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大荒王聞言湊近一看,見了華贏天禾的畫像后頓時一驚:「這不是最近盛傳的太元邪魔嗎?」

「太元邪魔?」聽到大荒王的話,冷玉他們三人一震,隨後心中大喜!三年了眼下總算是有了消息,努力總算是沒有白費,只見冷玉急忙追問道:「你知道?快說清楚!」

「是是是!」

大荒王忙不迭地的點了點頭,隨後對冷玉三人說道:「大概是三年前吧,有消息傳出說太元界被人滅了,只有一個禿驢跑出來,那禿驢出來後向各界強者傳送消息,請他們幫忙殺敵,結果去多少人死多少人,最近兩年都沒人敢去了,那邪魔見沒人打他,反而自己跑了出來到處殺人,前不久,還聽聞一個小世界都被他打爛了呢!眼下,聽聞有一個大世界的大界主發起號召,正在招兵買馬,準備誅魔。」

聞言,大龍王和豪老頭冷玉三人互相對望了一眼:「看來這個太元邪魔就是華贏天禾這廝無疑了!想不到他藏在了那個太元界」

想了想,冷玉對大荒王問道:「你可知道那太元界怎麼去?」

大荒王聞言連忙道:「知道知道,我玄荒界也算是一個大界,與許多世界有往來,如果你們想去太元界的話,我可以幫忙帶路!」

聞言,冷玉大喜:「那好!你就前面帶路吧!務必將我們帶到太元界!」

「是是是!」

大荒王忙不迭地起了身,引著冷玉他們三人便往玄荒界的星空之門而去,準備通過星空之門,跳到一個大界,再從那個大界去往太元界。

路上,大荒王帶著一絲討好的笑容對冷玉和大龍王豪老頭三人問道:「不知三位去找那邪魔有何要事?」

聞言,豪老頭隨口說道:「我等是前來追殺他的,為了誅殺此寮,我等已經尋了三載,橫跨了幾千世界!」

聞言,大荒王大驚失色:「橫跨了几几千世界?」大荒王覺得豪老頭在吹牛,畢竟這可是一個世界啊!居然說跨就跨?這麼簡單?

豪老頭見大荒王不信,冷笑一聲也不解釋,這三年來,他已經突破到了不滅級,成為了不滅級的大覺醒者,實力端地可怕,同樣,冷玉也成功突破到了不滅級,成為了不滅的存在。

事實上,早在三年多前,在與邪君大戰之時,那時冷玉便讓自身的細胞蛻變了七層,豪老頭蛻變了九層只差臨門一腳,如今,三載過去,他倆便齊齊晉陞到了不滅級;成了殺不死的存在,端的可怕,區區界壁彈彈手指便可擊穿!

「小子!你安心帶路!只要帶我們找到那個太元邪魔,我們會給你大大的好處!」

大龍王呵呵笑道,他手一揚,便憑空凝聚出了幾塊修行者口中常說的靈石,登時讓大荒王看呆了眼睛。

隨手凝聚出靈石,大荒王還從沒見過有人有這等本事,而且看那靈石品級,還是神品中的神品!神異非凡!見到大龍王這手功夫,大荒王徹底信服了。

大龍王的實力氣勢並沒有長進多少,因為他也不想讓自己變成沒有七情六慾的人,因此實力恆定了下來,甚至開始反壓自己的境界,像當初的邪君一樣。

如今,冷玉,豪老頭,大龍王三人可謂是達到了修行的頂峰,除了石頭一樣的非生命境存在,世上沒什麼人再能威脅他們三人,同級也不行,剩下的就是願不願意的問題,如果不願意變成沒有七情六慾的石頭,那麼他們三人就會一直停留在不滅級,如果願意的話,就會一直修行下去。

雖然實力增長了,但冷玉和豪老頭他們心中還是有所憂慮,畢竟他們實力變強了說不定華贏天禾也變強了,如果華贏天禾也達到了不滅級,恐怕到時候就難以殺死他了,也更難制服他了。

「但願那小子沒有成為不滅級大覺醒者」

大龍王心中嘆了一口氣,將隨手凝聚出來的幾塊靈石拋給大荒王后,也不看兩眼冒精光的大荒王,便與冷玉豪老頭兩人徑直朝前方走去。

「多謝多謝!多謝前輩賞賜!」

大荒王得了靈石之後連忙追了上來道謝,帶路也帶的更加賣力了,甚至想從大龍王和冷玉他們身上套出一點修行功法出來。

「想要修行功法可以,你好好帶路,我們三人橫跨幾千大界而來,得到過許多修行功法,這些修行功法,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我們拿不出來的!」

冷玉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聞言大荒王一臉興奮,激動的差點跳了起來,跟著三人身後忙左忙右,絞盡腦汁在想辦法在拍三人馬屁。

