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就在這時,剛剛那種被人鎖定的感覺再次傳來。

葉飛大驚道:「不對,不對,有危險。」

楊娟有些不解的道:「你在說什麼?」

「有危險,剛剛就是這種感覺。」說著,葉飛向四周看去,只見在馬路對面的一輛小腳車裡,一支槍管正對著自己,葉飛大驚。

趕緊把楊娟撲在了地上,只聽硼的一聲,一陣槍響,子彈正好擊在剛才兩人站立的旁邊的車窗上,那車窗瞬間被擊碎。

楊娟,掙紮起來,要衝過去把那槍擊男子抓住,但是那槍手開了一槍后,就快速的駕駛著汽車離開了現場。

「不要追了,我們快離開這裡。」葉飛在身後大叫道。

無奈,楊娟只能跑回來,這時,楊正正好把車開到了這裡,上車后見兩人緊張的樣子道:「怎麼了?」

「剛剛那個槍手又出現了,他朝我們再次開了一槍,看來他確實是針對葉飛的。」

楊娟趕緊把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

楊正聽了,趕緊啟動車子,快速的離開了球場,向家裡開去。

車子一路上高速行駛,不一會兒就到了家裡,一進家門,就見葉志鴻正準備帶著保鏢要出門,見葉飛平安回來了,大喜道:「啊,嚇死我了,我正準備帶著他們出來救你們了,我在電視里看到了你們那裡出事了。」

葉飛聽了,道:「爸,準確的說,這次事件是因我而起,因為他們的目標真的是我,已經向我開了兩槍了,不過都被我躲過了。」

葉志鴻聽了,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別害怕,爸會安排更多的人保護你的。」

「爸,我並不害怕,但是我不想因為我,讓更多無辜的人受到傷害,你明白嗎,我們現在必須馬上找出這個幕後的兇手,我不想天天生活在恐懼之中,您明白嗎?」

看著自己兒子有些失去理智的話,葉志鴻想了想道:「好,我一定全力幫你找出真兇,但是你一定要沉住氣,知道嗎?」

葉飛聽了,拚命的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葉飛的電話響了,只見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打過來的。

葉飛想了想接通了電話道:「喂,你是誰?」

而這時,對面卻傳來一個非常陰森的聲音道:「哼哼哼,葉飛是吧,哈哈哈,今天你真是幸運,居然能躲過我的兩次必殺,你讓我在殺手界的名聲受到了侮辱,你現在激怒我了,你猜猜我給你準備了什麼禮物?」

他話一說完,就聽到對面出現了一個女子的聲音,葉飛一聽大驚,這是英子的聲音,於是有嘶吼的聲音道:「你想幹什麼,她是無辜的,你不能傷害她,如果她因此受到傷害,你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殺了你。」

「葉飛君,你不要管我,英子願意為你而死,啊。。。」

接著就傳來英子一陣的哭嚎聲和毒打聲。

「嗯,如此可人的小姑娘,我真是不忍心下手,我有些等不及要進入她的身體了,哈哈哈哈。」

「王八蛋,你不能傷害她。」葉飛聽了他的話,心中絕望的吼道。

「明天上午十點,諾卡薩大樓,只能你一個人來,不能報警,如果我發現你報警或者帶著別人來了,我就殺了她,當然如果你不來,我就把她強姦后,再殺了,啊哈哈哈哈!!」

說完,那邊就掛斷了電話。

見葉飛接完電話后,有氣無力絕望的樣子,葉志鴻覺得不對勁,於是問道:「小飛,是誰?」

葉飛整理了一下思緒后道:「哦,沒事,沒事,我有些累了,我先去房間了。」

說完,葉飛就向房間里走去。

這時,楊娟跟著走了進來道:「到底怎麼回事,你必須馬上告訴我,我是你的保鏢,我有權知道。」

「我很累了,如果你不介意看著我光著身子的樣子,我不是很介意在一位女士面前脫衣服。」

說完,葉飛就脫掉了自己的上衣,同時手放在了腰上,準備脫褲子。

楊娟不以為意,她不相信他會如此無恥,在自己一個女生面前脫褲子,反而一臉笑臉的看著葉飛,那意思就是你有種你脫呀?

