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孰輕孰重,經過一番考量,便可得出結果。

對此,藍楓倒是無所謂地聳聳肩:「既然如此,那我便獨自上路吧。」

沒有失望與懊惱,有的僅僅是渾不在意般的平靜,這般平靜的反應,卻是讓得想看藍楓笑話的王越愣了一下,算盤落空。

「這小子太識趣了吧……」嘴裡嘀咕了一下,王越搖了搖頭,無趣地收回了目光,既然藍楓自己都放棄了,他自然也沒有借口糾纏於此事。

意外的是,藍楓不計較,卻是另有人計較。

只瞧見沉默半晌的楊戰,緩緩地抬起頭,淡淡地道:「隊伍里若是沒了藍楓表弟,豈不無聊?索性我也不勞煩三位學長,與藍楓表弟一同上路吧。」

「小子,我們答應帶上你們三人,已是你們天大的榮幸,你確定要退出隊伍,與那小子一同上路?」王越眼睛微眯道。

認真地點了點頭,楊戰看上去十分平靜,並非衝動所為:「我確定。」

嗤笑一聲,王越擺擺手:「好,那便隨你自己吧。少了一個拖油瓶,我們反倒是可以輕鬆許多。」

秦猛則是眸子里泛起一絲疑惑,這楊家之人,似乎極為看重藍楓,連這獲得推薦名額的楊戰也不例外,難道說,這藍楓當真是一位了不得的天才?

「這小子……」楊逍則是苦笑不已,他顯然沒想到一向沉穩的楊戰,竟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不過,他並未責怪楊戰,若非近日事務纏身,脫不開身,他甚至願意親自護送藍楓。

場中沉默了片刻,立於楊戰一旁的羅天,卻是突然間一言不發地走向了藍楓,旋即在藍楓身邊站定。

這番動作,讓秦猛幾人再次一愣:「這傢伙又是什麼意思?」

待得反應過來之後,王越臉色陰沉下來,冷聲道:「怎麼,你小子也要退出隊伍么?」

抬頭瞧了王越一眼,羅天沒有說話,而是低下頭繼續擦拭著手中的長劍,眼神自始至終都是那般漠然。

被羅天的舉動氣得有些惱羞成怒的王越,將目光投向了獲得推薦名額的三位天才之中的最後一位,沉聲問道:「你是不是也打算去陪那小子?」

糾結了許久的葉翔,在聽得這句話之後,終於咬了咬牙,硬著頭皮道:「是。」

對於藍楓,葉翔並不是十分了解,唯一的印象,便是狩獵歷練開始與結束之時,藍楓與趙家大長老趙遠山之間的語言交鋒,而更多的,則是道聽途說,做不得准。之所以做出這個決定,更多的是受到楊戰與羅天二人舉動的影響,出於不服輸的心理,這才硬著頭皮點頭。

不過,眾人可不知道他心中的想法,也沒有興趣去猜測。

「有脾氣!」呸了一聲,王越目光冷厲的盯著三人,「我倒是很好奇,你們豐鎮的人,是不是全都這麼有脾氣!」

「王越,適可而止。」

沉默了許久的秦猛,在王越快發飆的時候開口了:「既然三位學弟不願隨我們一同前往猛武學院,我們也不強求。」

略微頓了一下,他轉頭看向楊雪:「楊小姐,我們走吧,是時候上路了。」

狠狠瞪了楊戰三人一眼,王越冷哼了一聲,這才轉過身,準備出發。

蝕骨危情 體型最為健壯的青年名叫郭怒,同樣是紅石城中一個排名靠前的家族少爺,相對於王越而言,郭怒天生有些結巴,因此極少說話,顯得沉默寡言,但其脾氣卻是頗為暴躁,常常是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傷在他手中之人,可不在少數。