「那邪魔雖然厲害,但我覺得他絕非三位前輩一招之敵!」

大荒王說的正義凌然,口中喊著冷玉前輩,實際上冷玉的年齡還沒他一半的一半的一半的一半大。

「別拍馬屁了,那小子厲害的很,即使我們也沒有萬全的把握…」

豪老頭看的透徹,沒有昏了頭腦。

聞言,大荒王笑呵呵的奉承似得點了點頭,隨後像是想到了什麼,對冷玉他們問道:「前面聽三位前輩說,三位前輩跨了幾千大界是來追殺太元邪魔那廝的,還不知三位前輩來自哪裡呢?」

聞言,豪老頭淡淡的答道:「元星!」

「元星啊」大荒王聞言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決定這次事情完了要去元星求道修行,但在下一瞬間,大荒王像是想到了什麼瞳孔一縮,身子猛然僵住了,再看冷玉他們時,瞳孔之中竟然閃爍著恐懼!

冷玉敏銳的察覺到了異常,眼一眯,拍了一下大荒王,頓時嚇的大荒王身子顫抖不已。

「大荒王,你怎麼了?」

冷玉目光灼灼地望著大荒王,豪老頭和大龍王兩人此時也察覺到了異常,停下了腳步,回過了身來,望向了大荒王。

「咕咚」

大荒王咽了一口口水,表情有些僵硬的笑了笑:「我聽說那邪魔也是來自元星的,難道是何諸位來自一個地方?」

「嗯」冷玉淡淡的應了一聲后,隨後淡淡的問道:「有什麼問題嗎?」

大荒王望著冷玉的眼神,彷彿看見一片天空向他塌來,頓時恐懼的渾身發抖:「呵,呵呵,沒沒什麼,只是我們三千大界有些人被那太元邪魔嚇破了膽子而已,不過現在不怕了,有三位前輩在,三位定能幫我們三千大界斬殺此獠!還天地一個朗朗乾坤!」

大荒王越說越激動,最後甚至怒吼著高舉雙拳來發泄。

冷玉見狀上前一步,拍了拍大荒王的肩膀:「別害怕,我們和那廝不是一路人,否則也不會千里迢迢的來追殺他,你帶路就好了,將我們帶到太元界,我們殺了那廝就沒你們的事情了」

聞言大荒王連忙低下了頭陪笑道:「是是是!」

見狀,冷玉沒說什麼,他和豪老頭大龍王兩人橫跨了幾千大界,歷時三年,有些事情,譬如元星和覺醒者一脈被那什麼創立三千大界的真神上尊貶為異類的事情,他們早就知道了,甚至在前面幾個大界的時候還有人組織過人手圍殺他們,結果,死了一地…

「但願你不要做傻事情」

豪老頭和大龍王兩人路過大荒王時,意有所指的點了一句,便跟上了去,眼下他和大龍王,冷玉乃是三位不滅級的存在,殺不死的存在,什麼陰謀詭計對他們而言都沒有用,這也是豪老頭直言說出自己來歷的底氣所在!事實上,豪老頭是有些不忿的,他們元星是做了什麼?憑什麼就要被人貶為異類?傳聞還被三千大界聯手封印過一段時間,雖然後來不知道怎麼地封印就被破了,但心中還是有些不爽。

「是是是」

大荒王此刻頭上全是冷汗,他一聽元星二字,便知道了冷玉和大龍王他們的來歷和根腳,因此才那麼恐懼冷玉他們三人。

「還是不要管閑事的好!這三人看著不像壞人,也許元星也不像傳聞之中那麼不堪!」

大荒王咬了咬牙,臉上堆著笑跟了上去。

……

「從這裡出發,就可以到達玄荒界的隔壁大界,太上界了!從太上界的星空之門可以直接去太元界,也可以從太上界的星空之門直接去三千大界的中心大界,太神界,從太神界也可以去太元界。」

站在一道巨大的星空之門前,大荒王向冷玉他們介紹了一番接下來的路程。

「太上界?」

冷玉聽到這個界名感覺有些熟悉,彷彿在哪聽到過一般,但想了想卻又沒記起來到底是在哪裡聽到過。

「太上界?是那個鈞天聖人所在的那個世界嗎?我好像記得那個鈞天聖人自曝來歷時,說的好像是什麼太上界,雲宵宮?」

豪老頭側身對大龍王問道

大龍王聞言思索了一會兒后,笑道:「是的,鈞天聖人好像就來自這個什麼太上界,但不是什麼雲宵宮,而是飛霄宮的什麼宮主,最後還被我一拳打死了」

聽道豪老頭和大龍王的對話,冷玉一下就記起來了,鈞天聖人這個人冷玉還是有點映象的,這是一位什麼神修者,只煉魂魄和法力的存在,十分強大,最後用了一手萬仙修道圖,要不是當時有冷玉提醒,豪老頭和大龍王就差點中招了。

