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有人驚呼出聲,「天吶!她該不會就是東方先生的前妻,叫什麼秦菲?"

一時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秦菲吸走了,就連準備跟楚婉兒死磕到底的東方豪宇也朝著秦菲看了過去,眼底的欣賞和愛慕明顯得都要溢出來了。

楚婉兒氣得恨不能咬碎一口銀牙,但她必須要忍住自己嫉妒得快要發狂的情緒。

秦菲這個賤人,憑什麼搶走東方玉卿?

憑什麼奪走本該屬於她的光環?

還有秦菲身上的裸色晚禮服,貼合的剪裁完全的呈現出她曲線必露的姣好身材,完全就不像是匆忙找來救場的。

難道秦菲早就識破了她的陰謀,所以才事先準備了兩套晚禮服?

很快楚婉兒又否決了她的猜測,覺得她那件事做得悄無聲息,秦菲不可能有所察覺,肯定只是巧合罷了。

可能是顧忌到秦菲穿著高跟鞋,東方玉卿走得很慢,寬厚的手掌輕扶在秦菲搭在他手臂上的小手,偶爾瞥向她的眼神更是溫柔至極。

被迫離開的楚婉兒自然也看到了這一幕,嘴裡嘟囔著:恬不知恥的狐狸精。

跟隨在楚婉兒身後的東方豪宇估計是聽到了,所以故意假咳了一聲,嚇得楚婉兒趕緊收回視線。

因為人多眼雜,所以東方豪宇讓沈闊帶著楚婉兒從後門離開。

將楚婉兒打發走後,東方豪宇狀似無意地靠近東方玉卿,「哥,大伯剛才在找你,你快點跟我過去。」

東方玉卿本想拒絕的,卻被秦菲回握了一下手,給了她男人一個「我沒事,你儘管去忙」的眼神。

走之前,東方玉卿還寵溺地摸了摸兩個小傢伙的腦袋,輕聲提醒:「你倆要乖,陪媽咪玩開心一點。」

「OK!」兩個小傢伙再次呈現出了龍鳳胎的默契。

秦菲倒是無所謂,既然來這裡就是做好了心理準備的。

其實失憶后的秦菲也跟東方玉卿出席過一些宴會,但像這種具有特殊含義的家宴還是第一次,心理難免是有所忐忑的。

「媽咪,這裡人好多,我想去吃冰激凌。」東方王妃突發奇想。

東方王子微蹙眉頭,不過倒也沒有戳穿妹妹的謊言。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王妃妹妹應該是想溜出去找剛才那個小男孩。

「呃……待會媽咪陪你去好嗎?」秦菲微微下蹲,幫女兒系好了公主裙上的蝴蝶結。

「可是我就想現在吃,我可以自己去的,反正這裡是爺爺的家,安全有保障的耶!」東方王妃絞盡腦汁,生怕自己的親媽會反對。

秦菲嘴角微抽,突然覺得女兒長大了,這伶牙俐齒的小模樣愈發的招人喜歡,以至於她都不好意思拒絕。

「媽咪,我陪她去。」王子小朋友言簡意核,說話的神態儼然是東方玉卿的翻版。

雖然知道宴會廳四周布置了不少安保人員,但秦菲還是不忘叮囑:「那你們注意安全,不要到處亂跑。」

兩個小傢伙默契地對視一眼后,異口同聲道:「OK,seeyoulater!」

秦菲但笑不語,看著兄妹倆牽手離開。

說實話有那麼一瞬間,她還是蠻有成就感的。

見兩個小傢伙走了之後,有個年輕女孩走到了秦菲跟前,輕蔑地說道:「你要是個知書達理的女人,就不該在今晚這麼重要的日子跑來給老壽星添堵。穿得這麼妖嬈,是存心給我表哥戴綠帽子嗎?」

秦菲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裙子,這是她特意挑選的一件最為低調的款式,不論是面料還是顏色都是中規中矩,哪裡有妖嬈的元素?

不過秦菲很快捕捉到一個重點,這個女孩是東方玉卿的表妹。

真正妖嬈的是她才對,橘紅色的長裙走到哪兒不是更加顯眼?

分明是她長了一身猴毛,還要控訴別人是妖怪。

究竟是誰給她的自信,讓她跑到自己面前撒野的?

秦菲淡淡的挑眉,「我這條裙子都叫妖嬈的話,那你穿的就不妖嬈了?」

很顯然女孩被秦菲的話噎住了,羞愧難當,「你……那我也跟你不一樣,至少沒有長一張狐媚子的臉。」

秦菲勾唇淺笑著,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啊?

