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對她來說,完全可以貼著邊緣走,從而壓制四個陣角,

做到這一點,只是要求速度快而已,危險程度並不是很大,而速度,正是她一直以來所引以為豪的,

片刻的工夫,只聽「叮」的一聲,刺耳的鏗鏘錚鳴,

她的幻影狐爪,一一劃過四個陣腳,度入自己靈氣,壓住紋路,

「好了,葉子鋒,我這邊也壓制住了,」

陣心和四個陣角一旦被壓制住了的話,那毫無疑問,陣法就穩固了許多,

「很好,」

葉子鋒微微笑了一聲,抬起頭來,目光冷峻異常,

「那接下來……」

寒月的笛音,時而激昂,時而舒緩,

千年屍鬼的每一次衝擊,很大程度上,破壞著這個旋風陣的穩定,

可是,這原本搖搖欲墜的旋風陣被葉子鋒這麼一加固,有了鬼影和妖狐的護陣,一時之間,他倒也沒法突入進來了,

「好小子,五系全修,樣樣精通,我真是越來越想,把你變成我的鬼仆,」

寒月放下玉笛,稍稍喘了口氣,冷冷地望向葉子鋒,眼神裡帶著一絲玩味的笑意,

「噢,」

葉子鋒呵呵笑著:「寒月,你說這話,就不怕你現在的鬼仆有想法么,哦不,我差點忘了,他身中劇毒,可能活不了太久了,」他一邊說著,一邊有意無意地瞥了周豐一眼,

「你……」寒月愣了一下,顯然是想起了之前葉子鋒騙自己的事情,紅唇輕輕抽搐著,滿面怒容,

「葉子鋒,你還敢說這事,不把解藥交出來的話,小心我抓到你以後,將你折磨得生不如死……」

她嬌軀輕輕顫抖著,執起玉笛,正想吹出強音之時,

「等一下,你不就是想要解藥么,我給你便是了,」

「什麼,」

寒月臉色微變,明眸里閃過一道異色,

只見葉子鋒淡然笑著,從懷裡拿出一個白色小瓶來,拿在手裡晃蕩了一下,斜走幾步,擺到了整個旋風陣的中心位置,

「寒月,你不是想要自己鬼仆的解藥么,好啊,我放在這邊了,你過來取了便是,」

葉子鋒向著這白色玉瓶攤出一手,轉而看向寒月,

「請,」

「你……」寒月的俏臉上,神色瞬息變化,就連已經橫在嘴邊的玉笛都放了下來,

本來,她都已經下決心去和葉子鋒火拚了,可是一想起自己鬼仆的性命,一時之間,便有些猶豫了,

半晌過後,她嘴角揚起了一絲淺笑:「荒謬,葉子鋒,同樣的計謀,你以為我寒月會上兩次當么,這哪裡是什麼解藥,我看你葉子鋒,只備了毒藥,根本就沒有備對應的解藥,」

「你不信的話,我可以證明給你看,」

葉子鋒淺笑著彎下身子,從玉瓶之中,取出了一顆通體晶瑩的丹藥來,

他拿在手裡稍微掂量了一下,用手指將這枚丹藥擠壓成了兩半,

隨即,忽然之間,他的眉宇中,神色一緊,

「接著,」

一團電光包裹著的靈氣,衝出了旋風陣,猛地激射向了周豐的位置,

周豐畢竟也相當於是武徒三重的境界,雖然受了點傷,可是,接一顆丹藥,總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噝噝」的熱力,透體而入,

