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就像以前一樣,稍稍受不了之後,就會跑得遠遠的,消失在她眼前。

韓歡倒是沒想到,一年過去了,她變聰明了,也不再忍氣吞聲了。

這可不是個好現象。

等陸眠說完了,她才無奈的嘆息,稍顯無奈的說,「圓圓,你誤會我了。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是幾個意思?」

「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大敵意?」韓歡范將一軍,「難道,你還在因為我跟少璽在一起而遷怒於我?」

陸眠一口老血差點沒吐出來!

好一個倒打一耙!

頓時,暈乎乎的腦袋,被她氣得血液直衝腦袋,整個人也清醒了幾分,戰鬥力蹭蹭蹭往上漲:「韓小姐這話,我就不愛聽了。從我回來到現在,一直對我虎視眈眈的人,是你吧?要說敵意,也是你對我有敵意才對。畢竟,我剛才可是叫了你嫂子的。」

「那就是誤會。」

韓歡不虧是經歷過風浪的人,一句輕飄飄的誤會,就把這件事揭過去了。

「走吧,少璽還在等著。」

陸眠瞥了一眼她伸過來的手,在她扶住自己的一瞬間,躲開了:「不必了,我不喜歡陌生人碰我。」

「圓圓,你難道還介意我剛才的話么?」韓歡顯得很無奈。

彷彿她在無理取鬧一樣。

陸眠冷哼一聲,「少璽哥哥不在這,你用不著跟我裝。韓小姐,你不招惹我,我們會相安無事。反之,我不會任由別人欺負的。」

說罷,她特意提醒了一句,「慕叔叔可是把我當成親女兒疼的,我要是跟慕叔叔說幾句你的不好,恐怕你都難以嫁進慕家。」

韓歡當初做過的事,她不知道慕家人究竟知不知道。

但是有一點,陸眠知道,如果韓歡自殺逼迫慕少璽跟她在一起的事,被慕家長輩知道了,她難以嫁進慕家。

「圓圓。」韓歡笑意盡斂,臉色冷然,「你這又是何必?」

「不是我何必,而是你何必招惹我。」陸眠哼著民謠小調,把包往肩上一甩,瀟洒的往前走。

看著她的背影,韓歡眸色漸冷。

陸眠,果然不是當初任人拿捏的小女孩了。

西翼大廳,水晶燈散發著璀璨光芒。

慕少言坐在沙發上,在打電話,突然他餘光看到一道人影進來了,側頭去看,他笑了,捂住手機,「哥,你這麼晚怎麼過來了?」

「送圓圓回來。」

慕少言跟電話那邊的人說了幾句,便掛了,放下手機,他往慕少璽身後張望,「圓圓呢?」

說曹操,曹操到。

陸眠拎著包,搖搖晃晃走了進來,「這呢這呢,飯糰哥哥快來扶我一下。」

她是真暈了。

腦袋暈暈乎乎的,看人都帶著重影。

要不是韓歡氣她,她早就上樓休息了,那還會在那跟她廢話那麼多。

慕少言無奈至極,一邊念叨,一邊過去扶她,「你說你,怎麼又喝這麼多?是誰保證過,不會喝得醉醺醺回來的?」 換句話說,現在躲閃跟逃跑是沒用的,這種如同詛咒一般的魔法,不追到目標自己不會停下來。天震雷想通過耗的方式,把攻擊躲掉,根本不可能。就算退一步講,可能躲掉好了,難道要讓天震雷不停不歇的跑幾天、幾個月、乃至幾年?等到那時候,估計提前趴下的是天震雷自己吧。

於是,天震雷以掌為雷,果斷朝追著自己的白布發起攻擊。

轟!

雷光在白布上一閃即消散,彷彿根本沒有造成任何的影響。

「該死!」

天震雷暗罵一聲,果然沒有想象的那麼簡單,確實,如果這白布真能夠輕易被破壞的話,七君子又幹嘛用這樣的手段來對付他?所以,攻擊白布這一方案,目測是走不通的啊。

好戰的天震雷,不論戰鬥經驗還是戰鬥素養,都是不錯,可能還是比不上七君子,但面臨這樣的局面,卻也慌而不亂。既然攻擊白布無效,那就從根源上來解決這個問題。去攻擊幽那麼一個施術者!

想到就做,天震雷瞬時朝幽沖了過去,不過這種事情,難道幽會想不到?當對手無能為力,找不到破解招式方法的時候,最終選擇攻擊施術者,這可是常識好吧。所以對天震雷的反應,幽一點不意外,並且早已做好了準備。

「結界起!」

剎那間,一層層,如同迷宮一般的格子結界出現在幽的周圍。這才是雲風輕剛剛那句「差不多了吧」所真正描述的內容。白布的攻擊,在天震雷第一次接觸雲風輕的時候,就已經可以施展了,根本不用準備些什麼。所以,幽一直在偷偷準備的,其實是在戰場上布置結界!

