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就在那個女服務員剛想要說什麼的時候,卻被身邊的人趕緊拉住,隨即一個接過玉佩之後,沒有任何停頓,便趕緊為蘇沐全額的退換了當時購買時的錢。那一沓子錢出現在蘇沐手上的時候,他臉上的神情很為平靜,沒有想著繼續找事的意思,而是將自己的卡遞了過去。

「沒有密碼,就是我剛才挑選出來的那幾樣,刷吧!」

「好的。請您稍等!」

很快玉器店的服務員便給蘇沐將東西包好,當然蘇沐並沒有一下子將剛才挑選好的東西全都買下,而只是有選擇的挑了幾件,不過就是這樣,這價值也算是不菲了。下來的話。竟然是兩百萬。當慕容勤勤瞧著蘇沐簽單時候,上面顯示出來的數字之時,眼皮忍不住一陣跳動。

兩百萬的東西,就這樣眼皮不眨一下的買下。以前的這個小師弟,現在看來真的是改變不少。一會的話,真的是要問問他現在是做什麼的。

「師姐,你下午沒有事吧?要是沒事的話,咱們去喝一杯咖啡吧。就在咱們學校旁邊的左耳,怎麼樣?」蘇沐笑著問道,以前他第一次走進左耳的時候,便是慕容勤勤領著他進去的。

「行,我反正是沒事的。」慕容勤勤點頭道。

「那走吧!」蘇沐說道。

等到兩人走出玉器店之後,裡面的議論聲才悄然響起來。

「你們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個男人這麼有錢,那個女的卻要為一千塊錢在這裡喊上半天。」

「你快點別說了,要是被經理知道你剛才那樣做,差點耽誤了一筆這樣大的聲音。會罵死你的。」

「噓,你們可誰都不能說出去!」

「真的很羨慕那個女人啊,我要是有個那樣富的男朋友該多好。」

……

蘇沐並沒有開車過來,而是打車過來的。就因為這樣的打車,手中又拎著一個皮包。這樣的裝扮真的是讓慕青勤勤很為好奇。不過幸好這裡距離江大的左耳倒是沒有多遠,所以很快便到了那裡。等到兩人走進左耳之後,當蘇沐的身影剛剛出現的瞬間,章靈筠便發現了。

「小筠姐。」蘇沐招呼道。

「蘇沐。你可算是來了。」章靈筠走上前笑著道。

「什麼叫做我可算是來了,小筠姐。我怎麼就不能來了。我不但現在會來,以後我還會在這裡工作。所以說小筠姐,以後還請多多照顧啊。」蘇沐笑道。

「你的事情定下了?」章靈筠驚奇道。

「是的,定下來了。」蘇沐點頭道。

「那好啊,行了,既然你有事,就先忙,我一會給你們送過來兩杯咖啡。那邊靠窗的位置不錯,去吧!」章靈筠臉上的開心笑容是裝不出來的,她是真的很高興。

等到兩人在窗前坐下,等到章靈筠將咖啡端上來之後,慕容勤勤瞧著蘇沐的眼神已經是很為奇怪,那樣子像是恨不得將蘇沐給解剖開來好好研究下似的。

「師姐,你這樣看著我有點發虛,你想要知道什麼,你就直接問吧,我是絕對會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蘇沐笑著喝了一口咖啡說道。

中午時候喝的那些酒,雖然沒有辦法對蘇沐構成什麼影響。但是現在坐在這裡,喝著一杯咖啡,眼前坐著一個美人,身邊的環境又是那樣的優雅,真的是一種享受,這樣的一幕會讓你的心情不由自主的變的安穩起來。

極品神印少主 「蘇沐,你現在到底是做什麼的?你怎麼會有那麼多錢?你怎麼會和這裡的領班認識?還有我怎麼感覺你身上好像多出很多秘密那?」慕容勤勤問道。

「師姐,你還真的是很不客氣啊,讓你問你一下子問這麼多。我不過只是一個小公務員而已,而且現在還是處於休息階段,估摸著還有段時間才能夠上班。到時候就在這裡了,至於說為什麼我還有那麼多錢,是因為我會辨別古董的真假。瞧見沒有?這就是我在古玩街撿漏得到的古董。靠著這些撿漏的古董,我算是小有一筆錢吧。至於說和小筠姐認識,這更簡單,因為我大學的時候,在這裡做過一段時間兼職,那個你應該知道的。」蘇沐說道。

