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10 日

如果從遠方觀望,一道不可思議的景象,便出現在眾人眼底。

一頭體型龐大的巨龍,緊靠在灰色牆壁旁,中間夾著一個渺小人影。

可就這麼一個渺小身影,卻憑一己之力抵住巨龍的夾力。

好似不信邪,它繼續朝右側使勁,恐怖怪力慢慢向右方挪移,這讓千尋面色當場一變。

「這頭惡龍的力氣太大了!」

驀然,他趕緊改變對策,左手扒住龍鱗,宛如靈猴一躍。

立刻從夾縫裡跳至龍翼,前後總共花費不足一秒。

轟隆!

沒了千尋力撐,泰勒斯撞碎牆壁,受慣力作用影響,一直連續撞爛了十幾座屋子才堪堪停止。

塵土飛揚,火光接天!

阿克塞爾繁華街道,留下了蔓延數百米的深坑。

巨龍緩緩趴在地面,抖了抖身上石屑碎渣,千尋也順勢重新爬回背脊上。

他瞧著這片破壞的廢墟,假設自己正面接下,肯定也不好受!

「吼吼!!」

泰勒斯急了,這傢伙怎麼又騎上去了,快給我滾下去!

「想甩了我,不可能!」千尋語氣充滿笑意,又再次扒開一大片鱗片。

畜牲!

它眼冒怒火,溫度於身體各處升騰,300多度的高溫,讓鱗甲儼然變得更加赤紅。

燙死你這個混蛋!

然而,千尋除了皮膚泛紅,拳頭也比較粉紅外,並未起太大效果。

雖然鬼軀還未完全成型,但想憑藉這點溫度,就把千尋燙傷,只能說對方想的太簡單了。

汗珠從肌膚冒出,他一拳捶碎滾燙的鱗甲:「居然主動暴露弱點!」

鱗甲溫度提高時,確實可以燙傷別人,但本身同樣也會變脆弱。

咔嚓一聲!

密密麻麻的裂痕,伴隨龍鱗開始龜裂,泰勒斯仰天長嘯,聲音極其痛苦。

「如果不是你將溫度提高,我或許還要花費一番功夫!」

頓時,巨龍橫衝直撞,在火紅的空中左右顛簸。

「吼!!」

泰勒斯精神變得交錯雜亂,隨即神魂顛倒朝某方向衝去。

那正是維玆等人的位置!

