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對於這一點,落雲都毫不知情,她愣在那裡,不過在一瞬間。他手中的劍光變成五彩斑斕的光芒,直接刺向了謝家聖子手中的摺扇。

謝家聖子也反應過來,這個女子突然出現在他面前,而且手中那五彩斑斕的劍光,讓他襲來。他手中的扇子輕輕一扇。無數劍光飛出,只不過謝家的聖子用手,輕輕擋開了五彩劍光。

他不知道突然間發生的悸動是怎麼回事?自己的手中的扇子,怎麼會突然間被撕裂開來,那五彩的劍光並沒有觸碰到扇子之上。

怎麼會發生如此的事情。

那襲擊雲落,層層疊疊的無數劍光,因為失去目標,徑直的向前方飛去。

不過冷天殊,一甩自己的袍子,無數劍光都被他收入袍中。

雲落又回到了他剛才最開始消失的位置,雖然他不知道是什麼個情況,但是他知道,這一定是秦趙歌動了手腳,她一方面十分的高興,另一方面又十分的氣憤。

總之心情是很複雜的,她高興的是,秦趙歌是十分的擔心她的安危,但是她又氣憤的是,這傢伙竟然在自己的身上動手腳。

秦趙歌哭笑不得,不過雲航拍了拍他的肩頭。「放心吧,你有什麼事情,有這麼多人替你求情,估計也沒有多大的事情,恐怕會受一點懲罰而已,不過這種懲罰對於你來說家常便飯,早已習慣了。」

「大師姐,你這不是安慰他。」柳雲天插嘴說道。

秦趙歌也沒有想到他的手段,竟然這麼快速的被逼了出來,不過秦趙歌也不擔心,這只是其中的一種手段,他剛才按在雲落身上的那一手,裡面包含了很多種手法。

以他的聰明智慧,以他的眼力,不比劉俊之差,所以他知道自己該做什麼?雖然知道這件事情被知道之後,自己可能會面臨受罰,或者被雲落冷落兩天,但是他也一定要這麼做,因為雲落本身性子就軟,所以他的攻擊招式雖然凌歷,可是會處處留手,就因為他這一點,所以讓秦趙歌十分的擔心。 所以秦趙歌採用自己的方式,這個方式就是用自己的方法,讓雲落在不知不覺之間,獲取自己的防禦力量。

只是沒有想到會這麼快的暴露出來,對於這一點,秦趙歌也是無可奈何,如果不是那剛才的劍光突然出現的話,恐怕不會引起自身的虛影防禦。

「你的那個招數很不錯,竟然在我這招之下,沒有受任何傷害。」謝家的這位聖子說道,他真能發怵的,是那個將自己劍光抽走的男人。

自己的劍光的攻擊力他知道,那是十分有破壞力的,但是那個男子僅憑袖口。又將它們通通收走,並且沒有受到一點傷害。

光憑這種手段,自己就不是對手。

「如果你再不使用出自己真正的實力,我保證你會敗很慘。」雲落說道,他已經充分了解到這位謝家人的實力。

其實他最強的是那個消失的劍光,其他的都無所謂。

只要防住那消失的劍光,自己就有希望取勝。

雲落雖然是這樣想的,可是他也不敢大意,如果不是剛才秦趙歌所用的武技,自己就可能中招了。

因為那種消失,毫無徵兆,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也毫無徵兆,沒有任何痕迹可尋,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不過也多虧了秦趙歌,自己才躲過一招。

也正因為躲過這一招,雲落才更加的謹慎。

其實比起她來,更緊張的是謝家的這位聖子,因為他完全沒有想到,這個軟弱的女子竟然能躲過它快速消失的劍。

一定是巧合,這一位謝家聖子想到,天下間不可能有那麼厲害的人。

能夠躲過謝家的無影劍法,一定是巧合。

這位謝家聖子滿腦袋當中想的都是這一件事情,所以他有些疏忽了,正因為這種疏忽,對他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一把長劍貫穿了他的胸口。

不過這把長劍並不是從他的前胸所貫穿的。而是來自他的背後。

一個幽幽的聲音說道:「再加上種子,好大的派頭,你只是區區一個聖子而已,就算你死了,謝家的人也不會注意的。所以你就乖乖的死在這裡吧。」出手的人正是歐婆婆,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武聖二重巔峰,而且要走進一個疏忽了的武聖,那對於他來說,是十分簡單的事情。

「你們幾個暗中的下刀子,就不怕謝家報復你們嗎?更何況我身上有保密的命牌,一旦殺死我,你們就要承受謝家的怒火。」他怎麼也不會想到,在他威武的時候,天涯冰宮竟然偷襲了他。

