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3 日

她這話說得極其俏皮,又很討喜。

哪怕是葉崢嶸並不想喝水,也不好在大庭廣眾之下拒絕她。

她又癟著小嘴,一臉委屈的樣子,道:「葉總,該不會是不肯接受人家的賄賂吧,這樣我真的好沒面子啊嗚……」

一旁的人被張小曼給逗笑了,揶揄道:「想不到,葉總雖然不混娛樂圈,但卻還有女粉呢!」

葉崢嶸也笑了笑,然後伸手拿起托盤上的那杯蘇打水,一口氣全都喝光了,然後才把空空的玻璃杯放到了她的托盤上:「多謝!」

「該說謝的人應該是我」,張小曼朝著他比了比手,道:「您忙著,我先過去了!」

然後,端著托盤朝著外面走去。

經過於佳音身邊的時候,看到於佳音也在看著她,露出一臉讚許的笑容。

張小曼沖她擠擠眼,什麼也沒說,然後腳步輕快的走了。

一直到了酒店外面,張小曼上了車子,然後給於佳音發了條信息:【佳音姐,我來了生理期,有點不舒服,跟你請個假,我先回家了!】

至於晚上於佳音怎麼回家,那顯然就不是她應該關心的事兒了,葉崢嶸自然會管!

於佳音很快回復了兩個字:【好的!】

今天之所以帶著她來,就是為了借她的手辦臟事兒。

現在,臟事兒辦完了,她自然可以功成身退!

今晚上,是屬於她和葉崢嶸兩個人的!

一旦有了肌膚之親,葉崢嶸就一定會向她讓步,把她娶回家的。

這一點,於佳音非常有信心!

。 同時,目光也落到了外面的冰雪世界里。

而她下意識的關注的,居然不是貞麗,而是齊墨川。

齊墨川居然沒有跟過來。

蘇小荷隨手擦了一下鼻子,此時已經不怎麼流血了。

貞麗微笑的望著她,同時將手中的一個托盤遞過來,「小少爺煮的雞蛋,非要我拿給你吃,溫泉水煮的,很營養,齊太太慢用。」

蘇小荷冷冷的瞥了一眼,不想吃。

就算是餓了也不想吃。

這個女人送過來的東西,她不吃。

「謝謝,我不需要。」蘇小荷說著,就要關門。

不想,貞麗一手舉著托盤,一手也落在了門上,阻止她關門的意思,「齊太太不吃就先放進去吧,我順便再取點東西出來。」

都說伸手不打笑臉人,蘇小荷對上笑容滿面的貞麗,只好讓了開來。

就見貞麗走進來,放下托盤就進了她和齊墨川換衣服的那個小隔間里,但是此刻,那裡面只剩下齊墨川的衣物了,她的都穿在身上呢。

「外面有點冷,齊先生讓我替他拿過去,對了,齊先生還說了,讓齊太太也一起去泡溫泉呢,泡溫泉有益身體健康,而且說不定一會還會出現極光,齊太太錯過就太可惜了。」

蘇小荷腦子裡全都是齊墨川只著一條泳褲衝出溫泉時的樣子,哪怕迅速的披了晨褸,可也一定被這個貞麗給看到了。

想想,就頭疼。

「我不想泡,我也不想看極光。」說完,她衝出門去,繞過了那個小山包,就到了停在路邊的車前,看到這車,乾脆一不做二不休,蘇小荷直接上了車,啟動,回別墅去了。

哼,齊墨川,她跟他沒完。

反正,這一刻,她就是不想忍了,想怎麼就怎麼。

「齊太太,你去哪?齊太太……」身後,貞麗追了上來,可她再怎麼跑,兩條腿也跑不過四個輪子的邁巴赫。

只是,蘇小荷才開出去就有些後悔了。

她可以不管齊墨川,但是厲天昊還在呢。

不不不,不能妥協,不能後退。

超速度的把車開回了別墅,蘇小荷一下了車就沖了進去。

別墅里真暖和。

但是她顧不得享受這樣的溫暖,就找到了廚娘,吩咐廚娘把車給齊墨川送過去。

不對,她不是為了齊墨川,是為了厲天昊。

晚飯也沒吃,蘇小荷呆坐在落地窗前,她想看極光,想用美麗的極光舒緩一下自己的心情。

然,她看了許久,只有窗子外的雪白世界,一片寧靜。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壁爐實在太暖,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夜更深了,蘇小荷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蘇小荷一直在做夢。

