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她帶來的三千血煞戰士,可能數量已經不足五百。

「哼,我凌墨不屑於與你們這般狀態的人戰鬥,勝之不武。」說完她向後一躍,飛上天空,手中拿出一個血紅色的號角,「嗚——」

吹動下發出沉雷一樣的聲音,立刻所有還活著的血煞戰士停下動作,看向她的方向。

「血煞,撤退!」

聽到命令,剩下的血煞立刻撤退,跟著血煞將軍凌墨立刻遠離了五江郡,因為凌墨很清楚他們所佔領的城鎮,現在沒有人鎮守,萬一人類派出一股奇兵,他們辛苦建立的位面通道就會被毀滅。

「看來這個血煞將軍還有些頭腦。」諸葛清雨吐了口血,苦笑。

人類這邊也沒有人追趕,因為所有人都精疲力竭,死亡慘重。

「我們勝利了嗎?」

池綰綰和公孫幻蓮坐在地上,氣息都不到一層。

高傲的艾瑟現在除了強行挺直身板,怕是已經沒有力氣。

昊嵐坐在城門前,他的身邊妖獸屍體堆積如山,並且除了城門還在,周圍的城牆早倒塌了。

秦成軒坐在地上,刀上全是鮮血,吃株靈藥,咕嚕嚕喝口酒,「爽。」

華曼絲飛落下來,去攙扶受傷的艾妮莎。

吳九郎靠在斷壁上,感覺立刻就要睡著過去。

郭寒婷看著坑中的龍辰,不由得讚歎這個傢伙真是怪物。

在加固區域,早有妖獸沖入,百萬普通百姓只能抵抗,損失慘目忍睹,慕容冰珝全是是妖獸的血液,她都不知道她殺掉了多少妖獸。

「周城主大人,好像血煞被龍辰公子他們打退了,現在只剩千餘妖獸。」

周墨廉立刻傳令,「傳令所有有生力量,清理城內妖獸,並且派人保護受傷的強者。」

「是!」

周墨廉也是坐在地上,雖然他被從廣場處保護回來,但一路上也是戰鬥,女兒周蓮梨已經去支援加固區,整個五江郡斗戰戰鬥,沒有一處是安全之地,當時的妖獸太多了。

池綰綰立刻去找龍辰,聽到說龍辰已經暈死過去她立刻心都糾緊了。好在在大坑中找到龍辰,把脈之下她長舒口氣,龍辰身體透支,但五臟六腑心脈都很正常,可能需要半個月甚至超過一個月的休息時間。

十萬妖獸、三千血煞、一位血煞將軍,還有一尊能夠輕鬆擊敗五位武聖的液靈之柱。多麼恐怖的戰力,居然還未攻下五江郡。相信這個消息很快就會傳開,給人心惶惶的人類區域,給躁動不安的人們,一個好消息。

當然對液靈和血煞大軍來說,算是迎頭痛擊了一次。

不過……當所有妖獸被擊退與擊殺后,整個五江郡陷入哭泣與沉默聲中。九層的房屋樓閣被摧毀成廢墟,剩下的一層也是破爛不堪,四面城牆一面倒塌,兩面襤褸不堪,想要重建不是幾個月能夠完工的巨大工程,人力物力絕對不少。

三天下來,根據不完全統計。

五江郡一百二十萬人口,只剩下了六十八萬,其中有一半都有不同程度受傷。守城的四萬軍團只存活下來三千人不到,共同守城的修鍊者有六千餘人,存活下來的不到二千五百人,犧牲慘烈。

