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寧致遠也知道這位確實在各方面都比男主角傑克強,甚至於,也打算讓對方在某種情況下徹底取代男主角傑克。

但自己現在扮演的是一個為神秘部門工作,殺伐果斷的冷酷特工,可不想因為這麼一個小角色,影響到自己的計劃。

「先知先生,很抱歉。諾姆只是有些擔心,請你不要介意。」眼瞅著情況不對。格蕾絲.奧古斯汀博士連忙說道。

「哼!希望你們明白的身份,雖然沒有你們我的工作會有些困難,但並不代表沒有了你們我就沒辦法行動。」

「相信我,如果不是事情還沒發展到不可救要的地步,我一個人就能幹掉所有的人類,甚至是整個部落的納美人!」

知道這幫人對自己的身份和來歷還有所保留的寧致遠。並不在意這些,真要有人影響到自己的計劃,抹殺了就是。

反正自己要的是技術和現成的設備,甚至於佔領整個人類基地,至於這些人的價值本來也就有限。沒了也不心痛。

而面對寧致遠那冷到讓眾人忍不住打了個冷戰的話語,男主角和格蕾絲.奧古斯汀博士,臉色頓時就變了。

當然,這種反應並不是寧致遠的語氣真的能影響到溫度,而是因為悄無聲息之中,摧動的精神控制能力造成的。

其實,在《復仇者聯盟》世界里得到了這個能力之後,完全用不著跟這幫人廢什麼話,直接控制就是。

但寧致遠卻很想知道,因為自己的介入男主角傑克,最後還會不會放著好好的人類不當,去當外星人。

所以,才不想因為格蕾絲.奧古斯汀博士他們被控制后可能出現的異常,影響到這個讓自己很想知道答案的計劃。

當然,等事情結束之後,寧致遠自然不會介意自己多一批忠心的手下出來,幫自己好好守著這個世界的基地。

甚至於,考慮到納美人的社會形態還很落後,寧致遠同樣不介意在《阿凡達》的世界里,玩一把種田發展流。

其實,寧致遠很鄙視那家開發公司。就跟談女朋友滾床單一樣,著什麼急啊。培養一下感情,又能花多少時間。

等感情培養到位了,到時候還不是想怎麼滾就怎麼滾?再調教上一段時間,不是更能想擺什麼姿勢就擺什麼姿勢。

只不過,寧致遠也明白,自己壓根不缺時間,花上個n年的時間「培養感情」或者種田發展也無所謂,不用著急。

可人家就不行了,這來一趟就得五六年的時間,這麼多人在基地里,人吃馬嚼的,日常消耗就是個天文數字。

更別說,那些個雇傭兵一個個的工資可不低,短時間之內拿出不出什麼成績,就是再大的財團也照樣吃不消。

當然,也正是因為如此,潘多拉星球上雇傭兵的數量,以及具備的軍事力量,其實並沒有相像中的那麼強大。

不然,為什麼面對納美人的反擊,擁有著高出不知道多少個等級的武裝力量,人類卻依舊只能慘敗收場?