葉飛見狀,搖了搖頭,刷的一下就把自己的褲子連著內褲一起脫了下去,全身赤裸的展現在楊娟的面前。

楊娟看著他那強壯有型的身材,以及身上那渾厚的本錢,一時眼睛竟有些移不開了,張著嘴巴定定的看著那裡。

葉飛沒好氣的道:「你看夠了嗎?」

楊娟馬上反應過來,趕緊用雙手捂著自己的眼睛,做出一副要哭的表情道:「啊,天呀,我還是個黃花大閨女呀。」

葉飛見她雖然把眼睛捂起來了,但是絲毫沒有出去的樣子,他也不介意,就這樣光著身子大搖大擺的走進了浴室。 第二天一早,楊錚就起床了,並寫好一封信后,放在了自己的床頭柜上。

然後悄悄的來到外間,找了一把車鑰匙,偷偷的開著車子向市區而去。

他剛走不久,英子的母親就上門來了。

林樂冰上前問道:「哦,惠子小姐,請問有什麼事嗎?」

英子的母親山田惠子道:「嗯,我是想問問,我們家英子在你們家嗎?」

林樂冰想了想道:「哦,英子好幾天都沒有來我們家了,怎麼了,英子出什麼事了嗎?」

山田惠子臉色有些蒼白的道:「英子從昨天下午出去后,到現在一直還沒有回來,我找遍了她能去的所有地方,我以為她來你們家了,我現在很無助。」

林樂冰聽了,趕緊道:「你先等等,我去問問我兒子啊。」說完,趕緊跑到兒子的房間里去。

「小飛,你怎麼還沒有起床呀,小飛,小飛。。」

見房間里沒有回應,林樂冰覺得有些不對,趕緊推開房門,卻見裡面哪裡還有葉飛,趕緊進去衛生間里看了看,依然沒有人,轉過身,卻見桌子上放置著一張紙。

林樂冰趕緊拿起來一看,大驚,只見上面寫著:如果我十一點還沒有回來,請趕緊報警,諾卡薩大樓,但是十點之前,絕對不能報警,英子有危險。

林樂冰大叫一聲「啊,小飛不見了。」趕緊跑了出去,這時葉志鴻也從書房裡走了出來,有些不解的問道:「怎麼了,小飛怎麼了?」

「志鴻,小飛他不見了,他去救英子去了。」說著把手中的紙遞給了葉志鴻。

這時,楊正兄妹也聽到聲音后跑了進來,見葉志鴻一臉的嚴肅,趕緊道:「葉先生,到底怎麼回事?」

葉志鴻把手中的紙雙遞給了楊正,楊娟一把就搶了過來,看了上面的字,一把扔給了楊正,然後就向外面跑去。

楊正急道:「你要去哪裡?」

楊娟邊走邊道:「我要去救他,他不能有事。」

「那你知道諾卡薩在哪裡嗎?」

楊娟聽了,身形一停,是呀,諾卡薩在哪裡呀,自己在這裡約人生地不熟的,我去哪裡找。

楊正這時衝上來道:「你別急,我陪你一起去。」

說完,兩兄妹一起向外面跑去。

諾卡薩大樓位於里約的北部郊區,是一片正在建設的樓盤,周圍沒有什麼人煙,葉飛打聽清楚了后,就沿著高速一直向北部而去。

現在才八點半,還有一個半小時,而從這裡到北部大概需要一個小時的車程,還來得及。

一個小時后,葉飛終於來到了諾卡薩所在的郊區,這時,電話又響了起來。

拿起電話一看,卻是楊娟打來的,葉飛不想她們來參合,狠心掛斷了電話。

諾卡薩大樓是一座高層建築,主體已經完工,葉飛來到大樓下面,這時電話再起響起,卻是一個陌生的電話。

葉飛接聽道:「喂,我已經到諾卡薩了。」

「很好,我看見你了,你坐升降機到十八樓來。」說完,對方就掛斷了電話。

葉飛抬頭看了看這高高的摩天大樓,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來到了升降機的邊上,走上去后,按了個十八樓。

升降機來到十八樓后停了下來,葉飛緩緩的走了進去。

轉過一道走廊后,只見前面是一間很大的房間,英子倦縮在角落裡,衣服凌亂,裙擺之下,襪子已經破爛,而腿上還有一些血絲和手指抓過的血痕。

葉飛見狀,心中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大怒著對那臉上有著一刀疤痕的黑人道:「你說過,你不會傷害她的,你這個禽獸。」

