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它已經明白,眼前這個看似沒有絲毫氣息的普通青年,根本不是它能對付得了的,不過它在沒入岩漿時,恨恨的朝遠方那小鷹逃離而去的方向望了一眼。

顯然,它以為這個青年是小鷹請來的幫手,因為它在這裡和小鷹相鬥已經有了數月,一隻沒有分出勝負。

在之前的爭鬥當中,它和小鷹兩敗俱傷過,也相安無事過,不過它隱隱比小鷹要厲害一絲,有一次差點就將小鷹給吞掉了。

「哼,以為跑進了岩漿中就沒事了么?看我廢了你這藏身之地。」蕭元冷冷一聲,拳頭朝火山山峰的半山腰轟下。

本來他想放過這隻火麒麟的,但是一想到這隻火麒麟是自身修鍊有成的靈獸,遇到不易,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若是這次放過了,還不知道得等上多久才能碰到另外一隻這樣的火麒麟了,他的歸元神技中的火元素需要龐大的火能量,這火麒麟就是天大的補品。

雖然現在還用不上火元素,但是蕭元卻能將火麒麟的精元儲存於體內,待得修鍊到火元素后,就能用上,不然等到修鍊到火元素是,到哪裡去尋找這麼好的能量?

還有,這傢伙和金蟬子是敵手,那也讓蕭元多了一條殺它的理由。

不管有沒有碰到火麒麟,蕭元都非常興奮了,因為再次碰到了金蟬子,並且一見面金蟬子就送給他這麼一個大禮…..

他得火麒麟精元,金蟬子吞噬火麒麟血肉,都能大有益處啊。

所以蕭元那轟下的拳頭沒有絲毫的留手,鴻蒙紫氣運轉到了極致,沒有什麼招式,就是這樣以最強的力量轟了出去。

當他的拳頭轟中火山時!

「轟。」地動山搖,火焰巨浪猶如江河洪流般從山峰上的裂痕中翻滾而下,這座巨峰足有萬丈高度,千丈方圓的寬度,但是卻經不起蕭元這一拳的威力,瞬息之間就不停的垮塌而下。 ?火山垮塌,岩漿猶如洪流般湧向大地,將大地化作了一片火海。

而蕭元的拳勁並未被完全散去,依然有一部分湧進了岩漿之中,將滾燙炙熱的岩漿分流而開,最後重重的擊打在藏身其中的火麒麟身上。

剎那之間,火麒麟巨大的身軀從岩漿流中飛了出去,本來它正拚命的想要潛入岩漿地底的,那裡深入地面萬丈,即便蕭元有天大的神力也不可能能夠傷及到它,也不可能以肉身之軀跟著潛入岩漿之內。

但是讓火麒麟沒想到的是,蕭元的力量如此之大,居然穿透了山石,並且餘力還能將自己擊傷。

它飛出去的沿途,都是灑落的岩漿,不管是樹木還是山石,都被他的鮮血燒成了的液體。

然而,火麒麟並不是善茬,被一個人類擊傷,讓它憤怒不已,哪怕這個人類是一個很強的強者!

所在在被擊飛之際,那巨大的尾巴也不忘了朝蕭元狠抽而去,強大得氣勢與巨大的力量帶著漫天的岩漿雨,巨大的力道與威力足以撕裂任何一個一二級的武神。可是蕭元視若不見,毫無察覺一般。

