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小子,你說什麼?”夏夢眼睛一瞪。

古旗軍愣了:“小子?你在喊我?”

“廢話,臭小子,要不然你以爲我在喊誰?”

古旗軍笑了:“小丫頭,你知道我今年多大了?”

夏夢不屑的看着他。

古旗軍伸出倆手指頭:“老頭子我今年都快兩百歲了!”

“哼,不過是個兩百歲的小屁孩罷了!”夏夢說,“隨便找個有幾百年道行的妖怪都比你年紀大。”

張謙皺眉:“行了你,別說了。”

“怎麼?你還想命令我?”夏夢瞪起眼。

“你閉嘴吧。”夏夢緊接着說,然後對古旗軍行了一禮:“不好意思,老先生。”

古旗軍傻眼了。

這是個什麼情況啊!

稍後,張謙來到了家屬區,和老媽許雯她們聊了幾句,順便給她們和夏夢互相介紹了一下,最後跟古旗軍說了一下調出了老爸被保存起來的屍體。

家屬區。

屋裏,老爸安詳的躺在牀上,旁邊圍着老媽、許雯、江雪、夏夢和古旗軍。

看着老爸安詳的躺着的樣子,張謙的身體有些微微的發抖。

很好的嘛!沒想到這麼快就能復活老爸了!

幸虧當初沒有讓老爸重新投胎當自己兒子……現在想想當初這個想法真的是蠢到家了!

許雯、老媽和江雪都帶着一臉期盼的看着他,同時江雪眼神裏還有一些渴望。

夏夢看着這個情況,皺着眉毛想了一下問:“幹嘛,你要復活這個人嗎?”

“嗯。”張謙說,“他是我爸。”

“他怎麼死的?”

“等會再跟你說。”張謙慢慢的走到屍體旁,輕輕的掰開嘴,把起死回生丹放了進去。

驚奇的一幕發生了,張謙很明顯的看到,這顆黑漆漆的丹藥一進入老爸的嘴裏就立刻化成了一股黑色的藥水,流進了老爸的喉嚨。

“吃下去了!”張謙驚呼了一聲。

老媽和許雯激動的站起身,古旗軍也一臉驚奇。

整個室內一片安靜。

鄉野村民 十幾秒鐘後,老爸的手指動了一下。

“有反應了!”老媽驚呼了一聲。

隨後,老爸的胸口開始慢慢的上下起伏,已經有呼吸了!

再然後,老爸睜開了眼睛。

所有人都驚奇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這一幕,當然了,只有夏夢是例外,她面無表情,在她眼裏,死人復活不算什麼。

老爸看着周圍這一圈人,用他嘶啞的幾乎聽不到聲音的嗓子說:“老伴…兒子…”

老媽和張謙爆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歡呼!

……

當晚,老媽和江雪下廚,做了一大桌子好菜,好弄了幾瓶好酒。

當然了,酒主要是給張謙和古旗軍還有夏夢喝的。

老爸現在剛剛重生復活,靈魂比較脆弱,身子很虛,所以需要一段時間來重新適應,喝酒是絕對不行的。

席間,老媽攥着老爸的手哭的像個淚人。

江雪和許雯也哭的挺厲害。

只有夏夢一臉無所謂,一杯接一杯的喝酒。

吃了一會,老爸吃飽了,老媽和許雯就攙着他回了屋,江雪則是用一種很渴望的眼神看着張謙。

張謙明白她的意思,笑着說:“別擔心,以後有了丹藥,肯定第一時間復活你姐姐。”

“嗯!我相信你!”江雪興奮的說。

以前她對這種死人復活的事情還是抱有懷疑甚至覺得基本不可能的心態,但是今天見到張謙老爸成功復活,她的心裏就有了希望了!

吃完飯回到自己居住的地方,張謙決定休息一下,等明天早上就出發去蒼月谷,把小玉接來,準備一下婚禮的事情。

“你真想和這倆人舉行婚禮啊?”系統問。

“當然了,既然是我老婆,那怎麼能沒有個名分呢?”