……

「神聖凈化!」

阿庫婭暴喝一聲,蔚藍色的凈化光彈射向巴尼爾,後者胸口被瞬間貫穿了一個大洞。

「啊,吾命休矣!」

巴尼爾顫顫巍巍捂住胸口,沙子宛如溪水不斷流淌。

「對不起漢斯閣下,我要死了……」他一臉難受與痛苦。

話音落地,巴尼爾全身裂開,便化為流沙消失不見。

幾人互相對視一眼,完全摸不著頭腦。

「巴尼爾,你賣我?!」他氣得直發抖,這麼拙劣的演技,除非是傻子才會相信。

「和真快看啊,我消滅巴尼爾了!」阿庫婭滿臉自豪,一副快膜拜我的樣子。

「夠了!」

漢斯忍無可忍,身體開始膨脹:「本不想用這種形態,但你們非要逼我,我要把所有人全部吞……」

可還沒說完,一道龍吟傳來,天空一團火球轟然而下。

滾滾火焰猶如流星,完美命中正在變身的漢斯。

後者面色大變! 盛胤尷尬地臉都漲紅了。

他為了圓盛雲嫣的明星夢確實砸了不少錢,但盛雲嫣心高氣傲脾氣又大,回本談何容易。

只是因為盛胤這是明目張胆的偏心,其他人也從來沒說過什麼,沒想到被盛卿卿點了出來。

盛卿卿的手指輕輕敲擊著桌子,淡淡道:「濫用職權,盛總,你可真是好榜樣好楷模啊,上行下效,上面的人做出這樣的表率,下面的人一定學得更像!」

「都是因為你胡亂改革,才使公司的收益降低,現在又開始質疑我的方案!」

盛卿卿眉眼一冷,這個盛胤可真是聰明人,借題發揮,用她剛做的事來否定她。

但盛卿卿也不是吃素的。

「改革后,各個股東的權利被相互制約,我理解你想要拿回掌權人地位的心情。」

既然盛胤給她扣帽子,那盛卿卿就也給他扣一頂。

果然盛胤面色一凜,但盛胤畢竟掌權多年,不可能這就沒了辦法,他依舊中氣十足的怒喝。

「你這是什麼意思?盛卿卿,利益下降是有目共睹的,現在你說這個是不是有點晚了。」

改革后的人員空缺和對新制度的不適應,再加上這些老傢伙的出手阻攔,這種情況是必然的,盛卿卿無法辯駁,也無從辯駁。

這是事實!

「我承認。」

聞言,盛胤興奮一笑。

「所以,我在此立下軍令狀,季度盈利不提升三個百分點就主動交出全部股份。」

盛胤沒想到她會立軍令狀,他以為這會是一場硬仗要打,沒想到盛卿卿還是個血氣方剛的小孩,隨隨便便的立下軍令狀。

「那我們就拭目以待了。」

盛胤挑了挑眉,油膩的臉龐頓時笑得合不攏嘴。

末了,他又假惺惺地加了一句:「要是做不到,就提前說出來,爸也不是那麼不講情面的人。」

盛卿卿果然被他的這聲自稱噁心到了,她可不認為盛胤到時候會對她講情面,甚至還會火上澆油都是常規操作了。

盛卿卿不想和他在這裡爭口舌之快,驅車回家。

看著三個孩子,能讓她的心情好起來,但奇怪的是只有三寶盛予霖在屋裡睡覺,她無奈搖頭,兩個孩子又出去玩了。

看著盛予霖嘟著嘴的睡顏,安靜可愛,讓盛卿卿的心也柔軟了下來。

她總擔心孩子沒有父親會不會有什麼心理上的不快樂,但現在看來,最讓她放心不下的盛予霖都能夠很健康的成長,這就讓她放心了。

「叮咚——」

盛卿卿打開門,看著門外的男人,一如既往的氣定神閑,身姿欣長。

「不請自來?」

陸言喻挑眉:「聽說你立下軍令狀了?」

「嗯,你是想來評判我的對錯嗎?」

感受到盛卿卿的惡意,陸言喻無甚反應。

盛卿卿見此,不由暗嘆習慣太可怕了,被嫌棄都能習慣。

「我只是怕你完不成,特意來給你傳授成功經驗。」

陸言喻短短五年時間將公司做大做強,這樣的人來傳授經驗。

盛卿卿猶豫了片刻,對方是把自己當成軟柿子了嗎? 不錯,雍凱在死前,方才算是反應過來,自己是被孟獲坑了!

在本身率軍對抗仲氏大軍之時,孟獲那該死傢伙趁機率領蠻人逃遁而去,純粹是把雍凱給當做炮灰了啊。

「孟獲,汝不得好死也!」

臨死之前,雍凱發出如同詛咒般惡毒話語后,腦袋一歪,也就死得不能再死。

雍凱被殺后,建寧軍或死或降,關羽和張飛也就順利拿下來建寧郡……

隨着越巂、建寧、牂牁三郡為仲氏大軍所拿下后,南中地區算是被袁術徹底平定。

然而,當他率領大軍趕到建寧郡,從關羽和張飛口中得知只是斬殺了雍凱,並沒有孟獲蹤跡后,袁術還是忍不住皺緊眉頭。

他之所以決定遠征南中,就是因為孟獲那傢伙不識好歹率領蠻兵進軍益州,倘若此行不能夠將孟獲給斬殺的話,終究將會是個禍患啊!