要不是因為公司的股東不想看到一些不好的輿論,敢於做出更大的投入,只要是能擁有一支數量足夠龐大的部隊。

納美族就是有某個人奸帶領著,同時有著諸多的野獸幫助,想贏下這場戰爭也得付出更大也更慘重的代價。

多了不說,拼著損失一部分的利益。扔幾顆核彈出去,就足夠納美人喝上一壺。更別說,人類可不只有核彈。

比如以高輻射為主要殺傷力的中子彈,這玩意兒對生物的殺傷力,可比對建築、礦物等死物的殺傷力大得多。

而且,本身的輻射也很小。基本上爆完之後,等上一兩天後,當地的輻射就會消散到,能夠讓人類進入的幅度。

還有以高能燃料為主裝葯的雲爆彈,即便要保證礦物的完好,也可以採用空爆的方式來摧毀指定區域地表的目標。

所以,即便是男主角傑克帶著納美人把基地里的人粉都趕走了,但等人類反攻回來的時候,下場不用說也知道。

當然。寧致遠還不至於搞這種涸澤而漁的事情。所以,只是用異能小小敲打了一下格蕾絲.奧古斯汀博士他們。

「最後警告一次,如果你們的行為觸危險到了國家安全,我有權直接行使處決權,來解決所有可能存在的危險!」

「好了,該說得話我也說了,下面開始交給你們任務。格蕾絲.奧古斯汀博士,我希望你能坐鎮這處基地。」

「諾姆.斯貝爾曼。換上你的阿凡達身體,一會兒想辦法找到納美人那裡去。將我們這邊的情況好好解釋一下。」

「我知道經過前面的事情后,他們可能聽不下去你們的解釋,但我不管你們會怎麼做,都必須要完成任務。」

「朱迪.查肯,我希望你能開著那架潘多拉航空公司的飛機,在這邊做警戒。不過,不需要你與基地那邊直接開火。」

感受到幾人眼中閃過的懼色,知道自己已經成功將這幫傢伙給鎮住的寧致遠,二話不說地開始分派起任務來。

如果說,之前還在懷疑這位什麼特工的身份到底是不是真的。可眼下。別人怎麼想不知道,但朱迪.查肯卻是信了。

因為那什麼潘多拉航空公司的航班一說,只是之前在載著格蕾絲.奧古斯汀博士他們到這處小基地時順口開的玩笑。

對方卻竟然連這個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再加上那詭異的隱形能力,以及把阿凡達打的毫無還手之力的特殊能力。

身為退伍兵朱迪.查肯,多少也聽說過一些流傳於各個部隊中的那些傳說和小道消息,眼下自然覺得是印證了。

當然,之所以會這麼想,也不光是寧致遠的能力太過詭異,同樣也是因為精神方面的影響還沒有消失的緣故。

可不管怎麼說,面對這樣的命令,哪怕連槍都送到了手邊。朱迪.查肯,也依舊是一點拿槍反抗的想法也沒有。

「特工先生,他們都有任務了,那我呢?我幹什麼?」眼瞅著就剩下自己沒事可做的男主角傑克,問道。

「你?哼!我希望你能明白一件事情,不管你對自己的殘疾和在地球上的生活有多麼不甘,你首先是個人類!」

「還有,別忘了你是一名士兵!哪怕就是退伍了,服從命令這種事情,也用不著我再給你強調!明白嘛!!」

「而且,就算局裡的並不反對與納美人和平相處,但我希望你能擺正自己的位置!不要做出什麼後果嚴重的事情!」

「至於你的任務,我另有安排。不過,在那之前,我需要先將你的腿給治好,免得你因為這件事情耿耿於懷!」

狠狠地教訓了對方几句之後,知道對於這種刺頭光打巴掌是沒用的,所以,寧致遠也不忘扔出顆甜棗來。

「什麼?你是說我的腿能治?」愣了一下的男主角傑克,下意識地看了看已經沒事兒的格蕾絲.奧古斯汀博士。

這才想起剛剛這位可是已經快要死了,結果只是帶了個古怪的儀器,又被打了一針,居然這麼快就恢復了過來。

「能治!而且會很快,不過,我需要帶你去秘密基地接受治療。所以,士兵,服從命令,帶上你的面罩,準備出發!」

「至於,這裡,我就交給你們了。放心,很快我們很快就能回來,不會讓那幫該死的傢伙有發動戰爭的機會!」

很滿意對方眼中渴望和不敢置信的喜悅眼神,不動聲色的寧致遠,依舊是板著一張臉,說完就朝出口走去。

「ye死r!」

眼瞅著自己夢寐以求的事情,突然就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男主角傑克回過神來之後,語氣明顯要來得有力許多。

而一旁的格蕾絲.奧古斯汀博士、朱迪.查肯,和確實很有能力的諾姆.斯貝爾曼,也都為這幸運的傢伙感到高興。

不過,幾人也都知道眼下可還不是慶祝的時候,所以,換身體的換身體、開飛機的開飛機,很快就各自忙活了起來。

而詭異的是,這幾位智商都不低的傢伙,卻絲毫沒能察覺到,自己的思維和意識,已經受到了一定的影響。

ps:今天第一更!求訂閱、月票、打賞、評價!同時也求收藏、推薦、點擊等各種支持!/波ok/ 速度之快,怕是很難躲過。整個賽場,一時安靜極了。

人群中,狄裳裳露出得意之色,還以為那狐狸精真的就是不敗的神,原來也不過如此!她選的男人,豈會是泛泛之輩!

然而,空中的葉鴻彬忽然意識到什麼。

以傲雪的武功,絕不可能露出剛才那麼明顯的破綻,還有此刻,她為什麼一動不動站在原地,彷彿,就等著他這一擊?

只可惜,此刻的葉鴻彬,身在空中,除了高速旋轉直刺而去,找不到任何著力點換招。

暮然,鞭起。

葉鴻彬忽然覺得鬆了口氣,一切,都結束了!

