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寶庫管理員心道,應該只是看別的,那半幅山水圖有什麼門道,連他都看不出來,兩個小姑娘怎麼可能看得出來。

結果秒秒鐘被打臉。

緋色豪門,誘妻入局 夜千羽按照白洛影的指示,拿起那半幅山水圖,朝著寶庫管理員:「我就要這個了。」

寶庫管理員面色怪異:「一幅殘損的山水圖,有什麼好的,還是換一件吧。」 天才萌寶:影后老婆超級甜 畫卷上蒙了厚厚的灰塵,夜千羽將灰塵拂去,很普通的半幅山水圖,確實看不出有什麼好的,不過白洛影說,從這上面感覺到了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奇異氣息。

對於寶庫管理員的建議,夜千羽就只有兩個字:「不換。」

誰讓你們把好東西都收起來的,你們要是不把好東西都收起來,我們也不至於注意到這半幅破畫。

那個來傳話的看到了,立刻回去反饋這情況。

於是炎旭學院的院長過來和夜千羽交涉,如果夜千羽將半幅山水圖還給他們,可以另外挑選十件寶物。

一換十,可以說極為誘人,卻無法打動夜千羽,畢竟探寶專家白洛影都說了,沒什麼好東西。

夜千羽試探著問他:「這半幅破畫有什麼玄機嗎?」

炎旭學院的院長不吭聲。

秦沐風沒好氣道:「管他有什麼玄機,不換就是不換。」

說好任選一件,現在卻想要回去,沒見過這樣的。

悠閑鄉村直播間 北流殤站在夜千羽旁邊,雖沒說話,但是冷峻的神色,表明了他的態度。

想欺負他的小羽兒,門都沒有。

炎旭學院的院長,也去支援南平城了,自是知道,這次南平城危難,是由秦沐風和北流殤兩人化解的,怎麼也要給兩人面子,再加上這半幅山水圖扔在寶庫里其實已經百來年了,一直找不到另外半幅。

想來另外半幅很有可能已經失傳了,只剩下這半幅的話,跟廢紙無異。

「行行行,你們就拿去罷。」

幾人回去研究了一番,研究不出什麼玄機,夜千羽就將東西扔到儲物戒里放著去了。

吃完午飯,北流殤將秦沐風打發走,和夜千羽一起補眠。

睡到天黑才醒。

夜千羽醒的時候,照舊感覺到有什麼硬邦邦的東西抵著她。

反應過來,正要埋怨男人,卻聽到身後傳來綿長的呼吸。

原來男人還沒醒?所以只是正常的生理現象?

她起身穿衣,北流殤醒過來,迷迷糊糊地就將她壓到身下,親了親她。

「小羽兒……」

男人睡眼惺忪的樣子說不出的誘人,夜千羽只覺得心跳彷彿漏跳了一拍。

「嗯……」

「我們來試試看吧。」

剛睡醒的時候,總是有些欲~望。

夜千羽覺得不太好,剛一天一夜過,至少過幾天再……

「不能太頻繁的,對你的身體……不好……」

北流殤在她耳畔低笑:「小羽兒是為自己的以後著想嗎?小羽兒放心好了,只要是對著小羽兒,哪怕天天來,我都是想的,都是行的。」

夜千羽臉一熱,這男人在說什麼混賬話,她哪裡是為自己的以後著想,她只是單純地為他擔心,現在太縱情以後有可能會不行。

「反正你又不是真的想要,只是睡醒時自然的反應,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幫你冷靜下。」

「誰說我不是真的想要了……」北流殤反駁的話還沒說完,只覺得自己來到了一方冰天雪地的世界。

原來,夜千羽將血玉鐲子隱藏化,然後帶著北流殤進到了血玉鐲子里。 兩人保持著在外面的姿勢,夜千羽被北流殤壓在雪地上。

徹骨的寒意襲來,北流殤頓時什麼衝動都沒有了。

「小羽兒,你可真壞。」

夜千羽隨口瞎扯了句:「女人不壞男人不愛……我們快進去吧。」

本來應該先帶這男人去見一下白沉,不過她和這男人都衣衫不整的。

她剛將外衣套上,還沒穿好,他只穿了雪白的中衣中褲。

進去九重高塔后,北流殤立刻感覺到,寒冷和風雪聲都被隔絕在了外面。

夜千羽先帶北流殤上了第二層,之前她因為修為不夠,一直不能上去,這會兒總算能上去看看了。

第二層是用來訓練身手的重力室,整整十間房間,重力從一倍到十倍。

如果能適應十倍的重力,身手絕對可以有質的飛越。

第三層需要有大玄師以上的修為才能上去,夜千羽還上不去,只北流殤一個人上去了。

北流殤上去后,很快就下來了。

「第三層有什麼?」夜千羽問他。

「等你有了大玄師以上的修為,自己上去看。」北流殤賣了個關子。

「你就告訴我唄。」

「不告訴。」

「小氣。」

兩人回到第一層。

至尊狂神 夜千羽領著北流殤,一間一間地看過去。

不知為何,從踏進這座塔開始,北流殤就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此刻心裡更是彷彿有什麼感情在發酵,快要滿溢出來。

「剩下的就都是空房間了,沒什麼好看的了。」

北流殤拉著夜千羽,進去最近的一間空房間,隨手帶上門,將她壓在門邊的牆上,低頭就吻了下去。

被胸口莫名的情緒驅使,突然很想與她唇齒交纏。

直到兩人都有些氣喘吁吁,才分開。

夜千羽有些站不穩,抓著男人胸前的衣服,靠在男人身上踹息。

「小羽兒。」

「嗯……」夜千羽不知道男人突然是怎麼了,卻還是溫順地應了他一聲。

「你是我的。」

「嗯……」突然喊她就是為了說這種話?

