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尤其是之前華新那句『舉手之勞,不用客氣!助人為樂乃快樂之本嘛。』的話,頓時就讓周雯覺得華新這是在暗示他幫著嚴俊傑先試用了一下她的新娘。

「小穎。」

「你幫我好好招待華醫生,我們去忙了。」

嚴俊傑沖著嚴穎說道。

「好的,大哥!」

嚴穎點了點頭。

「華醫生,歡迎你參加我和雯雯的婚禮,等下我再來向你敬酒。」

嚴俊傑沖著華新說道。

「好好。」

華新點頭。

嚴俊傑這才拉著雯雯離開。

華新下意識的向著周雯離開的背影看了過去,巧合的是周雯被嚴俊傑拉走之後,也扭頭向著華新這邊看了一眼,兩人目光頓時碰撞在了一起,旋即一觸即分。

華新凝視著周雯立刻扭過去的眼神,不由看著身著婚紗的周雯。

「喂。」

「你看什麼看!」

「小心把你眼珠子給挖出來。」

嚴穎袒護的站在了華新的面前,沖著華新凶神惡煞的道。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新娘子漂亮嘛,我就是看看。」

華新哈哈笑道。

「看什麼看。」

「你又得不到。」

次元間的旅者 嚴穎哼聲道。

「好了,好了。」

「我就帶你隨便溜達溜達!」

嚴穎沖著華新說道。

「好。」

「華新點頭。

「俊傑!」

周雯掙脫開嚴俊傑的手,突然說道。

「怎麼了?」

嚴俊傑反問:「有什麼事等下說吧,先招呼下大家。」

他根本不給周雯說話的機會,就繼續抓向周雯的手。

「我……」

周雯想說,想坦白一切。

可是,話到了嘴邊卻說不出來。

「我肚子有些不舒服,想去上個廁所!」

「怎麼了?」

「怎麼肚子突然不舒服了?」

嚴俊傑關心的問道。

「沒……沒什麼!」

「你先去吧,等下我過來找你!」

當娶則撩 周雯沖著嚴俊傑說道,得到嚴俊傑的答覆之後,周雯便轉身向著後面看去,尋找著華新的身影。一想到華新出現在這裡,周雯的一顆心就提到了嗓子眼裡面。

「怎麼辦才好。」

周雯完全亂了方寸。

既想同嚴俊傑坦白,又白。

箭已在弦上,不得不發。

本以為就這樣過去了,哪裡知道昨天那個突然要了自己清白身子的男人突然出現在了婚禮現場,這讓周雯心裡慌亂的很。

雖然華新同嚴穎走在一起,但是眼神還是下意識的向著周雯的方向瞅了過去。

一瞬間,兩個人隔著很長一段的距離注視到了彼此。

周雯感受到華新的目光,頓時就挪開了。同時,故意偏頭,暗示著華新一邊談談去。華新立刻就明白了周雯的意思,點了點頭。

「華醫生啊,你一個人先逛逛,我去招待下朋友!」

嚴穎領著華新轉悠了一圈之後,就沖著華新說道。

「好。」

「我也正好想去趟廁所。」

華新說道。

「廁所在教堂裡面,自己找去。」

嚴穎指著教堂的方向道。

「好。」

華新點頭,便同嚴穎分道揚鑣,向著教堂的方向走了過去。

周雯見到華新同嚴穎分開了,便看著華新,見華新向著教堂走了過去。

等華新進了教堂之後,她這才環視了一圈左右,見沒人注意自己,便也向著教堂裡面走了進去。

雖然教堂裡面還沒開始舉行儀式,但還有不少人在布置著。

總裁的漠然逃妻 華新進了教堂之後,等著周雯。

見到周雯進來之後,兩人對視了一眼,周雯並沒有開口說話。

人太多,不方便。

華新明白了周雯的意思,便向著教堂裡面走了進去。