所以他在臨死之前一定要拉上個墊背的,那就是天涯冰宮,你們敢設計我,小爺就算是死,自然會有人為我報仇。

只不過這位謝家的聖子所想的事情太簡單了,因為天涯冰宮的宮主早已有了準備。

雖然他也不願意惹麻煩上身,但是沒有辦法,作為謝家的人,這傢伙的嘴太臭了。

而且一位聖子的生死,謝家並不會太過在意。

而且是十分的不在意,所以註定他是離開不了天涯冰宮了。

至於誰殺的他,根本不重要了。至於其他的生子,謝家的人也不會再派他們下來尋找,因為他知道,謝家的聖子,死一個,根本無關緊要。

大長老拔出劍說道:「再告訴你這個個傻瓜,一個秘密。謝家每一代神子的競爭都要流血的。」所以就算他死了,如果運氣好的話,他的屍體就算是被發現,謝家的人最後也會不了了之,因為他們查和探查根本就不是一件事情,如果要說是一件事情的話,唯一的原因。正如自己所搜集到的。這些東西讓天涯冰宮的大長老心裡有些發憷,如果不是他今天及時站了出來,恐怕誰也還不能夠完全了解劍神謝家的規矩。

他們對於這些聖子的死,可以說是毫不關心,不管是誰勝誰負,這一點他們完全都不關心他們所關心的事情,就是究竟弄死誰?或者被別人弄死。

這些謝家的聖子們,嚴格來說的話,他們的生活是很悲慘的,因為一切都要靠自己的努力。沒有成為神子的他們,根本不足為懼,這也就是天涯冰宮的大長老敢刺殺這位謝家聖子真正的原因。

就算他的死訊被傳了出來,恐怕也不會懷疑到天涯冰宮的頭上,並且現在的話,紅楓山莊,才是最好的替罪羊,到時候自己等人可以將他脫得一光二凈。

這也是一箭雙鵰之計,況且這個計謀是極好的。

不僅能將殺害謝家聖子的罪名推得一乾二淨,還能順便給紅楓山莊的人添堵,自己又何樂而不為呢。

正因為打定了各種主意,才促使大長老最後的決定出手,並且他這一出手,絕對是致命的殺招,肯定不會讓這位謝家的聖子活。

這一件整個貫穿了這個謝家聖子的前胸,並且這把劍牢牢准準的釘在了他的心間,心臟被刺穿,不管是任何人,那活下來的可能性很低。

正因為如此,所以這招才是真正的殺招。

對於突然加入和戰鬥當中的天涯冰宮的大長老,劉俊之還不是很熟悉,因為只是見過數面兒。

但是通過他的言語可以判斷出來,這個人不僅是個老狐狸,而且是個狠角色,看來今天這種情況,是天涯冰宮將了紅楓山莊一局。

只不過對於這一點,劉俊之不是十分的關注。

長期玩陰謀的人,就算是他的陰謀再高超,也離不開基礎的那幾樣東西。

劉俊之猜測的沒錯,果然大長老,現在就開始說瞎話了。

「前面紅楓山莊的弟子聽著,你們必須要給我們一個交代,你們殺了謝家的聖子。恐怕這會影響到我天涯冰宮的聲譽,所以今天你們當中,所有的人都得留下。從現在開始,我們不在進行什麼比賽了。」

大長老眼中的殺機大露。

「看來你是要撕破臉的節奏,不過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的呆著吧。」劉俊之十分戲謔的看著大長老,因為在他的眼中。這些人全部不是對手,不過通過比賽模式,十個人應戰的話,它天涯冰宮還有可能勝利,但是,如果他真動起手來,他們一點機會也沒有。 劉俊之當然有這樣的自信,不管是自己,還是紅楓山莊的其他人,他們現在所擁有的實力,和他們真正的戰力根本不相符。

這也就是說明他們還擁有著殺招,未曾使用,如果真正性命相搏的話,恐怕天涯冰宮會弱上一籌。正因為他們會弱上一籌,所以一旦要進入群戰的話,吃虧的是天涯冰宮。

況且這畢竟是秦鳳凰的門派,就算是秦鳳凰也不忍心讓它毀去。所以對於秦鳳凰來說,她也不希望這種事情發生。

但是劉俊芝沒有想到的事,這個大長老想了也就做了。

當著眾人的面,擊殺了謝家的這位聖子,雖然謝家對於一位聖子的生死不太在乎。

但是如果大長老從中添油加醋的一說,那就很難保證,謝家會不會找紅楓山莊的麻煩,所以這個大長老的陰謀就可以得逞了。而且這是一箭雙鵰之計,其一就是能除掉紅楓山莊,其二就是能將天涯冰宮宮主的位置得到手。

