉化成真仙之力,而洛天原本就是極道真仙,速度比別人快上不少,再嫁接上鬼脈,洛天的速度堪稱恐怖,足足是其他人的四五倍!

也就是說,洛天修鍊的速度是別人的四五倍,如此恐怖的速度,絕對讓仙界和地獄之中的任何人咋舌。

「有必要進入真仙中期了!」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伸手一揮,一顆黑色的鬼球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這鬼球正是當年通過龍象鎮獄壓縮出來。

當初洛天便是將這鬼球變成了殺手鐧一般的東西,關鍵時刻吸收兩顆鬼球中龐大的鬼氣進入真仙中期。

只不過後遺症會很多,因此洛天一直沒有施展,不過此時洛天卻是用了出來,因為洛天如今的實力,已經是真仙初期,又是極道真仙!

「這……」洛水臉色蒼白的看著渾身氣浪翻騰的洛天,手中的那顆鬼球蘊含的鬼氣,洛水還是第一次見過。

「轟……」一顆鬼球直接沒入洛天的眉心,隨後在洛天的身體之中轟然碎裂。

鬼氣澎湃,輪迴天功運轉,開始瘋狂的煉化那驚天的鬼氣,朝著丹田之中吸收。

丹田中盤坐的同洛天一模一樣的黑色小人來者不拒,開始瘋狂的吞吐起來。

「突破的氣息!」洛猛和陳刀兩人臉上露出詫異,看向洛天的房間。

「是想要突破來鎮壓天羅毒嗎?這是不可能的。」洛猛搖了搖頭。

「真是天真!」獸鬼王臉上帶著不屑,看著洛天打殿之中的波動。

時間緩緩流逝,一個時辰的時間終於過去,洛天站在大殿之中,那股恐怖的波動也是漸漸的平息下來,洛天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真仙中期!」

「果然大危機之後,便是大造化,若沒有中天羅毒,我也不會被逼到如此地步,嫁接鬼脈,這是一場大造化!若是不成功,我或許不會死,但是卻是變成廢人!」洛天眼中露出一絲笑意,攥了攥雙拳,道道的虛空裂痕出現在洛天的指尖。

洛天自信若是再遇到那名真仙後期的刺殺,洛天絕對不會像之前那麼狼狽,甚至通過手段還能留下那名真仙後期。

「塵兒!」洛水臉色蒼白,看著站在那裡的洛天,洛天融入了他兩滴心頭血,此時他能夠感覺到洛天跟他產生了一絲聯繫。

「爹!」洛天輕聲開口,來到了洛水的跟前,這一刻洛天把自己當成了洛塵,至少在地獄之中,洛水就是他的父親,不同於葉無道的義父,而是真正的同洛南天一樣的被洛天當成了血脈至親,需要他需要用命去守護的血脈至親,洛水也是讓洛天進入仙界以來第一次感覺到了親情!

「沒事就好!」洛水臉色蒼白,兩滴心頭血對於洛水的傷害極大,之前施展捨身的後遺症還沒好利索,現在又損失了兩滴心頭血,不知道何時才能恢復。

不過,在洛水看來,有洛天這一聲爹都值了,至此,兩人徹底成了真正意義上的父子。

嫁接了原本屬於洛塵鬼脈,融合了他兩滴心頭血的洛天,在他看來,洛天就是自己的兒子。

「我扶您去休息!」洛天來到洛水的跟前,臉上露出笑意,攙扶著洛水走出了房間。

兩人剛一出房間,洛猛和陳刀兩人便是臉色一怔,看著洛天和洛水,感覺到洛天身上的氣勢,兩人雙眼微微一縮。

「你們到底誰中毒了?」陳刀第一次露出詫異的感覺,兩人的狀態好像反過來了,洛天精氣神十足,洛水卻是彷彿中了毒一樣。

「好了?」洛猛身軀一震,眼中露出不可思議,忍不住失聲開口。

「怎麼可能!」與此同時,獸鬼王站在大殿之中,眼中也是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嚴家和陳家的兩名半步仙王老祖也是同時驚呼,兩人得神識雖然不如獸鬼王,但是卻能清晰的感覺到洛天身上的氣勢,還有洛天身體之中的毒素徹底沒了。

「好了!」洛天輕聲開口,心中也是長長的嘆息了一聲,這兩天對於洛天來說真的是痛苦異常,洛天實在是不想再經歷過一次了。

「哈哈,天佑我洛家!」洛猛大笑一聲,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洛天竟然會自己解決了天羅毒,這在洛猛看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縱然是我中了天羅,都要棘手,他卻能夠解開,怎麼可能,難道真的是……」獸鬼王眼中頓時深邃起來。