周豐攤開手來,眼中精光一閃而過,

在他手裡,赫然是半顆的白色丹藥,

「這……」

葉子鋒淡然笑著看向他,正色說道:「這是半顆的解藥,可以解你半數痛苦,你若不信的話,大可繼續承受著如此痛苦,把它扔到腳邊踩碎,」

「我……」

周豐思考了片刻,眉頭深鎖,忽然之間,他緊緊地咬了咬牙,

「不管了,怕他個球,橫豎一死,反正已經中毒了,還怕中毒更深不成,」

話音落下,他張開大嘴,一口吞下了丹藥,

「周豐,你……」寒月本來還想阻止,一個猶豫之下,卻已經是來不及,

吞下丹藥的瞬間,周豐猛地抬起頭來,朝向了天花板,發出一陣殺豬似的痛叫,臉色從綠變紫,又從紫變紅,最後又變回綠色,

豆大的汗珠從周豐的臉頰上划落而下,一股股的熱力幾乎要破體而出,流出白蒙蒙的霧氣來,

驀然之間,他忽然跪坐在地,眸子布滿血絲,

「噗……」的一大口鮮血,就此噴到了地上,

寒月的俏臉上,冷意逼人:「葉子鋒,你個殺千刀的,死到臨頭了,還要騙人,」

「不,等一下,寒月大人……」

「周豐,難道說……」寒月眼中神光微微一凝,低頭看向了地上的人,

周豐勉力從地上直起身子來坐起,臉上的墨綠之色,已經消退了不少,

「寒月大人,葉子鋒說得沒錯,那白色小瓶里的丹藥是真的,剛才我服下了這半顆的解毒丹以後,咳出了大概一半的毒血,現在感覺……已經好多了,」

「什麼,」

寒月俏臉抽搐了一下,再看向葉子鋒的時候,眼神里已經多了一絲複雜之色,

葉子鋒淡淡笑著看向她:「你看,我沒騙你吧,」

「……原來如此,好吧,我相信這丹藥是真的,」

「那麼……」葉子鋒笑看了她一眼,眼睛微微眯成了一線,

寒月瞳孔的深處,閃現過一道冷冽之色:「只不過葉子鋒,你心裡的如意算盤,打得也太好了些吧,你把丹藥放在陣法的正中心又如何,以為我寒月會因為害怕弄碎玉瓶的關係,就此停滯不前了么,」

她微微停頓了片刻,復而說道,

「不,我不會停下,這千年屍鬼,亦不會停下,」

話音落下,她重新站定在了千年屍鬼的肩膀,執起手中玉笛,昂起螓首,

一個強音,就此響徹在了整個空間…… “皇衫道?”

林平之好奇地看着面前蜿蜒曲折的山道。

現在夜色已經黑了。

林平之決定夜探皇衫道,從明月心的身上,找到解藥。

“喝。”

暗夜留香一出,林平之化作一道幻影,直接掠了進去。

皇衫道的看守,不是普通的看守,都是由明月心以毒藥煉製成的傀儡。

擁有人的思維,但是卻悍不畏死。

“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男的藥人傀儡雙眼微微眯起,他看向身邊的同伴。

“沒有。”女藥人搖頭。

“難道我聽錯了?”男藥人有些迷惑。

林平之沒想到這藥人竟然如此敏銳,他暗夜留香幾乎一點聲音都沒有,都差點被發現。

再次屏氣凝神,林平之腳下一點,朝着天一和小九說的明月心住處趕去。

此時已經是深夜了。

明月心躺在牀上翻來覆去睡不着。

公子羽自從去了陝地之後,就再也沒有消息了。

好在原本青龍會的所有事物都是她在打理。

所以青龍會纔沒有亂套。

不過百曉生總是想要爭奪一部分權利。

薛無淚、琴魔、藥師、如來、還有萬象門等等,全部都聽他的。

不知不覺間,百曉生已經在青龍會紮根了。

明月心帶着愁緒,在想該怎麼擺平這一切。

“嘎吱……”

“誰!”

明月心立馬起身。

她聽到了窗戶打開的聲音。

“是我。”

說話聲有些蒼老。

熟悉的面具,熟悉的衣服。

還有滄浪劍。

是公子羽!

“你回來了!”明月心從心底裏感到高興。

“嗯,讓你久候了。”公子羽說道。

但是明月行突然跳開了。

“你不是公子羽,你是什麼人!”明月行突然質問道,“他不會跟我這麼客氣的!”

只見公子羽突然摘下了面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