「我是知道,但真的不知道你的人生會這麼精彩。」慕容勤勤感慨道。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慕容勤勤是絕對不敢相信,以前那個什麼都不懂,懵懂的小男孩如今成長的速度是這樣的快,快到連她都需要仰望的地步。

「別說我了,倒是你,師姐,你現在過的怎麼樣那?大學畢業之後就沒有了你的消息,所以我一直不知道你現在是做什麼的。」蘇沐問道。

「我嗎?」慕容勤勤臉上露出一種自嘲般的笑容。

「怎麼了?師姐,不方便說嗎?」蘇沐問道。

「能有什麼不方便說的,我大學畢業之後,原本想著是能夠進入到娛樂圈發展的,但誰想到那裡的黑幕太深,所以我便沒有能夠進去。記得當時有個導演說想要讓我陪著他上床,只要我答應的話,就會帶著我進去,並且讓我成為女一號。蘇沐,你是知道我的,我怎麼可能答應那樣的事情,我直接給了他一巴掌。

從那件事情之後,我便再也沒有能夠進入到娛樂圈。死了那個心之後,我便開始找別的工作,先後在很多行業工作過。你或許都難以想象,我做過培訓班的教師,我做過酒吧的伴舞,我做過人體模特,我做過銷售…現在的我,在一家基金會之內工作,勉強能夠混點日子。

剛才讓你看到的那一幕,真的是感到很不好意思。其實那塊玉佩我是很喜歡的,但我最近真的是有點缺錢,所以就想著還回去。沒有想到她們竟然不給退,如果不是遇到你的話,我想我到現在恐怕還在那家玉器店之內和他們糾纏。蘇沐,是不是覺得我現在很慘那?」慕容勤勤有些自嘲般道。

曾經風靡一時的校花,如今變成這樣,還真的是很讓人感覺到無奈的。

不過這也和慕容勤勤的性格很符合,如果說慕容勤勤真的要是答應潛規則的話,她現在早就紅了。蘇沐知道慕容勤勤別看是那樣的大大咧咧,但整個人還是比較有原則的。什麼事情能做,什麼事情不能做,她有著屬於自己的底線。否則的話,也絕對不會混成現在這樣。

稍等下,基金會!

當這樣的字眼映入到蘇沐腦海的時候,他突然有了一個想法。 總裁的點心小妻 既然慕容勤勤是做基金會的,既然她現在對這個行業是熟悉的,那麼是不是可以幫她一把。要知道蘇沐現在手中掌握著的那筆錢真的是夠多的,一直以來蘇沐都有個想法,那便是將這筆錢做成一個全方位的經營。

像是需要做慈善的時候就做慈善,像是需要投資的時候就做投資,像是需要當做基金的時候就當做基金…總之只要這筆錢能夠更好的利用著,能夠幫到社會,蘇沐就會感覺到值了。

當然這麼一筆錢,首要前提是必須有著一個誠懇可靠的人執掌,而眼前不就是有著這樣一個現成的嗎?想到這裡,蘇沐便覺得有門。接下來只要對慕容勤勤進行一番考驗,確定下她這些年還是和以前一樣,那麼這筆錢,蘇沐就直接交給慕容勤勤,又有何妨?

「師姐,我怎麼會笑話你那。你這樣做是因為你有著自己的底線,我為你到現在仍然能夠保持著這樣的原則而感到高興,說真的,像是師姐這樣的女人,在這個社會上,真的是不多見了。」蘇沐笑著道。

「是啊,是不多見了,真夠傻的吧!」慕容勤勤感觸頗深道。

以前擁有著夢想,想著成為如夏花般燦爛的女人!

現在那?卻變成這樣,變的像是枯秋般寂寥。

就在蘇沐想著安慰下慕容勤勤的時候,突然間從門外面走進來一個男人,沖著他們便走過來,而當慕容勤勤瞧見對方的時候,神情不由緊張起來,臉色當場大變。 劉伯陽和老貓跟著安吉麗娜來到酒吧的內室,這裡面竟然別有洞天,安吉麗娜打開了一個黑色的柜子,拿出一支造型精美的雙筒****說:「y國貝萊塔生產的****,四號口徑,可以撂倒一頭大象,如果你們想在摩洛根這種鬼地方有東西傍身,我想這正是你們需要的。」

