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察覺出來未必能改變。

若是無法改變也無法擺脫棋子這一身份的話,擺在面前的只有兩條路可選。

要麼認命,要麼賭命。

換做任何人恐怕都不會輕易認命,唯一能選擇的只有賭一把。

如何賭?

答案顯而易見,不惜一切代價問鼎原罪真主。

也只有問鼎原罪真主,或許才能擺脫棋子的身份,也只有問鼎原罪真主,或許才能逆天改命。

即使,問鼎原罪真主只是他們最終的宿命,他們也不得不去賭。

因為除此之外,那些原罪變數根本沒有其他選擇。

就在這時。

沉默片刻的玄冥老祖又放聲大笑起來。

笑的很奇怪,也笑的很莫名其妙。

笑的漫天原罪之息為之沸騰,為之扭曲,也笑的場內所有人都有些摸不著頭腦,不知他笑什麼。

「幽帝不愧是幽帝,佩服!佩服!哈哈哈!」

當玄冥老祖的聲音傳來,場內的原罪老祖有一個算一個,臉色皆是瞬間驚變,就連黑山老妖三位自出現之後一直處變不驚的大道霸主也不例外,哪怕是滿面陰森邪笑的綠袍老祖,包括出現之後狂妄的無法無天,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的太極無量在聽見玄冥老祖突然提到幽帝這兩個字的時候,神情也都是微微一變。

莫說他們。

一直盤膝坐在神聖大佛手掌之上,雙手合十,微微閉著雙目,面無表情的妙如來,在聽見幽帝兩個字的時候,眉頭也都禁不住蹙了一下。

當玄冥老祖提到幽帝的時候,場內一下子變得無比安靜。

不僅是場內那些原罪老祖是如此,虛空之中之前一直在閃爍的諸般造化法寶似乎也都在這一刻安靜下來。

靜。

死一般的寂靜。

整個離宮空間都變的鴉雀無聲,仿若時間停止流逝,所有的一切都定格在此間一樣,連呼吸都不敢呼吸了。

給人的感覺就好像幽帝兩個字如同死神。

不!

不是死神,更像一種禁忌。

一種誰也不敢開口提其的禁忌,仿若只要提起這個禁忌,都會遭遇不測。

確實。

幽帝兩個字,無論是對那些原罪老祖,還是對大道老祖都是一種禁忌。

尤其是在此時此刻,在這個節骨眼,幽帝的存在比禁忌還要禁忌。

古清風一直都站在遠處的一座孤峰之上。

儘管那座孤峰並不起眼,古清風的存在神識也探查不到,可大家都知道他就在孤峰上喝著酒。

場內的原罪老祖,無論是黑山老妖這樣的大道霸主,還是詭異邪惡的綠袍老祖,還是狂妄囂張的太極無量,包括妙如來,他們自從出現之後,誰也沒有理會古清風,甚至連看都未曾看一眼。

並不是因為他們都把古清風放在眼裡,所以選擇無視。

妃寵不可 反之。

他們誰也不敢不把古清風放在眼裡,正因為古清風的存在太特殊了,特殊到誰也不敢在這個節骨眼上招惹他,所以,他們都非常有默契的選擇假裝沒有看見古清風。

古清風是最大的原罪變數。

也是最有希望問鼎原罪真主的存在。

種種跡象也都表明古清風就是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

此次離宮變化將會影響原罪浩劫,而這個所謂的變化,大多數人也都認為可能指的就是古清風。

場內這些原罪老祖之所以安安靜靜的站在那裡,大道老祖老老實實的藏在諸般造化法寶裡面。

其一是因為離宮本源還沒有出世。

其二則是因為古清風一直呆在孤峰之上。

一旦古清風有什麼動靜,離宮空間看似穩定的局勢立時就會混亂起來。

而且這種混亂是誰也無法預料的。

無論是原罪老祖還是大道老祖都不希望局勢混亂。

現在原罪老祖與大道老祖似乎形成了一種默契,那就是盡量穩住局勢,直至離宮本源出世,看看其內所蘊含的原罪之靈是不是與古清風息息相關。

若是息息相關,那麼毫無疑問,古清風就是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

到時候不管是圖謀原罪真主的存在,還是守護天地大道的存在都會不惜一切代價抹殺古清風。

現在他們都在等。

等離宮本源出世。

只有離宮本源出世,他們才能確定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究竟是誰。

如果離宮本源還沒有出世,古清風站出來攪局的話,那麼對於原罪老祖與大道老祖都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

