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小男孩的琵琶骨被穿透,直接被掉在了半空中,而小女孩的雙手雙腳都被鐵鏈鎖著。

她一直想要掙脫,但是玄鐵鎖鏈卻不是她能夠掙脫的,血肉都因為她的掙扎,模糊了她纖細的手臂。

淚水早就迷糊了小女孩的眼睛,那一頭本該柔順的頭髮現在雜亂不堪,臉上帶著血跡。

而那個小男孩,嘴巴里不停地有鮮血流出來,琵琶骨的位置血肉模糊,但是他卻一直拼了命地安慰著小女孩,他的臉上沒有絲毫害怕的神色,只是那麼凝重地盯著,就好像還在相信,會有人去救他們。

夜若晞髮現他們身上的衣服,這不了就不是普通人家可以穿得起的,而且還是兩個孩子。

這是影池。

這個影池究竟通向什麼地方!

這兩個孩子又究竟是誰!

「小夜,這就是你說的孩子的哭聲嗎?」瀰漫看著英尺中的兩個孩子,這心都不由得顫抖了,「這究竟是誰竟然這麼狠,兩兩個孩子都不放過。」

湛清都忍不住低下頭抹了一把眼淚,她本來就是最能忍的,此刻反而變成最不能夠忍的。

「小姐……」

夜若晞目光環視了一下,這才發現,這濃重的血腥之氣,全部都是這四周被掛著的魔獸的獸皮。

有好多獸皮還是鮮血淋淋的,顯然是剛剛被扒下來沒有多久,一時之間,夜若晞倒是有些想不明明白了。

「你們說這不過就是獵殺魔獸,要個獸皮,為什麼要偷偷摸摸的?」

瀰漫搖搖頭。

湛清沉默了。

「看來我們得把這個客棧的掌柜叫進來,好好問問了,還有這個影池的事情,這兩個孩子我一定要找到,只要有一線生機,我都要把他們救出來!」夜若晞說完,直接又說道,「這些血蝙蝠應該是懼怕這些魔獸的血腥之氣,畢竟這裡殺戮也是很重,血蝙蝠也有求生的本能。」

「那我們現在怎麼對付血蝙蝠?」

「那就讓火火燒吧,蝙蝠向來怕火光。」夜若晞說著便帶頭走了出去,這個地方她既然已經知道了,就已經會徹底的去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站在庭院里,血蝙蝠肆虐,在所有的房間裡面破窗而入,夜若晞直接對火火說道,「火火,你去裡面轉一圈,把他們全部逼退到萬慶峰去,先燒一把火,看看那群人是回來還是不回來。」

「是的主人,火火這就去做。」

火火朝著血蝙蝠直接沖了過去,這速度直接就讓它從一團小火苗變成了一條火龍,所過之處,那些血蝙蝠全都開始逃竄。 但是火火的火焰,這些血蝙蝠可扛不住,一旦碰到了火焰,別說正掙扎了,直接化為一團灰燼。

眾人,「……」為什麼小夜有這麼厲害的作弊神器,之前不用!他們都戰鬥的精疲力盡了!

「小夜……這火火……厲害!」這高雲忍住心中的驚駭,忍不住感嘆了起來。

想不到夜若晞還沒有說話呢,火火突然之間就遊走到了高雲的身邊,直接嚇了高雲一大跳,這第一個反應就是趕緊往後大退一步,這不是分分秒秒就要被燒成碳灰的節奏嗎?!

「你不用怕火火,火火不會傷害你的,不信你摸摸看,火火現在身上不燙!」火火興高采烈的說著,就好像一個孩子,在被誇獎之後,一臉的興奮。

那些血蝙蝠潰不成軍,幾乎是瘋了一般地開始逃跑,還以後寫原本還想要進攻的血蝙蝠,在看到火火似乎又準備對著它們進攻的時候,立刻就反身逃跑!

一瞬之間,整個天空黑壓壓的一片,全部都朝著萬慶峰的方向,開始瘋狂地逃跑。

火火又跑回了高雲的身邊,「不信你看看,真的不燙。」

高雲看著火火那明明滾燙的樣子,偏偏要和他說不燙,他不是不相信啊,他那是不敢相信啊!