劉伯陽接過沉重的****把玩了一下,這支槍應該不是量產型的,胡桃木槍托油光鋥亮,金屬件上篆刻著花紋,槍身修長而精美。

****子彈和霰彈槍子彈是一樣的,按照號碼來區分口徑,常見的是十二號,也就是說一磅純鉛分為十二份就是子彈的重量,十號獵彈就是大約四十五克重量,而普通步槍子彈的彈頭才只有十克左右,可見這支槍威力之大,說能撂倒大象並不誇張。

劉伯陽和老貓對視一眼,顯然沒想到安吉麗娜一個女人竟然私藏了這樣的槍支,能在摩洛根生存下來的人,果然都是不簡單的。

但劉伯陽卻只是把玩一番后還給了安吉麗娜,說道:「這種槍是每一個男人的夢想,可對我來說,撂倒大象並不是目的,我如果帶著它走在路上,太礙眼了。」

「是嗎?那你們能不能告訴我,你們來摩洛根到底想做什麼?」安吉麗娜問道。

「這個……怎麼說呢?只能說是考察吧,我想在這裡做點事情,首先就要了解一下這裡的風土人情。」劉伯陽笑道。

「真是個奇怪的傢伙,在摩洛根做點事情,虧你想得出來。」安吉麗娜搖了搖頭,把雙筒****放回柜子里,又拿出一支雷明頓五連十二號霰彈槍說:「年輕人,我記住我說的話,摩洛根的局勢遠比你們想象中要嚴峻得多,國王跟叛軍的勢力正在駁火,就你們這幾個衣著光鮮的年輕人,無論遇到他們哪一方都是很麻煩的。不過既然你們已經來到了這裡,我勸你們回去已經沒有意義了,這把m國貨應該能帶給你們好運氣,但是如果你一定要那種能連的卡拉什尼科夫自動步槍什麼的,我就要讓你們失望了。」

說實話,劉伯陽本身是不太懂槍的,也根本不知道所謂的卡拉什尼科夫自動步槍是什麼玩意兒,況且到了他這種實力,槍已經派不上什麼用場。但是安吉麗娜說的也有道理,他和老貓固然是不需要槍,但喬凡娜、莫妮卡以及卡莫王子,最好還是能有點傢伙式傍身,關鍵時刻也能起到威懾的作用。

想到這裡,劉伯陽接過了雷明頓,檢查了一下槍膛和槍機,槍支保養得很好,滑膛內乾乾淨淨,機件動作可靠,更為重要的是,這種槍使用的十二號子彈便於補充,隨處都可以買到。

「那麼,我應該付給你多少錢呢?」劉伯陽問。

安吉麗娜擺擺手道:「不用,這槍算我看在老種馬的份兒上,借給你們的,如果你們還能活著離開摩洛根,記得把它還給我就好。」

「你就這麼信任我們?」劉伯陽笑問。

「當然,老種馬帶來的人是不會錯的。」

「這裡還有一盒子彈,二十五霰彈,如果你只是把它當成一種威懾武器,省著點用,夠你用一陣子的。」安吉麗娜道。

「非常感謝,安吉麗娜女士,您是個好人!」劉伯陽是由衷的感謝安吉麗娜,連稱呼都變成了「您」。

把那支雷明頓以及那盒子彈都裝在一個長方形的黑匣子里,劉伯陽讓老貓拿著,然後又從內室里走了出來,剛回到酒吧裡面,就看到一夥黑人流氓正圍著喬凡娜和莫妮卡,肆無忌憚的挑逗著,而喬凡娜和莫妮卡早就抓狂了,喬凡娜用力甩開那個抓著她手腕的傢伙的手,怒斥著什麼,可非但沒有讓那幫傢伙知難而退,反而更加的鬧騰起來。

劉伯陽和老貓大怒,冷著臉就要朝那邊走過去,安吉麗娜的臉色也變了,伸手抓住兩人道:「我認識他們,這件事讓我來處理!」

劉伯陽看了看安吉麗娜,沒說什麼。

安吉麗娜大步走到那伙黑人流氓的身前,冷笑道:「貝坎,你們這群混蛋居然有膽子在我的酒吧里鬧事,當我安吉麗娜是死人嗎?」

那伙黑人流氓中為首的一個,抬眼看了看安吉麗娜,笑道:「我親愛的安吉麗娜老姐姐,您可別發這麼大的火兒,我們這怎麼能算鬧事呢?我只是想請這兩位遠道而來的美女小姐喝杯酒而已,畢竟我們奇瓦瓦小鎮還從沒來過如此美貌的小姐!」