古清風的實力究竟有多強大,誰的心裡也沒有底兒,誰也不敢說有把握抹殺古清風。

黑山老妖這種大道霸主沒有,妙如來也沒有,太極無量同樣沒有,若是有這個把握的話,出現之後,狂妄到無法無天的他,連黑山老妖、妙如來都不放在眼裡,卻偏偏選擇故意忽略古清風。

恐怕就連號稱與天同齊的獨孤戚戰,隻手遮天的軒轅無極也都未必有把握抹殺古清風,若有把握的話,古清風這個最大的原罪變數也活不到現在。

正因為大家都沒有把握,所以才需要等一個時機,一個所謂的默契。

這個時機這個默契就是離宮本源。

只有離宮本源出世了,只有確定古清風是不是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大道老祖與原罪老祖才會形成默契。

在無法確定古清風是不是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之前,誰也不敢對古清風對手,誰都知道在這個節骨眼上招惹古清風,很可能是自掘墳墓。

即使號稱古今天地第一攪屎棍,一直試圖把場內局勢攪亂的綠袍老祖也都不敢。

原因很簡單。

綠袍老祖攪亂的局勢,他能控制這個亂局。

八零福氣嬌妻 可如果是古清風攪亂的局勢,那這個局勢是他根本無法控制的。

醫品狂梟 大家原以為玄冥老祖也會與其他人一樣都會故意選擇忽略古清風,誰也沒有想到,玄冥老祖在沉默片刻之後,竟然主動去招惹古清風。

這一刻。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神緊張起來,內心忐忑不安,大家的目光齊刷刷的全部看向遠處的那座孤峰。 孤峰之上。

大行癲僧亦是一臉驚駭的望著虛空之中化作原罪之臉的玄冥老祖,他也沒有想到在這個節骨眼上玄冥老祖會主動招惹古清風,發現整個離宮空間的原罪老祖全部都看向這裡,大行癲僧心念如電,思忖著玄冥老祖的意圖。

「不知幽帝,可否還記得老夫?」

化作原罪之臉的玄冥老祖在虛空中扭曲變化,時而猙獰如厲鬼,時而兇殘如惡魔。

古清風一直佇立在孤峰之上。

一襲白衣勝似雪,三千黑髮宛如墨。

人影如劍亦如峰,身形虛無又飄渺。

他的右手抱著左臂,左手揉著下巴,微微仰著頭,瞧著化作原罪之臉的玄冥老祖,淡淡笑道:「當然記得,在荒古黑洞之時,你我二人有過一面之緣,而且印象頗深。」

「哈哈哈!好!很好!非常好!」

玄冥老祖大笑不止,道:「不知幽帝可否知道大家為何齊聚於此?」

古清風聳聳肩,道:「多多少少知道那麼一點。」

「此次離宮變化將會影響原罪浩劫,無論是圖謀原罪真主的,還是守護天地大道,老祖相信他們大部分都認為幽帝你就是所謂的離宮變化。」

「又如何?」

「又如何?哈哈哈!老祖不知你是真不知還是故意裝糊塗,如果你真不知的話,老祖不介意告訴你,現在大家都在等,等離宮本源出世,一旦離宮本源出世,其內蘊含的原罪之靈,若是與你息息相關的話,他們都會毫不猶豫的將你抹殺,哈哈哈!不管是場內的原罪老祖,還是那些躲在諸般造化法寶裡面的大道老祖,都一樣!」

古清風輕描淡寫的問了一句:「所以呢?」

「所以,老祖才對幽帝你佩服的五體投地,明明知道他們都等著要抹殺你,而你卻無動於衷,非但如此,看起來還悠閑自在的喝著美酒。」

「不然呢?還能怎麼著。」

古清風的話音落下,玄冥老祖又道:「聽說在此之前,幽帝曾不止一次告知,對原罪真主沒有興趣,不會問鼎,更不會爭搶,無道時代開啟與否,你也沒有興趣,生死你同樣不在乎,只想儘快結束這一切,對否?」