「哈哈哈,反正你們兩個今天都得死,就讓我享受一番也不錯啊,不過這RB小妞確實還可以,很是緊緻呀,哈哈哈。」

英子看著這惡魔對著葉飛狂笑,眼中的淚水泊泊的向外流著,這時,那黑人舉起手中的槍,惡狠狠的對葉飛道:「對不起了,我也是拿人錢財,於人辦事,願到了天堂,上帝會保佑你。」

說完,就準備扣動扳機,這時,英子對著葉飛慘然一笑,然後用盡全身力氣,對著黑人男子沖了過去。

只聽啪的一聲槍響,同時,他也被英子撞得身形一晃,手中的子彈從葉飛的身旁射了過去。

英子死死的抱住這黑人的腳,黑人男子心中大怒,掉轉槍頭就向英子開了一槍,這一槍正好直接爆了英子的頭,英子軟軟的身體轟然倒在了地上,但是她的嘴角卻有一絲絲的笑意。

葉飛見此情景,驚叫了一聲:「不要呀,英子,啊不。。。」

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力氣,快速的沖了上去,待那黑人男子轉過頭來之際,一把抱住了那黑人男子的手臂手子在地上一滑,出現在了黑人男子的身後。

黑人男子的手臂被他這一扳,發出一聲慘叫,那手中的槍,瞬間掉在了地上。

葉飛見狀,快速撿起地上的槍指著黑人男子開了一槍,黑人男子瞬間倒在了地上。

由於這一槍並沒有打在要害部位,這男了並沒有死亡,而是倒在地上非常恐懼的對葉飛道:「哦,你不能殺死我,如果你殺死我了,你就永遠也不知道是誰要陷害你了。」

葉飛聽了,趕緊問道:「快說,到底是誰要害我,快說?」

那男子卻並不說,葉飛火了,再次向他的大腿上開了一槍道:「你說不說,到底是誰?」

男子再次一聲慘叫,在地上拚命的掙扎后終於求饒道:「你不要殺我,我說,我說,是卡洛斯,是卡洛斯。」

「哪個卡洛斯?」

「就是貧民窟A區的那個卡洛斯,是他給我錢讓我來殺你的。」

葉飛聽了,記在了心裡,然後雙眼通紅的道:「既然如此,你就去死吧,你這個禽獸。」

「啊,不,你說過不殺我的,不。。。」

啪啪啪啪連續開了四槍,葉飛才癱坐在地上,看著已經死得不能再死的男子。

好久后,才上前,抱起已經香消玉隕的英子,向樓下走去。 葉飛抱著英子的屍體,從升降機里走了出來,此時楊娟正好從外面沖了過來。

見他懷中的女子好似已經沒有了生命的跡象,上前道:「葉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快說呀?」

葉飛慘然一笑道:「哈哈哈,英子死了,我的英子她死了,我怎麼這麼笨,總以為國籍會讓我們彼此互相難受,但是我從來沒有問過我的本心,我到底愛不愛她,直到她奮不顧身的衝過去,笑著為我擋子彈的時候,我才知道,我是多麼的喜歡她,哈哈哈,我葉飛就是個大笨蛋,上帝老兒,你故意整我,既然你都已經給予我了,為何又要從我的身邊奪走她,啊。。。。我不服。。。。。」

楊娟看著他如此癲狂的樣子,她從來沒有見過,以前總覺得他玩世不恭,喜歡作弄人,沒想到他也有如此傷心的時候,看得她心裡好難過,好想上前抱著他的頭,好好的安慰他一番,可惜她能嗎?連她自己也不知道。

這時,外面響起了警車的聲音,同時,葉志鴻也快速的從外面沖了過來,見著他懷中的英子,葉志鴻直搖頭道:「怎麼會這樣,小飛,英子怎麼會這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葉飛見警察還未過來,對葉志鴻道:「是A區的卡洛斯,是他指使他這麼乾的,這事不能讓警察知道,我要親手殺了他,父親,我知道您有辦法找到他,您願意幫助我嗎?」