「滾開!」莫妮卡怒道:「誰要跟你們一起喝酒,拿開你的臟手!」

被砍身邊一個黑不溜秋的傢伙指著莫妮卡的鼻子道:「該死的婊子,你說話給我客氣點,知道我們貝坎大哥是誰嗎?他在這一帶……」

話還沒說完,莫妮卡一巴掌就扇在這個黑鬼的臉上,然後轉頭對老貓怒喊道:「袁大鵬,你是死人嗎?還不快來把這群蒼蠅轟走?!」

老貓瀑布汗,不過他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對脾氣的媳婦,當然不能坐視不理,擼起袖子就要上去大幹一場,而劉伯陽也對安吉麗娜說道:「看來這幫小子色膽包天,不太給您面子,不過不要擔心,讓我們來料理他們!」

安吉麗娜怎能不擔心,這個叫貝坎的小混混可不是一般人,他的一位遠方叔叔是奇瓦瓦小鎮上的政府軍頭領,專門鎮壓叛軍的,所以貝坎是少數幾個敢不給自己面子的人,如果這兩個遠道而來的愣頭青得罪了他們,肯定不會有好果子吃!

但劉伯陽和老貓可不管這些,從他們的字典里從來不知道什麼叫「怕」,尤其是老貓,擼著袖子走到貝坎那幫人的身前,二話不說,抄起一支啤酒瓶子就砸在貝坎的腦袋上,「啪!」的一聲,只聽貝坎一聲嚎叫,捂著腦袋連退數步,指縫裡當即就迸出血來!

動手了!

頓時外面打撞球的那幾個白人大漢都沖了進來,酒吧里那唯一的侍者——那個黑人小伙也趕緊躲的遠遠的,安吉麗娜有心想要阻止衝突已經來不及,站在後面很是著急!

「媽的!這王八蛋真敢打我,上!給我揍死他!」貝坎氣急敗壞的吼了一句,其他的流氓們頓時張牙舞爪的朝老貓撲了過去,可老貓一拳一個,直接全都把他們轟倒,手裡的碎瓶茬連著捅了好幾個人,頓時整個酒吧里全是鬼哭狼嚎!

整個過程,劉伯陽一直站在後面冷眼旁觀,根本就用不著他出手,而安吉麗娜也顯得很吃驚,顯然沒想到老貓竟然有用如此不俗的身手。

這一幫看似囂張跋扈的黑鬼流氓,真動起手來比紙老虎還紙老虎,連給老貓當菜都不夠,三下五除二就全部放倒,最後老貓還輪圓了胳膊對準貝坎的腮幫子連扇了十幾巴掌,把貝坎扇成了豬頭,貝坎捂著臉捂著腦門連著倒退數步,推出了酒吧的大門,惡狠狠的威脅著:「媽的,有種你們就別跑!給我等著!」

說完拔腿就跑,他那幫狗腿子也屁滾尿流的爬起來,一溜煙跑出了酒吧。

等他們全都跑出去之後,安吉麗娜才神色複雜的對劉伯陽說道:「你們快走吧,他去喊人了,再不走你們會有麻煩的!」

「我們走了你怎麼辦?」劉伯陽問。

「不用管我,他們不敢拿我怎麼樣,我在這個鎮子上有人,快走!」安吉麗娜催促道。 這個社會有些人真的以為自己有點錢就能夠囂張跋扈,真的以為錢能夠解決一切。所以在金錢的魔力催動之下,他們就會變的為所欲為。尤其是當拿著錢,能夠辦成很多會讓美女驚艷的事情之後,他們發現原來想要讓美女跟著你,只要花錢就成,他們的這種私慾會越發的膨脹著。

這樣的私慾觀,尤為以眼前的這位最為顯眼。

這位剛才進來的時候,蘇沐便已經透過玻璃窗發現,他是開著一輛奧迪,穿的吧也是人五人六的,身上這套衣服下來怎麼也得有著大幾千銀子。更為刺眼的是他的頭髮,染成紅色不說,還很為囂張的梳成那種貝克漢姆的髮型。這樣的人真的要是出現在外面的話,絕對會被當做非主流對待的。

