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妖獸和人類不一樣,人類用玄石修鍊,妖獸用空氣里的玄氣修鍊。

人類用玄石修鍊,速度比妖獸快多了。

不過妖獸活得比人類久多了,也算是各有特色吧。

即使沒有玄氣的環境,只要有玄石,人類就可以修鍊,妖獸卻不行。

也就是說,首先得製造一個能供這些妖獸修鍊的環境。

但山海圖裡那麼大,一條兩條玄脈,根本不夠支撐空氣里的玄氣濃度。

白沉也許是猜到了她的想法,傳心聲給她:「山海圖裡應該有專門豢養妖獸的地方,比如山谷什麼的,在四周的山壁上銘刻防止玄氣逸散的陣法,前主留下的。」

「還有就是,火荊山應該有一條小型玄脈,能孕育出天材地寶就是最好的證明。」

經白沉這麼一提點,夜千羽頓時有思路了。

她降落地面,先讓白洛影從血玉鐲子里出來:「這附近有沒有玄脈?」

白洛影感應了一會兒,雙眼皮的狗眼睛一翻:「有啊,就在腳底下!」

很好,夜千羽走到一塊岩石後面,拿出龍血結界石,布置好隔絕結界,然後從精神海中召喚出山海圖。

她微微閉眸,感應著山海圖裡的一切。

萬里河山像一副長長的畫卷一樣,在她腦海里飛掠著。

她在長長的畫卷上尋找著前主豢養妖獸的所在。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突然,她的睫毛一顫。

找到了,似乎真的有這樣的地方。

她定位好位置,閃身進去山海圖。

她的身形出現在一處山谷里,山谷里有湖泊,還有裂開的地面,顯然這地下本來有一條玄脈,但被挖走了。

四周的山壁上,銘刻著稀奇古怪的圖案,雖然她看不懂,不過應該就是白沉所說的防止玄氣逸散的陣法。

只要將火荊山裡的那條玄脈移過來,這處山谷就可以繼續豢養妖獸了。

夜千羽閃身出去山海圖,將山海圖收起來,然後帶著白洛影去找那些妖獸談判。

夜千羽來到湖泊邊,湖泊里的水已經蒸發掉大半,只剩下一點淺水了。

那些泡在湖水裡的妖獸看到夜千羽,都懶得動,實在太熱了,若是在往常,它們早就跳起來一爪子將這個膽大包天的人類撕成兩半,吞進肚子里了。

夜千羽記得,有一頭妖獸,獨佔了一片水域,那頭妖獸,應該是這群妖獸的頭頭。

她找到那頭妖獸,是一頭疾風豹。

疾風豹跟別的妖獸一樣,只瞥了一眼夜千羽,就不再動,眼睛十分的無神,顯然是熱得沒精神。

夜千羽拍拍懷裡抱著的白洛影:「讓它清醒一下。」

白洛影猛一發力,王霸之氣逸散而出,也就是說,龍威。

疾風豹頓時警惕地跳了起來,湖水裡的其他妖獸,也都驚疑不定地站了起來。

它們感覺到一股極高貴也極可怕的氣息,忍不住地想要向那股氣息拜服。



太困了,扛不住了,明天多更幾章 夜千羽對白洛影道:「你告訴這頭疾風豹,就說,如果不搬走,湖泊里的水很快會幹涸,到時候它們只能活活被熱死,渴死,而你知道一個適合它們生活的地方。」

她純粹是在忽悠,只要將那簇火魂煉化了,氣溫就會恢復正常,不像現在這般熱,湖泊里的水位也會停止下降,以後再來上兩場雨,湖泊里的水位還可以回升。

白洛影獸語十級,立刻嘰里呱啦地說給疾風豹聽。

疾風豹正發愁這一點。

它是這座山上最能打的,誰也打不過它,這處山谷里,空氣里的玄氣要比別處濃郁一些,它就佔了這處山谷,不許別的妖獸進來。

結果七八天前,天突然變得好熱,持續了幾天後,別處的妖獸都涌了過來。

這處山谷,不見陽光,又有一汪湖泊,比別處要稍微涼快一些。

它可以一挑二一挑三一挑四,一個打好幾個,但一個打一群,它做不到。

它只能看著一群又一群的妖獸湧進它的山谷,跳進它的湖泊。

湖泊里的水位在一天一天下降,要不了幾天,就會幹涸。

到時候該怎麼辦?

