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她的眼神,凌厲的猶如長劍,仿若能殺人於無形當中。

被她的目光所觸及,南宮文的額頭上已經冒下了一層冷汗,他抬手逝去,用那祈求的視線看向南宮隼,希望南宮隼能看在以往的情分上為她求情。

奈何,由始至終,南宮隼的眼神都是一片清冷,就好似眼前的這些人不是他的親人,而是仇人。

是的,在南宮隼看來,任何欺辱過靈兒的人,都將是他的仇敵,不管對方之前與他什麼關係,他也決不允許任何人欺辱她!

她是他的命,是他拼勁一切,都要守護的姑娘。

「清塵,」傅夫人的嘴唇輕顫,「你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去追靈兒公主,你快去啊!」

傅清塵冷笑一聲,他的眼底滿是諷刺:「你現在讓我去追靈兒,早點幹什麼了?若不是你們,我和她之間,也不會鬧到如今的地步,更甚至連朋友都做不成。」

「那……那還不是我之前不知道她的身份嗎。」

傅夫人沒有了以往的高傲,聲音反而帶著一絲的怯懦,若是她早知道帝靈兒是妖界的公主,她怎可能棒打鴛鴦?

「不知道她的身份?哈哈哈!」傅清塵突然狂笑了起來,他的笑聲充斥著痛苦與癲狂,「你們之前不知道她的身份,就肆意的羞辱她,現在得知她是妖界的公主,就要我厚著臉皮再去追求她?這樣的話,你怎說的出來?這個錯,是你們犯下的,你們就必須來承擔。」

他的面龐之上,流露出悲痛之色。

本來他就猜到靈兒身份高貴,卻沒想到高貴到不可攀的程度,在沒有知道她的身份前,他還會有勇氣追求她,可現在……他何來的臉面再去糾纏她?

白顏沒有說話,靜靜的凝望著傅清塵,她看見少年那將近崩潰的神色,心中倒是不由得輕嘆了一聲。

這小子若是沒有出生在傅家,也許,他這一生會有極大的成就。

可惜了,這樣的家人,註定一輩子拖著他的後腿,並且毀了他一生!

當然,不管傅清塵的天賦才能如何,他都不可能成為靈兒的女婿,這般懦弱的心性,是她所不屑的,他也配不上她的女兒。

「你知道,你為什麼會出局嗎?」

白顏淡淡的挑唇:「來之前,我也稍微了解了一下傅家的情況,知道了你有一個未婚妻,不管這未婚妻是不是你所定的,只要有這個人的存在,我就絕不會同意你成為她的夫君。」

傅清塵嘴唇輕顫,他看著白顏那冷漠的神色,心中一酸,他確實從一開始,便從靈兒的母親心中出局了……

「如果沒有靈兒出現,你終究會迎娶這所謂的公主,一個能娶不愛之人的男人,有什麼資格能當我妖界的女婿?何苦,你現在還和她成親了。」

傅清塵的喉嚨有些哽咽:「我只是給她一個名分,沒有想過要碰她一下。」 「一個名分?」白顏冷笑一聲,緩步向著傅清塵而去,她的眉宇間含著冷意,聲音冷厲如劍,「你所有的行為,用一句名分就可以來辯解?我白顏此生最不屑的,便是你這種明明不愛一個人,還妥協娶她為妻的男人,所以,別說我的女兒喜不喜歡你,不管她如何選擇,你都不可能是我的女婿。」

傅清塵想要繼續為自己辯解,可看到女子那冷漠的容顏之後,他所有的話到了口邊都無法說出,只能輕閉上雙眼,眉目間一片痛楚。

「清塵!」

看到傅清塵沒有說話,傅夫人急了,急忙抬手推了推他:「你快和妖后解釋,你和靈兒公主是真心相愛的,妖后是個明事理的人,不會做出棒打鴛鴦的事情來。」

到了如今為止,傅夫人不但沒想著認錯,反而想著如何借著傅清塵的婚事而往上爬。

也到現在,所有人才開始同情傅清塵。

惹上鑽石男 有一個這樣的母親,他這輩子都被毀了……

「呵呵,」南宮羽冷冷的勾起唇角,她的眼眸深處依舊隱藏著痛楚,可更多的還是那輕蔑,「傅夫人,你以為你想讓清塵當這個妖界的女婿,他們就會同意不成?剛才帝靈兒說的很清楚了,她和清塵連朋友都不是了,你憑什麼以為妖界還能接納你。」