五江郡沒了,城池破爛如此嚴重,短期無法修復,雖然南面人類區域類的妖獸被這次打光了不少,但依舊無法作為壁壘。

第三日,龍辰隊伍離開,準備先回到九渠山休整,其中郭寒婷帶著她的人以及慕容冰珝都一起出發。龍辰昏迷,艾妮莎與軒轅綾,以及諸葛清雨全部是重傷。

好在夏佩珊受傷不算太重,有她在,路上遇到什麼危險都能解決。

除此之外,龍辰的隊伍僅有寇芙和華曼絲還有戰力,其他人暫時都無法使出超過三層的力量。雷蓮宗隕落了一位供奉,郭寒婷失去了兩位隊員,保護慕容冰珝供奉也隕落了一位。

損失不小。

十日後,整個大戰的消息傳遍人類區域,龍辰帶領強者抵擋十萬妖獸,三千血煞,擊殺叛皇赤杖,並且力敵液靈超級強者的事傳開。龍辰的名字,可以說響徹整個人類區域,已經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燭帝非常高興,這可謂是最近幾個月唯一的好消息,當他聽到有液靈之柱是赤杖親王時,已經擔心龍辰他們的安危,能夠全省而退便好。

沒想到龍辰還殺掉了對方。

「傳孤旨意,命令周墨廉城主放棄五江郡,帶領六十多萬人撤去楓紅鎮,調赤楓主城工匠前往那裡,擴建楓紅鎮,作為南面的第二道防線。」 龍辰這一睡,就睡了整整兩個月,如果不是眾多強者把脈都說沒有問題,池綰綰與凌青鳶早就著急了。

回到九渠山,照顧龍辰的人就多了,池綰綰療傷的情況下主要是凌青鳶負責照顧龍辰,公孫幻蓮也留在了九渠山,聞訊趕來的還有林雅萱,看似她很是冷傲,其實注意力都在龍辰這裡,一直都在關心龍辰的狀態。

還有姚晴,聽聞三公主說龍辰受傷很重,特地親自從雲河主城飛過來,帶來斗靈閣的秘制靈藥。

因為龍辰昏迷,艾妮莎與軒轅綾等眾高手重傷,所以任何人沒有任務的情況下都在九渠山。現在熱鬧的很,各路高手雲集,姚晴帶領的斗靈閣高手。

赤瑰和夜雪堂主帶領的樓蘭中高手,張霖雨帶領的地靈閣高手,全部來到。並且林雅萱的人就在九渠山對面,雷蓮宗又新派了二十位武皇之上的人來,由公孫幻蓮指揮。

一時間,九渠山彙集的強者能夠讓任何勢力恐懼,包括血煞。

當龍辰醒來時,瞬間池綰綰與凌青鳶都撲了上去,把龍辰疼得慘叫,後面林雅萱和公孫幻蓮她們全部都笑了起來。

當然龍辰醒來也做不了什麼,身體的氣息還未恢復一層,內傷也還挺嚴重,先傳信三公主,他們還需要調整和恢復三個月時間。這是龍辰的傷勢恢復時間,大家在九渠山切磋和修鍊,相互指導這段時間提升非常之快。

但是一條條噩耗般的消息傳來,讓所有人表情凝重。

北部十二區赤紅城已經與妖獸血煞大軍有個一次交戰,戰鬥十分慘烈,根據不完全統計。這場雖然妖獸數量不到十萬,但邪靈數量有三萬。

有赤紅之壁的依仗,再加上城牆足足有一百八十的高度,所以一般妖獸根本上不來,城門有三重並且加固,即便是八等妖獸的攻擊也不能輕易的造成傷害。但邪靈半數能夠飛行,配上飛行妖獸,依然對赤紅城造成不小的麻煩。

泣顏 但是參戰的血煞戰士近萬,三位血煞將軍。

戰鬥持續了兩天,才勉強將其擊退。

北部成為血煞與液靈的主要區域,根據斥候傳回來的消息,北十二區外幾乎沒有活人,所有村鎮都被毀滅。只留下的一座烏芒鎮成為了據點,預計那裡有血煞戰士不下十萬,數量恐怖。

