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2 月 13 日

她得在王爺遇到周玫以前,虜獲了王爺芳心。

可早上出門急,她沒能好好打扮;見到王爺時只忙着歡喜,又忘了裝淑女;現在該怎麼辦,是破罐子破摔,只要能哄王爺開心就行;還是痛改前非,立時就轉變成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

哎,好難整!

這丫頭怎麼又愁苦上了?這丫頭的情緒簡直是收放自如,無縫切換,實在是有意思。

李靖松站在百寶閣前賞前朝銅尊,目光卻有一下沒一下的往羅曼這邊瞟。

見她只給了和郡王一個『嗯』字就沒了下文,獨自愁眉苦臉的坐到了曲廊邊看景。李靖松就懟了陳墨一下,陳墨無奈,也只得迎著羅曼走過去。

「從這裏看出去,滿院子景色盡收眼底。你挺會找賞景的地兒。」

羅曼正犯愁呢,可看見陳墨還是眼前一亮,給了笑臉:前世,李墨可是名動京城、風儀無雙的佳公子。他騎馬出行,趕來看他的人要堵十里長街。

這樣的人偏生還不是草包,他文能安國,武能守邊,一管竹笛更是吹得清絕,本朝最具盛名的樂師都甘拜下風。

羅曼前半輩子太過卑微,沒機會見到他;等她身居高位,他卻以身捐國,戰死在沙場。

這一世有幸相見,她想好生看看他的顏,聽聽他的笛……

「既然覺得好,你也坐這兒賞景吧。」羅曼殷勤的給陳墨搬了把椅子,又鬼使神差的瞄了上首的和郡王一眼。

見他只顧著和李靖松說話,又無力的嘆了口氣:當真只有周玫那樣的仙女,才能引王爺多看兩眼嗎?

陳墨不客氣的坐在了羅曼旁邊,兩人一邊看景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說着閑話。

羅曼先還不時的飛和郡王兩眼,後頭卻被陳墨的雅趣吸引,專心和他說起了煮茶、調香。

「窗前的茉莉開得好,就是太香了些,聞久了悶人。放兩壺龍井在邊上,就好多了。」陳墨端兩盞龍井過來,扇著茶香讓羅曼聞,問她:「怎麼樣,有沒有解了茉莉的膩?」

羅曼深吸一口茶香,果然覺得茉莉沖鼻的味道柔和許多。她雙眼發亮的看着陳墨,聲調里都帶着歡喜:「當真是個好法子,茶香不僅沖柔了茉莉的香,澀味與花香一合,整個香味都更加清新雅緻了。

我以前也想過用茶香合,卻只會焙。焙出來的味兒雖說也柔了些,卻還是沖人。」

見多了規行矩步、笑不露齒的閨秀,再看着面前不作偽的羅曼,陳墨也笑了:「這樣一合,便是聞一下午香,也不會膩了。」

和郡王愛茶,卻不太喜歡茉莉。前世她拿茉莉焙茶他都要皺眉,說暴殄天物。而今有了這個法子,王爺該不會再嫌棄茉莉了吧。

她興沖沖的端著茶盞要往王爺跟前去,忽然想起今天才算第一次認識,不好太過生猛。

又臨時轉了方向,先端給自己哥哥聞了聞:「怎麼樣,好聞吧?」

自家妹妹覺得好的,羅庭琛便是不聞也覺得好,果斷點頭:「是很不錯,清雅得很。」

得了這個鋪墊,羅曼理直氣壯的走到和郡王面前,閃著星星眼讓他聞:「合著茉莉香,這茶香當真更清雅了,王爺也聞一聞?」

「本王堂堂男兒,合什麼香?」和郡王推開羅曼手中的茶,突然起身走了:「突然想起還有要事沒處理,你們慢慢吃。」

這生的哪門子閑氣?

金桂又是一頭霧水,趕忙朝各位作揖道歉,追了出去:「是奴才糊塗,現在才想起秦王遣人送了急差過來。各位慢些用,花多少都記在王爺賬上。」

望着和郡王匆匆離開的背影,端著茶盞的羅曼無辜的眨巴着眼睛。她這馬屁,怎麼又拍在了馬蹄子上? 其實,她倒是誤會秦天了。秦天之所以跟呂純在角落裡竊竊私語,那是談論有關呂良的事情啊!

呂良,太重要了!

所以,秦天顧不得那麼多。

離開酒店,兩個黑衣人迎上來,說是安國派他們在此等候,準備接小姐回家。

安國在錦湖市定居之後,賣了一套環境很好的別墅,特意給柳如玉留了房間。

柳如玉心思煩亂,也沒有在意。便點了點頭,跟他們上了車。

誰知道,等她發現不對,大聲質問的時候。兩個黑衣人露出本來面目,奪走她的手機,將她控制起來。

她一個弱女子,根本無法反抗。

一直來到這個神秘的莊園,她被關進了這間密不透風的屋子。

悲劇開始了。

屋子裡,竟然有一個變態的男子。他把自己偽裝成惡狼,一度要求柳如玉偽裝成森林裡的小鹿。

他要狩獵。

這個變態,就是演唱會樓上包間之中的那個年輕人。

他叫做,白小敬。

如此美味的獵物,直接撲上去,就太煞風景了。所以,他要用這種捕獵的方式,來慢慢的滿足自己變態的心理。

這是他特殊的嗜好。

慘遭璀璨,喪生在他狼爪下的花季女孩,已經不知道有多少了。

這一次,他尤為激動。因為,對方不是普通人。不僅僅漂亮,還是玉女大明星!