“那你可得有心理準備,凡人和妖怪,這都是天規中明令禁止和仙人成婚的物種。”

“還物種?”張謙笑了,“我就偏要和她們結婚!怎麼,不讓啪啪啪,結個婚都不行?哪那麼多破事!”

“隨你吧。”系統說。

然而幾個小時之後,正當張謙忙着搓農藥的時候,一條突然彈出的祕密消息讓他破口大罵。

這條消息是“聚集在東瀛海岸線上的妖魔們已經在短時間內迅速的橫渡了海洋,踏上了華夏海岸線,並且和駐守在海岸線上的一些組織成員爆發了衝突。”

不過,真正讓他破口大罵的並不是這條消息的內容,因爲他早就猜到會是這個結果了,東瀛那邊不管是人還是妖魔都是這副欠幹的德行。

哪怕把他們打敗也不行,把他們打敗他們也照樣不老實,只有一勞永逸的把他們全部幹死才行。

所以張謙破口大罵的原因是,這條消息的突然彈出,嚴重干擾到了他打團戰。

也所以,在對方家門口的這場團戰,張謙這一邊輸了。

“算了,無所謂。”張謙罵了幾句,消了消氣,自言自語道:“這次先讓讓他們,等他們打到我家,我肯定能弄死他們!” 會議室裏已經坐滿了人。

每個人臉上都帶着嚴肅的表情。

看到張謙來了,古旗軍一點頭示意他落座,隨後說道:“好,大家差不多都到齊了。相信這次叫大家來的目的大家都知道了吧。”

逼婚首席:影后前妻很搶手 所有人看着他。

“昨晚,來自東瀛的這批侵略者已經踏上了我國國土,守在海岸線上的那一批成員,已經有接近三分之一的人已經陣亡了。”

“什麼?”有人發出了驚呼。

張謙也是一驚,死了三分之一了?

古旗軍臉色低沉,繼續說道:“不僅僅是咱們組織的成員,就連道協的成員和一些得到消息自願前去的愛國人士也死傷了不少!”

“這次的侵略者真的是來勢洶洶!”

“目前,剩下的那些成員除了一部分擅長隱匿行蹤和追擊的成員之外,其餘的我都已經讓他們撤回首都了。因爲根據這些情報人員回饋的消息來看,這幫侵略者的目標就是咱們的首都!”

“這幫狗曰的,居然會打閃擊戰了!昨天前天才剛剛得到他們集結的消息,昨天晚上就突然的打過來了,真他-媽的…”

“那還用多說嗎,直接去幹翻他們!”

“對!幹翻他們!”

在座的人羣情激憤,有幾個年輕的組員大聲叫嚷着,年紀大的成員和女性成員們大多數都保持着沉默。

“除此之外,我還想跟大家說幾個消息。”

說着,古旗軍給每個人分派了一份文件,繼續說道:“除了組織成員、道協成員和民間愛國人士以外,這幫侵略者連普通平民也不放過。”

“他們襲擊了沿海地區的好幾個小漁村,那幾個漁村裏的村民全部被慘無人道的殺害了!”

張謙打開了文件,裏面是一些照片和一張寫滿相關信息文字的a4紙。

捏着這些文件,他的手有些微微的發抖。

還是改不了這副畜-生的樣子,連普通平民也下這麼狠的手!

他當即通過系統聯繫上了遠在東瀛的那批他之前留下的鬼兵,下達了一個命令。

那就是不顧一切的屠殺他們的平民!

是的,已經不再需要他們去搜尋關於大天狗的消息了,他們眼下的任務就只有一個,那就是屠殺平民!殺的越狠越好,手段越兇殘、越恐怖、越慘無人道越好!

“當然了,重點不是這些被襲擊的平民,而是混雜在侵略者中的一些類似‘並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強大存在’。我們都知道,在東瀛那裏也是有神道和佛教這種宗教的,所以…”

“首長!”一個年輕組員舉手提問,“那您的意思是,這些侵略者當中,有神仙?”

所有人都擡起頭,直視着古旗軍。

古旗軍沉默了一下,隨後嘆了口氣:“也許吧。”

這一下,會議室裏炸開了窩!

神仙!

他們居然真的有神仙!