女孩原本想乘勝追擊,再懟秦菲幾句的,可惜有人朝她們這邊看了過來。

不過貌似還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瞬間變得眉開眼笑。

秦菲順著女孩的視線望去,居然看到了避之唯恐不及的阮小梅,多少有些膈應。

阮小梅跟秦菲心照不宣地裝作陌生人,這樣也好,避免了左右逢源。

軟小梅上前挽住了年輕女孩的手臂,「小祺,算了吧,來者是客,別跟有些人一般見識。」

軟小梅說話的嗓音很輕柔,說話的口吻完全像是把自己當成了主人似的。

秦菲似笑非笑的看了軟小梅一眼,覺得這女人的智商也不是很低,怎麼就被唐可馨玩弄於鼓掌之間呢?

年輕女孩一向聽軟小梅的話,忍不住嘟囔了幾句,「小梅姐,你就是太過善良了,對付有些狐狸精就不能心慈手軟!」

軟小梅拉了拉年輕女孩的手,迅速轉移話題:「好了,我都不介意的……你陪我去給大伯送禮物吧!」

不管怎麼說秦菲現在都是東方玉卿的女人,她不能讓事態惡化,否則會牽連到她。

聽到禮物,女孩頓時被轉移了注意力,「我聽說小梅姐這次特意準備了一份大禮,是什麼呀?」

軟小梅故意賣了一個關子,「呵呵,待會你就知道了。」 之前是個人武力戰敗,現在棋盤上斗用兵也是慘敗,顧天縱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用兵的慘敗似乎更讓他絕望。

本來以為自己能夠在戰場上找回面子,可是現在看來,從頭到尾自己根本就在方昊天的掌控之中。

自己的堅持,以及努力只是笑話?

真不甘心啊!

顧天縱落地踩在一塊石頭上,默默盯著方昊天將蘇小婉摟在懷中快速朝著外邊掠去。

「你不攔住他?」

顧天縱身後突然霧化,一道陰影飄出聲音中帶著疑惑。

「攔住?有用嗎?」

顧天縱轉過身,盯著陰影說道:「現在他回去已經晚了,我們的目的達到了,我在棋盤輸給了他,但是他在別人的棋局中也只是棋子。棋子與棋子之間的戰鬥只是笑話。贏了又能如何?輸了又能如何?能夠改變局勢嗎?」

顧天縱的話讓陰影感到了一種深深的悲哀,真不爽的感覺,可是又能做什麼?

他們都不過是大人物手中的棋子,或許有點重要,但也是可以拋棄的。

陰影也深知這一點,他沒有多說,只是轉身隱沒,消失不見。

沒有任何人阻攔,方昊天帶著蘇小婉來到了一處窪地,將她放下后臉色變得難看幾分。

蘇小婉雖然沒事,但顧天縱最後的那一句話他已經聽到了。

蘇護怕是凶多吉少了,就算不死也肯定是重傷。

這樣的消息,對方昊天來講無所謂,但對於蘇小婉來說怕是晴天霹靂。

方昊天忍不住在想,接下來自己該做什麼?才能夠讓這個女孩不會遭到傷害?

畢竟一切都是因為他才使得她被擄走,他的父親也才被人針對。

看來很有必要趕緊跳出棋盤,否則一切都在被人算計。

這種生活令人厭惡啊!