想到這裏,袁術便將董茶那和阿會喃二人召集而來,詢問道:「兩位洞主,可知道孟獲逃到哪兒去了嘛?」

董茶那和阿會喃對視一眼,面色複雜,似乎想說而又不想說……

袁術也是被他們如此態度給惹得不耐煩了,提醒道;「兩位洞主,汝等要知道,汝等已然背叛孟獲了,既然如此,汝等接下來的選擇,便是全心全意為朕效命,方才能有出路。」

「若是再藏着掖着的話,那朕自然也要不高興,要考慮該不該留下爾等存活世間了!」

聽聞袁術這話,阿會喃和董茶那打了個寒顫,連忙道;「請陛下贖罪,我等並沒有想要隱瞞,只是那孟獲逃回之地,可能是我們蠻人家鄉……十萬大山!」

如此陌生辭彙,使袁術深感疑惑;「十萬大山?」

阿會喃和董茶那連連點頭:「是的陛下,我們這些蠻人,雖說活躍在南中地區,但實際上我們都是從十萬大山裏出來的,說那裏是我們的起源之地都一點兒不過分。」

袁術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那汝二人應該知道十萬大山怎麼前去吧?這樣,就由汝二人作為嚮導,帶着朕前往十萬大山吧!」

聽聞此話,阿會喃和董茶那再次露出尷尬之色:「陛下,您也知道,那十萬大山,乃是我們蠻人的家鄉,那裏的蠻人全都淳樸善良,他們並不知道孟獲所做之事……」

「算我們求求您了,此次前往十萬大山,能不能只抓孟獲一人,放過我們那些蠻人同胞吧……」

聽到倆人這樣說,袁術才算是反應過來咋回事,合著是害怕自己到了十萬大山後,濫殺蠻人啊?

袁術笑了,揮揮手道;「爾等放心即可,朕雖然厭煩異族侵犯我漢家城池,可朕又並非是什麼殺人魔頭,不至於見到蠻人就殺害的。」

如此,阿會喃和董茶那這才放心,答應領着袁術前往十萬大山。

數日後,袁術帶着關羽、張飛、黃忠率領仲氏大軍,由阿會喃和董茶那作為嚮導,開始向著建寧郡以南的十萬大山進發了……

與此同時,十萬大山,某個山洞內。

孟獲坐在自己那虎皮製作的王座上,大腿上還坐着個黃銅皮膚但姿色貌美的女人。

她,正是孟獲的夫人,祝融。

祝融夫人見到孟獲自打回來后就一臉哀愁,便是貼心趴在孟獲背上,輕輕親吻著孟獲那健壯的脖頸:

「大王,妾身有什麼能夠幫助您的嘛?」

孟獲嘆了口氣道:「哎,我本想此次入主益州,讓咱們一家人從此以後過上好日子,沒想到卻遭逢大敗,搞得在建寧郡都無立身之地。」

「此次若不是本王義兄雍凱拚死為本王殿後,本王怕是都無法返回十萬大山了!」 四國朝會越來越熱鬧,武鬥是最主要的,佔據了一大部分的時間。

文斗只佔據三分之一。

現在正是武鬥的關鍵時刻,也是決勝之戰。

果然,女子的隊伍,毫無疑問的,被南召國奪走。

而男子組的,被北堂國的人奪走。

武鬥過後,就是文斗,文斗就沒那麼精彩了。

很多人都在打瞌睡。

不過,這是第一天,第二天女子組的時候,就精彩異常了。

因為,四國朝會文斗的時候,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

那就是女子可以在贏了之後,給自己傾慕的人表明心意。

如果是平時,那是萬萬不可,會被人笑話的。

但在四國朝會的時候,就沒這麼擔憂了。

她們可以盡情的表露自己的心跡。

奚淺打趣封瑾修,「阿瑾,你說等下會不會有人來給你表露心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