他只是在漫天的岩漿雨中靜靜的看著這抽來的尾巴,拿出了青虹劍,其上閃爍著冰冷的光澤。

連續轟出的兩拳,雖然威力驚人,但也讓蕭元覺得一陣虛脫,這該死的鴻蒙紫氣消耗太大了,不但消耗自身的體內,也消耗鴻蒙紫氣,即便蕭元是歸元神體也有些吃不消。

所以他不得已拿出青虹劍,雖然動用不了靈力,但是以純肉身力量揮出威力同樣驚人。

而這只是蕭元為了爭取一些時間罷了,在只動用純肉身力量揮劍的情況下,以鍊氣入體吸收著天地靈氣來恢復鴻蒙紫氣。

「嗤…」只見火麒麟的尾巴抽在了青虹劍上,頓時就像是豆腐一般被切了下來,掉落在一條溪流中,岩漿般的血液隨著溪流流淌,將整條溪流都化作了火溪。

這足以顯出青虹劍的鋒利,沒有任何靈力加持的情況下,以純力量都能斬下火麒麟的銅皮鐵骨。

「嗷嗷..」火麒麟再次吃痛,眼中露出一絲恐懼之色,眼前的人類不但力量恐怖,就連手中的兵器都是神兵利器。

開玩笑,唐正宗的兵器能不是神兵利器么?以唐正宗的實力若是以遠古境界來算,依然是一個遠古大能者,別說是神兵利器,就算讓兵器自己具有靈智也不是難事。

當下,火麒麟不敢再與蕭元糾纏,不顧斷尾之痛,直接跳進火山之下的岩漿地帶中,只要深入了岩漿地底,蕭元就算再強也奈何不得它。

「想走?」眼見火麒麟就要逃走,蕭元哪裡肯放過,身軀連續跳躍,竟然絲毫不比火麒麟速度慢,居然率先躍入了岩漿中攔住了對方的去路。

這讓火麒麟極為人性化的愣了愣,徹底的傻了眼。

因為蕭元躍入岩漿內,就像沒事人一樣,宛如進入了平常的水潭,這讓火麒麟無法接受,別說是蕭元,就算它乃是火屬性的靈獸進入這岩漿時也得運轉氣息抵擋炙熱的高溫才行。

然而蕭元沒有一絲的靈力氣息,還能在岩漿中安然無事,這是它這修鍊千年的靈獸無法想象的。

去路被斷,火麒麟自然不敢再跳入岩漿內,只能轉身往回跑,但是這個時候蕭元的大手已經抓在它的斷尾之上,死死的將其捏住,讓他掙脫不了。

這一爪,有擒龍之勢,很像傳聞中的擒龍手,這也是歸元神體的厲害之處,想要模仿什麼招式,就能有怎樣的威力。

「嗷…」火麒麟瘋狂的掙扎著,仰天狂哮,他的力量也是巨大無比,能夠搬動巨峰,居然有要從蕭元的手中掙脫的徵兆,並且斷尾之上噴出粘稠的岩漿柱,直逼蕭元。

對於拚命反抗的火麒麟,蕭元皺了皺眉頭,他也沒想到,火麒麟的尾巴上還能噴岩漿,差點就中招。

這讓蕭元不再小覷它,直接從岩漿之中跳躍而起,帶起火麒麟跳躍上了千丈虛空。

此刻火麒麟的傷勢已經較重,右臂被轟碎,腹部被拳勁所傷,尾巴被斷,樣子看上去甚是凄慘。

而蕭元僅僅只動了三下,便將其傷成了這樣,無不顯示著歸元神體的強大。

那早已逃得遠遠的小鷹在暗中看著這一幕,眼中滿是震驚之色,對於蕭元的強大它早已察覺,但現在才清楚知道,始終還是低估一些。

因為之前認為蕭元強大,但最多能和火麒麟平分秋色那便不錯了,到時候蕭元和火麒麟兩個打得兩敗俱傷,他好坐收漁利,不過現在看來,這樣的想法有些可笑了些。

即便蕭元將火麒麟收拾了,它小鷹也不可能打得過蕭元,而火麒麟這美滋滋的身軀,它也沒有得到的份了。

所以,一想之下,它就要趁著蕭元和火麒麟還在糾纏時,逃離而去,不然等會就走不了了,但是就在這時,它見到了蕭元的面龐,那準備飛走的身軀停了下來。

「恩,此人的面孔怎麼如此熟悉?怎麼那麼像他?」這張面容讓小鷹想起了一年多前的那個男人。

不錯,就是蕭元,只不過那時的蕭元臉龐還略有稚氣,而現在卻是一臉成熟與剛毅,並且更加的俊朗了。

蕭元此刻身軀上所散發的氣息和以往完全不同,簡直是天差地別。

所以,之前的小鷹並未將蕭元認出來這也不稀奇,而這小鷹也的確如同蕭元所猜測的,就是金蟬子。

就在金蟬子認出蕭元的那一刻,火麒麟還在死命的掙扎,尾巴噴出的岩漿沒有傷到蕭元,順勢又將強壯有力的後腿朝蕭元踢去。

這就是傳說中的麒麟踢,也是當初西門世家的人在鳳炎武狀元的比武上使用過的武技,他們就是從麒麟的招式中學到的。

這一踢可謂有開山劈石之力,就算是十數丈厚的玄鐵也能踢碎,顯然,火麒麟也拚命了,為的就是掙脫蕭元的束縛。

「砰」麒麟踢沒有踢中蕭元的身軀,踢中了其大手,居然將其踢出了數道裂痕。

「咔咔」頓時,蕭元的大手不停龜裂,差點就讓火麒麟逃了去。

這讓蕭元有些憤怒,裂痕滿布的大手死死抓住麒麟尾,鴻蒙紫氣湧出,修復著裂痕,而後就在半空之上擰著麒麟尾將其砸向地面。 ?「轟」火麒麟巨大的身軀就像是一個皮球一般,輕輕被蕭元擰了起來,然後重重的砸在地面之上。

