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安文回憶著當初他們的那些先輩是如何在那些廢墟當中重新建立起來一個龐大的帝國的。

對於這些,林牡不置可否。

科技與修真作為諸天萬界當中三大陣營,自然不會差到哪裡去。

不過不同的是,科技講究的是一個整體,而修真講究的是個體。

但是不管是整體也好,個體也罷,只要發展到了極致,誰也不會輸給誰。

看了一眼,發現林牡並沒有對自己所說的話產生什麼憤怒的意思。

畢竟,這些話當中,對於林牡這些上古鍊氣士哥是多有詆毀的。

然後他緩緩的放下心來繼續說了下去:「可是有人的地方總會有紛爭,這樣一個道理,就算是在世界毀滅之後也是清除不掉。」

「更何況那些上古鍊氣士已經離開,這個世界已經是由他們完全所掌控,再也不需要像之前那樣,聽從於上古練氣士的命令。」

「而且他們還掌控的科技,這樣一個龐大的力量,所以在其中也誕生出了幾個無比有野心的人,他們在暗中不斷的拉攏盟友,排除異己,然後不斷的攻佔原本別人所建立起來的城池,完全沒有顧及當初所簽下的約定,這些有野心的人,想把這些人都給聚集起來,建立起當初這個世界還沒有毀滅起來的那些王朝。」

「不過這些有野心的人自然會遭到其他人的抵抗,於是戰亂再一次開始了。」

「甚至比那些上古練氣士還在的時候所發生的戰鬥還要龐大,畢竟那些上古煉器師還在的時候,他們只不過是一些普通人,最多也只是修了一點皮毛的修鍊者,上戰場也只不過是用手中的刀劍來對抗別人。」

「但是那個時候可不同了,他們已經初步的掌控的科技,可以如同流水線一般的生產槍械就要強大的熱武器,這樣強大的熱武器,比那些刀劍什麼的可要強大的太多了。」

「戰爭就這樣不可避免的到來了,整個世界好像又要變得再次混亂起來。」

「最終,一個人的出現改變了現在的情況,他知道自己這一份只不過是在各自為戰,根本不可能是那些團結在一起的敵人的對手。」

「所以,他提這一些被進攻的一方的所有城池同樣也組成一個國家,由著這個國家所調動一切,這樣才能與那個有著無比強大野心的人所建立起來的國家相抗衡,不然大家也只不過是在慢性死亡而已。」

「他的這個決定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認同。」

「自此,星輝帝國便建立了起來。」

…… 「從此兩方便開始了數百上千年的戰爭。」

「而科技因為戰爭也越來越發展的快,比之前那種速度不知道快了多少。」

「戰爭並沒有隨著科技的發展而停止,反而越來越龐大,甚至當兩方都可以踏入星際之後,兩個帝國就沒有爆發出什麼常規戰爭了,爆發的都是星際戰爭。」

「不過,這次展出了無數年的戰爭,終於在一百零二萬年前停止了!」

「因為那一年兩個帝國的科技都有了無比的進展,兩個帝國,相繼研究出來的法則武器。」

「顧名思義,就是可以改變宇宙當中的法則參數,甚至可以影響到宇宙的生死,兩個帝國相繼都發展出了這樣龐大的武器之後,兩個帝國就不敢輕易的展開戰爭,因為他們誰也不知道,他們兩方打紅眼之後會不會都用這樣毀滅宇宙的武器。」

「所以很久就沒有出現過的和平一次,在他們兩方的高層當中都相約合同的出現了,自此兩個帝國也開始了持續的和平。」

「不過局部地區的摩擦是少不了的,但是雙方都在儘力的剋制著,不讓它爆發出徹底的戰爭。」

安文緩緩解釋著這個世界的一些事情。

最終,把這個世界的一些基本情況都告知了林牡。

當然也只是一些最基本的情況而已,太過重要的情報他是絕對不可能告訴林牡的。

那個人說喜歡我 畢竟誰也不知道這個人到底還有什麼目的。

一個老兵,是絕對不會輕易相信任何人的話的。

更何況是林牡這種不知道活了多久的人。

萬一他也對自己的世界誕生出了野心……

「嗯!」

「我知道了!」

自始至終,林牡都站在一旁安靜的聽著他的話。

直到他說完。

從他的話當中可以知道,這個世界有兩科帝國,目前所掌控的最高科技也只不過是初步的研究出來法則武器。

這樣的話他就可以放心了,這初步研究出來的法則武器,還對他做不了什麼傷害。

甚至沒有任何一點用處。

也是,他之前的擔心實在是太過多餘了,這畢竟只是一個中級的中世界,又怎麼可能研究出來威脅一個聖人的武器。

「閣下,不知還有什麼我需要幫忙的。」

安文看著林牡小心翼翼的問道。

他現在還沒有猜出來這個人到底把自己留下有何目的。

他可不認為林牡只是想單純的從自己的口中了解這一些基本的情況而已。

「暫時沒有了。」

「先和我到這個星球的城市看一看吧,反正我也只是暫時在這裡休息一番,到了時間自然就會離開。」

林牡隨意的說了一句之後,徑直的向前走。

「這……」

安文有一些猜不透林牡的心思。

難道他真的只是打算在這裡休息一會,然後離開?

還是另有什麼別的目的?