與王越相比,郭怒無意更具威脅。

深深看了楊戰幾人一眼,夾雜著一絲威脅之意的目光最終在藍楓身上停留了一下,這才慢慢收回,轉身邁出腳步。

然而,令得三人驚愕的是,楊雪纖細的雙腳如同釘在地上一般,紋絲不動。

只見小妮子罕見地冷聲道:「你們自己回去吧,我用不著你們護送。」

那可愛的俏臉上,如今卻是冷若冰霜,讓人有些不敢相信,眼前這個冰山美人,竟然就是平日里老是喜歡跟在藍楓屁股後頭那個可愛丫頭。

「楊小姐,我們此行的任務便是護送你到猛武學院,希望你配合一下。」皺了下眉,秦猛盯著楊雪。

「這小妮子……」楊逍不禁揉了揉太陽穴,有些頭疼。

深知女兒秉性的他,一時間也不知該說些什麼,雖然楊雪平時乖巧聽話,但犯起倔來,卻是連他都有些招架不住。

「要麼帶上藍楓表哥,要麼你們自己回去。反正我不會單獨跟你們去猛武學院的。」楊雪俏臉上布滿了煞氣,語氣也是有些不客氣,其中的不滿,沒有經過絲毫的掩飾。

萌妻好甜,吻慢點! 聞言,秦猛怔了怔,不由再次轉頭打量了藍楓幾眼。

眸子里疑惑越來越濃,秦猛實在想不通,這個乾瘦如柴的平凡少年,究竟擁有著怎樣的魔力,竟然令得豐鎮最出色的幾位天才統統圍著他轉,甚至連楊雪這位即將一飛衝天的天之驕女,也是如此地看重少年。

遺憾的是,單從外表來看,除了那張臉龐略微清秀一些,便實在看不出什麼優點了。

這樣一個少年,究竟憑藉著什麼,讓得楊雪、楊戰等人如此重視他?

「我是不是遺漏了什麼……」秦猛若有所思。

這時,忍耐了許久的王越,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心頭的那一股氣,終於被引爆了。

「臭丫頭,不要以為拜入院長門下,我們就會怕你!一個鄉下的野丫頭,即使成了院長門生,飛上了枝頭,也改變不了卑賤的出身!」心頭氣炸的王越,一開口便是罵出極為難聽的話語,不堪入耳。

短短數語,頓時將小妮子罵懵了,蒼白的臉上,血色全無。

同樣的,周圍眾人,包括楊逍在內,也是臉色陰沉了下來,死死地盯著王越。

場中的氣氛,陡然發生了變化,空氣中瀰漫著危險的味道。

便是秦猛與郭怒二人,也是心頭暗叫一聲「糟糕」。

深深吸了一口氣,楊逍強行忍耐著心頭那熊熊燃燒的怒火,努力地剋制著自己的情緒,壓下衝動的念頭,雖然以他的實力,要教訓王越,自然是易如反掌,但他卻清楚,若是自己今日動了王越,他日便將遭受來自紅石城王家的怒火,與王家那樣的龐然大物相比,楊家無異於一只螞蟻,一旦開戰,楊家頃刻間便將被覆滅。

事關楊家的生死存亡,楊逍不敢賭,因為他輸不起!

哪怕自己的女兒,正遭受著人生以來最大的侮辱!

迎著楊戰等人充滿憤怒的目光,王越卻是沒有絲毫的慌亂,反而經過這一通發泄,心頭格外地爽快。

在這寂靜之時,空曠的院子之中,卻是響起了一道平靜聲音:「道歉。」

院子寂靜驟然被打破,所有人都震驚地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了過去,只見得少年平靜地注視著王越,看不出絲毫的怒氣,只是那過分的平靜,卻是讓人心頭不由一顫。

心頭正舒爽的王越,也是被這聲音弄得一愣,旋即冷笑道:「怎麼樣,你小子還敢動手不成?」

日久深情:總裁大人,輕點愛 且不說他那令人高不可攀的家世,單是他自身的實力,便足以令人忌憚三分。

在楊逍面前,他自認不是對手,但一個十幾歲的小屁孩兒,他卻是信心十足。

作為王家排行第二的少爺,猛武學院三年級精英班的學員,擁有著元氣境七重修為的他,豈會將眼前這少年放在眼中?

「道歉。」回應王越的,依舊是少年那平靜的聲音。

PS:通知,由於書中的二長老「楊.雄」與某副市長撞名,導致被屏蔽,因此改名為「楊震」。 「呵呵,一個毛都沒長齊的鄉巴佬,哪來這麼大的脾氣!」咧嘴一笑,王越不屑地盯著藍楓,其雙腳毫無徵兆在地上猛地一踏,身影驟然竄出,如同炮彈一般射向了藍楓,「以你的脾氣,進了猛武學院之後,遲早會受到教訓。如今,我便提早教教你做人的道理,好讓你明白,鄉下的野小子,便該低調些,以免日後惹禍上身……」

