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小糯米委屈巴巴地點頭,「嗯吶。」

這小傢伙,怎麼這麼招人稀罕呢!

喬安捧著她的臉蛋,可勁親了一口,「走,麻麻帶你下樓吃早餐。」

母女倆都有低血糖的毛病,按時吃飯,是她們必須要做的事。

偌大的餐廳里,只有她們母女在用餐,小糯米捧著牛奶,小口小口喝著,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眸,滴溜溜轉著。

「麻麻。」

「嗯?」喬安撕下一小塊吐司,餵給她。

小糯米腮幫子一鼓一鼓的,含糊不清的問,「叔叔呢?」

「哪個叔叔?」

小糯米用力把嘴裡的吐司咽下去,奶聲說,「慕叔叔呀!」

喬安瞥了她一眼,「喬小諾,你很喜歡他么?」

張口閉口就是叔叔,你再這樣,麻麻可是要生氣了!

(╯^╰)

「喜歡呀,叔叔對小糯米好。」小糯米喜滋滋的晃蕩著兩條小短腿。

「嘁。」喬安吃醋了,「難道麻麻對你不好么?」

「好的呀!」

「難道粑粑對你不好么?」

「好的呀!」

「那你為什麼不想粑粑?」 小糯米放下牛奶,鼓了鼓腮幫子,「小糯米也想粑粑呀。」

喬安伸手,捏了一把她的臉蛋,「還在生氣上次粑粑要揍你的事?」

「……」小傢伙耷拉下腦袋。

「你粑粑也是為了你好,誰讓你不聽話?」

「小糯米知道錯了。」

喬安揉了揉她的小腦袋,「好了,吃早餐。」

吃好了早餐,小糯米還是纏著要找慕靖西,小爪子牽著喬安的手,撒嬌的搖啊搖,「麻麻,我們去找叔叔好不好?」

「不好。」抽出手,喬安一臉冷漠。

牽手不行,小糯米使出終極大招,抱腿!

兩條小胳膊緊緊抱住她的腿,臉蛋親昵貼著她,「麻麻,去找叔叔吧。」

「喬小諾,鬆手。」

「找叔叔,找叔叔……」

「你念經么?」喬安雙手捂住耳朵,「聽不見,我聽不見。」

不聽不聽,小糯米這個小王八蛋在念經。

十分鐘后,喬安去哪,身後的小尾巴就跟到哪。

就連她上洗手間也不放過。

忍無可忍,喬安終於……答應她了!

去往醫院的路上,小糯米兩隻小爪子扒著車窗,老氣橫秋的嘆息一聲,「唉……」

腦袋被賞了一暴栗。

「唉喲!」她軟萌萌的叫了一聲,扭頭,一臉幽怨的瞅著罪魁禍首。

「別嘆息,老得快。」

「小糯米還小。」

喬安繼續扎心,「嗯,很快就變成老糯米了。」

「麻麻你壞!」

小糯米一頭撲進她懷裡,在她懷裡拱來拱去,親昵極了。

喬安低聲笑了,抱著她,親了親她的發頂。

來到醫院。

喬安抱著小糯米下車,便不肯進去了。

「讓夏叔叔帶你進去。」

小糯米不依,哼哼唧唧的,拉著她就往醫院裡走。

「小糯米……」

小糯米不聽,拉著她一個勁的走,夏霖也在一旁勸著,「喬小姐,您就帶小小姐一起進去吧。」

好吧。

又一次妥協了。

病房的門開著,沒關。

剛到病房門口,就看到了坐在床畔的厲清歡,她背對著門口的方向,「三少,蘋果削好了。」

小糯米拉著喬安,發現麻麻不走了,她掙脫開她的手,一溜煙跑進了病房。

「叔叔!」

小女孩奶聲奶氣的聲音響起,厲清歡下意識的循聲看去。

這一看,她的手指,不自覺的蜷縮了幾分。

這是……喬安的女兒?

小糯米的出現,讓病房裡的氣氛,頓時活躍了起來。

慕靖西眸色微亮,他勾起唇角,笑著道,「小糯米,你怎麼來了?」

「來看叔叔呀。」小糯米跑到床畔,兩隻小手撐在床沿,小腦袋仰得高高的看著他,「叔叔,你生病了嗎?」

「嗯。」慕靖西抬手,落在她腦袋上,寵溺的揉了揉。

「你自己來的么?」

「麻麻跟小糯米一起來的。」

聞言,慕靖西渾身一僵,下意識轉頭,看向病房門口。

不見喬安的身影。

小糯米又是老氣橫秋的一聲嘆息,「麻麻又跑啦。」

如果說,剛才只是懷疑,那麼現在,厲清歡可以確定,眼前這個小女孩,就是喬安的女兒。 那就是:在找到不老泉之後,老者獲得了新生,重新變成了一個意氣風的冒險家。之後美洲新大6的秘密被世界得知,大航海時代正式吹響了號角,滿載黃金的西班牙巨艦開始出現在大西洋航路上,在種種因素下,也許是為了信仰為了國家,也許是為了財富,海雷丁終究淪為了海盜,慢慢建立起龐大的海盜帝國……

這一切都只是鄭飛的臆想,卻並不是沒有可能,雖然有些地方它與歷史記載不符,但所謂的歷史都是人寫出來的,沒有誰了解那個時代到底生了什麼,事實究竟是怎樣的。

任何人都有權利去猜測去譜寫歷史,看似異想天開的,或許卻是真正的事實。

……

鄭飛深吸一口氣,用錯愕的目光審視著海雷丁。

「你是阿拉伯人?」他問。

「不,嚴格來說我是土耳其人,我小時候住在馬尼薩的一個小地方,後來才隨家人搬到了達爾貝達。」海雷丁皺起眉頭看著他,不理解他為什麼忽然會有這樣的反應。

聽到這個回復,鄭飛微微頷,覺得自己的猜測更加具有可能性了,因為歷史上的海雷丁的確是土耳其人。

鄭飛還想問點什麼,但卻現無從問起。

倘若眼前這位真的是大海盜時代的開創者海雷丁,那麼至少證明了一件事:不老泉的確能讓人永葆青春。

這是多麼令人鼓舞!不老泉,等著我!