看著葉飛堅定且有些悲傷的表情,葉志鴻無法拒絕他的這個要求道:「好,你先回去休息一下,我馬上派人找這個卡洛斯,可以嗎?」

葉飛聽了,點了點頭,這時,英子的媽媽山田惠子面無表情的走到了葉飛的面前,看著葉飛懷裡的英子,身子有些搖晃的走上前,輕輕的接過英子,口中喃喃的道:「英子,我的孩子,不要怕,我們現在就回家,不要怕,媽媽會保護你。。。。。」

就這樣一直說著,緩緩的向遠處走去,走了一段路程后,也許是累了,也許是腳下被絆倒了,與懷中的英子一起摔倒在了地上。

這時,遠處開來了許多輛車,車子停下來后,從車子里走出來許多黑衣黑墨鏡的男子,快速來到山田惠子的身邊,將她扶起來,同時幾人把英子從她的懷中抬走。

山田惠子瘋狂的拍打著抓住她的那兩名男子,而遠處,一位個子瘦小的老人拄著拐杖從車裡走了出來,看著這一切,身子同樣有些搖晃。

好久后,那老人在兩名黑衣人的幫助下,坐在輪椅上,推著來到葉飛的向前道:「我想你就是葉飛吧?」

葉飛只是點了點頭。

然後這老人又對葉志鴻道:「閣下應該就是大名鼎鼎的葉先生吧?」

葉志鴻道:「請問閣下是哪位?」

「我叫本田康夫,想必聽我的名字就應該知道我是英子的親人,沒錯,我是他的爺爺,英子的事情,我不怪你,但是如果有了那人的下落,請告訴我,我想親眼看看那人到底是誰,希望葉先生能答應我這個請求。」

葉志鴻道:「我會的。」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本田康夫也沒有過多久留,道了聲「謝謝」后,就被黑衣人推著離開了。

這時警察終於來了,那警長對葉志鴻道:「葉先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葉志鴻對那警長道:「里諾警官,我兒子是名球星,但是他的女友英子小姐被人綁架了,結果他來解救英子小姐,很遺憾,雖然殺死了匪徒,但是英子小姐也因此被槍殺了。」

與那警察周旋一番后,父子兩回到了家裡。

而對面的英子家裡,早已人去樓空,只給葉飛的母親留了一個電話號碼,告訴她,如果有了消息,可以打這個電話。

葉飛回來后,楊娟在他的身邊形影不離,生怕他去做傻事,一個人去找那卡洛斯報仇。

而葉飛卻一個人坐在卧室里,靜靜的,就這麼靜靜的看著窗外,想著曾經與英子一起的美好時光,也許有些東西,當他失去以後,才發覺他的美好,而自己卻不知道珍惜,前世如此,這世依然如此。

到了第二天中午,葉飛依然滴水未進,楊娟有些擔心的道:「葉飛,你就吃一點吧,如果你不吃,你怎麼有好的身體去為英子報仇,難道你就讓英子就這樣白白的死去嗎,難道你就不怕以後這幕後黑手還會繼續對你或者你身邊的人下手嗎?」

葉飛聽了,好像想起了什麼道:「對,你說得對,只有我更加強大了,他們才會對我敬而遠之,我不能讓英子白白死去,我一定會把他們都殺光,為英子報仇,我不會再讓他們傷害我的親人和朋友,以及愛我的人和我愛的人。」

楊娟聽了,有些啞然,葉飛從地上站起來端起桌子上的東西不開始大口的吃了起來,不一會兒,一大盤的食物就被他吃光了。

然後抹了抹嘴巴道:「楊娟,你教我武功吧?」

「你說什麼?」楊娟以為自己聽錯了,於是問道。

「我不想以後遇到這樣的事情顯得束手無策,所以請你教我武功吧,最厲害的那種,可以嗎?」葉飛明亮的眼睛盯著楊娟的眼睛,楊娟有些吃不消他那灼灼的眼神。

於是道:「練武很苦的,你能堅持下來嗎?」

「我不怕,練足一樣的苦,我一樣堅持下來了,你就不要推辭了,好嗎?」

楊娟聽了,只能道:「哦,那好吧。」

葉飛見她答應了,起身道:「那我們就開始吧。」

楊娟有些驚訝的道:「現在?」

「對,現在,我不想在浪費我的時間,麻煩你了。」

「好吧,你如果想要練武,先從內功心法開始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