不得不說,大長老這個人心思十分的縝密,可是他還是忽略了一點,他認為的小年輕,他看不上眼的這些對手當中,能夠輕鬆捏死他的人大有人在。況且這些人都十分的聰明,而且也比他十分的高明,所以這樣的計謀在他們看來,根本不算是什麼計謀,輕而易舉之間就可以化解。

劉俊之是笑笑不語,並沒有說話,因為這場戰鬥他無需出手。

而且這件事情,有人會處理的,更加漂亮。

冷天殊看著面前這一幕,腦子飛速的轉動著。這個天涯冰宮的大長老,真不是什麼善茬兒,無時無刻不在給自己等人挖坑,等自己跳下去,然後他再進行填土,將自己活埋。

不過天涯冰宮大長老擊殺謝家聖子的這件事情,反應最為強烈的是天涯冰宮的宮主,她發現這位大長老越來越放肆了,已經完全不將她放在眼中。

https://tw.95zongcai.com/zc/4670/ 雖然天涯冰宮的宮主知道自己的位置十分的尷尬,可是大長老這麼做,那是有損天涯冰宮的利益。一旦天涯冰宮和劍神謝家正面起了衝突,恐怕分分鐘就被滅掉。因為劍神謝家一直在幕後操縱者,真正替他們辦事的是太虛無為觀,當世的三大聖地之一。

不僅是天涯冰宮的宮主認為大長老這件事情做的過了,這次是將天涯冰宮逼入了絕地。

就連和大長老一脈的三長老都覺得大長老這件事情欠妥當。

更別提二長老和其他的眾位長老。

「既然對手消失不見了,那麼這一場比賽你們重新換個人來吧。」雲落的想法很簡單,雖然這大長老攤了牌。可是主座之上的天涯冰宮宮主並沒有發話,一切事情還有迴轉的餘地,所以這場比賽,應該能夠進行下去。

雖然大長老狠狠的將了紅楓山莊一軍,可是天涯冰宮的人,並沒有聽從大長老的命令。

因為天涯冰宮中本身派系就十分的混亂,雖然天涯冰宮的宮主,實際上沒有多少權力。

可是在這件事情上,除了大長老一脈,其他的長老。他們的意見和天涯冰宮的宮主保持一致。

因為在這件事情上,不管怎麼說,但是大長老殺的,就算嫁禍給紅楓山莊。

謝家多一半會對這件事情不聞不問,萬一其中有人較真兒起來。

恐怕到時候第一個被滅掉的就是紅楓山莊,第二個就輪到了天涯冰宮。

因為在他們的眼中,一個八品宗門,他們所積累的寶物,也會讓他們其中一些人眼熱。

所以對於天涯冰宮來說,在這件事情上,許多人都保持沉默。正因為他們保持著沉默,大長老一派的人也不敢動手。

大長老十分的尷尬,這是一個禍水東引的好計劃,她本以為不會有人看出任何破綻,但是她還是小看了天涯冰宮的眾位智者,原來這個計劃是行不通的。

看來還是自己太著急了。對天涯冰宮宮主這個位置十分的上心。

所以導致了自己的判斷失誤,擊殺一個謝家的聖子,本來以為能夠再挑起雙方的戰爭,但是沒有想到沒有任何人行動。

就連自己一派的人也沒有任何動作。

冷天殊默默不語,劉俊之一副看戲的心態,秦趙歌的雙手緊握,因為他已經做好了,要打仗的姿勢。但是自始至終,秦鳳凰的眼睛,始終盯著劉俊之。

劉俊之也用餘光看著秦鳳凰,他的眼神中有十分炙熱的情感,可是劉俊之,也只能用餘光看著秦鳳凰。

閃婚強愛:霍少的心尖寵妻 因為怕自己會控制不住沖了上去,另一方面,他要壓制住琅琊劍。

因為琅琊劍的反應十分的劇烈,恐怕就要從空間袋內飛了出來。

不過劉俊之知道,如果琅琊劍在出來,那可是真的熱鬧了。

琅琊劍的器靈,可是一個十分強橫的主。

恐怕只有它的主人,秦鳳凰能夠駕馭,而是完完全全的駕馭,就算是劉俊之自己,他也很清楚,自己只能暫時的運用琅琊劍。一旦劍中的器靈暴走,一時三刻之間,就連劉俊之都壓制不住。