此刻,大地之上是一片火海,火麒麟的身軀就這麼砸下,頓時地動山搖,大地龜裂,掀起了驚天火浪。

最後,火麒麟將地面砸出了一個深坑,無數的岩漿都朝那裡匯聚,就像是形成了一個湖泊一般。

本以為蕭元攻擊會這麼結束,但是讓火麒麟沒想到的是,蕭元根本不給它絲毫喘息的機會,再度將它擰起來,對著地面亂砸一同,直至將下方大地砸出了一個千丈方圓的巨大湖泊后,才停了下來。

不管是火山內的岩漿,還是猶如岩漿般的火麒麟血液,都融合在了一起,整個岩漿面上因為溫度太高,燃起了熊熊大火,空間都經不住炙烤,不停的破碎而開。

火麒麟被徹底砸懵了,癱軟在地,不能動彈分毫,而蕭元的大手這一刻也完全的碎裂開來,化作濃郁的紫氣。

讓得蕭元值得慶幸的是,即便是手掌破碎,也感覺不到疼痛,反而這手掌化作紫氣片刻后,在空中盤旋了一會又重新凝聚到蕭元的手臂上形成了手掌。

這就是歸元身體變..態的治癒力。

一番的戰鬥下來,蕭元也不得不說,極為疲憊,當下他便坐在岩漿面上,重重的喘了口氣。

這樣的一幕直接把藏身遠處的金蟬子給震驚了,他就這麼靜靜的看著蕭元,然後再看了看地面上奄奄一息的火麒麟,那巨大的身軀不停的抽搐著,樣子極慘。

而此刻,方圓數百里的妖獸飛禽早已逃得遠遠的,深怕被這場恐怖的戰鬥波及,如此,戰鬥一結束,整片天地靜得嚇人,只有岩漿流淌的聲音。

蕭元看了看被自己砸得傷痕纍纍的火麒麟,臉上並未有著多大變化!

因為此刻他極為不好受,這所謂的鴻蒙紫氣消耗是在太大,就這樣動彈一番,便讓他覺得疲憊不堪,若是以後真正的戰鬥中,怎麼和別人耗得起?

這無疑讓蕭元頭疼了起來……

這歸元神體是厲害,但消耗也太過恐怖了些,以他自身的情況看來,最多能夠持續戰鬥不到十個呼吸。

雖然只能堅持十個呼吸,但他並不覺得這歸元神體是雞肋,反而一臉的激動與嚮往,這歸元神體不過初成就有這樣的威力,待得大成且能經得起消耗時,那該有多麼恐怖?

