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對於這骷髏頭,紀羽更是頭疼了,什麼東西,竟然有這麼恐怖的力量,連他們的戰氣都能吞噬……

戰字印,猛然來襲!

但此刻,那些骷髏又動了,它們瘋狂的衝起,來到了戰字印的面前。

轟!

一股最恐怖的力量徹底的爆發了出來……

一個巨大的骷髏頭出現了,更駭人的是,那骷髏頭的嘴不斷的嚼動著,竟然是在吃那個戰字印!

「艹!那是什麼東西!」

戰形跟戰月兒臉色也不好看了,戰字印,他們用出來的最強一招,竟然被吃了?

咔擦咔擦的聲音不斷的傳來……

最後,戰字印消失了,那骷髏頭也消失了。

所有的攻擊,竟然都失效了!

「桀桀……你們還有什麼把戲么?」這時,殺絕又陰森的開口了。

沉默了……紀羽幾人都沉默了。

最強的一招,進入就這麼被破解了,那恐怖的骷髏頭到底是什麼東西?有這個東西在,他們又怎麼打下去?

「完了……完了……我們輸定了……」落月宗那邊,一個長老見到這一幕,臉色微變,有些沮喪的說道。

他本身就是戰將級別的修為,對於殺絕的恐怖感受更深,見到這種情況,他真的是非常的沮喪……這樣還用得著打的嗎?

紀羽沒有說話,他不斷的用意念之力觀察著,想要找到殺絕的弱點,但最後卻沒有發現一點點。

沒有辦法?打不贏?

「我就不信這個邪!」這時,戰形暴起而出,猛然沖向了殺絕。

「找死!」殺絕冷笑一聲。

一個骷髏頭忽然從他身上浮現,一瞬間便打到了戰形的胸前,戰形整個人倒飛而出,重重的摔落在地面……

一招,戰形竟然一招就被打敗了!

「怎麼辦?紀羽,我們該怎麼辦?」戰月兒的聲音傳來,紀羽聽得出,她是沒有了主心骨,只有將希望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但此刻紀羽卻只有苦笑著搖頭……

一切,都已經出乎了他的意料,原以為有超級血煉大陣,會有一定的壓製作用,但卻沒想到作用微乎其微,吞天訣收集的力量也傷不了殺絕,這場戰鬥……從某種程度來說,就是一場敗局!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強勢的氣息如同一陣颶風,瘋狂的衝擊著落月宗外的這一個戰場。

戰形在戰月兒的攙扶之下才勉強站了起來,臉色此刻更是已經蒼白無比,已然失去了戰力。

落月宗宗主也好不到哪裡去,鎮宗之寶被那股煞氣入侵,給他帶來了極為強烈的反噬,直接讓他面如黑灰,全身都泛出了黑氣,顯然已經身中煞氣之毒。

「怎麼辦?」

戰月兒沒有貿然出手,而是看向紀羽,此刻她能想到的依靠也就只有紀羽了。

有戰鬥力的幾人都已經輸了,她對紀羽的依賴在這一刻,甚至已經遠遠超過了戰形。

紀羽沒有出聲,只是將眾人聚集了起來,而後直接將血氣之源釋放而出,在眾人周圍匯聚成了一個血陣。

「月兒,他們就交給你保護了。」紀羽交代了一聲,而後則再一次的盯向了眼前的敵人。

恐怖,強大……他再一次陷入了困境,眼前的敵人比想象中的恐怖許多,他甚至已經沒有任何方法去跟這個人戰鬥了。

但他不得不站出來。

「小心。」戰月兒沒有阻止紀羽,雖然紀羽的修為還比不上她,但她在紀羽身上見識過奇迹,紀羽出手比她有效太多了。

紀羽點了點頭,而後一步一步的朝著殺絕走去。

「還不放棄?」

殺絕看到紀羽到這個地步了還面不改色的走向自己,不由有些驚訝,看來這小子比想象中的更不簡單啊。

紀羽什麼都沒有說,而是徑直將十全殺陣給祭了出來。

他眉心之中閃出一道光芒,十全殺陣落下,直接覆蓋了這一片戰場,霎時間,殺氣凜然!

殺絕只是感覺有幾分驚訝,但卻一點都不懼怕,他有些嗤笑的看向紀羽,而後淡然道:「靠這些?你知道這種東西對我沒有任何作用吧。」

殺陣對他的影響實在是太微弱了,但為了斷絕紀羽的念想,他還是再一次出手了。

只見他一手憑空一抓,一個巨大的黑手從空中落下,直衝紀羽。

「哈哈!去死吧!我承認你的確不一般,但也不可能會是我的對手!」殺絕大笑。

但此刻紀羽卻動了,一條火龍從他的身上浮現而出,直衝那隻黑色巨手。

轟!

