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妙嫣戰鬥起來果然生猛,一口氣打光了兩個彈夾后,陳小練剛打算冒頭出去說話,卻換就看見一個東西如拋物線般丟過來,落在地上骨碌骨碌。

這是……你妹啊!手雷!

當陳小練看清了之後,頓時心中大罵:太狠了吧!

他來不及多想,飛身跳起來,就朝著後面的地下河一個猛子扎了進去!

入水的瞬間,身後手雷就爆了開來!

好個女人,真狠!

這居然是反器材武器!

一聲巨響后,那個石碑都被炸得四分五裂!

陳小練入水后,一個猛子就扎到了河水的底部。

當手雷將石碑炸裂后,妙嫣等了幾秒鐘,等爆炸過後,她已經跑到了河邊上,掏出槍來,就對著河面上連續射擊。

剛才她已經看見了,這個不知名的對手反應速度極快!在爆炸的瞬間就做出了精準的判斷跳進了河水裡。

從剛才被自己發現,自己一系列的攻擊,對方都一一躲閃開來,無論是反應速度還是判斷,都是一流的表現,讓妙嫣心中凜然!

自己是提前進入副本的,想不到,這次副本里,還有這種等級的覺醒者高手存在?!

妙嫣對著河面就連續射擊,先用火力壓制,然後同時又摸出了一個手雷來,正打算扔進河水裡……

忽然之間,她身子一晃!

低頭看去,腳下的河邊,忽然一隻手伸了上來,握住了自己的腳踝,妙嫣心中立刻暗叫不好,來不及掙扎了,只來得及做出了一個保護動作,就整個人被拽進了河水裡。

妙嫣畢竟是妙嫣,在落水的瞬間就做好了保護動作,屏住呼吸,入水后並沒有嗆到,反而反應速度絕快,對方一隻胳膊才剛剛糾纏上來,妙嫣已經曲膝,一個膝撞就過去,同時肘部也狠狠的甩了過去……

陳小練人在水下,先抬起手掌,擋住了對方的膝撞,碰撞的力量就讓陳小練心中苦笑。

這個女人出手是真的要置人於死地啊,這一下若不是被自己擋住,打實了的話,當場就能把人的脊梁骨撞斷!

而那一個肘擊終於還是沒躲閃開,陳小練硬著頭皮用自己的上臂扛了一下,疼得他差點就憋不住氣,冷汗直流。

這一下陳小練不敢再繼續大意了,猛然從背後一把將妙嫣抱住,拖著她就往水深處拽。

他打定主意了,要先制服這個女人,不然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

妙嫣感覺到了對方把自己拖到水底的意圖,心中卻冷笑,並不強行掙扎,卻反手抱住了對方,然後施展出了近身搏擊的技巧來。

一時間,這兩人就在水下糾纏起來,膝撞,肘擊,反關節技……

兩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妙嫣固然不用說,而陳小練在經歷了如此多的戰鬥之後,早已經不是當初在秦皇陵里的那個陳小練了,加上兩人都是體質特殊,氣息悠長,這一下兩人在水裡近距離搏鬥,足足就糾纏了有五六分鐘。

兩人都吃了些虧,陳小練的胸口肋骨被打了兩次,險些要吐血,而妙嫣的小腹中了一拳,疼痛至於就嗆了口水,陳小練的眼睛差點被妙嫣扣瞎,而妙嫣的手腕被陳小練弄脫臼了。

不過總的來說,還是陳小練吃虧大了些,一來,畢竟他實力還是差了一些,二來心裡還顧念些情分,不敢出死手。

兩人在水下鬥了幾分鐘后,都覺得氣有些不夠了,忽然就同時默契的分開了,然後各自飛速的冒出水面去換氣。

陳小練腦袋才一出水面,大口呼吸了一下后,就看見距離自己不到兩米的地方,妙嫣也冒了出來,張口呼氣,同時左手已經摸出了一把匕首來,正用冰冷的眼神盯著自己。

陳小練卻忽然趕緊划水往後,拉開距離,大聲道:「等一下!等一下!不打了!不打了!!」

妙嫣的眼睛已經眯了起來——以陳小練對這個女人的了解,每次當她的一對笑眼眯起來的時候,就是這個女人動了真怒,要下死手發大招的時候了。

他趕緊抓住這最後的機會大聲喝道:「妙嫣!不打了!!」

妙嫣的匕首已經開始冒出叫人心寒的光芒了,忽然聽見對方叫出自己的名字來。

妙嫣忽然臉色一變,收起匕首,也往後退了一點。

「你……認識我!」

「我……」陳小練才開口,妙嫣忽然臉色一變,喝道:「噤聲!」

然後她對陳小練做了一個手勢。

幸好陳小練和她曾經並肩戰鬥過,多少還有那麼一點熟悉和默契,立刻就學著妙嫣的動作,兩人一起深吸了口氣,然後沉入水裡去,在水下暗中觀察……

大約十多秒后,從這地下河的上游,忽然就有一陣雜亂的腳步傳來。

幾個覺醒者,顯然是某個小型團隊的樣子,正倉皇的一路奔逃過來,其中還有人受傷了,身後插著幾隻箭,看上去所有人都狼狽不堪。

而在這幾個人身後,卻傳來整齊統一的步伐聲!

