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2 月 26 日

完全是因為他之前真正意義上參加的兩次作戰,都是在自由發揮。

第一次,他在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頭腦一熱便一個人踏上了替班裏戰友復仇的道路。

敵人的具體信息,怎樣報仇,他在遇到高梅前,都完全沒有概念。

第二次,跟着特戰大隊的一組出任務。

雖說出發前,有詳細的行動預案,但從任務後半段開始,劉毅的行動就基本脫離了小組。

始終憑着自己的想法發揮。

雖然有明確的目標,但隨着意外不斷,計劃卻是在不斷的改變着。

正是因為如此,劉毅才顯得比書生更加適應眼下的情況。

心態上適應了,作出判斷和下決心的時候,就顯得尤為果決。

劉毅敏銳得感覺到了,書生情緒上的變化。

不清楚他的心路歷程,便猜測是因為種地的被俘,讓書生生出了失敗情緒。

劉毅自然不願意看到書生頹廢。

對他齜牙笑了一下,安慰道:「沒事兒,敵人好容易逮住個活的,絕對不會輕易弄死。我估計,他們怕種地的死了失去價值,還的好好伺候着。

現在車有了,把人搶回來不是什麼難事兒。」

書生餘光撇見大頭和和尚正在往凹地下面走來,便沒有再提移交指揮權的事。

不是他沒有誠意,而是擔心自己表現出失敗情緒,會直接影響到兩人。

這樣一來,整個小組都要失去鬥志。

。 聽到嚴經緯說床榻了這種話,澹臺紅妝自然是不信,就算床塌了,肯定也是嚴經緯搞的鬼!

不過,她並沒有揭穿嚴經緯。

現在時間還早,她優雅的坐在院子里,喝著剛剛嚴經緯從老村長里拿來的野茶。

嚴經緯也坐在院子里,品嘗著野茶,茶香,混合著澹臺紅妝身上釋放出來的香氣,聞上去令人沉醉。

澹臺紅妝雙腿搭在一起,白皙如玉的小腿在空中搖晃,精緻的高跟鞋包裹著腳丫子,儘管上了一趟梅里神山,但她的高跟鞋依舊很乾凈,沒有沾染上任何泥土和污垢。

「來這裡隱居,真不錯!」

澹臺紅妝感受著村子夜幕之下的靜謐,忽然說了一聲。

「怎麼?看上我老家了?」嚴經緯淡淡道。

澹臺紅妝笑了笑,端起一杯茶抿了一口:「我有很多年,沒感受到如此靜謐的環境了!」

她說的這是實話,自從來到世俗這麼多年,雖然她平時喜歡一個人獨居,沒有和姜家眾人居住在一起,但是,在大城市那種地方,感受不到靜謐,而這裡……雪山,村莊,鳥叫,蟲鳴,滿頭繁星,令她有一種心曠神怡的感覺。

「可惜……」

嚴經緯嘴角露出冷笑:「如果咱們做朋友的話,雨村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但是,你偏要選擇做我的敵人!」

「誰要做你敵人啦?」澹臺紅妝瞪了嚴經緯一眼。

「不是么?」

嚴經緯的目光桌子上那一柄劍上。

那柄劍,是澹臺紅妝帶來的,嚴經緯趕來的時候,看到澹臺紅妝拎著劍從梅里神山上下來,想必她已經用這柄劍和梅里神山守護者大戰了一場。

想到這,嚴經緯伸出手,將劍拿了起來。

咻!

嚴經緯拔劍!

一道洪亮清越的劍吟之聲傳遍了整個村子,現在晚上很安靜,這股劍吟之聲彷彿蘊含著一股殺氣一般,讓周圍的蟲鳴都停止了下來。

「嗯?」

嚴經緯眼睛瞬間一眯!

這把劍,蘊含著強大的殺氣!

不簡單!

澹臺紅妝這把劍,不簡單!

而且,這把劍上刻著兩個字:妝妝!

咻!

嚴經緯把長劍收回了劍鞘之中。

長劍回鞘之後,殺氣消失,周圍的蟲鳴又開始叫了起來。

「有意思!」

嚴經緯嘀咕了一句,又咻的一聲,重新拔出了長劍。

蟲鳴又消失!