這怎麼可能不燙!!

這看上去分分秒秒就是要燙死人的節奏。

於是乎,高雲把求助的目光看向了夜若晞,卻看到夜若晞對著他點了點頭。

夜若晞隨即說道,「你還真的忍心讓火火那麼失望嗎?」

眾人期待的眼神全部都落在了高雲的身上,似乎都想要知道,現在這個狀態下的火火,究竟燙不燙。

高雲終於鼓起勇氣,伸出一個手指頭,指尖輕點著火火冒著火苗的身體,只是當收剛剛放上去的一瞬間便猛然之間又收了回來,那速度可謂是飛快。

而高雲臉上的表情也是微微一變,「真的不燙!」

火火高興地笑了起來,「當然不燙啊,火火都告訴你了,火火是不會傷害你們的,你們都是主人的朋友。」

夜若晞看著高興不已的火火,她還記得剛剛碰到火火的時候,火火對主人的思念,或者說那是長久以來的孤獨,現在看到火火已經恢復了精神,她的心裏面也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火火,做事吧,不過記住慢慢來,不然他們還沒趕回來這裡就已經燒沒了。」

「是!主人!」

火火一個高興,圍著萬慶酒樓轉了一小圈,於是乎,整個萬慶酒樓在瞬間被火包圍,從一個小角落開始,隨後一點一點開始不停的擴散,偶爾有風吹過,簡直就是催動了這火苗。

萬慶峰中。

萬青指著客棧的方向大聲喊了起來,「大哥!大哥!你快看啊!瑪的!我們的酒樓怎麼著火了!」

隨著萬青這一聲大吼,萬方趕緊看了過去,這一看還看到黑壓壓的血蝙蝠,朝著他們的方向飛快地逃竄而來。

萬方的心不由得咯噔一下,突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那些血蝙蝠直接飛回了它們的營地,對萬方的召喚已經徹底不理不睬了。

再看這萬慶酒樓的方向,萬方的表情可謂是非常的精彩,那臉上青紅交錯,幾次想要張口說話,想要大喊出聲,都張著嘴巴停在了那裡。

就好像是被硬塞了一個雞蛋,明明想要說話,去偏偏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大哥!你倒是說句話啊!我們的萬慶酒樓著火了啊!你看!瑪的!這特娘的究竟是怎麼回事!這些血蝙蝠怎麼都飛回來了!」

萬青一把狠狠地拽住那店小二的衣服,大聲質問道,「你特娘的給老子說清楚,你走的時候是不是忘記滅火了!這好端端的怎麼可能突然失火了!」

店小二嚇得趕緊搖頭,「二當家的,沒有,我出來的時候這火可全部都熄滅了,我怎麼可能會留火,會不會是那群人?你們看連這血蝙蝠都全不飛回來了。」

萬青一個生氣,一腳就把店小二給直接踢了出去!

而此時萬方似乎才滿滿的反應了過來,趕緊說道,「快我們趕緊回去看看!」

萬方拔腿就朝著萬慶酒樓的方向沖了過去,那可是他全部的家當!

…………

萬慶酒樓內。

還有一處沒有被火勢波及的地方,那就是夜若晞訂的六間房。

明明這外面火勢滔天,偏偏這裡面就有六間房一點都沒有受到波及。

等到萬方和萬青匆匆忙忙趕回來的時候,夜若晞不過施施然地站在房門口,看著他們拼了命地在那裡打水滅火,但是這火勢太大,他們根本就沒有辦法在第一時間內,將這些火全部都給滅了。

「該死的!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萬方終於怒吼出聲,看著萬慶酒樓燒成了灰燼,那感覺就是把他所有的財產都給燒毀了!