所以,他的追逐遊戲,玩的久了一些。

看著面前衣衫襤褸,皮膚晶瑩的獵物,白小敬的渴望,被刺激到了最大的程度。

他終於要忍不住,開啟最後的狂歡了。

他慢慢站起來,脫掉身上的狼皮偽裝,赤膊著上身,帶著狼頭面具,一步一步,朝柳如玉走去。

「不要……不要……」

柳如玉縮在牆角,痛哭失聲。

她已經沒有了一點力氣,無法再逃避反抗。除了接受命運的捉弄,別無他法。

「小乖乖,不要怕,我會很溫柔的……」

「畢竟,我還是第一次玩這麼漂亮的大明星,放心,我不會弄疼你的……」

白小敬的聲音,宛如地獄惡魔的細語。

他顫抖著手,慢慢朝柳如玉抓去。

就在馬上要抓住柳如玉的時候,忽然,耳膜之中,傳來一聲悶響。

怦!

是槍聲!

而且,不是普通的槍。乃是他們龍隱特配的威力巨大的火銃!

怎麼回事?他忍不住顫了一下。

培養了這麼久的情緒受到了打擾,他有些惱羞成怒。

「馬風,怎麼回事?誰在開槍!」

「馬風,回答!」

他衝到旁邊,抓起一個話筒,憤怒的說道。

沒想到,負責這所院子安全的馬風,並沒有回答。

秦天等人趕到39號院。大門緊閉,四周一片靜悄悄。

但是,他們剛一靠近,裡面就傳來了低沉的聲音。

「什麼人?站住!」

角門打開,兩個黑衣人,機警的跳了出來。

「江隊長?」看到被綁著的江漢,以及江漢小組的成員,他們臉色大變,瞬間就拔出了腰間的火銃。

看到這兩個黑衣人,馬洪濤急忙沉聲道:「天哥,就是他們!」

「誘騙柳小姐上車的那兩個傢伙!」

看來,找對地方了。

秦天眼中露出一抹濃重的殺機。他從老馬手中,奪過那把火銃,對著空中,扣響了扳機。 「好的李老。」

莫問歸點了點頭,然後看向站在李老身邊的盤毅:「盤毅教授,接下來就麻煩你了。」

「哈哈,沒問題!」

盤毅笑着來到莫問歸身邊,那蒲扇般的大手直接在莫問歸的肩膀拍了拍:「放心好了,接下來幾天我一定會好好訓練你的!」

那從肩膀處傳來的巨力,差點沒把莫問歸直接拍進地底。

看着大笑的盤毅,莫問歸突然覺得自己剛剛做的決定有些太草率了,最不濟也應該把盤毅換成其他教授啊。

感覺接下來的幾天時間,他一定會過得非常凄慘。

「那我就先走了,小莫同學交給你了。」

和莫問歸兩人告了聲別,李老便直接離開了原野區。

今天晚上他要熬夜趕出一份關於聯邦綜合學府的實力分析報告,畢竟這種東西指望蘇葉他們這些學生去做,根本就有些不太現實。

時間流轉,轉眼就來到了第二天。

一大早,蘇葉醒來后就直接去敲了莫問歸的房門,打算和他一起去吃早餐。

但讓蘇葉奇怪的是,無論他怎麼敲門,莫問歸房間內始終沒有任何回應。

稍稍感應了一下,蘇葉這才發現莫問歸根本沒有在房間里。

「老莫該不會一個晚上都沒回來吧!」

嘀咕了一聲,蘇葉直接離開別墅,到魔大食堂簡單的吃了些早餐后,就前往了李老所在的教學樓。

作為魔大校隊的總負責人,蘇葉他們每天都要來李老這裏報道,然後在李老的帶領下,他們一起前往魔大中心體育館。

「隊長,怎麼就你一個人?」

看見蘇葉獨自走來,早就已經到了的趙三石忍不住好奇問道:「你和莫問歸鬧矛盾了?」

他可是知道蘇葉和莫問歸知道宿舍的,沒理由蘇葉會不叫莫問歸一起來的吧。

在一旁的傅青沒好氣的拍了趙三石一下:「你是不是傻,忘了老莫今天要召喚第二位從者了嗎?」

看着趙三石那憨憨的樣子,很難讓人將其聯想到昨天那個懟的張放無言以對的人。

「哦哦!」

被傅青這麼一提醒,趙三石才一副恍然的模樣,有些小尷尬的撓了撓腦袋:「不好意思啊隊長,我剛剛真的忘了。」

「沒關係。」

蘇葉無所謂的擺了擺手道,他知道趙三石是無心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