本來,以天震雷的速度,想要在他周圍布置結界,不太容易。一旦被發現,哪怕只是結界啟動的瞬間,天震雷都完全可能逃出範圍去。但在幽自己身邊布置結界的話,就不可能再被雲風輕吸引著的天震雷給發現了,而幽算準了天震雷會對他發起攻擊,因此天震雷過來的話,就直接中了陷阱。

其實這樣的手段,絕對不是太隱蔽,稍微謹慎一點的,都很容易察覺到問題。但天震雷顯然自信過頭了,輕敵在先,一直沒把七君子放在眼裡,沒抱有任何的警惕之心。再加上幽的白布緊緊追在身後,讓天震雷根本沒辦法靜下心來思考。是以,才那麼輕易的就上了當。

而為了限制天震雷的速度,幽才刻意花心思選擇了這種複雜的多層格子結界。幽很清楚,正常人察覺到結界啟動,知道是陷阱以後,下意識肯定會選擇逃跑,所以憑藉天震雷的速度,幽不得不把結界的範圍擴大,這樣才不至於讓天震雷跑出結界。但結界範圍如果夠大的話,也就意味著天震雷在結界中的活動範圍夠大,並且只是一層結界,對高攻擊力的魔法師來講,也很容易被攻破。

所以,幽使用了一個個如同小房間一樣的密布結界層,只要天震雷還沒有跑出最外圈,那麼他在任何地方,都是被關在小房間里的,活動範圍非常的小。而天震雷想通過強行破壞結界出去這種方法,也不得不一層層的打出去,勢必要費不少精力。

正是為了布置這麼一個特殊的結界,幽才花費了不少時間。要不然的話,早就「差不多了」。

果然,********衝過來對幽發起攻擊的天震雷,躲閃不及,最終被關進了結界當中。而見此,幽直接往後退去,幻影之身穿過結界,退到了最外面。雖然這是一個對付天震雷很好的機會,但幽為人謹慎,絕對不會在這種還不知對方底細的時候冒險。試想一下,要是幽跟天震雷身處一間結界內,而天震雷卻發起了一個足以覆蓋全結界的範圍攻擊呢?那一刻幽豈不是無處可躲了?幽最大的弱點,可就是範圍攻擊啊。

所以這個時候,不用刻意冒險,勝局已定,剩下的交給那條白布就行了。

就在幽一道幻影,退出結界的同時,那一邊,白布居然也跟幽一樣,沒有任何阻礙的,穿過層層結界,繼續向天震雷追擊。沒錯,這就是這條白布的特性,幽的攻擊,如果連這點特殊性都沒有,那豈不是目標躲在封閉的房間里,白布就進不去了?

無論是物理阻礙,還是結界防禦,都是無法限制白布前進的方向!

「混蛋!」

天震雷不是破不開結界,但此時顯然已經來不及了。

情急之下,天震雷以掌為刀,朝追到近前的白布削去。他的手掌之上,覆蓋著雷電,這可是絕對的鋒刃之銳啊。只是一條布,難道還划不開!好吧,這其實已經是天震雷死馬當活馬醫的無奈之舉了,要是他真有這樣想,那先前幹嘛不這麼做?顯然天震雷自己都不認為這一手能夠把白布劃開。

果然是沒用。

白布不是像幽那般進入異空間躲避天震雷的攻擊,而是在天震雷剛剛接觸到白布的一瞬間,就死死纏住了他的手。從手掌,到手臂,繼而到整個身子。白布伸縮有度,無論天震雷如何掙扎,也無法從中脫離出去。不一會兒,天震雷全身上下都被裹得嚴嚴實實,如同木乃伊一般。

「可惡啊!!!」

······

龍三等人跟著夜白終於來到了戰場之上,看到這樣出乎意料的場面,龍三突然感覺,他好像又被夜白給騙了!前一天晚上,夜白說不讓龍三等人進攻,只讓龍三保護自己,並且還只保護他夜白一個。乍一聽起來,龍三感覺很輕鬆,並且還認為夜白十分自私,於是龍三沒有多想,直接就答應了。

直到現在,龍三才意識到,哪裡會輕鬆啊,這根本就是個非常艱難的工作。自從知曉天貴族的來歷以後,很多人都認為七君子不會是天貴族的對手。可實際上呢,看看眼前的戰局,就算有以多打少的嫌疑好了,但守強攻弱的幾個七君子,就沒一個是好對付的。

而七君子當中,唯獨只有夜白是標準的攻強守弱。要是天貴族認為七君子的實力遠遠不如他們,那自然是隨便打打,逮誰打誰了。可現在,天貴族認識到七君子是難啃的骨頭,那麼正常情況下,肯定會選擇先捏軟柿子。況且進攻能力超強的夜白,也確實不適合留到後面。所以,此役過後,不出意外,天貴族會針對性的把目標放在夜白身上! 「嘿嘿。」陸眠傻乎乎的笑,「下不為例。」

咚!