而像是咖啡館這樣的地方,突然間冒出這樣的男子,也真的是讓人感覺到匪夷所思,因為他和這裡簡直就是格格不入的感覺,那種衝擊感實在是太過於強烈。

真的要是說到容貌的話,蘇沐真的是對他不敢恭維,不能說長得丑,而是長的不怎麼好看。你說你長成這樣,低調點唄,還非要這樣,真的是讓人感到崩潰。

「勤勤,你怎麼會在這裡?」

當這樣的一個極品男人出現在這張咖啡桌前時,瞧都沒有瞧蘇沐一眼,直接盯著慕容勤勤問道。他戴著墨鏡,卻沒有摘下來,臉上涌動著的是一種憤怒的神情。

就好像心愛的玩具,被人生生搶走似的,感到十分的憤怒。

慕容勤勤在瞧見他之後,趕緊站起身,解釋著道:「袁帥,你聽我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不是我想的那樣,是哪樣啊?慕容勤勤,你倒是夠狠的啊。竟然敢騙我?你不是說你下午是要去什麼做瑜伽嗎?我給你辦的瑜伽卡你怎麼不去做那?現在卻跑到這裡來會小白臉,你這是存心想要給我戴一頂綠帽子是吧?我要不是過來辦事,湊巧瞧見的話,你是不是真的就準備瞞我一輩子那?」袁鐵渾然不顧一切喊道。

這一嗓子,頓時喊得整個左耳的人都開始向著這裡看過來。

章靈筠發現這裡的事情之後。說著就趕緊向著這裡走來。別說這裡是蘇沐在。哪怕不是蘇沐,作為大堂領班,章靈筠都是絕對不會允許有人在這裡大吵大鬧的。真的要是誰想吵鬧就吵鬧那麼一下,左耳還怎麼做生意那?

蘇沐的神情當場陰沉下來!

這算什麼?自己被當做第三者了嗎?簡直就是可笑的笑話!不過這樣看起來。慕容勤勤倒是過的也不是那麼幸福,竟然會有著這樣的人當男朋友。

「袁帥,真的不是像你想的那樣,這個是我的師弟,是我在江大時候的師弟。我們今天正好是湊巧碰上了。所以才會來這裡喝杯咖啡的。還有這裡是外面,你能不能別這樣大喊大叫,你不怕丟人嗎?」慕容勤勤直接道。

「丟人?我怕什麼丟人?我的女朋友都背著我出來和別的男人廝混,我還害怕丟人?慕容勤勤,別忘記你是什麼樣的身份?你答應做我的女朋友了已經,你就應該聽我的話。你要是再敢和別的男人鬼混,你媽的那件事情我就不管了,她是死是活我可就永遠不再管。別忘了,城管局那種地方可不是誰想要影響就能影響到的。到時候你媽絕對會被抓起來的。」袁帥說著間話語中的威脅意思便濃烈起來。

也就是這樣的話語,讓慕容勤勤當場便合上嘴,臉上湧現出矛盾掙扎的神情來。

原來是有原因的!

就說眼前這位也不是當初追求慕容勤勤的人,原來這其中還是因為有著慕容勤勤母親的事情在裡面,所以才會被這個袁鐵這麼理直氣壯。難道說慕容勤勤的母親真的是有什麼事情了嗎?不然的話她為什麼說自己很缺錢。會將那塊一千塊錢的玉佩拿去再換回錢來。

要真的是那樣的話,倒是不能夠袖手旁觀。

「這位先生,這裡是公眾場合,是我們左耳咖啡。您如果是想著喝咖啡的話,就請您坐下。不然的話。還請您盡量剋制下,不要大聲喊叫。」章靈筠走過來微笑著道。

「你他娘的…咦,美女,你是這裡的領班嗎?」

袁帥貪婪的掃過章靈筠那高聳著的乳峰,眼底毫不掩飾的流動著淫蕩的,瞧著章靈筠,那眼神給人種彷彿想要將衣服給撥開的意思。

很為邪惡!

就是這樣的一個眼神,便讓蘇沐很快將袁帥打入黑名單,宣判了死刑。蘇沐瞧向慕容勤勤,臉上露出一種懷疑的神情,那意思是在說,師姐,難道說這就是你找的男朋友嗎?剛才還在理直氣壯的呵斥你,現在那?卻當著你的面,就這樣勾搭起別的女人來。

你這品味真的是越來越讓我感到無語了!