這位氣息既高貴又可怕的大人,難道是來拯救它的?

疾風豹同意搬走,至於其他的妖獸,它就管不著了。

它並不是這些妖獸的頭頭,這些妖獸充其量只是它的儲備糧。

不過搬走之前,它要去拿一樣東西。

它在征了白洛影的同意后,搜的一下從湖泊里竄到岸上,竄向遠處。

夜千羽問白洛影:「它想幹嘛?」

白洛影也不當一回事:「它收拾下行李。」

夜千羽唇角抽了抽,行李……好吧。

白洛影繼續忽悠剩下的妖獸。

都願意搬走,一則,誰也不想被熱死渴死,二則,白洛影身上的氣息太高貴和可怕。

過了一會兒,疾風豹夾著尾巴回來了,那條甬道里藏著的紅色果實,竟然不見了。

而它聞到了這位高貴而可怕大人的味道,以及這個人類的味道!

白洛影問它:「你的行李呢?」

疾風豹心道,在大人你的肚子里……

嘴上卻不敢說什麼,萬一這位大人不高興了,不帶它搬走了,它就要活活被熱死渴死了。

但對於夜千羽,它就不客氣了。

它不停地朝夜千羽甩著幽怨的小眼神,無恥的人類,卑鄙的人類……

夜千羽想到一個可能,該不會那些烈焰朱果的守護獸就是這頭疾風豹吧,還好白洛影將這頭疾風豹鎮住了,要不然她只有逃命的份了。

既然談妥了,可以開始搬運了。

夜千羽撿了塊石頭,在地上畫了個圈,對白洛影道:「你讓它們分批站到這個圈裡,站滿了就等下一批。」

疾風豹第一批進到圈裡面,夜千羽將龍血結界石擺在她畫出的圈的邊沿上,將整個圈籠罩進隔絕結界里,然後從精神海中召喚出山海圖。

隨著她的精神力的加強,她對山海圖的掌控力也在加強。

以前她想帶這些妖獸進去山海圖,需要不停地進進出出,現在她不需要進去山海圖,就能將這些妖獸收進山海圖。 夜千羽手一揮,圈子裡的妖獸頓時全被她收進了山海圖裡的那處山谷。

疾風豹只覺得眼一花,周圍就突然變涼快了,但空氣里為何毫無玄氣,再定睛一看,這是什麼鬼地方哦,到處光禿禿的,一點綠植也沒有。

它感覺,它搞不好被拐賣了……

夜千羽這麼做很損耗精神力,每收一批妖獸進去都要休息上半個時辰左右,將所有的妖獸收進去后,已然是好幾個時辰后了。

至於將腳底下的玄脈弄進山海圖就簡單了,山海圖是上古神物,有這個本能。

不過,六顆龍血結界石製造出來的隔絕結界,地方太小,山海圖施展不開。

必須要把隔絕結界撤掉。

夜千羽有一點憂心,既然那簇火魂還在,火荊山裡一定還聚集著很多想要那簇火魂的人,萬一山海圖的神息被什麼人感覺到了……

白沉知道她的憂心,說道:「一般來說,山海圖的神息,修為達到玄王境界才能遙遙感覺到。」

夜千羽咬了咬牙,那就賭一把吧,賭附近沒有玄王境界的路過。

大陸上玄王境界的並不多,碰巧有玄王境界的路過,這幾率其實很小。

她飛快地撤掉隔絕結界,將抽取此地玄脈的念頭傳達給山海圖。

只見懸浮在半空中的山海圖,猛地發出耀眼的光亮。

總裁霸霸 下一刻,地面開始崩裂。

夜千羽連忙幻出白色羽翼,飛上半空。

地面很快裂了一道大口子,一道白影緩緩升了上來。

白影的規模,果然要比西大陸大荒那條玄脈小一些。

這是一條小型玄脈,隻影響火荊山附近。

白影升上地面后,立刻化作一道流光,沒入懸浮在半空中的山海圖,而紮根的地點,正是聚集著不少妖獸的那處山谷。

要不了幾天,那處山谷就會變得適宜妖獸居住了。

搞定后,夜千羽立刻將呈現虛影狀的山海圖收進精神海。

但地上這道大口子該怎麼處理?