腦袋上,挨了一暴栗。

慕少言板著臉,「我看你就是不長記性!」

陸眠委屈的扁了扁嘴,捂著自己的腦袋,敢怒不敢言。

稍微落後了陸眠幾步的韓歡,此時也踏進了室內,她抬頭,面對上了慕少璽的目光。

她微微一笑,解釋著,「圓圓不要我扶,我拗不過她。」

這話,是說給慕少璽聽的,也是說給慕少言聽的。

「韓小姐。」慕少言聞言,只是禮貌性的沖她頷首示意。

轉過頭來,掐住陸眠軟乎乎的臉蛋,「走,上樓休息去。」

「哦。」陸眠任由他掐著臉蛋,掐了好一會兒,他還不放手,她小聲的商量,「飯糰哥哥,臉疼,你輕點可以嗎?」

兩人就這麼旁若無人的上樓了,慕少璽站在原地,目送著他們的背影,消失在樓梯拐角處。

他一動不動,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韓歡走到他身邊,也看向樓梯拐角處的方向,輕笑一聲,「其實,圓圓跟少言也挺般配的。」

「你說什麼?」慕少璽轉過頭來,神色冷冽。

看向她的目光,沒有一絲溫度。

陰沉得讓人不寒而慄。

韓歡面不改色,笑容依舊,甚至連語調都沒變過,「只是看到他們在一起相處的樣子,覺得般配而已。少璽,你太緊張了。」

「以後這樣的話,不要亂說。」

「我當然不會在少言和圓圓面前說,你放心。」

慕少璽聲音低沉,暗藏警告,「以後,這樣的話不要再說。」

「怎麼了?」韓歡故意曲解,「這話有什麼問題么?」

「少言有女朋友。」

韓歡面色微變,尷尬的抬手捋了一下頭髮,「少言有女朋友了,我怎麼不知道?」

「他該告訴你?」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韓歡暗暗深吸一口氣,「只是從沒聽你說起過,有些意外罷了。」

之前從沒聽說過慕少言有女朋友了,今天突然聽他說起,這件事的真實性還有待考證。

但她多少能感覺到,他不喜歡聽她說這些話。

慕少言和陸眠般配的話。

「時間不早了,走吧。」

韓歡點頭,轉身走了幾步,沒聽到動靜,她再次回頭,「少璽,你不走么?」

「你先走。」

什麼叫她先走?

她笑吟吟的走過來,挽住他的手臂,仰頭討好的問:「你生氣了?」

男人面色冷沉,並未搭理她。

「我也只是隨口一說,你別在意。下次不會了。」

慕少璽拿開她的手,「我讓警衛送你回去。」

「少璽……」

慕少璽已經拿起手機,打電話,當著她的面,吩咐警衛把她帶走。

韓歡臉色變了又變,最終,只是順從的跟著警衛走了。

再留下來沒有意義,只會讓他厭惡。

卧室門關上,慕少言便鬆開了手,陸眠委屈巴巴的揉著自己的臉蛋,一臉怨念。

慕少言抱著雙臂,斜眼睨她,「說說,你們怎麼一起回來了?」

說起這個,陸眠還一肚子火呢,怎麼就這麼好巧不巧的遇上了呢?

還有韓歡,真是氣人! 夜白讓龍三隻保護他自己,不是自私,而是誤導,因為敵人的目標就是他,所以只有他夜白才需要保護!而一旦天貴族對夜白下手,龍三就不得不出手保護夜白,這麼一來,龍三就會進入天貴族的視線,被天貴族給關注。如果天貴族真的是異族的後代的話,那麼天貴族就不可能認不出龍三的身份。

試想一下,如果真這樣發展下去,事情會變成什麼樣?居然有高等級種族保護夜白,也就是說,夜白這人動不得?那麼是只有夜白動不得,還是整個七君子都動不得呢?高等級種族又為什麼要保護夜白?

顧忌!很大的顧忌!特別是對異族後代天貴族而言,他們絕對是不敢輕易亂來的!如此,在沒有搞清楚真相之前,天貴族再不敢對七君子發起進攻,而會把這件事上報給他們的長輩,那群未知的異族。由於龍三隻是在保護夜白,沒有主動發起攻擊,也不可能會把天貴族怎麼樣,所以,對那群異族而言,龍三是友好的,沒有想開戰的意願,只是在正當防禦罷了。

於是乎,不出意外,那群異族會直接找上龍三,把事情問清楚,或者談判。這樣一來,就是直接跳過了阿瞑所說的第一跟第二個過程,直接讓天貴族背後的異族現身!不說阿瞑到時候能不能成功,就是他龍三,再加上一個雪麗,沒準就已經能夠讓那群異族讓出人類大陸來了,反正他們也從來不在乎人類大陸,不是嗎?!