一個兵馬俑方陣飛速跑來,鎧甲鮮明統一,步伐整齊,手裡的長戈如林!還有弓箭手,拿著那種秦朝的青銅弩……

一陣齊射后,幾個覺醒者就倒下了一小半!

這青銅弩的威力相當犀利,當場就有覺醒者被直接釘死在了地上!身上穿的低級的防護衣根本沒有能抵擋住這種弩箭。

這幾個覺醒者很快就被追上,糾纏住了。而兵馬俑卻非常擅長於戰鬥,追上之後,就不停的糾纏,然後後面有小隊分出,飛快的衝到了前面包抄。

很快就把這幾個覺醒者圍在了地下河邊,包圍在了其中。

一陣慘叫和廝殺后,不到半分鐘,這幾個覺醒者就被徹底殺光!還有人身上插著箭,屍體掉在了河裡,漂浮在了水面上。

兵馬俑如同殺人機器一般,將這幾個覺醒者剿滅后,就立刻排成了隊列,重新整齊劃一的朝著地下河的下遊方向開進而去……

陳小練和妙嫣兩人躲在水裡目睹了這一切,兩人都很默契的沒有插手,等這些兵馬俑都離開了,兩人才重新從水裡冒出頭來,互相看了一眼后,都默默的爬上了岸去。

陳小練看著妙嫣。

她原本就是穿著極為貼身的皮衣,將她火辣的身材勾勒得曲線玲瓏,在水裡浸泡后,皮衣更是貼身,看上去越發的緊繃,整個人看上去,就足以叫某些男人面紅耳赤了。

而妙嫣自己卻彷彿渾然不覺有什麼不妥,上岸后,就立刻跑去檢查那些覺醒者的屍體,她毫不猶豫的取翻這些人的隨身物品,然後挑揀出一些有用的東西,就直接扔進了自己的儲物裝備里。

陳小練看在眼裡,也不客氣,從一個覺醒者的屍體手裡,扒拉下一把看上去質地還不錯的劍,在手裡掂量了一下。

B級的貨色。

如果是當初自己第一次經歷秦皇陵副本的時候,能撿到這種東西,自己絕對會當個寶貝一樣的拿著了。

可如今,這種B級的武器,陳小練也只是看了一眼就隨手扔進了儲物裝備里。

這玩意兒陳小練現在根本不可能使用了,那回去也不過就是扔進基地的熔煉爐里兌換能量而已。

「都是一群弱者,沒什麼好東西,連個儲物裝備都沒有。」妙嫣搖頭。

然後她看了陳小練一眼:「你的裝備不錯啊。」

陳小練注意到妙嫣看著自己的手腕上的儲物腕錶……那是天刀的兒子胖子送給自己的那個改裝版的東西。

貨真價實的高級貨!

妙嫣盯著陳小練看了兩眼。

「A級防護衣,身手很敏捷,力量也非常不錯,體質肯定被改造過的,戰鬥技巧有些粗糙,但是臨場反應很快,經驗很豐富……」妙嫣緩緩道:「你這樣的人不可能是沒名沒姓的,可為什麼我從來沒聽說過有你這麼個傢伙。」

陳小練扯了扯嘴角,擠出一個難看的微笑:「你真的不認識我?」

「不認識。」妙嫣毫不猶豫的搖頭,然後眼神露出一絲殺氣:「可你為什麼會認識我?」

「……呃,這個……」陳小練苦笑,眼看妙嫣的眼神里殺氣越來越重,他趕緊退後一步,擺手道:「不打了不打了!我沒有惡意的,你想問什麼我告訴你就是了,說真的,我真不想和你打。」