古清風笑著點點頭,道:「沒錯,的確有這麼回事。」

「哈哈哈!」

玄冥老祖大笑,道:「早就聽說幽帝已然認命,本來老祖還不怎麼相信,如今看來,當年笑傲大荒,威震天地的九幽大帝,真的向命運低頭了,不得不說,命運真的太可怕了!」

離宮空間數之不盡的原罪老祖們都在屏住呼吸仔細聽著,其間,誰也沒有打斷玄冥老祖,因為玄冥老祖所說的話,正是他們的內心所想。

事實也的確如此。

古清風三番五次的宣告自己對原罪真主沒有興趣,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

像黑山老妖等幾位大道霸主甚至知道,當年古清風融入原罪真血並非主動爭搶,而是被逼無奈。

而後在無道山點燃原罪業火,同樣非其所願,就連進入這荒古黑洞也都是被大行癲僧拐進來的。

如果說大家先前對古清風的話還有所懷疑的話,那麼在古清風進入荒古黑洞之後一系列舉動,也足以讓所有人打消了內心的懷疑。

因為進入荒古黑洞之後,古清風從來沒有搶過任何原罪先機,哪怕一次也沒有,無論大道老祖的試探,還是原罪老祖的試探,古清風都沒有理會,幾次遭到大道與原罪的圍剿,古清風也都是一副無所謂的態度。

試問。

如果古清風對原罪真主有興趣的話,又怎會拒絕融入原罪真血?

又怎會被大行癲僧拐進荒古黑洞,又怎會在無道山點燃原罪業火欲要與原罪同歸於盡?

試問。

如果古清風對原罪真主有興趣的話,面對種種徵兆,種種原罪先機,古清風又怎會逃避?

面對大道原罪老祖的試探圍剿,又怎會置之不理?

最重要的是。

如果古清風對原罪真主有興趣的話,面對此時此刻即將出世的離宮本源,明明知道大家都在等著一個時機抹殺他,他怎會一直無動於衷的站在孤峰之上?

答案只有一個。

那就是古清風認命了。

正如古清風先前在離宮虛空當著大道原罪老祖的面所說的那樣,他對原罪真主沒有任何興趣,哪怕一丁點也沒有,他既不嚮往無道時代,也對如今的大道天地沒有留戀,他累了,也不想折騰了,不求生死,只求儘快結束這一切。

他是這麼說的,似乎也是這麼做的。

一直以來都是。

他自出現之後,一直站在那座孤峰之上,喝著美酒,與大家一樣,都在等待著離宮本源的出世。

大家等待離宮本源出世,是想確認古清風是不是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

古清風等待離宮本源出世,似乎也是如此。

唯一不同的是。

一旦確認古清風就是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大家都會毫不猶豫不惜一切代價將其抹殺。

而古清風給人的感覺就好像,他在等死,等著確認自己就是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等待著大家將他抹殺一樣。

真是如此。

古清風給人的感覺就是這樣。

至於古清風為何會心甘情願的等死。

在場的老祖們或多或少都能猜出一二。

神醫嫡女 有人說,大道老祖們早已推演出古清風就是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故此,自古清風出現之後,就一直對其進行打壓,各種圍剿,各種抹殺,各種審判,上古時代終結的時候,更是奪走了古清風的一切,令其喪失了鬥志,萎靡不振。

也有人說,很多大道老祖早已在古清風身上布局,布的還是各種因果之局,比如聖女娘娘蘇嫿,大自然娘娘雲霓裳等等。

如果大道審判對於古清風來說是一種肉體上的打擊,那麼雲霓裳、蘇嫿等人在古清風身上布的各種因果之局就是精神上的打擊。

古清風或許承受了太多肉體與精神上的雙重打擊,身心疲憊不堪,如他所言,累的只想結束這一切。

還有人說,或許古清風與窮奇一樣,都意識到所謂的原罪變數只是別人手中的一顆棋子,寧願死不想被人利用。 只是。

古清風真的認命了嗎?

等待離宮本源,真的只是在等死嗎?

不盡然。

至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