西大陸大荒那條玄脈被抽走後,留下的大口子,她和端木祁、墨小弟三人整整填了一天才填平。

這道大口子要小一些,但這會兒她只有一個人,想填平的話,少說也要花個兩天的時間吧,太耗費時間了,萬一填到一半被人發現怎麼辦?而且她身上帶的乾糧,有點不夠了。

「假如那個火山口能噴發一下就好了……」她喃喃說道,那樣就省得她要想辦法填坑了。

白沉傳心聲給她:「說不定真的會噴發……」

夜千羽宛如醍醐灌頂,確實,腳底的玄脈被挖走,肯定影響了地下的結構!

假如那個火山口真的會噴發的話,她必須趕在噴發之前,將那簇火魂弄到手!

夜千羽不敢耽誤,立刻往上飛去,飛出山谷,找到那處火山口。

她居高臨下地往底下一看,嚯,好多人,少說也有幾十個人吧!

這麼多人,肯定有人有火系,有飛行獸寵,為什麼那簇火魂還在呢?她有些搞不懂。

火山口有兩三百米深,實在看不清下面都是些什麼人,江景天和江景棋兄弟倆不知道還在不在下面…… 不管了,下去看看就知道了,夜千羽直接飛了下去。

底下的人看到上面有人往下飛,身後還有一對白色的羽翼,基本都有些看不明白,什麼情況,鳥人?

只有江景天眼睛一亮,是她!她的玄魂就是一對白色羽翼,她真的沒死!

他拉了拉坐在他身側的江景棋:「景棋,她回來了……」

江景棋抬頭一看,看到那對白色羽翼,差點淚崩,太好了,他沒害死嫂子,嫂子還活著……

夜千羽已經飛到人群上方,她在人群里尋找著江景天和江景棋兄弟倆的身影。

她很快找到了,但這兄弟兩人是什麼情況?

江景天滿臉憔悴,鬍子拉渣的,黑眼圈濃重得堪比大熊貓了!

而江景棋臉上掛著一層白霜,睫毛、眉毛、頭髮更是結冰了!

又不是在冰天雪地的環境里,火山口裡明明這麼熱!

她落在兩人身前。

江景棋癟癟嘴:「嫂子,你終於回來了……」

夜千羽頓時驚悚了,嫂子是什麼鬼?

她來不及分辯些什麼,周圍的一堆人就開始討伐她,說她怎麼這麼大臉,讓這麼一堆人等她一個人。

夜千羽聽了一會兒,大概聽明白了,其實有很多人想要這簇火魂。

但江景天死活攔著……

江景天憔悴成這個樣子,就是因為整整三天都沒合眼!

她心裡有些觸動,總算沒白掉一回岩漿。

被江景天攔下的人里,除了周圍聽到氣溫異常消息趕過來的,還有藥師城的一撥人。

賭坊里的那兩個人,將消息高價賣了出去,賣給了內門一個女煉藥師。

那女煉藥師拉著自己的兩個師兄一起來的,畢竟火魂這種東西,是要爭奪的。

結果被同屬於藥師城內門的江景天給攔下了。

她讓江景天賣她一個面子,江景天卻無動於衷,氣得她想吐血!

對於夜千羽的歸來,除了江景天和江景棋兄弟兩人,其他人都是很不爽的態度。

他們為什麼耗在這,就是為了等江景天精力耗盡。

江景天總不可能一直不眠不休地盯下去。

結果,剛感覺江景天快要撐到極限了,夜千羽卻回來了。

他們虎視眈眈地盯著夜千羽,假如夜千羽敢去煉化那簇火魂,他們不阻攔,但少不得要搞一些小動作,讓她無法成功煉化!

他們已經知道江景天的身份和屬性了,藥師城內門的天才煉藥師,卻是個臉盲,就算得罪他,也不會被他記住臉!這讓他們很是有些有恃無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