大長老嘆了口氣,無奈的退回到他的座位之上。

他知道,恐怕這一場。他的人無法出手。

這時候歐婆婆柱著拐杖,邁開了步伐。

「老嫗不才,願做姑娘的對手。」歐婆婆走到了大廳的中心。

將自己手中的龍頭拐杖一橫,她的樣貌迅速變了模樣,那滿頭白髮,漸漸的反黑。最後變成了一縷縷的青絲。

那臉上本來已經乾澀的皮膚,不斷的變得豐盈起來,臉上所有的皺紋,老年斑都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絕美的容顏。

而且不光是臉上出現了變化,歐婆婆整個身體,也都變成了她年輕時候的模樣,她的肌膚十分的白嫩。

對於這種變化,紅楓山莊的這些內外門弟子都看了傻眼,因為他們並沒有見過這種招式。

但是相比於他們那些親傳弟子,尤其是掌門親傳弟子,倒淡定了許多。

返老還童嗎?雲航心中想到,她雖然在典籍當中看過這樣的記載,但是她沒有想到,竟然還有人會修習這種秘法,已經大大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看來這個天涯冰宮不能小覷,難怪小師叔常說,不要輕視自己的敵人。 返老還童,這是秘法當中的秘法。沒有想到這個叫歐婆婆的人竟然會,那麼也就是說,恐怕天涯冰宮就已經掌握了這種秘法。

但是哪怕是返老還童,他應該也有一定的實現,並不是永久性的東西,只要時限一到,那麼就很好解決了,可是現在的話。

恐怕雲落要和她決鬥,要小心她,否則的話。就會陷入謎團當中而無法自拔。因為那個女子在返老還童的時候,他的實力是最強的,只要這個時間一過,她又會恢復原來的樣子。

人類不管何時何地,哪怕活上千年萬年,他們最佳的狀態都是18歲。所以歐婆婆返老還童,他的最佳年齡是18歲,因為只有這個年齡才是他最強的狀態,這一點雲落相當的清楚。

首先的話是要避其鋒芒,才能夠,拖住他,堅持到最後的時間,讓他的這種狀態不在持續。

但是雖然說是那麼容易可是實際操作起來,特十分的困難,這一點雲落有深深的感覺,因為這個歐婆婆的攻擊力十分的迅猛。

有一點讓雲落手荒攪亂。但是很快這種狀態就消失不見了。

雲落似乎抓到了什麼訣竅,可是他又不敢輕易地嘗試,因為他最不擅長對付的就是這種,攻擊力十分猛的人。

因為雲落實分得清楚自己,自己的劍法以輕盈為主。

雖然自己也有十分強悍的攻擊力,但這並不是主要的,所以側重點不一樣,就造成了現在的這種後果。

歐婆婆年輕了,他手中的龍頭拐杖一甩,雲落感到自己腰間,受到了一股十分強大的衝擊力。

而且僅僅憑藉著這種力量。就讓他十分的頭疼。這股力量衝擊在他身上。雲落感覺自己的腰上十分的疼痛。

於是左右的扭動了一番,發現僅僅是疼痛而已。

並沒有受到十分嚴重的傷害。

雖然是這個樣子,可是也讓雲落分的頭痛。

雲落一方面要巧妙的解決,解決這根拐杖所帶給他的衝擊力。

另一方面,他要關注歐婆婆的動態,因為這個女人十分的厲害,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

這個女子手上的勁力,一次比一次更大。

手中的龍頭拐杖也越來越重,這一點,讓雲落的壓力倍增,可是又毫無辦法,基本上就是這種情況。

眾人看得心中著急,可是劉俊之一點也不擔心。

因為劉俊之知道。再過一段時間,可能就會分出勝負。

因為返老還童,畢竟是禁忌的事情。

不會持續太長的時間,這一點歐婆婆是知道的。

所以他想要快速解決這場戰爭,因為他知道這種狀態持續不了多久,如果一旦這個狀態消息,就算憑藉著自己的實力,恐怕要取勝,不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

歐婆婆身上的寒氣大盛,但是讓雲落吃驚的事情是他的實力在不斷的攀升,雖然比剛才強上了許多,但是有天道之力的壓制,他只能保持在武聖二重巔峰。

不過這寒氣,讓雲落感覺有些寒冷,並且是由內而外的寒冷。

不過寒冷似乎要將自己的血液凍僵,歐婆婆手上的拐杖。已經被冰雪全部覆蓋。

並且他的每一次攻擊中。都有冰雪飛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