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寶玉,襲人這丫頭聽說你鬧事,拿玉撒氣,可是着急壞了。你還不快安慰安慰她!”

王熙鳳見寶黛二人無事,不用她再費心費力的浪費脣舌去哄,倒也輕鬆下來,樂得打趣別人一番。

襲人,原來她就是襲人。

賈環仔仔細細的上下打量着這個其貌不揚的女孩兒,心裏卻不自禁的哂笑了聲。

當初賈環第一遍讀紅樓的時候,最羨慕的就是賈寶玉這紈絝膏粱居然有這麼貼心的一個丫鬟,服侍的面面周到,還那麼賢惠。

讀第二遍的時候,就隱隱感覺哪裏不對勁了。這丫頭,好像,好像有點賢惠過頭了。

讀到第三遍第四遍的時候,破綻就越來越多了。

很簡單的一個例子,她自己和賈寶玉暗地裏玩兒嗨皮遊戲,卻跑去給王夫人告狀,言語裏明着暗着的意思就是要防備賈寶玉做出一些越格的事。

結果就是,她的月例份子漲到了小妾的級別,在王夫人心目中的的分量也更重了。

然而,相應的,在王夫人的心裏,院子裏其他姑娘的形象又成什麼了呢?

……

言歸正傳,襲人聽到王熙鳳的打趣後,居然沒好氣回瞪了她一眼,嗔道:“二.奶奶,你就會拿我這個奴婢當樂子,還是主子呢!”

不知是心裏有成見還是先入爲主的原因,又或是疑神疑鬼緣故,總之,賈環聽到這話,就覺得襲人這個女孩兒太會琢磨人心了。

在賈環看來,襲人這句話,完全就是針對着王熙鳳的性格來的。

王熙鳳性格爽利,不喜歡扭扭捏捏的丫頭。

但是,出身貴門的她,卻將上下尊卑的那一套思想刻入了骨髓,最見不得小人得志,窮人乍富,尤其是不喜歡不懂得尊卑的下人。

然而她對於懂規矩的下人,尤其是那些受到賈母和王夫人青睞看重的下人,也是願意開一些玩笑,以表示親近的。

襲人的簡簡單單一句話,將將對應上王熙鳳的這些性格特點。

如果說只是巧合,不管誰信,賈環卻是不信的。

果然,襲人的一句話就說的如同被碰到王熙鳳的g點上一般,把她樂的合不上嘴,高聲道:“大家瞧瞧這小蹄子,誰還不知道誰?你是奴婢?怕是趕明兒就不是了。要不你求求我,我去太太那裏說說,好讓你早點當主子!啊?哈哈哈!”

這話說的明明白白,就差指着鼻子對襲人說,你就是賈寶玉的偏房小妾。

其實,這一直以來也都是襲人的終極夢想……

只是,被當着衆人的面這般直白的說出來,襲人還是覺的臉上一陣燥熱,羞惱道:“二.奶奶,你這是說的什麼話。我……”

“哈哈!”

見襲人真的有些惱了,王熙鳳雖然也不在意,但她手段圓滑,輕易不會得罪老太太和王夫人看重的人,打了個哈哈,王熙鳳轉移話題道:“寶玉,你的玉呢?”

賈寶玉脖頸上戴着一個金質的項圈,是爲了配玉的,此刻項圈光禿禿的。

聽到王熙鳳的話,襲人果斷的順着臺階就下,臉色驟變,上前幾步抓起賈寶玉光禿禿的項圈,也不知是真是假,聲音都變了,顫聲道:“二爺,玉呢?”

賈寶玉還是心疼襲人的,見她駭成這樣,連忙勸道:“不要急,玉在環兒那裏。”

襲人聞言,刷的一下轉頭,看向賈環。

賈環無辜的看着她,然後張開手,讓她看看手裏的玉。

襲人深吸了口氣,走向賈環。

賈環心裏好笑,面色卻顯得有些害怕,他倒退了兩步,回到賈迎春的腿邊挨着,“悄聲”道:“姐姐,這個襲人姐姐好可怕,她會不會吃掉我?”

“噗嗤!”

本來就不是很大的房間,賈環的悄悄話大家都聽的到,讓幾人忍俊不禁。

聽到賈環的這句話後,大家再看向襲人的目光,就有些玩味了。

而襲人也尷尬起來,尤其是在賈迎春一雙平靜無瀾的眼睛看向她時,這種平淡讓她感覺到了被人居高臨下俯視的感覺。

這讓她很不舒服,卻又不得不倍感憋屈憤懣的堆出一張笑臉,道:“二小姐,我怎麼會吃了三爺呢?真真是說笑了。只是太太先前交待過我,這玉就是老太太的命根子,就算我丟了命,這塊玉都不能丟,所以……”

賈環這才相信,剛纔襲人不是裝的,她是真害怕了。

王夫人就算再看重她,可要是賈寶玉的“立身之本”給搞丟了搞壞了,那她這個一等丫頭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就算是打不死她,可襲人夢寐以求的“主子夢”百分百會破滅。

這對從記事起就立志做職業小妾的襲人來說,簡直是不可原諒的。

從賈環手中取走那塊通靈寶玉,襲人再三檢測後,呼出了口氣,語氣有些責怪的對賈寶玉道:“幸虧菩薩保佑沒有摔壞,要是有半點閃失,豈不是要了奴婢的命?”

