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天人,凡是古籍中跟天人有關的東西,幾乎都伴隨著毀滅兩個字。

天人,戰爭的挑起者,天人,世界的終結者!

毀滅者,黑暗的象徵,這種辭彙不斷的在古籍之中重複。

逐漸的,哪怕是普通人都開始對天人有些一些了解……一場恐慌,正慢慢的傳遍整個天乾城!

「你聽說了嗎,天人要來了!」

「恩,我也聽說了,據說紫穹前輩跟齊游前輩就是被天人斬殺的,而且戰極前輩跟方運前輩都險些喪命!那個天人據說也只有一個人而已!」

「天……這麼厲害,傳說他們一出現就是世界的末日,他們該不會也打算來對付我們吧?」

「我滴娘……一個天人就能對付四個巔峰皇者了,要是真的像古籍上記載的那樣,天人大肆進攻,我們還有活路嗎?」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談論天人的這些事情,每個人臉上都有幾分愁容,有幾分恐懼。

這種負面的情緒一時間不斷的在天乾城之中傳出。

又過了兩天,又一個消息傳來……

「聽說了嗎?據說聖域的通道關閉了!」

「真的嗎?為什麼!」

「不會是聖域的人拋棄我們了吧!」

這一天的談論內容又變了,每個人都開始談論聖域,因為聖域的通道關閉了,在他們的印象當中,聖域跟大陸一直都是聯通的,從沒有關閉的時候。

現在關閉了,該不會真的意味著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吧?

「不對!據說是因為天人那邊要進攻聖域了,聖域為了保護大陸,才將通道關閉的。」很快就有人否定了。

這種消息真真假假的不斷傳播著,已經沒有人知道傳播者是誰了,但卻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天人,知道了滅世大戰!

「有聖域的強者在,我們應該不會有事吧!」

「那可不好說啊,你忘了嗎,古籍上不是記載說幾十萬年前聖域就因為天人的進攻而毀滅了一次嗎,那個時候,大陸都差點被毀,如果不是最後紀元出現了……就沒有現在的我們了!」

「那現在怎麼辦?連聖域都擋不住,紀元他還在嗎?」

「哎!都九十萬年過去了,你看誰能活這麼久的?我看啊,我們恐怕是沒戲了,等死吧!」

有人頹喪的搖了搖頭,似乎已經開始認命了。

又過了幾天,天乾城的人已經不再討論這些了,他們開始研究,到底什麼地方才是最安全的,一場大遷移,正開始悄然進行著……

這場恐慌來得極快,但動靜卻並不算大。

而在這幾天之後,紀羽帶著皮皮他們,慢慢的走出了天乾城……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天乾城之中的一切變化對於紀羽來說都是不重要的,不管那些消息怎麼傳,最後也勢必會被虛皇他們那邊給壓下去。

天人這種事情,最後只能在真正高層之間流傳著,若是流入百姓的耳中,那麼天乾城將會面臨一個怎麼樣的動亂,這是誰也無法說清楚的。

在天乾城也呆了一個月的時間了,小玄雖然恢復了一些,但卻還不見轉醒,紀羽隱約感覺其中恐怕是有什麼不妥,但又無法弄清楚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最後也只有提前去尋找紀老了,這種問題也只有紀老才有可能明白。

「這次離開又要多久才回來?」走前,寧若溪跟戰月兒出來送別,她們看向紀羽,眼中都有濃濃的不舍。

「回來?」

紀羽微微一怔,顯然對這個詞感覺非常的不適應:「我也不知道呢。」

說完之後,他帶著皮皮,慢慢的飛離了天乾城,他感覺跟東方域的緣分也差不多到頭了……除了那幾個認識的朋友之外,東方域似乎並沒有太多值得留念的了。

聽著紀羽說這句話,戰月兒正想反駁,但卻忽然語塞了,她看著紀羽的背景,只感覺有些茫然。

回來?