他打敗靈玄子只用了三招,擊敗這火麒麟只用了七個呼吸的時間,然而他能耗得起十息,完全足夠對付一般的武神了。

「金蟬子,別來無恙!」歇息了好片刻后,蕭元朝著遠處的密林說道,臉上顯露著疲憊的笑意。

在聽到這話時,那一直藏身暗中觀察一切的金蟬子小小的身軀一顫,這個時候他才終於肯定,眼前的這個青年就是蕭元,當下他走出密林,朝蕭元飛掠而來。

可就在這個時候,他見到蕭元的一旁,火麒麟猛然爬了起來。

「當心..!」金蟬子飛速傳音給蕭元,而那嘴中發出了人聲,小臉上也出現人性化的擔憂。

當他的話音傳到蕭元的腦中時,那火麒麟已經徹底爬了起來,並且猙獰巨嘴中噴出驚天的岩漿柱,擊在了蕭元的後背之上。

不,這不像是岩漿柱,反而像是岩漿凝聚成的石頭一般,不但堅硬無比,還炙熱無比。

所以那岩漿柱就像是一道細細的火晶山體撞擊在了蕭元的背上,直接將蕭元擊入了火山口所在位置的岩漿中。

而那火晶柱還在不停的延伸,將蕭元狠狠的壓入岩漿深處。

要知道,這岩漿地底至少也有數萬丈深,只要蕭元被壓入其中,即便是歸元神體恐怕也不會好過,其中壓力能夠瞬間壓爆一座大山,其溫度能夠瞬間點燃一片虛空。

隨著越來越深入岩漿地底,蕭元只覺得壓力越來越大,溫度也越來越熱,仿若歸元神體都要碎裂了一般。

這溫度實在了太高了,壓力實在太大了,哪怕是武神巔峰到了這下面恐怕也會被燃燒成灰燼的。

而蕭元想要擺脫抵在自己後背上火晶柱,但是卻發現根本擺脫不了,其力量巨大,死死的壓在背後之上,飛快下沉的速度也讓蕭元無法脫身。

他試著凝聚全身的力量朝後方的火晶柱轟去,但是卻並不如意,上千萬斤的力量居然撼動不了這火晶柱分毫。

這硬度,只怕比萬年鎢鋼還硬!絕非火麒麟能凝聚的攻擊。

這一擊,的確不是火麒麟凝聚的,但卻是它的寶貝,這是它在岩漿到底深達兩萬丈的地方尋到的先天火晶石,也能算先天至寶了。

所以,連數萬丈下的岩漿都不將這火晶石融化,蕭元那千萬斤力又怎能將其轟碎呢?

火晶石越沉越快,死死的壓著蕭元,無情的將其帶入地底的岩漿世界。

「吼….」火麒麟對著金蟬子發出咆哮,它的聲音已經不似麒麟聲,反而猶如一尊野獸,因為他被蕭元打出了真怒,現在見蕭元被自己打入了岩漿地底,哪裡有不好生髮泄一下怒氣的道理?

「啾..」然而,金蟬子也發出了一聲驚天鳴叫,不似蟬,更似金烏。

這一年多,他不斷的自殘般的修鍊,不管是傳承神通還是那神秘男子給他的金烏神通,都促使他體內的金烏血脈逐漸的蘇醒。

所以他在不停的進化,成了現如今的模樣。

記得金烏中,曾經也出現了一隻像他一樣小巧的火鳥,但是最後修鍊至大成時,化作了數萬丈的身軀,所到之處遮天蓋地,不知金蟬子以後能不能達到那種層次。

而此刻,他見到蕭元被偷襲,一股狂怒忍不住升騰而起。

他的身軀化作一點火星,剎那間就出現在了火麒麟身前,而在飛掠而來的途中,那翅膀已經煽動了起來。

他的小翅膀幻化出一雙巨大的翅膀,上面的羽毛一根根豎立起來,猶如鐵刺,而後在他的煽動下,全部爆射了出去,就像是火焰鑄造的槍林彈雨一般。

無數的火焰羽毛射在火麒麟身軀上,就像是漫天的煙花綻放,絢麗無比,但是絢麗之中卻伴隨著火麒麟凄慘的叫聲。

而那之前就被蕭元打得遍體鱗傷的傷口更加猙獰刺目,滾燙的血液不停的噴洒而出,瞬息之間,金蟬子的攻擊就讓火麒麟傷勢更重,金色般的骨頭都顯露了出來。 ?劇烈的疼痛讓火麒麟仰天怒哮,龐大的身軀飛天而起,用盡全力躲開了金蟬子的槍林彈雨,隨後張開血盆大口,就要朝金蟬子吞下。