妙嫣畢竟是聰明絕頂,從陳小練的語氣里聽出了一絲那種不尋常的熟悉和親近的語氣——這種語氣只有在交情到一定程度的,熟悉的人之間才會有的語氣。

這樣的語氣,讓妙嫣眉頭一皺,心中越發的好奇起來。

「你好像和我很熟悉的樣子?」

「……呃……我們一起喝過酒,打過怪。」陳小練苦笑:「應該算是朋友吧。」

「可我為什麼不記得有這樣的經歷。」妙嫣忽然臉色一變:「難道我的記憶被抹去了?!不可能!」

「呃,這個我真沒法解釋,至少三兩句話說不清楚,那個……我們慢慢說好不好。」 ……www.……南宮韋臉帶笑意地掃了眾人一眼.開口道:「好了.現在人也算到齊了.少主.我給你介紹一下.在場的九位.那個被你打成豬樣的你已經認識.其它八位都是摩風城的各大勢力魁首…」

「嘶…」

八大魁首同時倒吸了一口涼氣:這風曉桐傷成這樣.竟然是出自這個臉上掛著淡笑的少年的手筆..

此時.這些平日里風光萬丈的魁首們不禁暗暗慶幸.慶幸自己先前並沒有衝動行事.不然的話.自己很可能比蕭風桐更慘.

「這位是虎鯊堂的魁首金強.這位是新晉風龍幫的幫主紀南…」南宮韋逐一給月陌塵介紹著八大魁首.由於先前與永夜閣的火拚.各大勢力也有的失去了魁首.南宮韋都一一詳細地解釋著.

但當南宮韋說到第五個的時候.便被月陌塵擺手打斷了:「魁首是吧.我沒那麼多時間去了解這些烏合之眾的老大是哪個阿貓阿狗.我現在給你們一個選擇.交出我的人.不然.你們就可以去死了.」

「我們沒有…」

金強第一個開口.但月陌塵沒有讓他說下去.右手五指拼攏.凝成手刀.一記破風擊發出.

黑色的靈氣斬一閃而過.轟在金強的頭上.

「啪.」的一聲悶響.促不及防的金強被黑氣轟得正著.那閃亮的光頭應聲而碎.鮮血、**迸飛而出.

月陌塵「刷」的一聲站了起來.還未收回的右手猛地拍向長長的案桌.案桌隨之而散.化為碎木墜落滿地.

「這不是我要的答案.你們當我給你們下馬威也好.覺得我在嚇你們也行.如果你們再給我這樣的答案.那你們一個個都不能活著離開南宮世家.不信的話可以試試.」

月陌塵雙眼通紅地大吼道.體內的血魔之力不受控制似的涌動著.與輪迴靈氣交纏在一起.化為滔天的血魔之炎溢出月陌塵的體表.

「我知道.我知道.一定是刀塔一族的人.將他們捉走了.真的不關我們的事啊.」

其中一個新晉的魁首哭喪著臉道.月陌塵認得.他正是南宮韋介紹的那些人當中的第三個.楓葉閣新任閣主.葉雙止.

月陌塵的目光如同電光一般朝著葉雙止激射而去.下一刻.月陌塵已經出現在他的面前.

單手捉住葉雙扯的衣領.月陌塵直接將他的身體舉了起來:「說.」

「是.是.是.」

對方連聲應是.用帶著顫音的語氣開口道:「在這之前.我們九大勢力就曾經與永夜閣多次交戰.我的前任就是這樣死掉的.於是.當這些人再找上我們楓葉閣的時候.我們並沒有急著答應.而是拒絕了再次與永夜閣的交鋒.」

「說重點.」月陌塵的雙眸通紅.冷漠的語氣像是來自九幽冥地.

「是.當時我們拒絕了其它勢力的邀請.不想讓楓葉閣實力再次受損.但聚賢堂的二堂主卻說.不用我們出手.只要出錢就行.因為大家已經商量好.要請刀塔一族去解決永夜閣的人.」

「你意思是.刀塔一族將我們的人帶走了.怎麼可能.刀塔一族是暗殺公會的掌權者.從來只有殺人.哪會擄人.」

完顏耀良插嘴道.

可憐的葉雙止驚得連冷汗都冒了出來:「不是.先聽我說完.對其它人或者不會.但對永夜閣.真的有這個可能.」

「為什麼.」

「你們永夜閣是不是有陰陽兩大護法.殺了我們前任魁首的陽無天.還有一個來無影去無蹤的陰無法.是不是..」

葉雙止大聲咆哮道.彷彿在拚命捉住最後的救命稻草.

完顏耀良點了點頭.道:「是.那又如何.」

「原因就出在這個陰無法身上.他的功法.比刀塔一族的隱匿性還強.但為殺手工會的主人.刀塔一族又豈會於是無睹.他們早就想得到陰無法的功法了.但由於殺手工會的限制.他們不能直接對陰無法出手.現在九大勢力下了任務.他們還不捉住這個機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