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女神!

這纔是絕對的女神!

章建豪想到這裏,便開始以一種看待女神的眼光,仰視西王母了。

“咦,小小年紀,你怎麼用這種獻媚的眼神看着我?”西王母突然發現章建豪正在色眯眯的看着自己,頓覺渾身的不自在。

“嘿嘿,我這是在仰慕女神好吧?”章建豪辯解道。

“仰慕女神?我看你是欠揍!”西王母故意地發起脾氣道。

章建豪一聽西王母要揍他,趕緊低下頭,收斂了起來。

“呵呵!走,我們進去吧。”西王母看見章建豪一副害怕捱揍的樣子,不禁笑了起來,指着面前的城門說道。

“嗯!”章建豪小聲地回答道。

說完,兩人便已經進入了城門。

豪門隱妻:前夫的溫柔陷阱 過了一會兒,章建豪發現道路的兩邊突然出現了很多大大小小的柵欄,同樣是用廢銅鏽鐵做成,這些柵欄圍成了四四方方的護欄,像這樣的護欄大概有七八十個,每一個護欄裏面又都矗立着一個亭臺,亭臺的結構有點像戰區的哨所臺,臺上最多能夠容納十來個人。

只是這些護欄裏面,包括亭臺上面,依然是沒有一個鬼影,就連像章建豪和西王母這樣的外來客,也看不到一個。

章建豪正要張口詢問,只聽西王母首先說道:

“章建豪,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場景,除了腳下的道路和鬼境有明顯不同以外,這些城堡力城牆,兩邊的柵欄,亭臺等等,都是和鬼境一模一樣的,只是我們看不到鬼魂罷了。”

西王母一邊說着,一邊指着兩邊的景物,繼續講道:

“所有的鬼魂進入城門之後,都要來此重新審判,他們的面目都是按照前世模樣,很容易分辨,只是他們的臉蛋已經是千瘡百孔,慘不忍睹罷了。而城裏城外、包括護欄的內外,都有官吏、鬼卒輪班把守,絲毫沒有半點馬虎。”

“這些大大小小的護欄和護欄裏的亭臺,其實就是那些判官們在此辦公的處所,所有被押解進來的鬼犯,根據他們的罪行不同,被帶入不同的護欄裏面進行審問,然後就被打入相應的地獄中受罰去了。”

待西王母講完,章建豪點頭笑道:

“我明白了,這些護欄就是各位判官的辦事處唄,而我們是局外人,只能看到表面,裏面的情形到底是什麼樣子,根本就看不到對吧?”

“呵呵,你只說對了一半,其實如果想看到鬼境的場景,只需要吃下一粒轉神丹,即可。”

“轉神丹?是什麼東東,你有嗎?”

“其實轉神丹就是一丁點兒的牛屎,而且這牛屎非同一般,他是地府中的鬼差牛頭產下的牛屎,無色無味,入口即化……”

“尼瑪,居然是牛頭屙出來的牛屎,還他麼無色無味,入口即化……”

章建豪聽了,頓時有一種想狂吐不止的感覺…… 轉神丹,多麼好聽而且脫俗的一個名字,如果不是西王母口口聲聲說,那其實就是,鬼差牛頭屙出來的一坨屎煉化而成,他還真想吃一粒試試。

“噼裏啪啦的,牛頭屙出來的屎叫轉神丹,那麼馬面屙出來的屎就叫轉仙丸了?”章建豪想到這裏,又是一句咒罵。

西王母見章建豪站在一旁,不說話,便又笑着說道:

“呵呵,章建豪,我之所以說到轉神丹,那是因爲,我們要去枉死城尋找你的人模啊,但是要進入枉死城,就必須得進入鬼境,所以……”

“你的意思是說,我們要吃轉神丹……”章建豪還沒有把話說完,就開始做嘔吐狀,一副不堪忍受的樣子。

“對呀~”西王母笑道,好像並不在意章建豪的反應似的。

“他麼的,都要吃屎了,西王母居然還能笑得出來……”章建豪表示無語。

又聽西王母突然遲疑地皺着眉頭說道:

“不過,我身上沒有轉神丹哦……”

