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對方三人,九把魂劍,每三把魂劍對付一人。

每一把魂劍都施展出不同的劍招,就等於九個方昊天。

三把魂劍對付一人,等於三個方昊天對上一個。

很快,那三人就被九魂劍打得趴下,人人身上有傷,最重的就是跟君無邪有大仇的那個老人,他一條手臂被劍斬斷了。

「嶺下的兄弟們,幫幫忙,上來將他們綁了。」

方昊天突然大喝。

只看到亂石嶺下面的一些暗林中馬上有屠魔軍軍士出現,身形閃動,個個好手。

這些人並不是巡察營的人,但現在巡察營很出名,方昊天更是成了幽雲關的名人,其他營的軍士有一些人是認識他的。

就算一般的軍士不認識,一些統領或是將軍肯定是認識。

這些人是離這裡最近那個營的人,聽到這邊有大動靜早早就過來,只是後來看到方昊天和姜遠行出現,他們就暫時在亂石嶺下面靜觀其變。

聽到方昊天的話,他們知道方昊天已經發現他們在,於是趕緊上來。

皇極宗三人重傷,其餘的人都中了方昊天的魂術限入混沌當中,所以他們沒有什麼反抗就一個個被綁棕子一樣綁了起來。

「帶他們回去,按襲擊屠魔軍論罪。」方昊天道,「如果誰敢私自放了他們,我這個巡察使第一個就去找他要解釋。」

方昊天要解釋,現在幽雲關的人都知道可大可小。

他去軍需營要解釋,當場就斬殺了一名皇家背景的三品將軍。

故聽到他這光明正大危脅的話,帶頭的那名看上去也就三十來歲模樣的三品將軍神色凜然,趕緊向方昊天保證人一定會帶回幽雲關交給軍法營,而且一定會將方昊天的話原話轉告。

當然,他沒有多說,但意思也很明顯,是想告訴方昊天,人送到軍法營后軍法營如何處治就不關他們的事了。若是出了問題,希望方昊天不要找他們的麻煩。

方昊天自然明白,向他們道謝,並道辛苦后讓他們將皇極宗的人帶走。

他相信皇極宗這些人被帶回關內后定然會引起一些事,會有一些人跳出來,至於這些人是什麼目的,這個方昊天暫時不用管,軍法營或是軍主府自有判斷。

但若是沒有任何理由,僅憑對方是皇極宗的人就私自放走,方昊天這個當巡察使的自然就得過去過問,聽聽解釋了。

而方昊天之所以這樣做,一是怒皇極宗的人追殺君無邪,二是他總感覺事情也並非表面這麼簡單,感覺一隻無形的大手正在向他動手了。

姜遠行也看出了這點,看著被押解的皇極宗人,他若有所思對方昊天說道:「我覺得有點不對勁,可能有人想借皇極宗對付你,這些人也許只是可憐無知的棋子,背後之人最終目的是你。」

方昊天深以為然的點頭。

君無邪則是嚇了一跳,道:「昊天,這麼說皇極宗的人是故意讓我逃到這裡來,是利用我和你的關係施展陰謀對付你?那你的仇家是誰?」「仇家……」方昊天笑了笑,「這已經不是仇家的事了。但此事一時半刻說不清,無邪哥你先隨我們入關,我們兄弟好好敘舊,有什麼事到時再說。」

「好。」

不管怎麼樣,君無邪能夠安全到達這裡並成功見到了方昊天,又見方昊天現在這麼強大,君無邪內心中真的很高興。

方昊天和姜遠行帶著君無邪回到巡察營。

君無邪就是聽人說方昊天在幽雲關當巡察使,算是一個軍官於是被皇極宗的人全面追殺時才想到來幽雲關找方昊天。

現在進入巡察營后才知道方昊天這個巡察使居然是巡察營的最高將領,居然是幽雲關中一名三品將軍,但權力之大卻能夠對三品將軍先斬後奏,他這才知道方昊天這個巡察使在幽雲關屠魔軍中軍職很大。

對方昊天來說,君無邪是兄弟,是故人,在有難之時第一時候想到來這裡找他這是對他的信任,是真心當他兄弟,所以方昊天也很高興。

但現在巡察營情況跟別的營不大相同,故人到來方昊天也不能夠高調洗塵,只能在他的房間里讓人做多幾道菜,到關外鎮去買幾壺好酒招待了。

陪坐的自然就只有韓賓和姜遠行了。

飯桌上,韓賓和姜遠行對方昊天和君無邪以前的事都有點好奇。

方昊天也就藉機將他以前能說的事都說出來。

當得知方昊天跟君無邪相識的過程后,韓賓和姜遠行都覺得有趣,同時內心中對君無邪這個殺手都增加了不少好感。

一個有殺手之名卻行俠義之士的人,是真義士,值得尊敬。

「無邪哥,既然你現在沒有更好的地方去,不如加入我巡察營暫時委屈當一名劍士,如何?」方昊天在飯桌上突然提出,「雖然加入屠魔軍需要一些嚴格的考核和審查,很多將領更是都從選撥賽中進來的,但你不同,我相信軍主肯為你破例。」