可笑,可笑她當年如此天真,竟然真的以為傅夫人真心待她。

她不但傷了皇兄的心,還連累了整個流火帝國……

可是……

南宮羽的眸光恍惚,她的腦海里再次浮現出那沖入湖水之中將她撈出來的翩翩少年。

自從那一次過後,她的心,就已經掉落在了少年的身上,即便再給她一次重來的機會,她依然不後悔愛上他。

「夠了!」

南宮文眼見妖界眾人的臉色都沉了下來,他生怕會拖累到流火帝國,憤怒的呵斥道:「你們傅家打什麼主意我會不知道?這些年我給南宮羽的丹藥,被你們連哄帶騙的拿走,如今,還想要爬上更高處?來人,將這些人給朕拿下!」

聽到這話之後,皇宮內的那些侍衛已經拔出了長劍,將傅家所有人團團圍在中間。

傅然緊握著拳頭,他臉色慘白,看向傅夫人的臉上滿是憤怒。

蠢貨,都怪這個蠢貨,要不是她,他也不會失去這個機會,更甚至讓傅家即將陷入地獄。

就在那些侍衛將要動手的一剎那間,南宮隼緩緩的揚起了手,阻止了眾侍衛的行為,然而,他的聲音清冷無情,緩緩響起:「這是我們妖界的事情,我們自己會處理。」

「皇兄,」南宮文臉上帶著諂笑,「我是你弟弟,我幫你也是理所應當的。」

南宮隼淡然的望了眼南宮文:「難道你不知道我和流火帝國再無關係了?」

斷袖總裁的落跑新娘 那一刻,南宮文的笑容僵硬了一下,很快,他又繼續笑道:「皇兄,我不明白你這話什麼意思,皇兄何時與流火帝國無關係了?」

「看來你確實不知道這件事,」南宮隼冷聲道,「前段時間,南宮羽用我給你的令牌將我的分身召喚而來,並且口不擇言,更聲稱她比妖界對我更重要,以親情逼迫我為她找人,從那時候開始,我就說過,此後流火帝國的生死,與我無關,我已經對你們仁至義盡。」 南宮文的身子驀地僵硬住了,他緊緊的握著轉頭,一點點轉頭看向南宮羽,眼眸之中怒火閃動:「南宮羽!你看你做了什麼?」

這一聲怒吼,將南宮羽徹底的吼懵了。

事實上,就算現在妖界的人來了,南宮羽並沒有多少的畏懼,她好歹是尊皇的妹妹,尊皇不可能真的不管她。

可直到尊皇親口再說出這件事,她才感覺到了驚恐,再加上,這還是南宮文第一次對她發如此大的脾氣,嚇得她嘴唇顫抖,半天才找到了自己的聲音。

「皇兄,我……我只是想要找到清塵,嗚嗚,我錯了,我真的錯了,尊皇你不要不管我們,我真的錯了……」

南宮隼冷眸的看著已經淚流滿面的南宮羽,他緩緩轉身,面對著身後的紅衣女子。

「師父,這些人我該如何處置?」

白顏冷漠的抬眸,聲音冷厲:「此後,我再也不想看到傅家。」

一句話,一個在大陸上威名四方的傅家,便將要消失。

這就是妖界如今的威力。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之後,都有些唏噓不已,本來這傅家可以藉助著傅清塵與帝靈兒的關係爬上更高處,誰知道這些人狗眼看人低,竟是得罪了妖界的公主。

可笑的是,那些人還想要讓妖界的公主給傅清塵當妾?