“哈哈,說了那麼多,居然沒有轉神丹,也就是說,我們沒有牛屎可吃了,哈哈……”章建豪心想沒有牛屎可吃,臉上頓時掛起了笑容。

西王母依然沒有在意章建豪面部的變化,只聽她淡淡地說道:

“不過,我雖然沒有轉神丹,但是這地府的閻羅天子可是多的是,即使他也沒有,就讓牛頭現做也不遲,我聽說他能夠在一分鐘之內煉化出八顆轉神丹……”

“尼瑪,故意玩我的是吧,我這顆脆弱的小心臟啊……”

章建豪聽到西王母這麼說,差點沒有哭出來……

看來這輩子,自己的屎還沒有來得及吃,倒先吃起了牛頭的屎,又想到這坨屎吃起來無色無味,入口即化,他的心裏又突然有一種試試看的衝動。

這時,章建豪也不再胡思亂想了,反正這頓美味是躲不過去了,便立即無比堅定地說了句:

“嗯,西王母,我們開吃吧……”

“呵呵,小小年紀,沒見過吃牛屎還那麼猴急的……”西王母挖苦似的笑道,“我們稍等片刻,閻羅天子馬上就要來了。”

章建豪頓時崩潰,無奈地說道:

“閻羅天子在哪裏,他怎麼知道我們來了?”

“呵呵,閻羅天子在鬼境啊,當我們踏進第五殿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我們來了……”西王母迴應道。

“可是,我怎麼看不到他……”章建豪搖搖頭,一頭霧水地說道。

“呵呵,那是因爲我們身處幻境啊……”這時,西王母開始解釋了起來。

原來,地獄設了兩個世界,鬼境、幻境的景象自然不同,它們處於一種相互之間平行的狀態。

這種平行的狀態,有一個很奇特的特點:待在鬼境裏的鬼魂、鬼神能夠看到幻境的世界,而且是一清二楚,歷歷在目,如同就發生在眼前。

但是,待在幻境裏的外來生靈,卻看不到鬼境裏面的情況,否則,幻境也就沒有了繼續存在的意義。

這種特殊的設計,和現代的一些經過特殊處理的窗戶差不多,透過這種窗戶,可以達到窗戶外面的人看不到窗戶裏面的情況,或者窗戶裏面的人看不到窗戶外面的情況。

章建豪聽完,這才恍然大悟地點點頭,以一種更加崇拜的眼神看着西王母,問道:

“既然閻王天子已經知道我們來了,那麼爲什麼他還不過來迎接我們?”

“我猜他可能正在忙於公事吧,我們在此稍等片刻……”西王母馬上解釋道。

西王母的話剛說完,只見一道白光從天空中衝了下來,定睛一看,一個人形已經穩穩地站在地上。

只見此人生的玉樹臨風,長得眉清目秀,穿着一身黑色的長袍,腳蹬一雙黑色的長筒靴,一副意氣風發、書生氣十足的樣子。

“天上居然蹦出來一個書生,難道他也是外來的人?”

章建豪一想到此人有可能是外來的人,就彷彿看到了親人,看到了老鄉一般。

俗話說,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章建豪當時就想哭,但是怎麼也哭不出來……

這時,那名突如其來的書生微笑着朝章建豪和西王母這邊走來,只聽他大聲地說道:

“哈哈,真是稀客,稀客!小神見過王母娘娘,請恕小神遲遲未來迎接之罪!”聲音聽起來,響亮動聽。

“呵呵,閻羅天子不必自責,我們也是剛剛纔到,然後就在城中隨便地轉悠了幾圈。”西王母也開始笑道。

說話間,閻羅天子已經來到了西王母和章建豪的面前。

“尼瑪,這居然就是傳說中的閻羅天子,閻羅王?”章建豪一臉驚訝地看着這位滿身秀氣的書生,只覺做人和做鬼一樣,不可貌相。

“王母娘娘,想我地府千百年來秩序井然,鬼神都相安無事,三界六道之中也是一片祥和的景象,所以像你們天庭之中的神仙,來到我這裏參觀的人是少之又少了。”閻羅天子一陣感慨道。

“呵呵,話是這麼說。不過,這正說明了你們地府中的事務處理的非常好啊。”西王母表示讚許道。

“呵呵,慚愧,慚愧……”閻羅天子說完,眼神定格在了章建豪的身上,又忙問道:

“不知這位小仙,又是何人?”