這東方域,有他的家嗎?

他回來,能回到哪裡去呢?她心中有些苦澀,卻不知該如何說出口。

「這東方域哪是他的家啊!」身邊,寧若溪幽幽的嘆了口氣,看著紀羽遠行。

……

一路上,紀羽也有些沉默,他忽然感覺自己真的有些可憐,走了這麼久,似乎真的,連一個屬於自己的,可以被稱之為家的地方都沒有,他想起了自己的父母,想起了那個從未見過的紀家……

「老大……」皮皮似乎看出了紀羽心中所想,張開口,卻不知道該怎麼說,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因為他跟紀羽……是同類人。

「沒事,我們走吧,還要將小玄喚醒呢。」紀羽深深的呼了口氣,說道。

兩人以極快的速度飛向東方域跟妖域的邊界。

很快的,他們便來到了這邊界之地,遠遠地便看到了紀老跟邪無情在等待著他們。

紀羽將心情平復了一下,來到了紀老的面前,恭敬道:「紀老,我回來了。」

「我去,你這小子怎麼就不跟我打招呼呀!」一邊的邪無情不幹了,哼了一聲。

紀羽笑了笑:「邪老……」

「呸!你才老啊!我有這麼老嗎!」

紀羽:「……」

「這一次見到的敵人如何,有什麼感覺沒有?」這時,紀老打斷了兩人的鬧劇,雙目錚錚的看向紀羽。

紀羽沉吟了一下,他就知道……紀老跟邪無情一定知道庫青的存在,但他們也沒有插手,說明這對於他來說應該就是一個考驗。

紀羽想了想,便道:「很強大,如果大舉侵犯大陸,能擋下來的除了兩位前輩之外,恐怕無人。」

這絕對不是紀羽故意奉承的話語,這是事實,他經歷過,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大陸之上恐怕都沒有人能夠抵擋那些存在。

「嘿嘿,算你小子還清楚天人的實力,沒有小看他們。」邪無情嘿嘿一笑,頗為玩味:「不過你們幾個小傢伙能將一個天王級別的存在幹掉,也不錯了,儘管那只是一個靈魂體!」

「不過為什麼會有天人的靈魂體出現在大陸之上呢?難道聖域那邊有了缺口嗎?」這時,紀羽忽然問道。

這也是紀羽最頭痛一個問題,天人跟大陸之間的通道,應該只有聖域而已吧,為什麼庫青會出現在大陸之上?難道說……聖域已經被破了不成?

但這也不可能呀,如果聖域被破,大陸絕對不可能會是這個樣子。

這時,便見到邪無情跟紀老相視一眼,神秘的笑了笑。

登時,紀羽便似乎是明白了些什麼,眼神怪怪的朝著那二人看去。

「莫非……那其實是你們兩位……」紀羽怪異的看向他們。

終於邪無情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來:「哈哈!你猜的的確不錯,你這小子的腦袋倒是挺好使的,沒錯,天人就是我們兩個人釋放進來的,我們只放了一個,就是被你們斬殺的那一個。」

紀羽的神色變了變……原本只是一個玩笑的猜測,但卻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這是為什麼?」紀羽臉色微微一變,邪無情也就罷了,愛玩不奇怪。但以紀老的穩重,又怎麼會做這樣的事情?他有些想不通了。

「呵呵,你小子一定覺得很奇怪吧,你看看現在的東方域,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是什麼情況?」邪無情冷冷的笑了笑。

紀羽微微一怔,而後整個人一驚!

天乾城,雖然看上去表面上是跟平常沒有什麼兩樣,但他卻清楚,天乾城之中現在是暗流涌動,若是危險一來,會發生什麼事情還真的不好說,但一定會多數人都恐慌起來,沒有戰力。

這樣的話,最後天人進攻,結果可想而知!