「先是飼鬼丹,之後又無聲無息的偷走了全城的鬼物,現在又是天羅毒!」獸鬼王低聲自語,他怎麼無法將這些事情同洛天聯繫到一起。

「這一定不是巧合,而是這個洛塵身後站著一個大能,一個超越了我的大能!」獸鬼王心中驚駭萬分。

「烈兒,這洛塵你要處理好關係,切不可得罪,洛家的勢力今天開始也不要招惹,能忍則忍!」獸鬼王很快開口,聲音之中帶著鄭重。

獸鬼王之前便是猜測獸鬼王城來了一位超級大能,現在獸鬼王已經確定,的確是有,之前兩件事只是讓獸鬼王懷疑,但是洛天天羅毒的解除,獸鬼王已經確定,肯定存在,而且同洛家關係匪淺,尤其是這洛塵,畢竟洛塵崛起的太快了!

「還是您看人准啊!」獸鬼王長長的嘆息了一聲,看向王龍,老者臉上也是帶著驚駭之色。

「是……」獸鬼王的話,讓王烈心神俱震,沒想到這洛塵竟然有這麼大的能量。

若是在三個月前,有人跟王烈說,洛家的洛塵會崛起,王烈絕對不信,甚至會不屑。

但是王烈頓時回憶起了自從洛塵的種種,串聯起來,的確如獸鬼王所說,崛起的太快了,洛塵將所有的不可能,變成了可能,這個之前一直沒有被自己看在眼裡的洛家廢物,變成了自己需要巴結之人。

論實力,洛塵擋住了真仙後期偷襲的絕殺,論背景,洛塵身後還有個能解開天羅毒的大能,超越了獸鬼王。

「現在那些家族弟子正在找洛天麻煩,我現在就去,雖然不是雪中送碳,但是卻算是錦上添花!」王烈輕聲開口,隨後飛身而起,衝出了大殿,直奔洛家。

此時,洛家的會客大廳之中,幾十名獸鬼王城之中的天才,坐在那裡,除了嚴樹和陳天舟外,其他人都是第一次進入洛家這裡。

若是放在之前,這些人是不敢如此放肆的,但是現在有著嚴樹和陳天舟兩人還領頭,而且人多力量大,這些人膽子也是壯了起來。

這些人的對面,洛家的一些年輕人坐在那裡,眼中帶著憋屈之色,鼻青臉腫,目光看向對面的人。

之前,這些人來到洛家,便是一直被他們這些人照看著,剛開始還好。

但是時間一長,這些人便是議論起來,出言譏諷洛天,而且說話越來越難聽。

洛家的年輕人,都是血氣方剛,哪裡能夠承受的住,雖然洛天跟他們沒什麼交集,但是洛天畢竟現在還是洛家年輕一代的門面擔當,很快便是衝突了起來。

結果自然是洛家一方慘敗,對面是獸王城的精英每個家族的第一人,他們洛家這些弟子很強,但是肯定不是那些人的對手。

「怎麼樣沒人了么?洛塵還不出來嗎?我們可等了兩個時辰了,筋骨也舒展完了!」一名青年臉上帶著笑意。

嚴樹和陳天舟兩人站在那裡,目光之中也是帶著挑釁之色。

「嚴兄,陳兄,給我個面子,洛塵少爺馬上就出來了,你們別為難他們了!」張門烈臉上帶著笑意,來到嚴樹和陳天舟兩人的身前,為兩人倒茶。

「啪……」不過,下一刻,嚴樹臉色便是陰沉,一巴掌甩在了張門烈的臉上,將張門烈抽飛了出去。

「你算什麼東西,也配管我們要面子,以為跟了洛塵當一條狗,就有資格跟我說話了么?你太抬舉你了!」嚴樹冷聲開口,目光看向張門烈。

洛家之人他不敢殺,但是張門烈他卻敢,本質上張門烈還不是洛家之人,而且誰都知道,張門烈跟隨著洛天。

「張門烈,我弟弟在哪裡?」陳天舟更是起身,一步邁出,走到了張門烈的身前,一把朝著張門烈的脖子抓去。

陳天舟前段時間出去追查陳天河的下落,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直指張門烈,只不過是忙於輪轉殿的事情,沒來的及找張門烈而已。