章靈筠心底也將這個袁帥罵死了,但表面上仍然是保持著笑容,「真的很抱歉,我們這裡是不允許這樣大喊小叫的,您要是有什麼事情的話,就請出去解決。現在他們在這裡是我們的客人,我們自然有義務讓他們享受到一個安靜的喝咖啡環境。」

「呦喝,你這意思是說,你們這裡還給別人偷情當擋箭牌是吧?」袁帥頓時揚眉道。

「袁帥,你在胡說些什麼那?我雖然答應做你女朋友,但你應該知道,我是因為什麼才答應的。再說我也只是剛剛答應,你少拿你是我男人的身份來教訓我。再說別說我們沒有結婚,哪怕是我們結婚了,我也不會事事都向你彙報的,難道說我就沒有出來會朋友的自由嗎?還有,你剛才不但羞辱了我,還侮辱了我的朋友,你現在就向我的朋友道歉!否則的話,我是不會和你繼續交往下去的。」慕容勤勤聲言厲色道。

這麼一陣話,頓時讓袁帥的脾氣也給激起來,他盯著慕容勤勤狠聲道:「慕容勤勤,你還真的把自己當回事了?你知不知道,只要我一句話,你就得從我們家的基金裡面滾出去。你要是沒錢的話,你拿什麼生活?就你這樣的,還想著當我們基金的未來老闆娘嗎?你賠嗎?

你讓我向他道歉,你沒有事吧?你竟然讓我向他這樣一個人道歉?哈哈,慕容勤勤,你真的是越混越沒有前途了,我是對你徹底的失去信心了。你現在給我聽好,只要你跟我走,我還能夠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否則的話,我是絕對不會這樣放過你的。咱們兩人的關係不但會斷掉,你也別想救你媽了,就讓你媽留在城管局那邊,等著接受思想教育活動吧。」

「我…」袁帥的這話,聽在慕容勤勤的耳朵裡面,無疑于晴天霹靂。

是啊,慕青勤勤能夠拒絕袁帥,但她母親那?要是她現在真的一走了之,或者說真的為了圖一時痛快,就這樣拒絕掉袁帥的話,她媽絕對會被留在城管局那裡的。就她媽那個身體情況,怎麼能夠留在那裡?那樣的話,她媽絕對會受不了,頂不住的。就算是不為了自己,也要為了她媽著想啊。

「我…」

「師姐是絕對不會向你道歉什麼的,你也別再想著師姐會讓你像是以前那樣控制威脅著。 跟不上天才愛的腳步 師姐不就是在你家的基金裡面上班嗎?就沖你這樣的態度,我都懷疑你們家的基金是不是有著黑幕?師姐,阿姨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來處理就是。至於這位主兒,你還是直接和他斷了吧。」蘇沐平靜道。

「呦喝,你這是想要英雄救美嗎?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城管局就是那麼好對付的嗎?」袁帥挑釁道。

「我不認為我是誰,我卻也不相信你能夠控制住城管局。袁帥是吧?慕容勤勤是我的師姐,所以我看在她的面子之上不給你計較,你現在趁早給我離開這裡。不然的話,我真的會讓你後悔的。」蘇沐淡然道。

對付像是袁帥這樣的人,蘇沐甚至連興趣都沒有。

終於出手了吧?你說你半天忍著不動,真的不知道你這是想要做什麼。真是的,你要是早點動手的話,又豈能看著這樣的小丑在這裡表演。

章靈筠嗔怨般的瞪了一眼蘇沐,蘇沐微微一笑。

兩人之間的這種對視一笑,看在袁帥眼裡卻變成了暗送秋波,眉目傳情。 錯愛總裁 這讓袁帥情何以堪?自己的女朋友和這個傢伙約會,現在自己相中的女人,又被這傢伙給搶走。而且關鍵是這傢伙分明是一副如魚得水的樣子,難道說這傢伙是做鴨的不成,不然怎麼可能這樣?

沒錯,絕對是當鴨的!

「你這個當鴨的,你…」

袁帥的這話剛喊出來,蘇沐的神情便不由一沉,一記惡狠狠的眼光掃過來,直接命中袁帥之後,冷漠道:「你說我是當鴨的?你這張嘴真的是臭不可聞。師姐,他是誰?」

「他叫袁鐵,是盛京市內一個基金會的會長兒子,這個基金會叫做袁氏基金,是做慈善的。」慕容勤勤直接道。

「做慈善的袁氏基金嗎?」蘇沐嘴角浮現出一抹壞笑,當這樣的壞笑露出之時,章靈筠知道,這個什麼袁帥該倒霉了。你說你好好的非要招惹蘇沐幹什麼,你這不是純心自討沒趣嗎? 劉伯陽一想也是,安吉麗娜能在奇瓦瓦小鎮上開酒吧生存下來,而且還敢私藏軍火,肯定有她的過人之處。於是他沒再說什麼,馬上帶著老貓喬凡娜等人往外面走,這不是他不負責任,而是他很清楚,如果他繼續呆在這個酒吧里,才是真正的給安吉麗娜添麻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