方昊天敢說這話,是因為君無邪被追殺到這邊來時就是唐錚示的警。

只是出乎方昊天三人意料的是君無邪卻是笑著拿出一塊身份牌,原來君無邪也參加了今年屠魔選撥賽而且獲得了那個點的第三名,只是他本來是被分到別的地方去,但在赴任的路上卻遇到一些麻煩,最終他誤入了一處遺迹而實力大增,但等他從遺迹里出來時他已經錯過了赴任的時間。

在他還想著要不要繼續赴任時卻被皇極宗那個老傢伙認出他,結果皇極宗的人對他展開了追殺,最後他乾脆來幽雲關找方昊天。

「原來你本來也是屠魔軍的一員,那就更好辦了。」方昊天道,「看來這一點軍主也早知道,這才向我們示警讓我們去救人。」

「這事算是定了。」韓賓端起了酒杯,「來,為我們巡察營再增一名劍士而乾杯。」

「干!」

四杯相撞,一飲見底。

第二天,方昊天就君無邪的事向軍主府請示,很快就得到了批示,同意君無邪成為巡察營的一名劍士,軍職文諜過幾天就會送來。

君無邪的事定下,正式成為一名巡察營執劍士后,四人再關門議事兩個時辰后便出來。

巡察使,正式巡營! 幽雲關轟動!

自從方昊天這個巡察使進入幽雲關后就已經成為眾目關注的巡察營,今天正式巡察做的第一件事就拉開了今天巡察營高調行事的帷幕。

明顯是立威之舉,巡察營第一個揪出來的是一名掌握六十萬兵的三品將軍。

不管那三品將軍如何大聲猙辯怒吼,巡察營自顧的宣布這位將軍的惡跡,其中一條更是私通魔軍,暗中將幽雲關的情報賣給魔軍從中獲取暴利。

不用管別的罪名,單憑與魔軍私通這一條便是死罪,於是方昊天當眾就斬了這個在幽雲關也是有赫赫大名的三品將軍。

當然,這個三品將軍在巡察營曆數他的罪名,最後連私通魔軍這一點都在列時,他就知道巡察營完全摸清了他的底,再如何狡辨都沒用,於是趁出暴起發難,希望以自已虛丹境三重的修為能夠與方昊天這個巡察使同歸於盡。

今天另一個目的就是要為巡察營立威,所以方昊天這個巡察使也要立威,於是姜遠行和四小都沒有動,方昊天獨自對付這個三品將軍,結果他當著全幽雲關屠魔軍的面將對方斬殺。

至此,整個幽雲關屠魔軍才知道這個巡察使雖然年輕,但一身實力確實不俗。

幽雲關雖然高手無數,強者不少,但能夠像方昊天這樣輕易將一個虛丹境三重仙師斬殺的人實際上並不多。

有了威,事情就好辦許多了。

而且巡察營每揪出一個都能夠詳細的列出對方的罪名,有該死的,有該罰的。

該死的如果不反抗,巡察營也沒有行使先斬後奏的大權,都是一律先拿下。

巡察營如此高調行事,軍中一些大佬自然都驚動,有不滿的,有支持的,所以軍主府的門口也是一片熱鬧。

但眾多將軍如何請示如何爭吵,軍主府的大門都是緊閉,那僅將于軍主的三大一品將軍也不見現身,都選擇了緘口。

軍主和三大一品將軍不支持也不反對的表現,那些在軍主府大門爭吵的將軍們漸漸的有人意識到不對。

這種沉默,不是對巡察營今天行事的默許嗎?

心裡沒鬼的將軍倒沒什麼,心裡有鬼的頓時感覺到寒意,一些更是犯有大錯的將軍頓時有點慌了。

很快,軍主府面前變得冷清。

實際上,這些將軍在將軍府求見軍主唐錚時,唐錚正在深處的院子中跟三大一品將軍喝茶。

四人喝茶,一句不談軍事,一句不提巡察營。

喝茶之餘,談風花雪月,但最多的還是回到了修鍊之上。

四人都是當世強者,對於他們來說,人生也許最重的就是兩件事,一件是剿滅魔軍,另一件事就是提升實力。

最近魔軍很老實,按兵不動,龜縮不出,而他們一時之間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攻打魔軍據地,於是雙方都沒有動,都爭取這難得的休整時期。