夢裡都是齊墨川和貞麗,還有夏依桐、高語菲,齊墨川那一朵朵的爛桃花真讓人生厭。

突然間,夢裡出現了極光,還是她看過的那種如彩虹一般的極光,漂亮的讓她捨不得眨眼睛,「昊昊,快起來,看極光。」

倏然的坐起,可視野里哪裡有什麼極光。

天早就大亮了。

一室的溫暖中,身旁睡著厲天昊和齊墨川。

只是她這一吼一起,一大一小兩個男人全都睜開了惺忪的睡眼,「媽咪,沒有極光。」

這是厲天昊的小聲音,說完,小傢伙繼續翻身睡覺。

齊墨川則是翻了個白眼,轉身,不再看她的也繼續睡了。

於是,卧室里從只有她醒,到三個人全都醒了,再到又只剩下她一個人醒過來,只用了半分鐘的時間。

蘇小荷咬了咬唇,很疼。

再咬了咬唇,還是很疼。

昨晚上發生的一切絕對不是夢境,她真的看到了貞麗。

一想起高冷矜貴的齊墨川居然也會翻白眼,還翻的那麼的紳士,那麼的賞心悅目,她就覺得她見鬼了。

這男人,剛剛一定是在心裡揶揄她嘲諷她了。

蘇小荷剛想要衝過去狠掐齊墨川一把,就感覺到兒子的小手碰到了自己的腿,小手軟軟濡濡的,她要是現在發作,兒子一定睡不好。

齊墨川,她暫時饒過他。

等昊昊醒了,她一定收拾他。

蘇小荷輕手輕腳的下了床,她睡多了。

昨晚上第一個回來的,第一個睡著的,自然是兩個男人比不上的。

既然睡不著,就去煮早餐吧。

廚娘雖然煮的還不錯,但終究不如自己煮的更好呢。

只要一想到厲天昊每次吃她煮的食物時那滿足的小表情,蘇小荷就有鬥志了。

「齊太太,您怎麼下來了?要用早餐嗎?」廚娘正窩在沙發上看電視,一眼看到蘇小荷,還嚇了一跳。

蘇小荷就不明白了,這都快中午了,她就算是下來用餐也是應該的吧,「嗯,我要煮飯,你看你的電視,沒關係。」

「這,不好吧。」廚娘覺得自己的工作被搶了,就有危機感了。

只拿錢不做事,很快會被炒魷魚的。

廚娘擔心的看向蘇小荷。

齊墨川一年到頭也就來這麼一次,她清閑的很,所以她是真的很喜歡這份工作的。

「這有什麼,以前在家裡的時候,我經常煮飯的,放心,這是我自願的,不關你的事。」蘇小荷是底層出身,深知底層人的冷暖,便安撫的說到。

「哦,那好吧,不過先生昨晚回來的時候就交待過,今天他和小少爺要睡到自然醒,不一定什麼時候起來用餐,說醒了現煮就好,所以我就沒煮。」

「嗯,還睡著呢,對了,他們兩個昨晚上幾點回的?」蘇小荷一邊往廚房走,一邊狀似隨意的問道。

「我記得好象是太太回來一個多小時后就回來了,那會晚了,我也沒注意看時間,只記得那之前我起夜的時間。」

「一個多小時?你確定?」蘇小荷轉身,不淡定了。

邁巴赫開回到溫泉區就要半個小時了,再開回來也要半個小時,再加上找司機把車送過去的時間,那麼就是車一送回去,齊墨川就帶著昊昊回來了?

「確定,我親自開的門。」廚娘很篤定的語氣。

「那貞麗呢?一起回來的嗎?」

「貞麗,哪個貞麗?」廚娘愣愣的問道。

。 秦舒給墨寒治療的時候,燕景就悠閑地坐在一旁,喝着參茶,不時稱讚兩句秦舒嫻熟高超的醫術。

「外界評價你是醫學界年輕一輩裏面的翹楚,是能夠引領國內醫學邁向世界的領航者。起初我還以為是誇誇其談,現在……倒是相信了。」燕景緩緩說道。

秦舒一口氣把手底下的這一處傷口縫合完,剪了線,這才淡淡抬頭瞥了他一眼,提醒道:「我給病人治療的時候,我需要安靜的環境。燕大少的這些話,可以留着結束之後再說。」

說完,低頭繼續手上的工作。

可惜燕景等不到秦舒救完墨寒,一名下屬敲門進來,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

燕景手中的參茶驟然放回了桌上,發出啪地一聲。

他目光森然地盯着對方,然後又朝秦舒看去。

太過強烈的視線,想忽視都不行。

秦舒只好暫時停下來,看向他,卻見他一臉陰戾,臉色十分難看。

燕景突然轉過了臉,向身旁的下屬確認:「人已經來了?」

「是,正跟老爺談著呢。」

首發網址et

聞言,他從椅子裏起身,直直地往門外走去。

身影很快消失在了門口。

見他如此匆忙,秦舒有些意外。

這個男人一向沉得住氣,肯定是出了什麼大事,才會讓他緊張起來。

聽他們剛才的對話,難道……是國主府的人來了?

算算時間,似乎也差不多。

秦舒心情突然輕快了幾分,唇角輕勾,繼續給墨寒治療。

一個小時后。

縫完最後一針,她剪斷手裏的線。

正準備收手,昏迷中的墨寒卻不知何時醒了過來,看到是她,虛弱的眼神里閃過一絲愕然。

他下意識地抓住她的手,蒼白的唇動了動,似乎想說什麼。

秦舒心領神會,輕拍他的手背。

屋子裏還有燕景特意留下來盯梢的下屬,有些話,是不方便說出來的。

「你已經沒事了,接下來好好休息一個月,等傷口痊癒就行。」她簡單地安撫了幾句,將手抽回來。

出於職業習慣,在離開之前把手術台收拾乾淨,然後,才獨自往門口走去。

下屬警惕地伸手攔在她面前,提醒道:「大少沒讓你走。」

秦舒想了想,「誰說我要走了?我只是想找個休息的地方,換身衣服。」

她雖然還穿着禮服,但這一整天的奔波,什麼高貴優雅早就沒了,只剩下灰頭土臉的狼狽。

下屬的目光在她身上打量了一遍,想着女人大多是愛乾淨的,何況是這麼一個大美人呢,心裏的懷疑也就去了一大半。

秦舒又補了一句:「如果能再洗個澡就更好了。」

說完,朝下屬眨了眨眼睛,「你會滿足我的,對么?」

她本就頂着元落黎傾城絕色的臉,再加上被動過的嗓子嬌柔婉轉,故意說出這種引人遐想的話,又有幾個男人能抗拒?

下屬頓時心癢了,眼中露出一絲邪念。

「好,你跟我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