“他叫章建豪,是我帶過來的,剛剛飛昇天界沒多久。”西王母說完,立即朝章建豪使了一個眼色。

章建豪心領神會,趕緊向閻羅天子恭恭敬敬地說道:

“小仙章建豪見過閻羅大神,請多多包涵!”

“呵呵,這位小仙倒挺會說話,不錯,不錯哦……”閻羅天子十分滿意地笑道,忽然笑聲停止,似乎想到了什麼,然後一本正經地問道:

“王母娘娘,不知你們來我地府,有何急事?”

“呵呵,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事,就是要你陪我們去一趟枉死城,找到章建豪前生的人模,然後給他的仙體打造一個肉身即可。”

“哦,可是……章建豪現在已經是神仙了,卻爲何要給他打造前生的肉身?”閻羅天子有些遲疑地問道。

“呵呵,此乃天界的天機天機不可泄露,你就不用再過問了。”西王母一臉平靜的說道。

天機不可泄露……

到底是什麼天機? 話說,三界六道之內,曾經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定下了一條不成文的規定,凡是自己界內的事情,必須自己處理,他界的事情不能過問,相互之間互不干擾。

閻羅天子聽西王母說是天機,便不再追問,立即爽朗地笑道:

“呵呵,既然是你們天界的事情,我們地府自然無權知曉。”

“呵呵,如果不是因爲天機,我們也不會這麼行色匆匆地打攪到地府的。”西王母笑着說道。

“那好,既然事關天機,我就送你們到鬼境一趟。”閻羅天子說完,趕緊從衣兜裏掏出一個白色的小藥瓶,然後從藥瓶裏取出了兩粒黑乎乎的藥丸,接着說道:

“給!這是轉神丹,每人服一粒,就能進入隨我進入鬼境了!”

“尼瑪,這就是傳說中轉神丹,牛屎的精華?!”

章建豪雖然表示極度的不適,但還是和西王母一起,接過了閻羅天子遞過來的轉神丹。

“呵呵,真是對不住你們啊,這顆藥丸,它的味道有點兒……有點兒發臭……”閻羅天子見章建豪和西王母拿過轉神丹,突然一臉歉意地說道。

“發臭?”西王母立即驚訝地問道,“我聽說這轉神丹無色無味,入口即化,怎麼會發臭呢?”

“尼瑪,瞧那藥丸,黑乎乎的,能不發臭嗎?”

章建豪聽到西王母和閻羅大仙正在探討牛糞爲什麼會發臭的問題,胸中又開始感到一陣強烈的不適了。

“其實您說的沒錯,好的轉神丹就是無色無味,入口即化,但是……”只聽閻羅天子慢慢地道出了事情原因。

原來,閻羅天子之所以這麼晚纔來迎接西王母和章建豪,一是因爲他當時正在忙於公務,二是他突然發現儲存多年的轉神丹已經無效,因爲畢竟它是一坨牛屎,存放的時間久了,肯定會發黴腐爛。

閻羅天子心想,王母娘娘還在幻境那裏等着呢,不能因爲沒有了轉神丹,就不去迎接西王母了。

這時,他突然想到了身邊的鬼差牛頭,便大聲地喊道:

“牛頭,你趕緊過來,我要你立即做一件事!”

牛頭聞聲而到,急忙問道:

“閻羅大仙,所做何事?”

“你趕緊找一個沒人的地方,給我弄幾粒轉神丹來!”

“是,閻羅大仙!”

幾分鐘過去,牛頭來到了閻羅天子面前,手裏拿着那個白色的小藥瓶,一臉猶豫地說道:

“閻羅大仙,轉神丹已經做好了,總共十六粒,只是我最近腸胃不好,拉肚子剛好沒多久,現在又趕上我便祕,所以,所以……”

閻羅天子覺得不妙,就從藥瓶裏取出了一粒轉神丹,一看傻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