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如今卻這麼冰冷強硬,感覺就像是變了一個人。

不過轉瞬他又釋然了,去接姬舞晴的兩個士兵都死於非命,那慘象他看了都吐了半天,何況是這個壓根就沒見過什麼世面的黃毛丫頭。

這麼一想,他也沒有任何吃東西的慾望,「好吧,咱們先回家,」他抬手就要攬住武清的肩,「去看看你的新房間,滿不滿意?」

武清卻早一步向前,再一次的完美的避過梁心的咸豬手,徑自打開了車門。

就在她拉開車門的一剎那,一隻手忽然重重按住了車門,隨之而來的還有男人整個壓上來的身體。

兩人之間的距離迅速歸零,武清甚至感覺得到梁心的呼吸一下一下的撲在自己的脖子上。

她的身體瞬時一僵,隨即裝作懵懂不知的狠狠抬起頭來,「梁少?」疑惑出聲的同時,她後腦勺咣的一下就磕中梁心的下巴。

「呃!」

「啊!」武清也驚呼出聲,轉過身一臉無辜的扶住梁心,「我不知道您在後面,梁少您沒事吧?」

梁心捂著下巴,疼得身子都躬彎了。

武清一邊打開車門,一邊把梁心扶進車內,慌張道:「梁少快上車。」

她很小心的收著力道,盡量模仿小女孩的柔弱。、

性格可以暫時變化,但是力量還需示弱以人。

不想這一示弱,竟被梁心鑽了空子,他反過身一手拽住武清肩膀,一手關上車門,正面相對的把武清直接懟在了車門上。

「舞晴,你知道我最喜歡你哪裡嗎?」他的唇緊緊的貼著她的耳朵,近得幾乎要含住她的耳垂。

溫熱的氣息撲在她最敏感的皮膚上,激得她渾身汗毛瞬間倒豎。

「梁少···旁邊還有人···」她瑟縮著身體,盡量躲開他的挑逗。

但她心下卻在憤怒咆哮:「瑟縮你妹啊!」

要不是她還不熟悉這個世界,肯定直接一腳把梁心踢飛天際!

他不等她回答,自顧自道。「我最喜歡你的清純不諳世事,像一張純潔的白紙,」梁心對著她白嫩的脖頸輕輕吹了一口氣,動作輕柔又極其曖昧。

武清攥著油紙包的手越攥越緊,只要梁心的動作再進一毫,碰觸到她的皮膚,她就會一飛腿狠狠將他踢開!

管他什麼軍閥背景,踐踏她的底線都絕不原諒。

「梁少,這是警察局門口,請你自重。」她最後一次警告,語聲冷厲。

梁心卻全然不在意一般,微側過頭,鼻尖微微上移。

武清的心臟登時懸起,只有再近一點,他就親到了她的臉頰,但在那之前,她會先讓讓梁心嘗嘗武清牌鐵砂掌是什麼滋味! 「擋住我不死的道路,會讓你衰亡!」

無道天尊怒吼,再度沖了出來,長劍揮斬出一道道的冰冷光芒,要將姜亢逼退。

姜亢堵在門口,而且動用千機萬化不斷轟擊整個洞穴,藉助地勢之優勢,可以達到一夫當關的效果,讓他們相當被動。

「停止再往前攻擊,不然當中反射的能量會摧毀我們!」無道天尊大吼了一聲,對其他三位至尊叫停。

「一起衝出去,門口那個傢伙在擋著!」白龍至尊咳血,說道:「衝出去方能留下一線生機,若是等他將我們體力耗盡,所有人都只有死路一條!」

轟隆!

一道猩紅的身影直接撲了過來,正是屍道皇!

此刻的他滿身是血,目光泛濫著極紅的色彩,整個人氣勢提升到了巔峰,直衝向姜亢,嘴角掛著一絲嗜血的冷笑。

「既然長生的道路不通,我們只能以往日的方式存活下去!」

他開口說道,沒有任何的心裡負擔。

「吞噬他人生命卻讓你說的如此理所當然,你這種人不殺人實在是污染了整片宇宙!」

姜亢大喝一聲,舉起拳頭沖著他腦袋就砸了下去。

「裂天四風!」

屍道皇長嘯一聲,手中演化出無雙攻擊神法,凌厲撕裂而下,正中姜亢!