賈寶玉這慫貨,剛纔對賈環橫眉豎眼,和怒目金剛似的,此刻在妹紙跟前,被訓的耷拉着腦袋,跟斗敗的公雞一樣。

賈環見狀不由再次感慨,如果襲人拿賈寶玉作伐,說如果有閃失,他會怎麼地怎麼地,賈寶玉八成不會鳥她,因爲他知道,就算惹怒了賈政和王夫人,老太太最終還是會護着他的。

可襲人拿她自己比喻,而且上來直接玩兒命,賈寶玉自然捨不得朝夕相伴的丫鬟,也就低頭了。

或許大家並沒有想太多,但氣氛終究是變了。

王熙鳳也懶得在這裏瞎耗時間,對跟她來的另一個女孩兒道:“彩霞,看仔細了?沒事的話我們就走吧,你去回太太,我還要去前面小抱廈那邊和那羣婆子媽媽們打擂臺去。去晚了,怕那羣老孃們把平兒給吃了。”

tw.95zongcai.com/zc/57829/ 衆人笑,賈環不笑,他面色有些古怪的看着那個叫彩霞的丫頭。

這丫鬟看起來,也有十三四了,額頭有些寬,眉毛也有些散,方正的臉型,嘴巴有些大,不過眼睛有特點,很靜,非常平靜。

剛纔衆人都大鬧啊大笑啊,唯有這個不聲不響的丫頭始終默默無聞。

賈環有些納悶,在紅樓裏,對賈環有意思的女孩兒,好像就是彩霞和彩雲?

很多紅學專家說,彩霞和彩雲是一個人,因爲兩人的出場有很多疊加,也很混亂。

可賈環現在卻覺得似乎有些不大對,這個大他一倍的女孩子,一個看起來心智明顯成熟很多的女孩兒,怎麼會看上“他”?

ps:抱歉,昨天搞合約的事搞的頭昏腦漲,忘了定時發佈了…… 彩霞聽到王熙鳳的話後,面色都沒改,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又籠統的對衆人納了一福後,就退下了。

看起來大家也都不怎麼在意,顯然是已經瞭解甚至習慣了彩霞的性格。

唯有賈環有些失望,他還從來沒感受過被人暗戀,並且時不時的被人用餘光偷偷打量的感覺。

重生到紅樓裏假賈環成了真賈環,本來想在彩霞或者彩雲身上找一回感覺。

誰想,人家連鳥都沒鳥他一下,想象中的眼光在他身上頓了頓,或者目光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樣,這種事一個都沒發生……

奇怪,小吉祥不是說太太身邊的彩霞和彩雲喜歡他而不喜歡賈寶玉嗎?

契約寵媳 ……

王熙鳳和彩霞走後,襲人就溫柔的盯着賈寶玉看,看的賈二爺沒法子,可憐巴巴的對林黛玉道:“林妹妹,咱們也走吧,太太和老太太那裏肯定已經急了。我們……”

林黛玉可能還記着前事,冷笑了聲,話都不說,站起來就走。

賈寶玉一滯,卻也沒生氣,在襲人的陪伴下顛兒顛兒的跟着出門離去。

賈惜春更不會說什麼,很無所謂的跟在後面走了。

倒是賈迎春沒有起身,低頭看着倚在她身邊,對她嘿嘿傻笑的賈環,端莊柔美的臉上浮現出令人暖心的笑容,和煦的讓賈環再一次體會到如沐春風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

“環兒,你可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

賈迎春輕輕的撫着賈環的頭髮,關心道。

賈環用力搖搖頭,道:“姐姐,我很好。”

賈迎春微笑道:“可憐見的,你才這麼點大,就遭受這樣的罪……想出點心嗎?姐姐那裏有上好的桃酥,聽說是從宮裏傳出來的方子。府裏比照着做了些,聽說和麪的湯就是新鮮的桃子壓榨出來的桃汁,味道香甜的很,一處就分了那麼一點,我那一份沒吃,你跟姐姐去吃?”

賈環吸溜了聲口水,還是搖頭,道:“姐姐,我已經長大了,我答應我娘,以後要多吃飯,少吃零食,一直到我壯的可以撂倒一頭驢!”

聽到賈環的壯志豪言,賈迎春“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面若蘭花,她用食指輕輕的點了點賈環的額頭,笑道:“頑皮!”

賈環嘿嘿笑,心中暖暖。

有人說,白首如新,傾蓋如故。

對賈環來說,他和賈迎春應該算不上傾蓋之交,因爲前世他熟讀紅樓時,就很留意賈迎春這個人物了,也基本上算是熟知她的性格。

她是一個好人,一個善良的人,一個簡單的人,一個對別人無害的人。

有人說她是木訥,有人說她懦弱,還有人說她無能。

賈環都不去否定,但即使如此,每當他看到那句“金閨花柳質,一載赴黃粱”時,心裏就憤懣難當。

難道性格木訥,性情懦弱,沒有高深的能力就是罪嗎?