此消息都不敢傳開,怕引來驚慌。

相比於重災區北面,西面最近三個月也極為慘烈,防線原本守住,但是突發意外,龍辰估計的不錯,四大邪祖之一的通天邪祖蘇醒。這傢伙六親不認見誰都殺,人類聯軍與血煞都被其波及。

不過在西面有三位血煞將軍與一位液靈之柱,真要打起來,根本不懼通天邪祖。

只是西面被他這樣一折騰,讓西區防線有些崩潰,只能退守西面赤紅之壁的西風城,原本大好的局面被破壞,撤退路上被血煞追擊,雖然數量不多,但是很多普通百姓難以倖免。

還有不少村鎮的人,不願意離開,他們願意與村鎮共存亡。

南面五江郡大戰之後,負責南方攻擊的凌墨血煞將軍退回,並未繼續發動攻擊,煉獄之柱被龍辰斬殺,讓其總戰力折半以上。但即便如此,南方強者也損失不少,三大郡城之一的五江郡完全毀滅。

南面赤紅之壁高度最低,所以只能退守十一區隘口的楓紅鎮,在擴建之下已經快要達到郡級水平。不過壞消息是青靈驛站失守,也就是說南十一區以外,也已經完全淪陷。

東面,十四區邊境蒼平鎮已經淪陷,畢竟三面都開始守護十一區以內,東面再堅守十四區已經不明智。所以借龍辰的虎符,凌青鳶就發令棄守太和城區域外五坐城鎮,七處鄉村。

好在東區的妖獸被狐王早就整頓過,十五六區的地淵塔也先摧毀了一波,所以被控制的妖獸數量並不算多。

太和城成為東面的第一道防線,左面太和山脈被狐王所佔領,而地龍軍團負責守在太和山脈外,正要保證沒有人去侵擾狐王的妖獸大軍。

「至此,人類區域赤紅之壁外整個一圈,完全淪陷。」池綰綰在床榻前念著捲軸。

龍辰靠在床榻上,周圍公孫幻蓮與林雅萱,還有艾妮莎都在。畢竟龍辰的房間,大家沒事都喜歡鑽來看看,更別說現在有重要的情報彙集而來。

九渠山是以龍辰的為主心骨,除此之外並沒有誰說了算,有什麼重大事件都是大家一起商議,一起拍板,氛圍也十分融洽。

「龍辰好像毫不在意。」公孫幻蓮看著龍辰表情說道。

看到大家都看著他,龍辰擺擺手,「不是說毫不在意,而是目前的情況都在意料之中,血煞來勢洶洶,根據估計血煞族總共才六十萬人口,這次來到玄武大陸至少有三十五萬,幾乎是傾族而出。洪荒冥戒也告訴我,邪域之中邪靈其實也是有數限的,液靈能說服邪靈王借兵,高等邪靈也是想分一杯羹,外加通天邪祖的蘇醒,人類目前只是損失邊境區域,保護十一區以內,都是自己人……」

龍辰淡然笑了笑,再說,「其實,已經算是不錯了。」

林雅萱點點頭,「血煞強橫,人類散漫太多年,吃了對方先手的虧,還好各方勢力團結,能夠穩住赤紅之壁的防線就很好了。」

慕容冰珝站在窗口笑道,「龍辰聽說你會掐指算命觀星,你說說這場浩瀚的大戰想要結束,會打到我們人類的哪個區域?」

再次看向龍辰,大家都是自己人,隨便聊聊都可以的。

「目前來看是兩個結果,要麼人類滅亡,要麼最後打到六區主城位置。」

「這麼慘烈?」

大家都有些擔憂。

龍辰擺擺手,「我也是隨便預估,命運是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中。」

池綰綰繼續說道,「目前西北面,戰鬥不斷,完全亂成一鍋粥,兩大主城以及赤紅之壁內的村鎮還受到小股妖獸和血煞攻擊,南面也逐漸開始,龍辰,只有我們東面太和城以內,幾乎沒什麼騷亂的消息。」