而面對這猛撲而下的火麒麟,金蟬子那猶如螞蟻般的身軀絲毫不懼,再度幻化出了一雙翅膀,形成了槍林彈雨。

密集而龐大的羽毛針雨鋪天蓋地,將虛空都擊打得千瘡百孔,一些擊穿了火麒麟厚厚的皮膚,一些擊穿了火麒麟的骨頭,瞬息之間,火麒麟的猙獰大嘴變得血肉模糊。

然而,火麒麟沒有退讓的意思,強忍著劇痛依舊狠狠的撲向金蟬子。

但是讓它沒想到的是,金蟬子的發出的槍林彈雨越來越密集,越來越恐怖,一個眨眼間就將它的巨嘴上的血肉擊打成了虛無,森森白骨不停的從失去的血肉下暴露出來。

最後,火麒麟龐大的身軀被密集的槍林彈雨把猛撲下的沖勢完全抵消,竟然在槍林彈雨下被擊上了虛空。

不過,接連猛烈的攻擊也讓金蟬子一陣虛脫,身體竟然從半空之上跌落而下,重重的掉落在地,不過瞬息之間他又翻轉而起。

「吼」火麒麟狂怒不已,渾身綻放出火光,硬生生的在半空中停下,轉而前爪凝聚出一道千丈火焰巨爪,徑直就朝跌落在地的金蟬子拍下。

但是金蟬子並未退讓,身軀上爆發金光,那是比火焰還要刺眼的光芒,竟然壓過火麒麟的火光一頭,而後猛然飛上天際,朝那拍來的一掌撞去,在飛離地面時,大地瞬息間就龜裂而開,不停的下沉。

顯然,金蟬子這一招威力十足,體型雖小,但其力道恐怕不比火麒麟差。

「轟…」一道驚天巨響在金蟬子和火麒麟的碰撞中響起,金蟬子嬌小的身軀直接被拍飛了出去,而火麒麟所凝聚的大掌也崩碎瓦解,那自身的前爪上也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窟窿,鮮血直流,顯然是被金蟬子撞出來的。

而金蟬子足足撞爆了數座山峰后才停了下來,最後摔落到大地上,將大地撞出了一個巨坑。

前任攻略:魔女的逆襲 「吼…」火麒麟發出凄厲的吼聲,因為那被擊傷的前爪上,殘留著一絲絲金光,揮之不去,就算以靈力驅逐都不行,正瘋狂的侵蝕著它的血肉,侵入它的體內。

這金光對它的傷害實在太大了,因為這是金蟬子修鍊的金烏神通,金烏乃屬烈陽,陽剛至極,並非是純火焰,他的火焰中,有著普照天地的烈陽屬性。

可以這麼說,金烏的火焰就是金光,而他的溫度,是世間所有火焰中,最高的。

疼痛讓火麒麟失去了理智,竟然不管不顧的再度朝金蟬子衝去,而那兩隻前爪竟然長出了巨大而鋒利的指甲,抓向了金蟬子。

金蟬子此刻並不好受,所以面對這疾馳而來的攻勢,一時間也只能選擇抵擋,但是在那兩隻巨爪壓下時,他就感覺自身像是快要被撕裂了一般。

金光再次綻放,試圖抵擋火麒麟這猛烈一擊,但是就在金光綻放的瞬間,就見到火麒麟的嘴中也再次吐出了一根火晶柱,雖然沒有什麼太大的陣勢,但卻把金光撕裂。

雖然金光威力頗大,但好似並不能將這火晶柱怎樣…..

而火麒麟也隨著那火晶柱所過的地方,緊挨其後的朝金蟬子靠近,它已經失去了理智,勢要將這段時間一直騷擾自己的金蟬子撕碎,讓其證明自己是有能力斬殺他的。

這個時候,被擊入岩漿地底的蕭元周身除了熱,還是熱,印入他雙眼的是一片岩漿世界,除了什麼都沒有。

此刻他的身軀被一層紫氣籠罩,眼睛也變為了一片紫色,不停的修復著他被岩漿灼燒的傷勢。

然而讓蕭元奇怪的是,這裡已經深達地底一萬五千多丈,岩漿中居然有著一些凝聚成實質的晶石沒有被融化,和岩漿的顏色相同,但是卻能像石頭一樣把他們捏在手中。

因為在不停的下落,蕭元已經撞擊到了好幾塊這種晶石。

並且來到了這地底深處,按理說,那下沉的速度應該越來越快才對,但反而減慢了不少,這讓蕭元有了一絲喘息的機會,身軀陡然一沉,躲開了那一直死死抵在身後的火晶柱。

蕭元趁機就要往上游去,想要儘快脫離這個鬼地方,但是神眼不經意間掃視到了四周零零碎碎的晶石,讓他面色詫異了起來。

這地底岩漿的溫度至少有著數萬度,這麼高的溫度之下,怎麼可能存在這些晶石?不早就被岩漿融化了么?

他發現這些晶石居然和火麒麟嘴中噴出的這根火晶柱是同樣的晶石。

而岩漿不能融化火晶柱,自然不能融化這些懸浮在岩漿中的晶石。

這讓蕭元明白了什麼,眼睛一亮,抓住了一顆晶石,在手中狠狠捏了捏,發現千萬斤的力量居然不能將其捏碎,而且真的就和火麒麟的火晶石一模一樣材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