因爲賈赦五千兩銀子的欠債,賈迎春這樣一個善良的女孩兒就被生父強迫嫁給了中山之狼,而後在短短的一年中被蹂躪至死。

讓人悲傷,令人心痛。

賈環常思索,他爲什麼會對這樣一個沒有什麼出彩之處的人這般憤慨?

思之再三後,賈環自認找到了答案。

因爲賈迎春不只是一個簡簡單單的豪門庶女,她象徵了一個龐大的人羣,那就是普通百姓。

比如說賈環自己。

每個人心裏都會覺得自己獨一無二,期盼自己與衆不同。

但事實是殘酷的,前世的賈環無法否認,他和大多人一樣,並不是獨一無二的,更沒有什麼與衆不同之處。

和絕大多數的社會人一樣,他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一個普普通通的老百姓。

如同賈迎春於賈府中一般,並無什麼出彩之處。不是英雄,也沒什麼地位。

理想和期盼是美好的,但現實中,不是每個人,都有攪動社會風雲的能力。

或許能在虛擬世界裏揮斥方遒,指點江山,激昂文字,糞土王侯,但那只是虛擬的,是虛擬的巨人,是虛擬時代的阿q,是可悲的。

但是,這樣的人,難道就沒有活下去的權利嗎?

這樣的人,就可以隨便被出賣嗎?

這樣的人,就可以被強權肆意玩弄蹂躪致死嗎?

前世,賈環沒有翻遍網頁,也沒有找出答案,只找出了句“落後就要捱打”的格言。

但是,在這個不知是夢還是幻的紅樓世界裏,賈環發誓,他一定不要做這樣可悲的人,即使去死,也不要被“主子”玩.弄。

……

“小吉祥……”

賈環躺在炕上,腦袋倚靠着一疊錦被上,和脖子之間形成了一個很彆扭的鈍角,嘴裏發出吊兒郎當讓人討厭的紈絝聲調。

“幹嗎?”

小吉祥甕聲甕氣的應道,自從她被賈環連續使喚了一個多鐘頭後,她對賈環的聲音簡直深惡痛絕。

賈環舒服的吭吭了聲,笑道:“來,給三爺我唱個小曲兒!”

“呸!”

小吉祥啐了口,繼續甕聲道:“不會。”

“那……三爺給你唱一個?”

賈環頗有興致的說道。

小吉祥無師自通的抽了抽嘴角,實在拿這個變化多端的賈三爺沒法,不過,只要不要讓她再繼續沒玩沒了的跑腿兒就好,小吉祥點點頭,悶聲道:“那好吧。”

賈環嗤笑了聲,道:“還這麼勉強?嘿,你三爺我當年號稱唱遍半條首義路,整條破爛街難尋敵手,願意給你唱是擡舉你這小蹄子……”

說到最後,許是被自己的**幽默給打動了,賈環發出了一陣囂張的大笑聲。

“嗯……真他.奶奶滴舒坦啊!這封建社會的日子就是爽!”

賈迎春走後沒多久,原本志氣高昂的賈環,就很沒出息的腐化在這享受的生活中了。

招呼着小吉祥端茶倒水又捶了會兒小細腿後,賈環暗自感慨,難怪他前世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

人都說,要立長志,不要常立志。

賈環很客觀的自我定位了下,然後很簡單也很明瞭的確定他基本上是屬於後者。

做計劃,立志向的時候,激.情萬分,心懷斬荊披棘的勇氣和必死的鬥志。

可真要他腳踏實地的去實踐的時候,立馬就慫了……

賈迎春在的時候,他心裏還在不停的盤算着,怎麼去散發王霸之氣而後招納天下英雄,怎樣去大殺四方稱王稱霸,不當個皇帝也好意思說穿越?

撒旦嗜血:獨佔惡魔總裁 可當這個溫柔貌美的姐姐離開沒半個鐘頭,這個豪情基本上就已經冷卻下來了。

賈環暗自反省,這大概是前世大學養成的惡習,不死到臨頭,不馬上面臨着期終考,就不會去翻書……

得改啊!

“三爺,你倒是唱啊!”

突然,耳邊響起一道不滿的催促聲。

賈環一拍腦門,繼續反省,這還是當年留下的毛病,注意力極度不集中……

“唱,唱,這就唱!討命鬼似的……”

賈環樂意逗小吉祥,看她氣鼓鼓的鼓起臉包感覺很可愛。

果不其然,扎着兩個髮髻的小吉祥鼓起了圓圓的臉蛋,眉毛也糾結的蹙在一起,眼神“苦大仇深”的瞪着賈環。

賈環哈哈大笑,揉了揉她的小發髻,道:“我教你唱明天早上我們的運動歌,怎麼樣?”

總裁:我許你天生傲骨 “什麼是運動歌?”

終究是小孩子,被可能會很有趣的名堂給打敗了,小吉祥眨巴了下大眼睛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