一旁,大荒王聽的目瞪口呆。

「鈞天聖人被他們一拳打死了???」

大荒王此刻心中已經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 「大荒王?大荒王?」

迷迷糊糊之中大荒王聽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猛地一下驚醒,望著巨大的星空之門前,站在自己眼前的冷玉、大龍王、豪老頭三人,大荒王猶自驚魂未定。

這些人,殺了鈞天聖人???鈞天聖人被這些人一拳打死了?大荒王的腦筋沒轉過來。

「大荒王,你就送我們帶這裡吧!」

冷玉看一眼大荒王后,便和大龍王豪老頭兩人轉身進入了星空之門,隨著星空之門光芒一閃,冷玉他們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些人,殺了鈞天聖人???鈞天聖人被這些人一拳打死了?」

直到冷玉他們離去,大荒王的腦筋還是沒能轉過來,因為這太不可置信了,傳聞鈞天聖人乃是太上界第一高手,斬斷因果,真的成了聖人的存在,比自己厲害十倍不止,可冷玉他們卻一拳打死了鈞天聖人,望著空蕩蕩的星空之門前,大荒王心中泛起了驚濤海浪。

直到好一會兒后,大荒王才平靜下來,正當他帶著一張苦瓜臉準備回自己的大荒宮時,在他轉身的那一剎那,他的身子猛然一僵。

「不好!忘了告訴他們太上界鈞天聖人那些神修者弟子;正滿天下找殺鈞天聖人的仇人了!也忘了告訴他們太神界界主,太神王這位極度敵視覺醒者的傢伙正在招兵買馬,準備去太元界除魔的事情了!如果他們現在一進入太上界說不定就要受到太上界的半數人圍攻!如果他們去太神界的話!恐怕會受到整界人圍攻!」

大荒王咽了口唾沫,這事情太恐怖了,如果換做是他的話,恐怕一聽到自己會遇到這種情況就會嚇尿,但大荒王思索了一會兒:「他們三人實力高強,連鈞天聖人都能殺,說不定沒事情?」

大荒王也不確定,但他管不了這麼多,最後,大荒王一閉眼,冷哼道:「這些人都是真神上尊說的異類,邪魔!太元邪惡已經屠了一界!他們說不定也干過類似的事情,此刻他們掉入包圍,正好!殺!最後都被弄死最好!」

大荒王朝著地說吐了一口唾沫,隨後頭一樣,鼻子一哼走了!

…….

冷玉他們通過星空之門最終到達了太上界,一進入此界,冷玉和大龍王豪老頭三人便感覺到一股異樣的氣息。

「感覺好像有人在看著我們?」

冷玉仰望著藍天,他能察覺得到,藍天之上有一雙無形的眼睛,正盯著他,在窺視著冷玉和大龍王豪老頭他們三人。

「或許的是普通的安保,畢竟這裡是星空之門,他們必要的監察還是有的,走吧,我們去找個人問問,通往太元界的星空之門在那裡,找道星空之門我們直接去太元界,誅殺了華贏天禾此獠」

豪老頭回首忘了一眼背後的星空之門,此時他們正在一座山峰的平台之上,山峰之下,是一片古意盎然的金玉樓閣,這些金魚樓閣,端的裝潢大氣,每一家都好似是仙人的居所,看著就令人心曠神怡。

「話說,這裡好像是某個仙家宗們來著?」

冷玉打量了一眼四周的環境之後,便隨著豪老頭和大龍王他們一起往山下走去,路上,三人一邊走,一邊在閑聊。

「看著的確像」

大龍王望著山下那隱藏在迎客松下的樓閣。沉吟道,豪老頭聞言也點頭附和了一句:「這定當是太上界的某個宗門建設在此,也好,這省了我們些許麻煩,我們直接就去此間宗門,詢問去往太元界的星空之門所在地」

「嗯!好!」

冷玉和大龍王兩人齊齊應了一聲,便加快了腳步往山下的這家未知名的宗門趕去。

正走著,還沒走多久,便一劍一隊人馬從山下匆匆而上,個個提著劍,見到冷玉他們后,臉色頓時一喜,一個大躍,數十人便如大鳥一般落到了冷玉、大龍王、豪老頭三人的眼前!