「呃……」張門烈直接被陳天舟提了起來,臉色漲紅,說不出話來。

「關門!」就在張門烈剛剛被提起之際,一道冰冷的聲音在大殿之中回蕩,陣陣的波動,從大殿之中升起,一道結界瞬間將整個大殿包裹起來。

「汪汪……」陣陣犬吠的聲音在人們的耳中響起,讓嚴樹的身軀下意識的顫抖了一下。 第兩千一百零五章該我了

黑色身影帶著凶戾的氣息出現在大殿,瞬間竄到了陳天舟的身前,尖銳的牙齒,一口咬在了陳天舟的手臂之上。

「啊……」疼痛充斥在陳天舟的手臂之上,讓陳天舟瞬間鬆開了張門烈,張門烈的身影也是跌落在了地面之上。

「死狗!」嚴樹的臉上頓時難看起來,看著那黑色的肥狗,死死的咬著陳天舟不鬆口,屁股上還隱隱作痛。

「嗡……」黑色乾枯的木棍出現在了嚴樹的手中,散發出陣陣的波動。

「你主人都快死了,今天我就先殺了你這死狗,我倒要看看你那主人能把我怎麼樣!」嚴樹大吼一聲,手中的木棍散發出陣陣的生機,開始暴漲起來,化成一棵巨樹的虛影,朝著黑色肥狗輪動而去。

「誰說他主人快死了?」就在那樹影掄動而下的時候,冷漠聲音再次響起,冰冷的氣息讓大殿之中彷彿處在嚴寒之中,不自然的打起了哆嗦。

「嘭……」樹影潰散,洛天的身影出現在了二黑的身前,沉悶的響聲,在大殿之中回蕩,洛天一手抓在了那根枯木棍上,臉上帶著笑意,看向臉色蒼白的嚴樹。

「洛塵!」

「少主!」

「主子!」驚呼之聲響起,所有人的視線都是轉移到了洛天身上,那個用手擋下嚴樹一擊的青年。

「你……」嚴樹心神一緊,眼前的洛天竟然給他一種無法反抗之感,那種壓制甚至連修為都被壓制了四成。

「我什麼我啊!」洛天一巴掌拍了下去,黑色的大手帶著陣陣的風聲,輪在了嚴樹的身軀之上。

脆裂之聲響起,嚴樹直接被洛天一巴掌拍在那裡,口中鮮血狂噴,眼中露出不可思議。

「真仙中期!」嚴樹失聲開口,彷彿看到了怪物一般。

「他身體之中的毒呢!」其他人也是紛紛驚呼,眼中露出驚駭,原本是想要來羞辱羞辱洛天的,沒想到對方搖身一變竟然提升到了真仙中期,而且看這力道,哪裡是像中毒的樣子。

「少主!」洛家的年輕一代臉上也是露出震撼,不過隨後卻是轉為狂喜,沒想到了在洛天的身上又看到了奇迹的出現。

「哈哈,我們少主來了,你們剛才說想幹嘛?」一時間,洛家弟子頓時神采飛揚,雖然鼻青臉腫,但是卻是振奮無比。

「少主,為我們報仇啊!」洛家之人大喊,聲音之中帶著激動,此時洛天也是徹底在他們心中建立的少主的形象。

「嗡……」神則流轉,洛天伸手一指,黑色的符文長龍,從洛天的手中飛出,將嚴樹捆了起來。

「給我開!」嚴樹大吼開始掙脫起那黑色的符文來,不過,洛天在真仙初期的時候雖然沒正式交過手,但是以洛天的實力,完全能夠鎮壓嚴樹,將他們打的跟兒子是的,更別說現在的洛天了。

「你要找你弟弟?我來告訴你,你弟弟在哪!」洛天轉身,沖著想要不斷掙脫二黑的黑口的陳天舟開口。

「嗡……」洛天伸手一揮,一道狼狽的身影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這身影正是當初被洛天生擒的陳天勝。

這段時間,陳天勝快憋瘋了,他沒有被洛天收到儲物戒指,而是被洛天同三頭犬和二黑放到了一起,結果可想而知。

陳天勝感覺這就是他最暗無天日的幾個月,實在是這兩隻狗太嚇人了,時不時的來折磨他一下。

「你想怎麼樣,別讓我出回去,回去之後,我定然讓你生不如死!你知道我身後是誰嗎?獸鬼王城三大家族陳家,我哥是陳天舟,獸鬼王城三大天才之一!」一出來,陳天勝便是大喊起來,聲音之中帶著瘋狂,他可是好不容易見到洛天一次。

「嗯?」陳天河的話音還沒落下,便是看到了大殿之中的人們,眼中露出強烈的喜色,因為大殿之中的人,陳天河認出了八成,而更加讓陳天河驚喜的是一個熟悉的身影,那是自己的同胞哥哥,陳天舟!

「哥,救我,將這個小子給我抓住,我要將他碎屍……」陳天河大吼,不過之後話音沒落下,陳天河的聲音便是戛然而止。

「那隻死狗!竟然連我哥哥都咬了!」陳天河瞬間感覺到了不可思議,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陳天舟如此狼狽。

「天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