人家妖界的公主身份有多尊貴?憑什麼來你家為妾?即便是傅家讓傅清塵去當上門女婿,他也沒有這個資格……

「不!!!」

傅夫人徹底的慌了,她撲到了傅清塵的面前,急忙搖晃著他的肩膀。

「清塵,你去求靈兒公主,你快去求她啊,她不可能對你沒有感情的,她絕對是喜歡你的,你快去求她!現在只有她能救我們傅家了啊。」

「我是你的母親,你不能見死不救!你快去!!!」

傅清塵冷冷的一笑,他緩緩睜開了雙眼,唇角勾著一抹諷刺的弧度:「你們早知道今日,又何必當初呢?我是不會為傅家去找她,因為傅家這……是自作自受。」

他已經讓她受了很多委屈了,所以,他不願意再去求她,而且他也明白,靈兒那樣的姑娘,她是對朋友很仁慈,卻永遠不會對敵人手軟。

傅家與她而言,就是敵人。

啪!

傅夫人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傅清塵的臉上,氣的胸脯亂顫:「我是不是你娘?我命令你去找帝靈兒,你立刻去把她娶回來!我保證日後會好好的對待她,絕不會和以前一樣小看她。」

看到傅夫人還是這般的固執,傅清塵乾脆繼續閉上眼不再多話,任由傅夫人的巴掌不停的扇在她的臉上。

傅然也已經陷入了絕望之中,他沒有理會傅夫人與傅清塵,愣愣的看著白顏一家三口遠去的身影。

他明白,這一次,不管做出什麼樣的努力,也無法挽救傅家……

「皇兄……我和傅家……沒有關係。」

南宮文沉吟了半響,才說出了這一句話來。

他不想為了傅家而拖累帝國。 南宮隼冷淡的道:「以後,你別再稱呼我為皇兄,我不再是流火帝國的人,我這些年對流火帝國所做的,也已經足夠了。」

南宮文心頭一顫,皇兄這是打算放棄他們了?

「而且……」南宮隼冷笑著轉向了南宮羽,「這個女人如今算得上傅家的人,傅家所犯下的錯,她也必須來承擔。」

南宮文慌了一下,縱然他對南宮羽已經很失望,可南宮羽好歹是他的妹妹,他自然不希望她會與傅家同罪。

「皇兄,我要留在傅家。」

這一次,沒等南宮文求情,南宮羽已經咬著唇走到了南宮文的身旁。

她的雙眼中含著內疚與沉痛,淚水掛在眼角,晶瑩剔透。

「不管傅家現在怎麼對我,但清塵是我的夫君啊,我生和他在一起,死我也要和他相守到老,我不想離開他……」

她到了現在,還是愛著他,無論生死,她都絕不放棄。

南宮文渾身一震,直到現在他才明白,原來在南宮羽的心中,傅清塵到了這般重要的地步?

便是死,她也不會離開傅家?