「呔!你們三是何方人士!剛剛是不是你們使用了星空之門?」

冷玉三人聞言互相對視了一眼,沒有回話,而是靜靜的看著這數十人,想看看他們到底想幹什麼。

「哼!不說?不說你們也沒法賴賬!我有法寶迴音鏡!已記錄了你們三人從星空之門中出來的情景!」

這數十人中,當頭一個領頭的從口袋中掏出了一面小鏡子,隨後只見他法力鼓動,鏡中便開始放映冷玉三人從星空之門出來的之時抬頭望天的場景。

「原來是這東西在窺視我們」

冷玉三人見了鏡子心中頓時明了,隨後,冷玉一步向前,對那人問道:「說吧,你到底想幹什麼,我們時間緊迫,你可不要擔擱我們太久,否則…」

言至此處,冷玉眼中寒光一閃,眼神之中充滿了警告的意味。

那人依然不懼,將手中迴音鏡收,手一翻一伸一鉤,嘴角便浮現一抹玩味的笑容。

冷玉三人望著此人伸出的手,臉色有些驚愕。

「要錢?」

冷玉問道

「不錯!此地乃我四極宗地界!你們使用了星空之門,所以需要繳納相應的費用!不多!也就百萬神品靈石!」

那人帶著戲虐的冷笑,見狀豪老頭冷喝道:「小子,你怕不是在找死!竟敢敲詐我們?識相的快點滾開!否則!老夫掌下不留人!」

聞言,此人不屑,極度不屑!

「切!老不死的!你以為你是誰啊?你留著白鬍須就以為自己是鈞天聖人?我告訴你!我四極宗宗主天極老人可是與鈞天聖人齊名的存在!如果你今天不交出百萬神品靈石你們三個就給我留在這裡吧!」

哼!

此人話還沒說完,便見冷玉不爽的抖了抖袖袍,頓時平地掛起一陣大風,將這群人吹的東倒西歪,倒在地上慘叫不已,做完這一切后,冷玉和豪老頭兩人淡淡的掃了一眼地上的這群人,便徑直向山下走去。

「螻蟻也敢於皓月爭輝?」

大龍王路過這些人身邊時,輕嘆了一句,隨後飄然遠去。

見狀,領頭者漏凶光:「哼!有什麼得意的!我們不過是四極宗的雜役弟子而已!等下四極宗的外門弟子出手!有你們好果子吃的!」

俗話說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四極宗建宗在星空之門旁,一直有打劫人的習慣,平日里這些宗門弟子經常仗著四極宗宗主,天極老人的實力為非作歹,外人熟悉知曉四極宗天極老人的實力,一般忍忍就過去了,但冷玉他們不同,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這天極老人的可怕,也沒必要怕天極老人,正所謂藝高人大膽,此刻,冷玉他們三人便是如此。

在過了前面那些四極宗雜役弟子這道坎后,冷玉他們下山的路上又遇上了四極宗的外門弟子若干,內門弟子若干,內門所謂天榜高手若干,親傳弟子若干,一直到一位四極宗一名親傳弟子首徒位置。

「你們三個!也太不打我四極宗放在眼了吧?今天我不殺汝!我四極宗親傳弟子首徒韓天龍顏面置於何地?」

韓天龍望著臉色淡然的冷玉三人,臉上煞氣騰騰,在冷玉三人身後,是倒了一大片的四極宗親傳弟子。

「你們還有完沒完?老夫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如果你不速速離去!就休怪老夫心狠手辣了!」

豪老頭實在是沒見過這麼奇葩的一面,望著提著劍的韓天龍,嚴厲的警告道。

但韓天龍完全不聽,反而大怒道:「老不死的!竟敢瞧不起我韓天龍?看我宰了你!」

說罷,韓天龍提著劍就朝豪老頭沖了過去,見狀,豪老頭冷哼一聲,反手一個巴掌揮出!

正當這時,天邊傳來一聲疾呼:「道友手下留情!」

但是晚了,只見豪老頭反手一巴掌扇在韓天龍的臉上后,就將韓天龍直接凌空抽成了麻花藤!隨後摔倒在了一邊,死的不能再死!

「啊!我兒!」

這時,天邊一道虹光現身,短瞬間邊落到了韓天龍的屍體旁,見韓天龍被豪老頭一巴掌抽成了麻花,頓時大怒!

「閣下好毒的心腸!竟然對一個小孩子下如此重的毒手!我四極宗煉藥堂長老韓飛龍今日就就要殺了你為我兒報仇血恨!」

說吧,這韓飛龍法力滾動,擎著劍器就朝豪老頭刺了過去,豪老頭見狀,眼中冷光一閃。

「哼!螻蟻!給我去死!」

話落,豪老頭一巴掌揮出,便見一個大手印子衝天而降,一瞬間將韓飛龍,壓成了肉醬!

「啊!該死的!」

令人驚奇的一幕出現了,那韓飛龍肉身毀了之後,他的魂魄法身從體內衝出,看樣子並沒有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