但是神仙怎麼會幫着凡人打架?就算那些不是凡人,是有點本事的妖魔,那也不應該有神仙出馬幫着打架啊!

不過很快就有人把目光放在了保持着沉默的張謙身上。

在之前的落霞寺事件中,他們都聽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消息。

那就是,他們組織裏的這個叫張謙的供奉,似乎是成功經歷了雷劫,飛昇成仙了。

儘管事後張謙否認了,但是在他們心裏,張謙這個身上誕生過很多奇蹟的男人也許真的已經飛昇了也說不定。

古旗軍清了清嗓子,低聲說:“東瀛有神道,所以有神仙不稀奇。所以這次咱們面對的敵人非常厲害,大家一定要注意!”

所有人都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不過大家也不必太過擔心,目前還並沒有完全確認這幫侵略者裏面有神仙,也許只是消息出了錯。哪怕就算真的有大家也不必害怕,咱們華夏的仙人更多,如果他們真的來咱們這裏爲非作歹的話,咱們華夏的仙人也不會坐視不管的。”

“嗯,有道理!”

“首長說得對!”

衆人紛紛附和了起來。

古旗軍也流露出了一個微笑,不過張謙能看出來,這個微笑裏隱藏着一些苦楚。

後面的事情就簡單了,古旗軍有條不紊的佈置下去了任務,並且和衆人一起討論制定出了一個作戰計劃,包括沿途的阻擊以及最終決戰地點的指定。

大燕山這裏雖然是郊區,但是距離市區也不算太遠,而且這裏是組織的總部,所以不能在這裏等着和他們決戰,於是古旗軍把決戰地點設置在h省的b市的郊外地區。

這裏荒無人煙,距離最近的城市也得有百十里路,而且這裏也是他們前往首都的必經之路。

一切都商議好了,正當古旗軍準備散會的時候,突然在場的每個人手機都一起響了起來。

所有人都拿出了手機查看,這一看,他們的臉上都出現了各種各樣的表情。

手機上新發布了一個消息,這幫侵略者在沿海地區的一個城市裏發動了一次大規模的殘酷屠殺!

這個城市目前已經變成了人間煉獄!

那些沿路追蹤他們的組織成員都看不下去,於是不顧命令挺身而出,卻全被這幫妖魔給殺害了!

這則消息裏還附帶着許多張現場照片,不過,拍這些照片,發佈這個消息的人,很可能已經死了。

因爲這些照片都是近距離拍攝的,甚至有幾張裏面還飽含着東瀛妖魔的形象。

幾個年輕組員立刻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你們想幹什麼!”古旗軍問。

“首長!是可忍孰不可忍啊!”這幾個組員說。

“就算你們現在去也早就晚了三秋了!”

“首長!那都是我們的同胞啊!我們不能…”

“你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把仇恨放在心裏,按照計劃去指定的位置做好準備!”

這些組員拳頭都攥出青筋來了,憤憤不平的坐下了,這一次,就連那些年紀大的和女組員們也都流露出了憤怒到極點的表情!

只有張謙,仍然面無表情,慢慢的站了起來。

“張謙,你要幹嘛?”古旗軍看着他。

“我要去做準備。”張謙語氣平靜的說。

“好!去吧!”古旗軍對其他人說:“學學張謙的氣度,把仇恨放在心裏,先按計劃行事…”

“喂老大,你搞錯了。”張謙依然面無表情,只不過語氣逐漸變得狠辣,“我這個人不喜歡把仇恨放在心裏,所以我要去做一個準備,一個現在就去幹掉這幫b玩意的準備!”

在場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你…”古旗軍伸手一指,張謙打斷他的話,大聲叫道:“誰想一起來!”

“我!”立刻有不少組員站了起來!

“那就走,出發!現在就搞死他們!” “搞死他們!”這幫年輕的組員被激的熱血沸騰,站起身大步跟在了張謙的身後,古旗軍攔都攔不住。

很快,坐在會議室裏的就只剩下了一些年紀大的組員了,連那些女組員都被張謙拐走了。

古旗軍嘆了口氣:“無組織無紀律…”

“老古,”一個頭發花白的老頭站起身,“要不要去把他們拽回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