龍辰掀起輩子跳下床,「就是說,我們東面醞釀著一次大戰了。」 「龍辰有客人來了。」外面上官赤玥跑了進來。

「客人?」一般來說有客人來不是上官赤玥來通知才對。

「是誰?」龍辰穿好風衣,底衣白色帶著雲河淡藍色紋路,外面是火紅邊的披風,簡約而又不失霸氣,這是凌青鳶給他精選的衣衫。

突然一道紅光從外面飛進來,直接撲向龍辰,「龍辰!」

可愛的紅色大尾巴,抱著龍辰蹭的厲害。

「紅尾原來是你們來了。」龍辰抱著這小可愛。

「嘿嘿,狐王姐姐說想你了,所以就我們兩個跑來看看。」紅尾直言直語,而且說的是人類語言。

「紅尾你說什麼呢!」

門口藍晶九琉璃天狐紅著臉走進來,擬化人形的她有著一頭藍白色的長發,身材婀娜美麗無比,穿著一身雪白的長袍,天藍色的系帶,長裙蓋腳,身後九條毛茸茸美麗的雪白藍尖的尾巴並沒有完全擬化,畢竟這裡都是龍辰的人,不用完全收斂妖獸的模樣。

被紅尾這麼一說,狐王臉俏紅,差點不好意思走進來。

「嘿嘿嘿,狐王姐姐在領地經常都提起龍辰呢,明明就是想得很呢。」紅尾還補充道,完全不給狐王「面子」。

狐王臉更紅了,「你這紅尾,回去看我怎麼收拾你。」

說著上來揪住她的小耳朵。

「狐王,好久不見。」龍辰看著狐王,一起經歷風雨的夥伴,都甚是想念,如果不是時間緊迫,這些年又都在修鍊,早就去妖獸區域他們那做客了。

「好久不見龍辰。」狐王伸手過去,好久沒握住龍辰的手。

兩人眉目傳情,靜止的看了約有十秒。

「咳咳!」池綰綰咳嗽了一下,雙方才尷尬的各自笑了笑。

「我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在妖獸二十五區域結實的狐王,一起共進退共生死的好夥伴。」

狐王也用人類禮節給大家問好,「各位好,我是藍晶九琉璃天狐,各位可以喊我天狐姐姐,很高興認識諸位。」

狐王美麗動人,而且有人類做不到的異樣美,凌青鳶羨慕,池綰綰腮幫子鼓鼓的,大概在吃龍辰的醋,畢竟狐王是太漂亮了,是個正常女人都會有些羨慕。

不過不管是池綰綰還是凌青鳶,都算是一等一的大美人,這裡還有慕容冰珝與公孫幻蓮,以及氣質出眾的林雅萱,倒是一屋子都是大美人。

好在龍辰能穩住,換做其他人,早就鼻腔燥熱丟人逃跑了。

交流了一會,龍辰先去洗漱活動活動身體,回來時已經看到狐王與幾女打成一片,關係十分融洽,探討如何保養,池綰綰還在給狐王整理尾巴的上毛髮,關係極好。

而紅尾笑咯咯的去找幽兒玩去了,在這裡不少人認識她。

「狐王,你來這裡還帶了消息對吧?」

狐王溫柔的點點頭,「東區,我散布出去了很多空中眼線,在太和城外二十里方向,有一萬數並非我控制的妖獸,這些傢伙已經被一頭八等妖獸統御基本無法控制,那八等妖獸是被液靈附體,我派去的黑鹰鵰想與其溝通,直接被其殺死。除此之外,十二區的位置發現了不下萬數液靈,已經在那片區域矗立領地,血煞數量預估只有一千……我們要直接突襲吃掉這股勢力嗎?」