紀羽深深的看了紀老以及邪無情一眼,心中慢慢的明白了他們的想法……

「前輩深謀遠慮,紀羽佩服。」紀羽這句話絕對是出自真心的,他清楚,紀老跟邪無情這樣做,其實也是為了讓天乾城的人適應天人的出現,因為現在已經不是以前的盛世了,亂世,隨時都會開始!

「呵呵,不過就算是這樣,其實也沒有多大的幫助,只是減少了一些慌亂的可能性,畢竟天人的實力實在是太強大了,能擋下他們的人,實在是不多了。」紀老嘆了口氣,「若是紀元先祖還在此,又哪裡輪得到天人作亂?」

紀羽嘴角抽了抽,這一刻他是尷尬的,不知如何自處……

「紀老,麻煩你先幫我看看小玄,他被庫青打入空間亂流之後再出來,就一直昏迷不醒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紀羽決定不再糾結天人的問題,轉而想到了小玄,馬上問道。

紀老看了一眼小玄,還沒開口,便聽得邪無情大笑道:「哈哈,這小子倒是有大機緣的人,沒想到在絕境中還能找到生機啊!」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聽了邪無情的話,紀羽倒是有些驚訝的看著昏迷中的小玄。

他只是感覺到小玄的狀態有些蹊蹺,但是卻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現在聽到邪無情的說法,他才真正的開始考慮……難道說小玄真的是因禍得福了嗎?

「呵呵,天命之子身邊的人,果然都是有大氣運的人啊,你不用擔心,他這是因禍得福,這一次醒來之後,必將脫胎換骨。」

這時,紀老也在一邊笑著撫了撫鬍子,說道。

天命之子,大氣運之人!這句話絕對不是紀羽第一次聽了,在庫青的口中他也曾經聽說過。

此時,他抬起頭,看向兩人,問道:「小玄現在到底是怎麼樣的一種狀態?」

他不想聽這些玄乎的東西,他就想知道小玄現在的狀態,只有確保小玄沒有危險,他才能真正的放心。

「你這小子也太急了吧,好吧,我給你說說吧。」邪無情白了紀羽一眼,而後解釋道:「這小傢伙身上的符文力量徹底的燃燒乾凈了,雖然聽上去,這像是不好的消息,不過實際上卻是天大的好事!」

「這小子在釋放出符文力量的時候,也在領悟那種力量,現在他應該已經將那種符文的力量徹底的煉化了。而且,他曾經被丟入過空間亂流當中,真不知道這小子到底是怎麼做到保命的,不過我現在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這小子身上又有了一些空間之力,大概是在空間亂流之中領悟出來的,他現在之所以昏迷不醒,其實就是在吸取消化這段時間的收穫,等他徹底醒來的時候,恐怕就已經是一代聖級強者了。」

聽著邪無情的解釋,紀羽的心中不免有些驚訝。

也就是說,那一戰,讓小玄得到了一個再度提升實力的機會,只要度過了這次的劫難,就會變得更強大。

紀羽心中欣喜,倒是沒想到小玄竟然還有這種大機遇,若是讓小玄成功了,那麼他的身邊就勢必會又多出一個聖級強者,這對於他來說,絕對是一件好事。

「小玄大概要多久才能蘇醒?」

「恩……這種情況也不好說,主要還是看他自己了,到這一步,已經是要看他自己對空間的領悟了,如果領悟能力高的話,大概需要半年左右,如果低一些的話,那就不好說了……」紀老看著沉睡中的小玄,想了想之後便道。