方昊天心中愈發冰冷,已經不想再多說一句話。他蹲下身體想要抱著女孩趕緊離開。

就在此時,蘇小婉突然睜開大眼睛,無辜的眼神令人心中發軟。

「醒了?感覺如何?」

方昊天聲音很輕。雖然他檢查過她並沒有發現大礙,但出於擔心還是要問一句。

蘇小婉望著盡在咫尺的臉蛋,感覺心尖暖洋洋的。她仰著頭,笑著說:「我沒有事情,謝謝王爺救了我。」

方昊天點點頭,神色不變,接著說道:「我們現在趕緊回城,不然所有人都在擔心你。」

聽到方昊天的話,蘇小婉臻首輕點,伸出手掙扎站起來,身體搖搖晃晃,顯然還是有些迷糊。

方昊天有點兒擔憂,攬住她纖細柔弱的腰肢,完全沒有注意道手心的柔嫩以及滑膩,道:「小心點。」

沒有任何語氣變化的言語,讓蘇小婉有點兒失望,不過她很快笑了起來。

因為方昊天終於抱她了,而且他的手掌好溫暖好有力量。

一種安全感,在蘇小婉心中縈繞。

方昊天抱緊了蘇小婉,沒有任何停留,伸手撕裂虛空,眨眼沒入其中,隨後消失不見。

方昊天離開的原地,一道身影突然間出現,站在了之前蘇小婉躺的石頭上。

「去得真快!」

「顧天縱還真是一點用處都沒有,又失敗了。」

「這個方昊天確實是打仗好手啊,對此人還真的不能小看,一定要小心謹慎一點為好,不然的話隨時都有可能成為人皇翻盤的棋子。」

「但這次行動也不是沒有收穫,至少後手已經埋下,雖然短時間裡還沒法用,但可以作為致命一擊的。」

「只是挑選什麼時機好一點呢?」

身影的主人摩挲著下巴,陷入了沉思之中。

哧啦。

武親王府中,方昊天帶著蘇小婉從天而降,一落地,四周的衛兵就迎了上來。

「王爺!陛下緊急找您進宮。」

來自皇宮的衛兵,在方昊天面前禮貌下拜,隨後退到一邊,恭敬等候。

方昊天眉頭微皺了一下,他本來還想著先讓蘇小婉好好休息的。

正想要開口,蘇小婉好像知道方昊天想說什麼,低聲說道:「王爺去吧,陛下的事情要緊。我已經沒事了,就是累了一點,王府很安全,沒人敢來。」

方昊天聞言點點頭,隨後轉身對著那個衛兵說道:「走吧,直接進宮。」

說完,他先一步踏入虛空,消失了。

衛兵心中一驚,不過很快撒開腿朝前追上去。

見到人離開,蘇小婉面色凝重幾分。

突然間,蘇小婉腦海中都是那個女人的話:「你是一個不錯的女人,可惜沒有找對人。方昊天就是一個武痴,而且還是一個太監喲……為了修鍊甚至連男人的象徵都不要了。雖然看起來陽剛,實際上已經沒了慾望。與其跟著他,不如讓我帶你一起品嘗人間極樂……」

「不是,不是的,肯定不是的……」蘇小婉慌忙搖頭,將這一段記憶從腦海中打散,在心中不斷給自己打氣說:「這個女人說的沒有一句話是真的,所有的都是假的。」

深吸一口氣,蘇小婉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半路上看到了方昊天經常所在的位置,腦海中竟然又一次油然而生那一段詆毀方昊天的話語,揮之不去,久久讓她感到心驚膽顫。

不能再想了!

蘇小婉心中糾結到了極點,可是越不想,腦袋中突然出現這一段時間來,方昊天對自己冷淡的態度。

每一次展露心思,對方昊天明示暗示,可他都是視而不見,避之不及。

「呼!」

「難道我真的沒有辦法抓住他的心?」

蘇小婉輕聲呢喃,手不斷顫抖,她的眼睛都沒有辦法睜開了,因為每次想到方昊天若即若離的模樣,心就一陣疼痛,疼的眼前都黑了。

「小姐!」

「小姐!」

蘇小婉還在想著,突然被喊聲驚醒,急急忙忙拉回思緒,轉身一看,穿著一身白裙的蘇若面帶驚喜,沖了過來。

「蘇統領。」

蘇小婉開心叫著,兩人很快相擁在一起,淚珠滾滾滑落。

這一天的事情真讓人心驚膽顫,就算是飽受了磨礪的心,也忍不住感到這個世界的寒冷。

兩人互訴心聲,淚流滿面。過了一陣,才稍微緩了緩心情,不再情緒激動。

……

此時的皇宮中,方昊天神情嚴肅,拳頭緊握,雙眸中怒焰熊熊,好像能夠將一切燃燒乾凈。

面前的床榻上,一具可以說幾乎沒有生機的身體,身上各處都是傷痕,煙熏火燎,已經看不到面目。這樣的人怕是救不活了。

皇帝坐在塌邊凝視太醫,令太醫愈發緊張。

半晌后太醫跪下叩頭道:「陛下,恕老臣無能,鎮東大將軍所受之傷來自靈魂,不管肉身再怎麼醫治,只要靈魂之傷無法剔除,肉身也會被灼傷,直到死亡。老臣如今也沒有任何辦法。」

「好了,你下去,讓太醫署眾人前往藏經閣查閱典籍,想盡一切辦法給我找到救治辦法。」

皇帝威嚴下旨,不容拒絕的話,讓這個太醫身體一滯,隨後退下。

「你怎麼看?」

現場很快只剩下三個人。

一個已經幾乎沒有氣息,所以現場說是兩人也不為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