在他胸口前方登時炸開一朵鮮艷無比的花兒,璀璨之中帶著一絲殘忍,骨頭也暴露了出來。

姜亢悶哼一聲,一拳直接衝擊而出,砸在屍道皇的臉上,將他的鼻子瞬間就給打沒了。

傲立於宇宙之巔的至尊存在,此刻爆發的戰鬥手段卻如同亡命之徒的搏鬥一般。

毫無章法可言,一個是為了長生,另外一個則是堅守心中的正道,兩人肉身搏殺。

現在我想做個好人 屍道皇全力攻擊,姜亢則是一心兩用,上方的轟擊一刻也不曾停止,他要將這裡徹底轟到塌陷下去!

「死去吧!」

屍道皇怒吼,利爪沖著姜亢的心口位置掏了過來。

身後一桿槍和一把劍追了過來!

姜亢眼中閃過一絲狠戾之色,怒聲爆吼,身上燃燒起來熊熊烈焰。

在火焰的加持之下,如今成為至尊的他變得更加兇猛,體內各種力量運轉,化作無邊法則加體!

身體表面出現了一層鋼鐵般的皮膚,遠遠望去,如同昔日被打碎的鋼鐵至尊重新出現一般!

「退下!」

一聲爆炸似得大吼,伴隨著姜亢的雙拳出擊,將宇宙中無數的星斗都震得劇烈晃動了起來。

屍道皇臉色猛地一變,為這種無敵的氣勢所震懾到了。

緊接著,那雙摧枯拉朽的鐵拳就砸了過來,正好砸在了他的利爪之上!

啪!

一聲乾脆的響聲,衝天的血腥味在此處傳出,屍族強大的血液力量釋放而出,五爪立斷!

「啊!」屍道皇慘嚎了起來。

姜亢身體一橫,一腳砸在了他的胸口位置,將他重新踹飛了進去,落入深洞之中。

唰!

長劍破空,無道天尊的攻擊最為狠辣和犀利,竟然直蹦著姜亢的心口而來。

「不能讓他們出來!」

姜亢咬牙,沒有讓開洞口,而是身子微微一側,讓長劍刺入了自己的胸腔之中!

寒光艷艷,冒著寒氣的長劍突破了姜亢的肉身,從他背後刺出,劍尖的寒芒點點,閃耀著眾人的心間。

「負傷了!」虞姬等人臉色一緊,擔憂不已。

「先不要亂,他自有主張。」

諸葛亮回頭看了一眼後山方向,眼中閃過了濃濃的疑惑之色。

那個人,真的不存在了嗎?

長劍穿破肉身,劍身蕩漾的不同法則之力滋生著破壞姜亢肉身的至尊兵機,姜亢沒有出手的機會,因為白龍至尊的攻擊也在剎那之間降臨了。

「殺!」

白龍至尊長嘯,他落在最後,卻受傷最為嚴重,身上銀白色的鎧甲被燒成了漆黑之色,鮮血早已染紅了他手中的長槍,整個人狼狽不堪!

此刻,他要殺了眼前大敵!

「就是你!」

劇烈的戰鬥,浴血的瘋狂,也激起了姜亢心中最為野蠻的戰鬥意志,姜亢猛地一伸手,抓住了對方的長槍。

「你!」白龍至尊眼中燒起一股怒色,這傢伙怎麼就針對自己呢?

「先殺了你!」姜亢冷笑。

「快除了他!」白龍至尊大吼了起來。

無道天尊眼神一縮,雖然他不喜歡白龍至尊,但眼下大家在同一陣營,豈有不幫之理?

只要聯手殺了姜亢,前路便會立馬大開!

「死吧年輕人,後悔自己的愚蠢!」無道天尊冷笑了起來,長劍震動,想要從胸腔位置將姜亢撕裂開來。

感受到體內躁動的能量,姜亢心中一驚,騰出另外一隻手,抓住了劍刃!

鮮血,順著長劍流淌,重新回到了姜亢的心口之中——

呲呲!