看著林牡的後背,他有些琢磨不透,但也沒有什麼辦法,只能跟隨著林牡的步伐向前走去。

這個人竟然沒說要放自己走,那麼自己也走不了。

也只能跟著他看一看,他到底有什麼目的。

…… 「這世界,發展的不錯啊!」

林牡看著這無比繁華的城市,不斷在空中飄來飄去的高空汽車,還有在路中間無比多的高樓大廈。

在廣場之中有一個巨大的投影,上面正播放著一條條娛樂新聞。

而這些龐大的投影基本上隨意都有。

每一個上面不是一些妖嬈的女明星,這是眾多的娛樂節目。

果然,帝國的娛樂聖地名不虛傳。

林牡真的有些驚嘆這個世界發展的竟然如此繁華。

要知道這個世界的發展可以算得上是畸形的。

這個世界的科技都是在不斷的戰爭當中發展出來的,按理說,關於戰爭的武器應該多一些,而民眾的科技應該是少一些。

但是現在看的關於民眾的科技,根本沒有少到哪去。

隨意的走兩步就可以看到一些科技的力量的改變。

「閣下,我們現在要到哪裡去?」

跟著林牡在古洛星的首府古洛市當初漫無目的的走下去的安文有一些疑惑的問著林牡。

難道真的只是在觀光?

「嗯!你在這裡有熟人沒!我打算未來的幾年都在這裡定居了。」

林牡內心當中對這一座城市產生滿意之分。

他平時也是一個十分熱愛熱鬧的人。

不過因為系統任務的緣故,他還沒有真正的好好的玩過一次,這一次藉助系統給自己安排休息的時間,也能夠好好的達成自己的心愿。

正好這座城市無比的喧囂繁華,自己也可以正好在這座城市當中好好的享受。

第22個男特助 也可以看看這個世界有什麼好苗子沒有。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系統經常給自己安排任務的緣故,林牡發現自己好像愛上教導徒弟了,看能不能找到一個好苗子,然後培養他。

神醫嫡女 也算是為了擴大自己創建的宗門,畢竟到現在他自己所創立的宗門,還只是大貓小貓兩三隻。

至於這個世界沒有真氣的事情,對於林牡這樣一個聖人來說那叫事情嗎?

他分分鐘就可以開闢出一個小世界,然後小世界里擁有著讓人羨慕的真氣。

不管在什麼地方,如果一個聖人大能想要教導徒弟的話,肯定不會沒有辦法的。

哪怕是一個已經死亡的宇宙,一個聖人大能都會讓他瞬間復活起來。

更何況這個世界只是沒有真氣而已。

「不過我現在手上沒有你們國家的貨幣,不過我手上的好東西可是還有幾個,在你們這裡應該也能畫上一個不菲的價錢。」

林牡看著旁邊的那些高樓大廈道。

我的學姐超可愛 在這裡定居的前提下,至少要在這裡擁有一套房子。

但是他並沒有這個世界的貨幣,所以,也只能隨便搞幾件東西出來賣了。

「閣下,因為我很少到這一邊來,尤其是古洛星,這裡我根本就沒有來過一次,所以在這裡我也沒有認識的人。」

安文平時都是在一些政治,軍事為主的星球上呆著。

要不然就是去各個涼的星球去探索那些上古鍊氣士留下來的修行之地。

對於古洛星這樣一個在近些年才無比繁華的星球,他是真的沒有來過。

…… 「嗯!」

林牡也沒有在意。

「你們這帝國有什麼大型的古董店嗎?」

林牡再一次問道。

「這倒是有,而且我記得古洛星上也有一家。」

「不知閣下要找這些古董店有什麼事?」

安文有些奇怪的看著林牡。

如果按照年齡來說,這個人也算是一個古董了吧。

畢竟,按照時間來說,他至少也活了數百萬年了。

當然他從古籍當中知道,越強大的上古練氣士的壽命就越高,甚至最強大的上古練氣士的壽命可以達到永生不死,遠不是現在的人可以相比的,

「換錢!」

林牡毫不在意的說了一句。

「帶路。」

「啊!」

安文還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啊什麼啊?給我帶路啊。」

林牡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

「哦!閣下,請!」

聽到林牡的話后他也沒有猶豫什麼,直接打開了他的導航。

他現在的這個時代,不管到了任何一個星球,他手中的導航都可以導。

……

「閣下,這裡就是了,這裡就是帝國最大的古董店,生意遍布了帝國各個星球,只要有人的地方,必然有這家的古董店。」

安文帶著林牡走了一會兒之後。

便來到了一家,從外面看上去就是古色天香的一家古董店。

和這各城市的別處建築截然不同。

而且不管怎麼看,這家古董店是最不應該出現在這樣的城市的,畢竟兩者完全不是同一種風格。

「浮生若夢」

抬頭看去,一副國色天香的牌匾被掛在正上方。

外面也沒有侍者,大門只是虛掩著,一推就可以進去。

「掌柜的,有客人來了。」

隨著林牡兩人的進來自然也引起了這家小店人的注意。

頓時,坐在櫃檯的一個年輕人,便立刻對著裡面叫喊道。

「知道了。」

「平時和你說過多少次,不要這麼大喊大叫,我這裡是古董店,不是外面的那些夜店!」

從裡面出現了一個穿著褐色長馬褂的老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