當那一鞭夾雜著雷霆之勢席捲而來,直襲他胸口時,他甚至沒感覺到痛,一股大力就已經推著他往台下飛去。

便就在飛往台下的那一瞬間,他清晰的看到傲雪嘴角略微勾起的笑意。

瞬間,他就明白了。

是的,她依然手下留情了!

這一鞭,是她手下留情,幾乎沒有內力的一鞭!這之前,她依然手下留情,沒有很快將他打下台去。為的,便是讓他在台上多停留一些時間,讓那些武林中人以為他真的可以遊走這麼多招!

是了,昨天下午,他和狄裳裳的對話,她必定聽了去。

她在幫他,幫他給瞿譚門重樹威名!

三日來,別人在她手下皆不過兩三招,唯有他,前前後後竟過了十來招,甚至最後,他已經找到破綻,刺向她的那一招在所有人看起來也必定極為兇險,只不過,依然被武功高強的沈姑娘化解了。

「砰」的一聲,葉鴻彬落地,除了胸口有些發悶,跌落在地的屁股有點痛,身上竟無一點不適。

那種雷霆之勢,身上竟無一點傷,作弊的痕迹也太重了,葉鴻彬手掌微動,內力直逼胸口,「噗」的一聲,一口鮮血從口中噴出。

像!這下像了!

台上,傲雪略一詫異,剛才那招,她明明只用了一層內力,只是形式上駭人點罷了。

瞬間,她心裡一派瞭然。這小子,不但承了她的情,還演的這麼逼真!以後或是個人物!

「師兄!」一聲竭斯底里,狄裳裳尖叫著跳著沖了過去,直撲到葉鴻彬身上,聲音中帶著哭腔,「你沒事吧?」

葉鴻彬搖頭,似是力氣不足,好半天才說了三個字:「我沒事。」狄裳裳任葉鴻彬又在地上坐了一會兒,再三確認他沒事後,這才將他扶起,站在旁邊繼續觀戰。

這時,眾人的目光已從葉鴻彬身上重新轉移到台上,瞬間又爆發出熱烈掌聲,以及一聲高過一聲的「沈姑娘威武」!

另外一個擂台,方才傲雪與葉鴻彬對敵的時候,並無一人挑戰戚昊厲,故他一直站在那裡。

此刻,原本坐在主席台上的一個50多歲,體態壯實,太陽穴高高隆起的人站了起來,他的聲音亦如洪鐘般響亮:「老早就想領教戚堡主高招,無奈歲數相差大,總擔心別人說我年長欺負年幼,如今總算逮到機會!」說著,他的雙腳在地上一蹬,穩穩落在戚昊厲所在的擂台。

此人叫風澤霸,江湖成名多年,以一雙鐵砂掌聞名於世。

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沒人想錯過這場決鬥,眾人目光立即轉向戚昊厲那邊,傲雪所在的擂台頓時沒人關注,當然,亦沒人挑戰。

這時,傲雪袖中龍貓偷偷探出頭:「媽咪,這會兒你不打了吧?」

「想看就出來吧!」傲雪小聲道。

這幾天,她是充分感受到了,自己這兩隻龍貓,那就是兩隻武霸,武痴。不但喜歡看人比武,每天回去后還一邊比劃一邊討論。

兩龍貓一溜煙從傲雪袖子里竄到傲雪肩上坐下,就好像等待在電影院的觀眾,只等著開幕的那一瞬。

傲雪側頭,目光朝台下看去,很自然落在李天佑身上,只見李天佑朝她招手,意思是叫她下去,站在他的身邊。

傲雪想了想,覺得既是在擂台上等人挑戰,這會兒下去似乎不妥,笑著朝他微微搖頭。

李天佑也不勉強,反正還要和傲雪過一輩子,不急在一時,便也由得她。

對面擂台,戚昊厲和風澤霸都是走剛猛路線,一出手便是氣勢恢宏。一個鐵掌如山,每一招都猶如泰山壓頂,另一個劍勢雷動,每一擊必定內力灌頂。

傲雪肩頭,原本排排坐著的那一對立即跳了起來。小小紫一個蹦躂,從傲雪頭上拔下一根手指長的小發簪,模仿戚昊厲的招式,至於小紫,自然便是模仿風澤霸。

一招一式,惟妙惟肖。

先前,傲雪還不覺得什麼,不過是兩隻龍貓變換招式時帶起的風,到後來,她已明顯感覺到耳邊風聲赫赫,雖比起旁邊擂台上差了十萬八千里,但已顯然不是兩龍貓身形轉動便能掀起的!