當然不止,在纏綿的深吻中,北流殤又起了渴望。

房間里空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

他隨手一揮,一張梨木雕花大床立刻出現在房間里。

夜千羽瞥見了:「你……你要幹嘛……」

「你。」

幹什麼?她……所以,還是沒躲得過去嗎?

但是……

「不行的,這裡不行的,不能在這裡……」

這座九重高塔是別人的師父送給別人的,她只是暫時借用。

她在這裡與男人……感覺就跟在別人家裡一樣……

北流殤抱起她,將她平放在鬆軟的大床上,覆上她的唇,堵住她所有抗議的話語。

大手同時探進她的衣服,握住……

「小羽兒你變大了。」北流殤忍不住地離開她的唇,說道,雖然還是手可盈握,卻豐盈了一些。

夜千羽臉熱得不行,最近總覺得胸前墜漲,原來是在發育嗎?

滿室旖旎,春色無邊。

夜千羽和男人約法三章,以後最多三次。

三次后,兩人抱在一起喘息。

「你……還不拿出去……」

「幫你堵著,免得流出來。」 「……」

夜千羽已經對男人的節操不抱指望了。

她閉上眼睛,運轉體內玄氣,內視自己的氣海,她的修為似乎提升了一些,而神木枝旁邊出現了一顆星子的雛形。

她果然可以繼續提升修為嗎?托神木枝的福?

第二天就踏上了返程,回天龍帝國。

傅錦城看到夜千羽的修為一下子從六階中期飆到九階初期,甚至拿到個人賽的第一名,別提有多高興了,他將夜千羽派去,果然派對了!

夜千羽將芙念瑤和三長老的那檔子事和傅錦城說了一下。

傅錦城震驚,芙念瑤為了陷害夜千羽竟然出賣身體給三長老,甚至懷上了……

怎麼說呢,大好的前途,就這麼自己毀掉了。

他將這件事通報了長老會。

眾長老商議了一番,上次那事已經基本平息了,不適合再提起來,而且這事實在是太丑了,說出去丟不起這人,就暫不處置兩人。

三長老納芙念瑤為妾,看兩人的表現,日後若有不妥舉動,定不輕饒。

芙念瑤哪裡肯嫁:「我把孩子流掉就行了,我不嫁!」

夜千羽朝著她:「你可以不嫁,如果你想讓世人知道你都做了什麼的話。」

芙念瑤怨恨地瞪她。

夜千羽:「擇日不如撞日,今天,你就嫁過去吧。」

芙念瑤不得不嫁了過去,滿懷不甘,無比憋屈。

說是嫁,因為只是納妾,沒有任何儀式,一頂小轎將她抬了過去,就算完事了。

芙念瑤的噩夢正式開始。

三長老只是貪戀她的身體,對她這個人可以說是毫無憐惜之意。

明知她懷有身孕,還是弄了她一夜。

芙念瑤膽戰心驚了一夜,雖說她想把孩子流掉,但是不代表她想用這種方式流掉。

因為芙念瑤已經懷上了,三長老沒了顧忌,全弄在她的裡面。

完事了,自己像頭死豬一樣睡去,芙念瑤還得自己爬起來清理。

這還不算完,到了白天,剛走出房門,就被三長老的原配夫人指著鼻子一通罵。

說她賤不要臉,懷著身孕還勾引三長老!

三長老的原配夫人將一碗黑乎乎的苦藥狠狠往她面前一放,也就是墮胎藥,讓芙念瑤喝掉。

芙念瑤陰沉著臉端起來喝掉。

正合她意,她怎麼可能生下肚子里的孽種,她一定會想辦法擺脫現在的生活。

然而,半天過去,芙念瑤沒有任何流產的跡象。

三長老的原配夫人又指著芙念瑤的鼻子罵,說芙念瑤裝懷孕嫁進來,讓三長老將芙念瑤休掉。

三長老怎麼捨得休掉,沒懷孕正好,方便他夜夜笙歌。

又讓廚房熬了碗避子湯給芙念瑤喝,昨夜他留了不少存貨在芙念瑤裡面,免得芙念瑤懷上。

芙念瑤搞不懂了,她竟然沒懷孕?難道那庸醫診錯了?

可是她月事確實停了。

為了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她蒙了臉,再去找大夫幫她看看。

結果找了好幾個大夫,都說她確實懷孕了。

那就是三長老的原配夫人端給她的墮胎藥有問題了。

她自己去藥鋪買了一副墮胎藥,熬出來喝下。



吃了葯一天都在昏昏欲睡…… 結果,芙念瑤還是沒有流產的跡象。

芙念瑤開始慌了,什麼鬼情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