他的腳步往後滑行了一段距離,差點退出了整個仙洞的口子,情況岌岌可危。

「不行!」

他大喝了一聲,一手抓著插入自己心口的劍,一手抓住了白龍至尊的長槍,一雙大腳猛地止在了洞口最後的距離。

別惹腹黑總裁 帶著渾身的血,就那麼立在了仙路的道口之上,身後血光和仙光共同飛舞。

那道身影,變得異常高大,人之所謂頂天立地,恐怕莫過如此了!

「劍斷河山!」

這時候,斷劍至尊也殺了過來,不知何時,他已只剩下了一條手臂,而且臂膀之處不斷的燃燒著火焰,眼中滿是瘋狂之色。

劍光閃耀,直接沖著姜亢頭頂怒劈而下。

「哎!」

姜亢無奈輕嘆了一聲,他要擋住這個洞口,在束縛眾多至尊拳腳的同時,也束縛了他自己。

但他卻不能退出,若是此地一旦鬆開,衝出來的至尊將會往四面八方而去,等自己追上的時候,已經有著無數的生靈死去了。

宇宙蒼生看著眼前一幕,不由得淚灑臉龐,不少人痛哭著跪了下去,感謝姜亢的支撐。

「下來吧。」

姜亢輕嘆了一聲,千機萬化停止了攻擊,在空中猛地一轉,化作一面巨大的盾牌,擋在了姜亢的頭頂,攔住了落下的斷劍!

「啊!」

三大至尊同時怒吼,渾身法則之光爆發出來,各自的至尊之器壓制在姜亢身體三個角落,要將他生生推出這個洞穴當中。

「絕不可能!」

姜亢發出一聲爆喝,竟然鬆開了自己手中的劍,任由他穿過了自己的胸膛!

「什麼!」

這等捨命的打法,讓所有人都動容了。

鬆開手中長劍,一絲血液便從嘴角沖了出來,然而姜亢卻無半點懼色,一拳砸在了無道天尊的胸口,將他震飛出去。

嬌秘 同時,手猛地抓住了頭頂的千機萬化,將之化成一做巨鼎,沖著斷劍至尊砸了下去。

斷劍至尊瞬間變色,知道敵手身為不可抵擋,迅速抽身後退!

「到你了!」

逼退了斷劍至尊,姜亢嘴角冷笑乍現,配合著他那一身的傷勢,顯得分外猙獰,看到白龍至尊打了一個寒顫。

頭頂那座鼎瞬間砸落了下來,發出了嗚嗚的重音,似要壓塌三界諸天,威力無邊!

這尊鼎融合了無數的至尊之器,本體皇禁霸王槍比起一般的至尊之器本來就要強大,如今它更是到了一種不可揣測的地步了。

白龍至尊猛地一提手中的槍,卻發現難以抽動,身子迅速往後退去,還是讓大鼎擦身而過。

「啊!」

一身慘叫,白龍至尊半邊身體就被擦斷了去,體內器官暴露眼前,慘叫不已!

作者緣道君何在說:考科目一花了整整一天,晚上下的火車,累的半死,今天就兩更 武清側眸看了梁心一眼,「那我先問梁少一個問題吧,有人感慨世上有這麼多好吃的東西,正常么?答對了,這個燒餅我就扔回地上,答不對,我就帶回去。」

「這麼簡單么?」梁心側了側身,桃花眼波光瀲灧,她一隻去摸武清口袋,並藉機去攏她的腰,「今天這燒餅你是必扔無疑了。」

空氣瞬間變得甜膩而曖昧。

武清微笑著推開梁心伸來的大豬蹄子,「梁少先猜了再說。」

「這世上本就有很多美食,感慨一下有什麼不正常?」

武清搖搖頭,「不對。」說著她直了身子,往車門邊坐了坐。

梁心興趣被勾起來,對武清身體的疏遠也就沒做計較。

他手肘抵在窗框上,支著下巴望著武清,雙眼微眯似笑非笑,「那你說說答案是什麼?」

「是因為那種人看什麼都好吃。」武清聳了聳肩。

梁心怔了一下,隨即輕笑出聲,「你說得對,會這麼感慨的必然都是飯桶。」

武清微微皺眉,「我們老家管飯桶不叫飯桶。」

梁心一奇,「那叫什麼?」

「吃貨。」

梁心失笑出聲,「這又有什麼區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