再後來,小紫一掌掌劈來的風聲帶了厚實的勁道,小小紫每每在她肩上蹦躂的腳勁也是不容小覷。

傲雪不得不承認,這兩小東西,不知不覺中,竟擁有了人類稱為「內力」的東西!

好吧,雖然不會法術,看在資質這麼好的情況下,勉強授予「靈寵」的稱號吧!

「你們倆,到地上去蹦躂!」傲雪吩咐。

「唔,為什麼?」小小紫超級委屈的,原本仿照戚昊厲刺像戚昊厲的劍生生停在空中。

傲雪又是一驚,這一招,就連戚昊厲也不一定能做到中途停下!

「你們兩在我肩上又打又殺的,萬一不小心把我誤傷了怎麼辦?」傲雪下巴往地上一指,「快,下去!」

就小紫這小掌力,小小紫這個劍法,重創她是絕對不可能,但萬一不小心傷了她的耳膜之類的怎麼辦?以防萬一,以防萬一!

這已是兩龍貓第三日學武,前兩日那些都是普通武功,如今猛然見到高了N多倍的武功,兩龍貓開心的不得了,加上又跟得上進度,便覺得自己也如那擂台上打鬥之人般威武,更是覺得傲雪說的有理,兩龍貓對視一眼,雙雙一個筋斗,從傲雪身上跳了下來。

雖說擂台地面比傲雪矮了許多,但畢竟這裡是擂台,高於眾人所站的地面,倒也並不大影響兩龍貓偷學武功。

那邊已打了200多個回合,依然不分上下。傲雪心下吃驚,這高手和一般武林人士,怎麼差異這麼大?

這位風澤霸,既能和戚昊厲過這麼多招,倘若換成自己,大概也差不多吧!

忽然間,只聽風澤霸大吼一聲,猛然一掌從戚昊厲當面襲來,巨大的風聲,比先前無數掌都勁霸,顯然,風澤霸想用這招結束這場戰鬥。

掌風如雷,戚昊厲毫不猶豫的飛身,避其鋒芒,竟是直接朝擂台外飛去。風澤霸一招剛畢,收勢的那一瞬間,只見戚昊厲人在空中,揮劍就往原本擂台的方向襲去。

只聽「咔嚓」一聲,擂台上空桅杆斷裂,風澤霸急退,便就在整個擂台倒塌的那一瞬,一併長劍已放在他的脖頸。

旁邊擂台上,幾乎是同時,小小紫的武器發簪也已落在小紫脖頸。

台下眾人,更多的只看見整個擂台摧枯拉朽般層層斷裂,待灰塵四起,待塵埃落定,這才看見擂台之後,筆直的站立的兩個人。

風澤霸和戚昊厲,一樣的魁梧,一樣的挺拔,只是,一個人的劍,放在另一個人脖子上。

誰輸誰贏,一目了然。

風澤霸雖多年來自持武功高強,卻也是爽快之人,很清楚勝敗乃兵家常事,心裡並無芥蒂:「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老夫自愧不如啊!」

「前輩承認。」戚昊厲收劍,抱拳。

風澤霸再笑,很好,武功這麼高,難得還不驕不躁:「你這個小夥子,老夫喜歡!可曾娶親啊?」他想的是,自己家的寶貝女兒,這不還沒嫁嘛!

台下眾人惡寒,戚昊厲喜歡男人的事從不隱瞞,基本上天下皆知,這位風澤霸,果然是個武痴,竟連這等八卦都不知道!還專門問人家娶妻了沒有!

戚昊厲愣了一下,這一定是近幾年,第一個問他這個問題的人!再一抱拳:「前輩美意,晚輩心領了,在下已有心上人。」

「好好!」風澤霸也不勉強,大笑往方才主席台走去。

剛已落座,坐在風澤霸旁邊之人已湊過頭,目光落在戚昊厲,小聲說著這幾年關於戚昊厲無論到哪兒,從不住客棧,只住妓院小倌館,風澤霸眼中閃過惋惜,一連說了好幾個「可惜,可惜」。

也不知他究竟是可惜戚昊厲喜歡男人這一事實,還是可惜自家女兒錯過了還怎麼好一個女婿!

因的擂台的轟然倒塌,戚昊厲只得走到傲雪那座擂台上,兩人一起站在上面,等待下一個挑戰者選對手。

下一位,依舊是從主席台上下來,挑戰傲雪,戚昊厲朝傲雪看過一眼,丟下句「你保重」后,走了下去。

傲雪對江湖人不熟,往往只知某些成名人的名字,待那位上場后,她才發現,這位居然與她一樣,用的是鞭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