紀羽沉吟片刻之後,抿嘴道:「那好吧,小玄……就暫時交給兩位前輩照顧吧。」

成為皇帝從簽到開始 小玄不知道要沉睡多久,但他們沒有這麼多時間等待,還要進入天羅秘境。

「你們兩個就先進入天羅秘境吧,你們……」紀老微微抬手,欲言又止,而後還是嘆了口氣:「都跟我來吧,我給你們仔細的說一說一些事情。」

「這小子就交給我吧。」邪無情隨手一揮,一道光芒將小玄籠罩了起來,接著,空間瞬間便被撕裂,小玄被送入了空間之中:「在空間中領悟空間之力,應該會比較好吧。」

紀羽感激的看了一眼邪無情,而後道:「那我就替小玄多謝前輩了。」

「嘿嘿,謝什麼,我只是想見識一下這小子的能力有多強而已。」邪無情嘿嘿一笑:「你們也去吧。」

僵尸保鏢 點了點頭,紀羽跟小玄便跟著天老一同上路。

他們飛到了邊界之地,來到了天羅秘境的入口。

之前停留在這裡的修士似乎也全部散掉了。

「這些人留在這裡只會製造恐慌,歐陽便讓他們都散了。」天人似乎知道紀羽所想,而後淡淡說道。

紀羽恍然,點了點頭。

他們停在了秘境之外,此時的天羅秘境,經過了之前的那場動亂之後,早已經沒有了之前的那種神秘,更像是一個普通的空間通道。

不過也是因為發生了那種恐怖的事情,直到現在也沒有人敢再次進入裡面,哪怕是皇者,此時也不敢冒這種危險,天羅秘境一時間也顯得非常的冷清。

「紀老,你不跟我們一起進去嗎?」紀老直接停在了秘境的門口便不再前進,紀羽不由問道。

卻見紀老搖了搖頭:「不了,雖然這裡看上去是沒有什麼,但裡面多少還是有些禁忌是針對我們老傢伙的。」

見紀老不願進去,紀羽也不再說什麼,「既然如此,那麼小玄就要麻煩您老照顧了。」

「恩,你們已經進入過葬洞了吧?」

「恩,已經去過了。」紀羽點頭。

「你們這一次依舊是要再去葬洞,那個介面就是在葬洞的深處。」紀老的眼神深邃,朝著那天羅秘境的深處望去,似乎想要看透一切似的。

「那裡……真的接著補天之地么?」紀羽的聲音此刻有些顫抖,他看向紀老,看上去有些緊張。

「去了,你就會見到你想要見到的了……不過你要記著,千萬別魯莽,以你現在的實力,進入補天之地的話只有可能是送死的。」紀老點了點頭,又對紀羽叮囑道。

隨後,紀羽便帶著皮皮一同朝著天羅秘境的方向飛去。

紀老在天羅秘境的入口之外,神情複雜無比:「向飛…飄羽…你們的孩子果然還是那麼像你啊!」

……

天羅秘境之中,紀羽跟皮皮也不是第一次進來了,這一次他們已經算是輕車路熟了,他們一路上便是順著葬洞的方向飛去的。

這一路上,他們也有見到一些屍骨,不過已經不是之前庫魯的那種骷髏兵了,這些都是死去的人,死在天羅秘境之中的人,他們的屍骨永遠沉睡在這裡。

「老大,前面就是葬洞了。」很快的,他們來到了葬洞的邊緣。

對於很多人來說,葬洞是絕境,但對於紀羽來說,葬洞是一個非常值得他留念的地方……

在葬洞之中,他經歷了許多,變強了許多,而且……葬洞之中,還有他的牽挂……

紀羽思緒萬千,最後嘆了口氣:「走吧,我們現在就進去吧。」

「恩!」皮皮臉色微微一動,而後點頭。

兩人一同,懷著不同的心情,又一次進入了葬洞之中!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葬洞依舊清凈。

妙手神廚夏青竹 紀羽跟皮皮一路飛進,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

很快的,他們又來到了之前的那個地方……

葬花已經沒了,菩提也已經消失了,紀羽跟皮皮兩人就站在那裡,久久沒有離去。

這裡雖然看上去什麼都沒有,但也只有他們知道,那一段經歷,他們是無法忘卻的。

「好了,走吧。」良久之後,紀羽收起了思緒,幽幽嘆了口氣,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