隨意打量了一眼,便見到了衛生間的標誌,旋即向著裡面走了進去。

周雯見到華新向著衛生間的方向走了過去,眉頭就不由皺了起來。

「去衛生間,難道他想要?」

周雯腦子裡面瞬間就湧出了這麼一個念頭,她站在教堂裡面便躊躇猶豫了起來。

「去,還是不去?」

周雯的心裡掙扎著,躊躇著。

華新在衛生間那邊等了半天也沒看見周雯的身影,不由從角落裡面探出了頭來,向著周雯看了一眼示意了周雯一下,便再次走過了拐角。

周雯咬了咬牙,決定還是和華新說清楚一些。

畢竟,今天這個場合,如果華新鬧出一點什麼幺蛾子,那她周雯的臉就丟盡了,還會連帶著讓嚴俊傑也丟人現眼,這是她不想看見的情況。

「你……在哪裡?」周雯走過了拐角,就看見了衛生間,不由輕聲道。

(本章完) 「叮咚,叮咚。」

華新驟然從男衛生間裡面探出了頭來,拽著周雯就往裡面拉。

周雯一個踉蹌,高跟鞋叮咚叮咚急促的敲擊著地面,發出悅耳的聲響。

「啊……」

這個時候,周雯才下意識的發出一聲尖叫。

猝不及防之下,就撲進了華新的懷中。

「你流氓。」

「你無恥。」

周雯撲進了華新的懷中,小拳頭就捶打著華新的凶口。

「還不鬆開我!」

「你再叫,再叫就把人給全部喊過來了!」

華新一把抓住周雯的手腕。

「鬆手!」

周雯聞言,聲音嘎然而止。

「好。」

華新這才鬆開了周雯。

「叮咚,叮咚。」

周雯連忙後退了兩步,同華新拉開了一段距離。

華新沒有阻止周雯,只是靜靜的凝視著周雯。

此刻,身著潔白的婚紗,畫著精緻的妝容的周雯,顯得異常的嬌美和聖潔。彷彿天使一般讓人憐惜,惹人憐愛。

「呼呼!」

後退了兩步的周雯鬆了口氣,抬頭看了華新一眼卻旋即低下了頭,陷入了沉默之中。感覺著近在咫尺的華新,周雯渾身都有些不太自在。本是婚禮現場,卻和另外一個男人躲在男士衛生間裡面,怎麼說都不適合。

周雯沒說話,華新也沒說話,就這麼靜靜的看著,兩人之間顯得異常的沉默,這讓周雯渾身更加的不自在。

「你沒話對我說么?」

良久,周雯受不了這種沉默,率先打破了安靜,抬頭凝視著華新。

她彷彿鼓足了勇氣一般,坦然的去接受去承擔應該承擔的責任。

「不是你叫我么?」

華新聳肩,反問著周雯。

「是。」

「是我叫你。」

「但是,你不覺得應該說點什麼嗎?」

周雯凝視著華新,希望華新能夠表態。

「說什麼?」

華新反問。

他自然明白周雯希望他說點什麼。

「你……」

周雯氣急。

「我們的事,你不能亂說,那只是一個錯誤,尤其是在今天這麼一個重要的場合。」周雯咬了咬牙,眼神堅定的凝視著華新,「你必須給我一個交代和承諾。」

「哦……」

「那你覺得我應該給你什麼交代和承諾?」

華新反問著周雯。

「從今往後,我們再也不見。你就當從來就沒看見過我,也不認識我,更不能對其他人說我和你之間的事情,以免打亂我的生活,尤其是今天這麼重要的場合,我不希望你出現騷擾我們。」周雯見華新明知故問,不由斬釘截鐵的說道。

「你說什麼事?」

「我們之間能有什麼事,你不會是搞錯了吧?」

華新立刻以言語告訴周雯,自己的態度。

竹馬青梅兩無猜 「好。」

「希望你現在所說得話,就是你的承諾。」

周雯聞言,最初的時候顯得異常的憤怒。

但旋即反應過來,華新直接什麼都不承認,不就給了自己應有的態度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