「大哥,這沒有萬慶酒樓,我們以後還怎麼宰客啊!」萬青忍不住抱怨了起來,但是隨即眼前一亮說道,「不過那群人肯定是被燒死了,這麼大的火,活該他們被燒死,特娘的敢得罪老子,這場火就特么的是報應,哈哈哈哈!」

萬青缺根筋似的大聲笑了起來,一旁萬方一腳直接狠狠踹了上去。

「要不是要處理你的事情,酒樓能夠直接就被燒了!」

樓下兄弟二人吵作了一團,等到大火終於被撲滅的時候,或者說是根本就燒不動的時候,看著被燒得殘破不堪的酒樓,萬方趕緊直接沖了進去。

只是當萬方衝進去的時候,卻看到原本應該被直接燒死的夜若晞,竟然從二樓一躍而下。

「嘖嘖嘖,這究竟是發生什麼事情了,昨天晚上不是還好端端的嗎,怎麼我睡了一個覺,這裡都變成一團灰燼了?」

夜若晞看著萬方,臉上滿是笑意。

萬方看著夜若晞,這一看就知道是他們搞的鬼!

萬方的目光從二樓那六間客房門前掃過,整個酒樓都被燒成了灰燼,這有那六間客房竟然能夠相安無事!

「你竟敢放火燒了我的萬慶酒樓。」萬方死死地盯著夜若晞,那眼神之中滿是憤怒,恨不得把夜若晞給直接生吞活剝了。 「我可沒有燒你的萬慶酒樓,不過剛才突然飛進來那麼多的血蝙蝠,可能是對付血蝙蝠的時候,一不小心什麼地方也給點燃了。」夜若晞煞有介事地說著,但是那臉上帶著笑意。

萬青一瞬之間就憤怒了,他拿起大刀就朝著夜若晞的方向沖了過去,手中的達到對著夜若晞直接狠狠地揮了下去!

「特娘的!敢在老子的地盤上撒野,老子這次跟你拼了!」

不過就是一個綠境高階的小丫頭片子,竟然敢在他們這裡撒野!

萬方也陰鷙地看著夜若晞,如果不是不想直接坐實了他們「黑店」的名號,他一開始就直接把他們全部都給解決了!

萬方心中幾乎已經百分之百的確定,夜若晞絕對不可能是萬青的對手,甚至於對他來說,萬青的手腕被折斷,一定是夜若晞趁著萬青不留神的時候折斷的。

但是!

就在大刀似乎在下一秒就要碰到夜若晞身體的時候,夜若晞的手中九轉玲瓏珠一轉,直接出現了一桿長槍,對著萬青的雙腿直接狠狠地給打了下去!

「嘭!」

勇者的師傅是魔王 重重的一擊,直接打在萬青的膝蓋上!

「啊!」

萬青一聲大喊,隨後整個人腿下一軟,朝著前方直接撲了下去,摔了一個狗吃屎。

萬方這才微微一驚,隨後對著夜若晞大聲問道,「你究竟是什麼實力!」

剛才那一瞬間,他竟然沒有看清楚她的實力!這簡直就是太不可思議了!

這一個綠境高階的,怎麼可能是萬青的對手。

夜若晞走到萬青身邊,長槍猛然舉起,隨後對著萬青狠狠地刺了下去!

「啊!!救命!大哥救命!」

而萬方也驚喊出聲,「住手!」

「轟」的一聲,長槍直接貼著萬青的耳朵,隨後直接插進了他耳朵旁邊的地面上!

長槍在空出發出鏗鏘有力的聲音,而萬青因為受驚過度,已經直接昏了過去!

夜若晞凌厲的視線落在萬方的身上,而她的嘴角卻邪肆地勾了起來。

萬方看著夜若晞的笑容,這不由得覺得他們是不是一不小心招惹了什麼不應該招惹的人物。

萬方有些緊張地問道,「你究竟要做什麼。」

夜若晞的長槍貼著萬青的脖子,只要稍不留神說不定就會直接劃破萬青的脖子。

「庭院里的影池,是什麼地方。」夜若晞直接問出了口。

卻不想萬方在聽到夜若晞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臉上的神色大變,他趕緊說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萬方回答得特別快,但是他的聲音都帶著急切。

「不知道?」夜若晞勾著嘴角,長槍已經劃破了萬青脖子上的皮。

啊的一聲尖叫,明明已經昏死過去的萬青,在感覺到疼痛的瞬間又醒了過來,這一聲大叫幾乎讓所有人都顫抖了一下。

萬方忍不住沉聲道,「你跟我們作對沒有任何的好下場,看看我們的人數,再看看你們,如果你敢動萬青一根毫毛,你們不可能從這裡活著逃出去!」

「我們這些人,難道有什麼問題嗎?」夜若晞說的時候目光落在了萬方的身上,「你是紫境巔峰。」

萬方聽到夜若晞的話微微一怔,自己的實力竟然被一個小丫頭一眼就看出來了!