情不自禁的,鄭飛露出了微笑,這笑容在聖地亞哥的眼中,看起來傻傻的。

「哦,我想起來了。」記起一個關鍵點的老者自言自語,迅拿起筆在紙上記錄起來。

而此時在這座島上,那群失去人性的阿拉伯人依然在跪地禱告,沒有老者前去授意,他們是不敢貿然起來觸犯神威的。

時間飛逝,轉眼間傍晚已是降臨,若不是一堆白骨的存在,這座風景如畫的小島在夕陽的映襯下,是那麼美好。

在落日即將墜入海面之際,海雷丁終於整理好了所有有關不老泉的資料,把那疊厚厚的羊皮紙交到鄭飛手裡,淡然的神情中儘是信賴。

「你就不怕我現在殺了你?」鄭飛玩笑道。

「不怕,殺了我之後那些阿拉伯人一定會跟你拚命的,即便他們的戰鬥力比如你的部下,但絕沒有任何人能像他們那樣漠視生命。」

頓了頓,海雷丁用更加信賴的目光注視著鄭飛,淺笑:「況且,我相信我識人的眼光,你一定是個寬厚且重視情義的人。」

「是嗎,怎麼看出來的?連我自己都沒現…」鄭飛接著玩笑。

「從你的手下對你的態度,以及…」海雷丁將視線移向了聖地亞哥:「你這位憨厚可愛的朋友。」

操!聖地亞哥瞪瞪眼,心底默念:我不喜歡這個評價!我喜歡高大威猛魅力十足!

鄭飛可不是虛偽的人,面對誇讚,他向來都是欣然接受,然後真心說一聲:「謝謝。」

絕世溺寵:國民女神,不要跑 海雷丁笑了笑:「好了年輕人,希望你能仔細研究完這些資料,找出不老泉的線索,之後帶我去那片傳說中的土地。」

「放心。」

「讓我們離開這座島吧,我保證你不會喜歡這座島上的黑夜,那群惡魔到了夜裡才是最瘋癲的狀態,連狼群都不敢在他們面前嚎叫。」

「說實話,我很好奇這些年你是怎麼活下來的。」

一旁,曾在島上飽受煎熬的布拉德不禁唏噓,現在回想起來,眼神中依舊有著褪不去的恐慌。

「信念,是信念讓我不去在意任何無關的事情,不在乎了,也就不會感到恐懼了。」海雷丁淡淡道。

瞧見他的平淡神態,鄭飛微微蹙起了眉頭,愈堅信自己的猜想。

因為海盜王,就該有這樣的氣魄。

趁著黃昏,鄭飛領著斯巴達戰士們迅撤出島嶼,留下那群心懷罪惡的阿拉伯人跪伏在盆地里,安靜地等待海雷丁歸去。

「不老泉的秘密,千萬別告訴任何人。」回到船隊之前,鄭飛最後一次叮囑布拉德和聖地亞哥。

「放心,我們明白。」

這次,連聖地亞哥都不裝糊塗了。

……

餘暉下,龐大的船隊駛離小島,在無邊無際的大西洋上,向著美洲新大6漸行漸遠。

夜晚。

擔心影響布蘭妮休息,鄭飛拿著所有不老泉的資料,來到一間閑置的船艙,點上一盞油燈,坐在桌前細細研讀梳理那些散碎的信息和圖案。

海雷丁費盡一生都沒找到不老泉,有兩個原因,一是他無法到達美洲,第二就是他弄不明白其中某些信息的含義,不少人名地名都是他所沒接觸過的。

「聖多明各…墨西哥高地…阿茲特克帝國…」

燈光下,鄭飛輕聲自語,念著羊皮紙上所書寫的詞語。

猝然,他劇烈顫抖了一下。

稍稍泛黃的羊皮紙上,一個名字映入了他的眼帘:瑪雅人。

瑪雅人,歷史上神秘色彩最濃厚的種族,古代印第安人的一支,是美洲唯一留下文字記錄的民族。

關於瑪雅人起源於何地,直到二十一世紀仍然是個謎,有人說他們是某個國家的移民,也有人稱之為『失落民族的後裔』,甚至還有人認為他們是外星人。

為什麼人們對瑪雅人會如此關注?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瑪雅人留下的五大預言。

「聖多明各…墨西哥高地…阿茲特克帝國…」

燈光下,鄭飛輕聲自語,念著羊皮紙上所書寫的詞語。

猝然,他劇烈顫抖了一下。

稍稍泛黃的羊皮紙上,一個名字映入了他的眼帘:瑪雅人。

瑪雅人,歷史上神秘色彩最濃厚的種族,古代印第安人的一支,是美洲唯一留下文字記錄的民族。

關於瑪雅人起源於何地,直到二十一世紀仍然是個謎,有人說他們是某個國家的移民,也有人稱之為『失落民族的後裔』,甚至還有人認為他們是外星人。

為什麼人們對瑪雅人會如此關注?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瑪雅人留下的五大預言。 而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慕靖西為什麼一點也不驚訝的樣子,厲清歡想不明白。

「三少,這位是?」

「咦……」小糯米眼眸忽閃忽閃的眨了一下,似乎才發現對面坐著一個人。

她呆萌打量厲清歡的樣子,令慕靖西忍俊不禁,怎麼這麼可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