一時間,火焰衝天,火靈變顯然就是煞氣的剋星,黑色巨手還未曾與火焰碰撞,便轟然而散,只留下紀羽的那一條火龍,照耀著天空。

吞天訣似乎在掙扎著發出最後的一分力氣,最後一道吞噬的戰氣沖入紀羽的體內。

噗!

紀羽吐了一口鮮血,全身泛出了琉璃色的光彩。

「恩?實力還增強了?」殺絕有些意外的看向紀羽,接下他這一招,這小子竟然還能變強?

他自然是不知道吞天訣的奧妙所在,但他同樣不關心,因為他還是自信自己的實力可以幹掉紀羽的。

二話不說,紀羽駕馭著火龍,猛地沖向了殺絕,九天琉璃戰體泛著琉璃色的光,如同一個鐵血殺神。

殺絕雖然不將紀羽放在眼中,但對於紀羽手中掌握的那火焰還是有幾分忌憚的,他迅速的祭出骷髏頭,幾個骷髏頭吞吐著黑氣,朝著紀羽瀰漫而去。

「燃!」

紀羽輕哼一聲,大手一揮,一道火焰沖向其中一個骷髏頭,一瞬間便將那黑色給蒸發了。

殺絕見狀,稍微後退了腳步,而後一道道的煞氣猶如鐵鏈一般從地上突起,不斷的朝著紀羽捆綁而上。

與此同時,一個巨大的骷髏頭再一次成型了,比起之前的那個更是恐怖。

「哈哈!我倒要看看我的骷髏能不能吞噬了你的火焰!」殺絕狂笑。

骷髏頭散發出一陣濃濃的煞氣,沖向紀羽釋放出來的火焰。

這是戰氣之間的對決,火靈變雖然是神火,但也需要戰氣的支撐,紀羽的戰氣與殺絕相差實在是太過懸殊了,很快,這種弱勢便已經顯示出來了。

他口中一甜,猩紅色的血又一次吐出。

這一次,紀羽受傷不輕,一手撐地才勉強沒有倒下去。

相較之下,殺絕卻非常的輕鬆,他冷笑著看向紀羽,「原以為你是一個不錯的玩物,可惜還是讓我失望了。」

「紀羽!你沒事吧!」戰月兒見到紀羽如此,小臉微變,沒想到紀羽竟然也不是殺絕的對手,那這場戰鬥……

「離遠點!」紀羽的一隻手朝後一擋,讓戰月兒別靠近。

隨後,孤峰長劍像是有靈一般,直接出現在他的身前,一個劍陣頓時出現在他的周圍,將他環繞了起來。

殺絕沒靠近一步,便有一道劍影泛著血氣衝出。

鏘!

殺絕隨手一揮,劍氣瞬間消逝,像是從未出現一般。

「看來你已經沒有後手了,那我留下你也沒有意義了。現在,我就要為我那斬盡兄弟報仇!」殺絕冷笑著走向紀羽,一手朝天直去。

一團巨大的煞氣不斷的在他的指上成型,像是一個漩渦。

很快,這團煞氣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骷髏頭,只颳起了一道黑色旋風,竟然直接就將孤峰長劍掃向了一邊。

「哼……」紀羽冷哼一聲,九天琉璃戰體的效果也消失了,被那股煞氣吞噬了一遍。

殺絕的身形越來越近,戰月兒那擔心的喊聲傳到耳邊……

「我來幫你!」 醫妃難囚:王爺請聽命 戰月兒喊道,正準備衝上來,卻又被紀羽呵斥住了。

她臉上不知何時已經被淚水所侵染,她不想看到紀羽死去……

「哈哈哈哈!你們不用擔心,很快你們就會團聚了,等我殺了這小子,你們……一個也逃不了!」殺絕大笑著看向眾人。

「可惡……沒想到第一次出任務就要死在這裡!」 斗破之再世炎帝 吳天凡身上的煞氣還未逼出,但也知道這一次已經是凶多吉少了。

「對不起,是我害了你們……」張影有些沮喪的說道,畢竟這個任務是他接下的。

「咳! 邪皇獨寵:逆天二小姐 別說這些喪氣話,我們兄弟能死在一起已經是三生有幸了,就可惜……我還沒有找到一個伴侶啊,真不甘心!」李矮苦笑……

戰形則是沉默,但他身上卻隱約之中泛出了幾道恐怖的氣息。

「已經是絕境了……對不起,我不得不這麼做……」戰形口中喃喃道。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哥!你想做什麼!」

戰月兒第一個回頭,因為她清晰的感受到戰形身上的變化,那股恐怖的戰氣,這是屬於戰家的氣息。

戰形的身體開始變色了,變成一種血紅,但那僅限於皮膚。

「月兒,帶著大家離開吧,我會解決他的,如果我還不能殺死他,就回去告訴大哥,讓他來給我們報仇吧。」戰形苦笑著看向戰月兒,聲音帶有幾分悲意。

戰月兒臉色大變,戰形的話別人或許聽不懂,但她卻聽得明明白白的,戰形……這時打算犧牲自己了!