沉默了半響,他咬了咬牙,說道:「好,這是你的選擇,我無話可說。」

當說完這句話之後,南宮文渾身的力氣都好像用光了,需要扶著身後太監的手,才能在地上站穩。

只是他連呼吸,都帶著一分沉重的痛。

「你可以滾了。」

南宮隼冷聲呵斥道。

「如果你還要留下,那我就將流火帝國一起滅了,反正,這流火帝國是我一手栽培起來,如今讓我失望了,我滅了也屬正常。」

南宮文嚇得俊顏煞白,在南宮隼那冷漠的氣息之下,他不敢再繼續逗留,匆忙帶著皇宮裡的那些侍衛太監們離開了。

在走出傅家大門之前,他最後望了眼南宮羽。

一雙眼裡帶著糾結,難捨,還有痛苦,終究還是轉身,頭也不回的離去。

從始至終,南宮羽都沒有讓南宮文帶她一起離開,她緩步走到傅清塵的身旁,語氣沒有了面對傅夫人時的憤怒與爭鋒相對,反而透著溫柔。

「清塵,我會陪著你……」

無論這一次,傅家面臨的是什麼樣的危險,她都會陪著他。

此生不棄。

傅清塵終於睜開了眼,他淡然的目光看向南宮羽:「你以為你這樣,為就能原諒你的欺騙?」

南宮羽緊咬著下唇:「傅清塵,從當年你奮不顧身跳下湖水將我救起來的那一刻,此生,我就非你莫屬,所以哪怕我用盡手段,我都想將你得到手,但現在……我後悔了。」

她的嘴角掛著苦澀的笑容,目光中充斥著悲痛。

「我後悔,為何不用真心打動你,而是用這樣的手段?我知道以後傅家不會存在,不管妖界如何對待我們,就算把我變成了廢物,乞丐,我都會陪著你一起乞討。」

在說完這話之後,南宮羽伸出了手,想要去抓傅清塵的手。

傅清塵的手指僵硬了一下,緩緩的從南宮羽的手中抽了出來。 「但是,我永遠不會喜歡你。」

他的心,隨著靈兒的離開已經死了,不管南宮羽今後有多少改變,或者是付出多少,他都不會再喜歡他。

此生,他所愛的只有帝靈兒一人。

「話說完了嗎?」南宮隼眉目清俊,聲音淡漠,「那接下來,該由我來說了。」

白顏與帝蒼已經將所有的事情都丟給他離開了。

所以,南宮隼緩步上前:「靈兒不管有沒有妖界公主這個身份,她都是最好的姑娘,傅家這般羞辱她,我是絕不可能放過傅家,此後……傅家從大陸除名,所有家眷全部遣散,傅家夫人與傅然綁回妖界再處置,至於傅清塵與他的夫人……」

他的目光轉向了傅清塵與南宮羽。

「說實話,出於私心,我想廢了你!但是,你救過靈兒也是事實,哪怕靈兒還了你這個救命之恩,所以對於你,我並不會處置你,不過……很快很多人會知道你得罪了妖界的公主,你在大陸的日子,將變得極其艱難,這也是對你最好的懲罰。」

無論如何,傅清塵都捨命救過靈兒,所以,南宮隼不會特意去懲罰他,只是借著別人的手,讓他生活較為艱難而已。

隨即,南宮隼的視線,又落在了南宮羽蒼白的臉上。

南宮羽的身子一顫,在南宮隼那逼迫人的目光之下,她向後退了幾步,死死的咬著唇,心裡蔓延出無邊無際的恐慌。

「聽說,你欺負過靈兒?」

他唇角上揚,眼眸冷厲。

若是上次他就知道這女人欺負過靈兒,不管對方是不是他的妹妹,他都已經廢了她!

沒有誰能比得過靈兒在他心中的地位!

「皇兄,我……」

「閉嘴!!!」南宮隼冷聲呵斥,「話我不想再重複第二遍,我與流火帝國毫無關係,你若再喊錯了,我現在就打斷你的腿!」

南宮羽死死的攥著掌心,不敢言語。

她心裡是嫉妒帝靈兒的。

這丫頭只是投胎投的好,就能得到如此多人的疼愛與保護,偏偏她要受到這般的對待。

還好……

還好她還有傅清塵。

只要日後能與傅清塵相守,讓她吃再多的苦,她也願意。

想到這裡,南宮羽的心裡倒是好受了許多,她抿唇抬頭,視線望向了南宮隼。

南宮隼向著南宮羽逼近了兩步:「南宮羽,你很喜歡傅清塵?」

南宮羽一愣,不明白南宮隼這話是什麼意思,可她還是誠實的點頭:「我很愛他。」

「好,很好!」南宮隼低低的笑出了聲,那笑聲帶著邪惡,「那這一生,我都不會再讓你們相見!我會將你帶去一個你再也無法離開的地方,讓你在那處地方孤苦伶仃且不會死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