話音落下之時,其身影已在半空,離藍楓不過數尺之遙。

這一幕,落入眾人眼中,各自的表情,卻是頗為不同。

只見秦猛皺起眉頭,先是瞥了楊逍等人一眼,旋即暗嘆一聲:「希望王越這傢伙不要玩得太過火才好。無論如何,身處楊家,最好還是給楊家之人留點面子……」

郭怒則是一副看好戲的表情,見得王越出手,他不由搓了搓手,也是有些手癢了。

然而奇怪的是,楊逍、楊雪、楊戰、羅天幾人竟是絲毫沒有驚慌,反而是無比的淡然,若是仔細觀察,甚至能夠瞧見他們嘴角隱隱噙著一抹微不可查的笑意。

不同的是,風揚鐵匠鋪首席匠師風天罡的弟子葉翔與藍楓接觸不多,對於藍楓的實力,並不是十分了解,因此臉上隱隱含憂,替藍楓感到擔心。

不過當他瞧見楊逍等人頗為輕鬆的表情之後,卻是露出疑惑之色,心中暗想:「難道他們都不擔心藍楓的安全嗎?」

電光火石之間,王越的身影已然快落地了。

人未到,藍楓卻是感覺到一股勁風吹來,隱隱颳得臉部生疼。

雖然這王越心氣極高,極為驕傲,但其實力卻也不可小瞧。

「嗬……」輕喝一聲,元氣迸射而出,凝聚於拳頭,藍楓腳步一跨,后發而至,正中半空墜下的王越打下的一拳。

「轟~!」

兩拳相撞,二人的身影齊齊一震。

待得二人拳頭分開之時,藍楓的身影略微晃了一下,退了數步,每一腳踩在地上,都踩碎一塊青石地板,數步之後,才卸去王越的拳頭所傳遞而來的衝擊力。

王越俯衝而下的身影,被彈飛了數尺,在半空停滯了一下,旋即落回了地面。

瞧了瞧鬆開的拳頭,感受著五指傳來的微微刺痛,王越驚疑不定地盯著藍楓,過了許久,才震驚地喃喃:「星級後期!」

這一幕,同樣讓得一旁觀戰的秦猛、郭怒二人露出了震驚之色,眼神之中頗有些不可思議。

葉翔更是懵了,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

昔日跌落神壇的天才少年,如今竟是強大到與星級後期的高手對拼一拳而不落下風的地步了?

場中眾人中,只有楊家之人並無意外,彷彿早就料到了一般。

「楊族長,這藍楓的修為,當真達到了元氣境七重?」深吸了一口氣,秦猛聲音乾澀地問道。

郭怒也是目光灼灼地盯著楊逍,希望能夠從楊逍口中聽到否定的答案。

楊逍還未來得及回答,楊雪卻是眉頭輕蹙,極為不滿地道:「我早已說過,藍楓表哥是豐鎮第一天才,可你們偏不信!」儘管罵人的是王越,但對於秦猛與郭怒二人,楊雪心頭仍是耿耿於懷,態度頗有些不友好。

二人只當做沒聽見,目光依舊是緊盯著楊逍,想要從楊逍口中得到準確的答案。

然而事情的真相,註定要讓二人失望了。

迎著二人的目光,楊逍淡淡地點頭:「不錯。」

而這一點頭,便是如同一股風暴,卷到了秦猛與郭怒心頭,令得二人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他多大了?」秦猛的喉嚨彷彿被什麼塞住了一般,過了半晌,才神色複雜地問道。

聽其聲音,只感覺愈發乾澀了。

雖然心頭頗有些爽快,但楊逍卻是不動聲色,臉龐上依舊平靜:「至今未滿十七歲。」

「不到十七歲……」秦猛與郭怒對視一眼,旋即齊齊地吸了一口冷氣,「嘶……」

十六歲之齡,即便是吃過什麼靈丹妙藥,修為暴增,也是極難突破到元氣境七重,何況,豐鎮這般偏僻之地,又哪來什麼靈丹妙藥。

顯然,這一切都只能歸功於藍楓那妖孽得令人有些心悸的天賦。

在此之前,誰也沒能料到,簡簡單單的一次豐鎮之行,竟然遇到一個怪物般的少年!