好傢夥,不戰而勝,這才是夜白找上他龍三的真正目的啊!晚上還是白天?之前龍三竟然拘泥於這種問題,結果反倒是被蒙蔽了雙眼,才沒能發現真相。當然,也是龍三對其他幾位七君子實力的不了解,夜白相信他夥伴的實力,所以他才會有這樣的判斷!

先頭部隊的核心,在有火之君烈兵和幻之君幽的前提下,還能當上指揮的存在,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啊!大智如愚,說的可能就是夜白這種人吧。

不過,龍三沒有想到一點,夜白也沒有算計到一點,那就是天玄月這麼個奇特的傢伙。「夜白是我的,你們誰也不許搶!」單單這麼一句話,就已經註定夜白的計劃出錯了。而且,夜白他們還沒有了解到什麼是真正的天貴族,他們完全有些被這第一個出現的天震雷給誤導了,殊不知,天震雷是天貴族當中的異類,是唯一一個沒有「速成」的特殊存在。天震雷,可沒辦法代表天貴族!所以,哪怕是現在,七君子應該還不至於會讓天貴族感到棘手。不感到棘手,又有天玄月的執拗,天貴族肯定還是會如常行動,不可能對攻強守弱的夜白實行針對性攻擊,甚至於,夜白或許才是七君子當中最安全的、最不可能被直接攻擊的那麼一個!

······

「白親~~」冷凝霜撲到夜白身上,水之君會被一招秒殺,那才怪了。要知道冷凝霜可是能夠直接承受夜白『死神鐮刀』的類型啊!

「我們活捉了一個!」冷凝霜指著那邊被白布牢牢包裹住的天震雷說道。

雖然可以確定那些異族不在乎人類大陸,但並不能說他們就不在乎自己的後代了。所以,如果可能的話,七君子是盡量不打算殺死對手的,其他人可以殺,但天貴族的話,就要留活口。因此,這第一個出現的天震雷,七君子是用這種活捉的方式。要不然的話,夜白早就出手了,如今天震雷的狀態,正好方便夜白下手。

結果,冷凝霜話音剛落。

噼啪!

晴空突然又落下一道霹靂,就如同天震雷出現的場面。然後這道雷光,直朝下面被白布裹著的天震雷打去。天雷兇猛,瞬間破除層層結界,真實的劈到了天震雷身上。

「活捉?看來被小看的是我啊!」

黑煙當中,天震雷的聲音響起。憤怒,無比的憤怒,當他天震雷一心想要把這邊全滅的時候,沒料到七君子居然是打算活捉他。誰都清楚,活捉一個人要比殺死一個人難多了!當然,天震雷可能不清楚七君子背後的想法,只以為活捉是為了拿他來威脅其他人。但很顯然,他天震雷被玩弄了,對面根本就沒有真正下死手,完全沒把他天震雷放在眼裡。也就是說,風之君雲風輕可能真的擁有絕對速度,天震雷已經替對手找到了不主動出擊的理由了。

但可笑的是,他天震雷沒有發現這一點,並且還差點真被人活捉了!

「厲害啊,要論破壞力的話,這雷屬性魔法,可能要在火屬性之上了吧。」白斬現身說道,目前已知的魔法當中,火屬性一直被認為是最強攻擊。而如今天震雷的雷屬性,彷彿已經刷新了眾人的認知。

幽的白布固然厲害,但說到底,任何幻系魔法,都是以道具來支持的。有道具,就能夠被破壞,所有魔法,必然都有弱點。當白布纏上天震雷之時,也就意味著此刻的白布是實體狀態,這種時候,只要有足夠猛烈的攻擊,就能夠破掉幽的魔法。

只是一般魔法師,在被牢牢包裹的狀態下,很難有效調動魔法元素,所以幾乎不可能憑藉自己來破除。至於外界靠別人來幫忙,倒是個有效的方法,只是唯有足夠猛烈的攻擊才能夠打破白布,但足夠猛烈的攻擊在打破白布的同時,往往也會對裡面的人造成十足的傷害。因此,一旦被纏上了,就很難逃脫。而天震雷能夠憑藉一己之力,從裡面強行突破出來,此等實力,已經算得上是人類的巔峰了。

烈兵撇了撇嘴,雖然不爽,但也不得不承認,這雷屬性魔法的破壞力,確實是在火屬性之上的。不過雷屬性在造型、防禦等方面,顯然又是不如火屬性的。任何屬性,都有各自的優劣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