周圍陷入了寂靜之中。

「這把劍挺好,要不,這把劍送給我唄?」嚴經緯看向澹臺紅妝。

「不送!」

澹臺紅妝直接拒絕。

「送我我也不要!」嚴經緯聳聳肩,重新把劍收了起來,說道:「這把劍陰氣太重,是娘們用的,不適合男人!」

接下來。

嚴經緯坐在椅子上,繼續品茶。

澹臺紅妝同樣如此。

兩人都沒說話,似乎在靜靜享受著眼前靜謐的環境。

大概九點半左右。

嚴經緯伸了個懶腰,打哈欠道:「時間不早了,咱們準備睡覺休息吧,哦,對了,還得洗個澡,你先洗還是我先洗?」

「我先!」

澹臺紅妝起身走向沐浴室。

很快。

沐浴室里傳來了淅瀝瀝的聲音,聽著淋浴的水聲,嚴經緯的心跳有些加速,現在的澹臺紅妝…

半個小時后。

澹臺紅妝從沐浴室里出來。

她身上帶著潮氣,越發顯得誘人無比。

走過來之後,澹臺紅妝一邊拿起桌子上的長劍,一邊問:「今晚我睡哪?」

「喏,正堂屋左邊那間房間!」嚴經緯說著,同時用手按住了澹臺紅妝手中的長劍,緩緩道:「妝妝,睡個覺,沒必要把劍帶去卧室,就放在這吧,你放心,雨村沒有小偷敢來,你的劍,放在這裡不會丟!」

「那行,我先回房間了!」

澹臺紅妝轉身前往正堂屋左邊那間房間。

而嚴經緯,立即跑去沐浴室,沐浴室里,彷彿還殘留著澹臺紅妝身上的香氣,雨村的水,用的都是梅里神山的冰川水,對皮膚很好,洗完澡后,嚴經緯感覺精神氣爽。

擦乾頭髮后,他就走向正堂屋左邊那間房間。

咯吱!

房間門是老式的木門,所以推開房門,門栓位置傳來了咯吱的聲音。

進入房間的一瞬間,嚴經緯就看到了坐在梳妝台前的澹臺紅妝,嚴經緯有些奇怪,上次來,這個房間里並沒有梳妝台的,當時寧菲菲住在這,照鏡子都是用她自己帶來的化妝鏡。

怎麼現在多了個梳妝台?

嚴經緯卻不知道,他奶奶嚴氏擔心下次嚴經緯帶女孩子回家沒有梳妝台,於是前幾天專門讓人買了梳妝台回來。

看到坐在梳妝台前的澹臺紅妝,嚴經緯轉身直接把卧室的木門給反鎖了起來。 吃了退燒藥,又有尤葉認真仔細的擦拭,維克多出了不少汗,體溫終於降了下來。

「維克多好多了,你們回去吧,他要休息。」沈茜維下了逐客令。

沒有半分感激的意思,這一屋子的人,在她看來都是不請自來的不速之客,除了林昊楓。

剛才她大膽表白,林昊楓現在面若冰霜,沈茜維暗暗惱怒。

但是沒關係,林昊楓是個重承諾的人,只要握住維克多這張王牌,林昊楓就不會將她怎麼樣。

這五年來雖然沒有再見過面,但她每次找林昊楓,不管是什麼時候,他也都沒有拒絕過。

其他人也沒有留下來的理由,趙澤初將研好的退燒藥末放到桌上:「沈小姐,四小時后,給維克多水服。」

沈茜維淡淡地看了一眼,算是知道了。

「明天一早,澤初在出發前會過來探望維克多。」尤葉生怕沈茜維不按照說好的去做。

沈茜維不理他們,用紙巾給維克多擦了擦臉上的汗。

「媽媽……」維克多的小手緊緊地抓住了沈茜維的手。

沈茜維想要掙脫,想到其他人都還沒有走,尤其林昊楓還在,便任由維克多握著。

「睡吧,媽媽在這兒,不會離開。」她哄著維克多。

尤葉他們幾人悄悄退出,趙澤初等著尤葉一起回房間,林昊楓卻抓住了尤葉的胳膊,「澤初,你先回去吧。」

薄仕奇巴不得能跟趙澤初多待一會兒,屁顛屁顛地送趙澤初回去。

「到我房間里坐會兒。」林昊楓一直沒有鬆開尤葉的手

以尤葉剛烈的脾氣,剛才還讓他們「繼續」,應該是氣到了極點。

林昊楓生怕她甩手離開,出乎意料,尤葉並沒有拒絕。

總統套房讓給尤葉和趙澤初,林昊楓改住商務間,這對克里斯蒂安的新任總裁來說,是屈尊了。

房間里整潔乾淨,瀰漫著淡淡的男士香水的味道,林昊楓有輕微潔癖。

尤葉站在地中央,輕輕一笑:「以前覺得乾乾淨淨的是人之本性,認識沈茜維以後,才知道她對『潔凈』兩個字,有著異乎尋常的熱愛,林昊楓,你也是嗎?」

「我和她怎麼會一樣。」林昊楓對尤葉幾次言語上的譏誚越來越不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