腦中回憶起之前楊雪、楊戰等人寧願與藍楓一同上路也不願由他們護送的一幕,秦猛漸漸明白過來,這般妖孽的天才少年,的確值得他們這麼做。

錯愛冷情首席 「我秦猛自詡眼力過人,想不到如今也是犯了『狗眼看人低』的錯誤……」

苦笑了一聲,秦猛神情有些落寞,唇角噙著一抹自嘲。

論修為,藍楓自然是遠不及他,身為猛武學院三年級精英班的佼佼者,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元氣境九重,比藍楓足足高出兩個小境界,但他心頭卻是沒有絲毫得意之感,反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般,頗不是滋味。

一向自信的他,在遇到藍楓之後,心頭的自信,卻是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

十六歲便修鍊到元氣境七重,那麼待其二十一歲之時,突破到月級顯然不是什麼難事。

而秦猛,如今正好二十一歲。

可笑的是,王越竟是張口閉口稱其為鄉巴佬,百般瞧不上,嘿,如今這個鄉巴佬,卻是好好生生給他們上了一課。

「元氣境七重又如何?」

瞧著與自己對拼了一拳而分毫無損的少年,王越只感覺臉上滾燙,心頭憤怒無以復加,骨子裡的優越感幾乎被擊得支離破碎,他有些惱羞成怒地死死盯著少年:「元氣境七重的鄉巴佬,依舊是鄉巴佬。今日,我便讓你這鄉巴佬瞧一瞧,同樣是元氣境七重,我若是認真起來,你連一招都抗不過……」

見得這一幕,本要張口阻止王越的秦猛,卻又出乎意料地停了下來。

事到如今,該發生的,不該發生的,都統統發生了。現在再阻止,已然沒有什麼作用了。

何況,他也想瞧一瞧,元氣境七重的藍楓,究竟能夠在王越手中撐過幾招。

城中的天才,歷來要強於鄉下的天才,即便是修為相當,前者的戰鬥力也要強大許多。究其原因,乃是元技的差別。譬如王越,習得三門綠色中階元技,一門綠色高階元技,以及一門藍色低階元技。其所學雖雜,甚至可以說雜而不精,但每一門元技的威力都極為不俗,即便只修鍊到小成之境,威力依舊令人側目。相比之下,一個小小的豐鎮,能夠拿得出手的元技,屈指可數,別說藍色低階元技,便是那綠色高階元技,也不是每個家族都能擁有。

顯然,楊家至多也就擁有一門綠色高階元技,否則,楊家便不會窩在一個小小的鎮子上了。

「鄉巴佬么?」

這一個稱呼,令得藍楓的眼神越發凌厲了,雖然三年來遭受了諸多白眼,受到不少的嘲笑,但自其天賦歸來之後,這還是第一次有人如此辱罵他。

辱人者,須得付出一些代價,才能抵消其罪過。

一旁的老者嘿嘿笑著慫恿道:「楓小子,別跟這種人廢話了,趕緊打一場,讓他感受感受鄉巴佬的厲害……」

「呼。」深深呼了一口氣,藍楓的拳頭緊緊握著,佇立的身體挺直著,氣勢陡然一變。

與此同時,身處藍楓對面的王越,雙手拳頭猛然握緊,朝著藍楓疾沖而來,眼神認真地低喝了一聲:「山崩地裂!」

一道音爆,在此之後陡然響起。

附近的空氣,乃至腳下的大地,彷彿都在這瞬間顫抖了一下。

遠處的秦猛,臉龐上的表情異常吃驚:「王越這小子,連這一招都用出來了。」

顯然,一向不著調的王越,這一次是真的認真了。

山崩地裂,藍色低階元技,威力奇大,練至圓滿,可崩山斷河,難以招架。

單是王越施展這一招的前奏,便隱隱顯示出其不凡之處。

雖然王越僅僅是將其修鍊至小成之境,但其威力,依舊不比大成之境的綠色高階元技差,這一招,可以說是王越的壓箱底絕招,尋常時候,少有動用,而今與藍楓之戰,僅僅是經過第一輪試探,他便將這壓箱底的絕招施展出來,可見他心頭是何等的憤怒。

「這一招,連我都不敢硬抗……」

表情凝重起來,郭怒深吸一口氣,目光挪向了藍楓,眼神之中,隱隱有些同情。

元氣境七重修為,藍色低階元技,這絕對是一個可怕的組合。

不過,以藍楓的天賦,楊逍應該不會任由王越將其打傷吧?

想及此,秦、郭二人的餘光稍稍瞥了楊逍一眼,只瞧見他老神在在,始終鎮定自若,臉龐上看不出緊張之感,甚至還隱約浮現一絲期待,不知為何,秦猛與郭怒心頭,竟是猛地一顫,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