戰家是四大家族之一,每一個家族的傳人都會有一招保命的底牌,尤其是他們以戰鬥聞名的戰家。

之前提升實力的秘法只是他們戰家的底牌之一,還有一個最大的底牌,不但絕境的時候是一定不能用的……戰氣引爆!

戰家最強大的一招,戰氣引爆,這一招必須要依靠最強大的肉身力量,將強行引進天地能量,融匯進入體內之後,可以強行將自身的修為提升十倍,但代價往往都是使用者經脈盡斷,或者是直接死亡,毫無例外!

戰形這麼做無異於是要用自己的性命去保住紀羽他們了,面對殺絕,除了這個方法之外,他們再無其他選擇。

戰月兒淚流滿面的看著自己的哥哥,她不願意讓戰形去送死,但她也知道,戰形的決定她難以改變。

「哈哈!沒想到我戰形也會有做這樣的事情的一天!」戰形狂笑,戰家的人好戰,而且是最講義氣的,一旦是認定的夥伴,哪怕是賠上性命,也要保護。

「戰形!你這瘋子,別亂來!我們還有機會!」吳天凡很快就反應過來,知道戰形想要做什麼,他急忙吼道。

「我們還沒死呢!你怎麼可以一個人衝上去,看不起我們是不是!」李矮也朝著戰形吼道。

「我也還有力氣……」李高跟著自己的大哥,雙眼猩紅的吼道。

「要死都是我先死,是我將你們帶過來的!」張影仇恨的看向殺絕。

此刻,眾人心中死志已成,原以為不需要賠上性命,但卻沒想到忽然出現這種變故。

落月宗的宗主面如土色,這一次……完了,落月宗完了,他們全都要完了……

「罷了!就讓老夫為你們擋下他吧,你們回去之後,還請別忘了幫我落月宗報仇!」

這是落月宗主想了很久的結果,誰不怕死?他也怕,但他知道,如果這些年輕人都死了,那他落月宗也完了,還沒有人給他報仇,但如果是他拚命保住了這些人,起碼還會有人給他報仇。

「桀桀,你們不用爭了,你們都要死!」殺絕冷笑著看著這一幕,身上的煞氣瘋狂爆發,眼見著就要將這一片山頭都給吞沒了。

戰形也動了,戰氣引爆已經提升到了一定的強度,他要拚命!

但就在他動的同時,一股力量沒入了他的體內……竟然慢慢的將他的戰氣引爆匯聚起來的力量給稀釋了。

「紀羽!你小子還想做什麼!難道想讓我們一起去死嗎!」戰形很快就發現了,這是紀羽的力量,紀羽阻止了他。

血氣滲入了戰形的體內,壓制了那匯聚而起的戰氣,使得戰形有些氣急敗壞。

紀羽一句話沒有說,他沒有太多的體力解釋這麼多,只是用意念之力傳音給戰月兒:「要是還相信我的話,就讓他們別輕舉妄動!」

戰月兒是眾人之中唯一一個還有力量的人,原本以為陷入了絕境,但紀羽的話卻像是黑暗中滲入的光明一般,一瞬間就給她帶來了希望,不相信紀羽,那還要相信誰?

「恩!」她重重的點頭。

此刻,紀羽動了。

他也沒辦法了,只有使用這最後的底牌……七星陣。

他也沒有什麼把握,七星陣現在到底有什麼效果他一點都不清楚,雖然說血色城主修復了一些七星陣的力量,但七星陣具體有什麼力量,他是一點都不清楚的。

「希望別讓我失望吧……」紀羽喃喃道。

說話間,一道神聖的氣息頓時充斥了整個戰場。

煞氣在這一瞬間被壓製得灰飛煙滅。

七星陣!

虛空之中出現了七個星點,泛著銀白色的光芒從空中落下,瞬間落在了紀羽與殺絕之間。

「怎麼回事!這是什麼!」

殺絕臉色微變,他第一次看到這種陣法。

殺陣有殺氣,幻陣能讓人產生幻覺,但這個陣法又是什麼?

他感覺自己身上的煞氣正以極快的速度開始消散……

「僅僅如此的話,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用處……」

對於七星陣的作用紀羽還是清楚的,七星陣是這天地間最神聖的一個陣法,能凈化所有邪惡的氣息,所以將這種煞氣清除了一點也不奇怪。

只是,光靠七星陣的這種力量,根本就不可能起到殺戮的作用,七星陣的攻擊力量根本就沒有出現!

戰月兒他們此刻也是緊張的看著這一幕,紀羽的這個陣她從來沒有見過,但此刻,她小手緊握,也只有選擇相信紀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