「就這麼點?還沒有打五江郡的多,都不夠我們塞牙縫吧?」慕容冰珝裝起來了,她可是參加了五江郡守衛戰的人。

「的確數量沒想象中多。」凌青鳶現在越來越成熟,做事與指揮都有一些女強者風範。原本有絕症心枯的她,在龍辰與艾妮莎以及軒轅綾和夏佩珊,四位武聖的幫助,加上池綰綰花了不少財力換到的八等靈藥。

身體完全恢復了不說,還從武皇高階提升到了武皇巔峰。

「完全是看不起我們東區呀,這數量還沒有北面的十分之一。」諸葛清雨不滿,她的傷也才好不到一周,現在又開始火熱起來。

「夏佩珊要去,我要讓那些血煞將軍知道我天才的訓練成果。」夏佩珊靠在池綰綰身邊舉手說著,最近三個月很多高手指導她,原本就天賦決然,並且有武聖底子的夏佩珊實力突飛猛進,已經不是只會遠程放技能的武聖了。

大家信誓旦旦,以目前九渠山的力量完全可以立刻與這股力量對碰,哪怕是裡面還藏著一位液靈之柱在其中也能夠一戰。

「不用。」龍辰露出一抹邪笑,「對方這股力量可是沖著太和城去的,我們何必去呢?太和城久為歷經戰事,我以早已通知,並且擁有不少強者,除開液靈之柱與多位血煞將軍的情況下,就讓他們守衛一次試試,而且太和城可是用攝靈陣的。」

付佳佳升官記 攝靈陣,多顆攝靈石組成的高端守城器械,可以說是帝國的大資金力量,即便是面對武聖級別的人物,依然能夠將其麻痹擊退,讓短暫時間沒有任何的戰力。

足以抵擋一到兩位血煞將軍。

「嚯?我看到龍辰這壞表情,我就知道你肯定有其他想法對吧?」慕容冰珝太了解龍辰了,他可不是坐山觀虎鬥的人,他可是喜歡參與其中的傢伙。

別說慕容冰珝,就連艾妮莎都站起來,她都有些了解龍辰,他可能會有所行動。

「當然,我怎麼會不行動呢?」龍辰壞笑著,凌青鳶立刻拿出地圖,都不用龍辰說。

龍辰看著東區地圖,「對方在十二區這裡集結,我們現在高手眾多,我準備兵分三路。」

「怎麼個三路方法?」就在門口走進來一位高挑美麗的女子。

「語妍,你出關了。」龍辰立刻說道。

「看看,沙語妍姐姐一來,龍辰臉都笑爛了。」

「是啊,瞧瞧他的樣子,沙姐姐給他一腳。」

弄得沙語妍也有些不好意思,現在的沙語妍突破到了武尊高階。

「出關了,狀態很好,想試試手呢。」沙語妍捏著拳頭,她閉關時間略長,出來發現九渠山很多生面孔,並且實力都十分強大。

「這樣吧,青鳶和綰綰召集所有沒有閉關的人,我們準備分三路行動。」 「龍辰,我忘了告訴你一件事。」凌青鳶說道。

龍辰歪過頭來眨巴眼睛。

凌青鳶微笑的說道,「現在我們九渠山真的是強者如雲,不少人可是沖著你來的。」

龍辰當然清楚,「我已經感覺到了,很多強者,有熟悉的氣息,也有很多不熟悉的氣息。」

慕容冰珝笑道,「凌青鳶的話可沒說完,是有半數是沖著龍辰來的,但是還有很多人是沖著凌青鳶、幻蓮、還有池綰綰,以及劍聖來的。」

池綰綰點點頭,「的確如此,不過基本都是認識的人或是朋友。」

披風隨風浮動,龍辰稍釋放氣息,「既然如此,作為九渠山的主人,我來通知大家好了。」龍辰沒有張口,但聲音傳遍九渠山山脈十里範圍內。

「大家好,我是龍辰,讓各位久等了,請沒有閉關修鍊的諸位前輩,諸位夥伴到九渠山船後端會議山脈,我們要準備開始第一次行動計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