夜若晞隨即繼續說道,「你身後這群人,藍境的有三個,其他的都是蝦兵蟹將,你覺得你們有什麼值得我忌憚的?」

「好個狂妄的小丫頭,你們恐怕連一個紫境都沒有!」萬方怒吼道,但是看萬方的樣子,應該是對話題從影池上面挪開了而鬆了一口氣。

此時雲不凡、紫鈞同時往前站了一步,當兩個紫境同時出現的時候,萬方臉上神色大變,他不敢置信的說到,「這怎麼可能,你們小小年紀怎麼可能!」

「小小年紀怎麼了,就不能趕超你了?還真以為自己佔地為王在,這整片山頭都是你們的了?!」夜若晞嘲諷地說著,一想到影池裡面的兩個孩子,又想到那裡面血腥的畫面,那些被硬生生直接剝了一層皮的魔獸,夜若晞倒是有些不明白了,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可以將事情做到這麼狠絕的地步,不管是對魔獸還是對人,都已經不留一絲人性的存在。

萬方被夜若晞的聲音震懾到,下意識地想要往後退,但是夜若晞根本就不可能給他退下去的機會!

九轉玲瓏珠直接變成金絲,在瞬間究竟萬方的身體纏住,而萬方發現自己竟然在瞬間動彈不得!

他到現在還沒有看清夜若晞的實力,同樣的他心中非常驚懼,完全不知道為什麼對方會知道影池的存在。

「你不要胡來!如果你敢傷了一根毫毛,你們肯定死定了!」

夜若晞不由的勾起嘴角,隨後邪肆地問道,「不如你跟我說說看,究竟是誰會讓我死定了?」

「你!」萬方只能怒斥,只能威脅。

夜若晞看得出來,萬方是根本不敢將上頭的人的名字說出來。

「別你你你的!有什麼話就趕緊趁早說出來,說的晚了,就怕你自己和這個萬慶酒樓一樣,也要燒成灰燼了!」高雲趁著這個檔口,一腳直接踩在了想要站起來的萬青身上。

「啊!」萬青一聲慘叫,這手裡面的匕首還來不及收起來,哐當一聲落在了地上。

「我呸!」高雲一聲怒斥,「你還想偷襲是不是?你當我們這群人都死了沒人注意你?想要偷襲你也弄個高明點的手段!」

萬青被高雲狠狠的踩著後背,這一口血液直接噴了出來,他痛苦的看著萬方,「大哥救我!」

高雲沒好氣地說道,「你就省省力氣吧!沒看到他自己都自身難保了,還有時間來管你?你是不是白日做夢的?!」

萬方被制服著,又不敢下令讓後面的人攻擊,就只能任由自己被夜若晞幫著,毫無還手之力。

這後面的店小二臉上要和滿是害怕的神色,他不由得問道,「大當家的……我們要不要……」

萬方猛然看向一旁的店小二,眼中滿是狠厲的神色,嚇得店小二立刻噤聲不語。 夜若晞是真的看出來了,這個地方對於他們來說,或許是一個秘密,甚至於和他們聯合的人,在他們將這件事情說出去的同時也會要了他們的性命。

但是。

既然她一經發現了,就怎麼也不可能當做什麼都沒有看到。

「掌柜,我想你也非常清楚,這下面的東西該看的不該看的我都看了,你上頭的人應該是和你說過,這裡面的東西不可以給任何一個人看到,如果看到了這後果不是看到的人死,就是你們死,我說得對不對?」

「你!」萬方臉上的神色微微一變,這確實是事實,這件事情是不可以讓任何人知道的,就是萬青都不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