也許更是這等情況下,唐錚才讓以方昊天為首的巡察營行事,趁機將軍中的一些害群之馬清除。

三大一品將軍雖然實力強大,但他們在唐錚的面前都變成了乖巧的學生,唐錚在修鍊上的每一個字他們都很認真的去聽很認真的去記很認真的去琢磨。

似乎唐錚的每一個字對他們都有啟發,都能讓他們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

別看三大一品將軍在軍中聲威顯赫,實力強大,但他們心裡都知道,他們的實力跟唐錚還有很大的差距。

特別是最近幾年,唐錚越發的讓他們有深不可測之感,似乎距離最後的那一步已經邁出了半步。

淡論修鍊,免不了動手。

唐錚偶爾也會下場跟三大一品將軍砌磋。

但他們的砌磋並不是那種強者大戰轟轟烈烈一舉一動都帶來毀滅的那一種,他們動手時身上不見半點能量波動,僅是憑自身純粹的力量進行交手。

整個過程,都有一個人站在一旁看著,那個人就是唐火火。

對他的存在,三大一品將軍似乎都當他是透明,不管說什麼都不避他但也不理他。

唐火火心裡知道,這是唐錚對他的一種成全。

這四人,無一不是當世強者,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透漏著玄妙之機,特別是他們在砌磋時的一招一式都是當世最為精妙的武學。

可以說,一般的武者若能學會他們的一招半式,都將是一輩子獲益無窮的存在。

唐火火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他一身所學也是當世頂尖的存在,並不比唐錚這個軍主低。

但今天聽了四人關於修鍊上的一些經驗之談,目睹他們的砌磋,唐火火仍然不斷的有新的感悟,實力正在不斷的提升著。

直到了今天將近傍晚,巡察營停止了今天的巡察行動收兵回營時,院中四人也才停止交談,然後三大一品將軍離開。

唐錚這才看向整整站了一天的唐火火:「累不累?累的話過來坐。」

唐火火上前坐下,道:「不累,但又餓又渴。」

站了一天,不吃不喝,以他的修為確實不覺得累,但真的又餓又渴。

「但要是能天天這麼餓這麼渴,我願意。」

唐火火併不客氣,伸手自已拿過一個茶杯就倒茶。

唐錚微笑看著唐火火,手則是招了招,很快就有人將一些休閑食品端上來。

唐火火一看便狼吞虎咽,吃態讓人不敢恭維。

唐錚卻沒有半點介意的意思,他臉上的笑意更濃,而眼眸中明顯有著慈意。

最後見唐火火真的太急了,唐錚才出聲,像極了一個寵愛孫子的老爺爺:「慢慢吃,慢慢吃,別噎著。」

唐火火只顧大口吃,將端上的食物全部吃完后很滿足的打了一個嗝后摸著肚皮道:「老祖宗,我要閉關。」

「哦?」

唐錚濃眉一挑,臉帶喜色:「要突破了?」

「嗯。」

唐火火點頭。

唐錚動容,這才知道今天讓唐火火在一旁站一天竟然讓他這麼大的收穫。

「跟我來。」

唐錚看上去比唐火火還要激動,還要迫不及待。

唐火火將茶杯里最後一口茶喝完站起來。

唐錚朝院子深處走去,唐火火跟上。

走了十幾步左右,唐火火突然回頭朝巡察營的方向看了一眼。

「兄弟,待我金丹成時便是我們相見之日。」

唐火火內心暗道。

其實他這幾天真的很想見方昊天,但他最終還是忍住了。

兩人前行,身影漸漸模糊,最後消失。

外面,方昊天等人回到了巡察營中。

巡察營上下,個個精神振奮,軍心大振。

其實一些軍士從軍需營調過來后一直在當泥水匠,雖然他們對屠魔軍的忠心沒問題,但多少都有些微言。

但今天過後,他們將會為成為巡察營的一員而感到驕傲。

特別是他們看到軍需營的人從一開始對他們投以可憐的目光最後變成了羨慕時,他們都有種吐氣揚眉感。

其實他們之所以被調到巡察營,以前在軍需營大多都是不得意的人。

但再不得意,在軍需營這個肥得流油的地方,他們的日子過得還算不錯,所以當聽到被調到巡察營時,感覺就是被流放被貶置。

但現在這種心態沒有了,他們當年加入屠魔軍時的雄心開始重燃,他們這才發現自已是有用之身,不像在軍需營里混吃等死。

「該幹嘛都幹嘛去,出去一趟回來就不用幹活了?現在還有點時間抓緊時間幹活去。」

姜遠行揮手將這些回來一直還處於興奮完全不能進入角色的軍士們大喝。

「呵呵。」

一個個頓時散開,重新回到當「泥水匠」的角色中。

方昊天幾人臉上卻都浮現笑意,他們看得出那幫傢伙現在更加賣力了,往日一些嘀咕的怨言今天消失了。

當然,方昊天他們也懂得體恤下屬,也知道什麼時候收買人心最好。

今晚,巡察營加餐,一定要吃飽,因為明天還要巡營,還要幹活。

方昊天,姜遠行,君無邪和韓賓四人進入方昊天的房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