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就是它嘍。”軒轅瑩瑩伸指一點,頭上懸浮的石碑便自化作一柄十字架,樣式與賢世手中的無異,其上也是流光蘊轉,一看便知不是凡物。

看到這十字架的瞬間,賢世的心是哇涼哇涼的,自己來此的目的便是取了這十字架,但現在看來,這十字架似乎是被軒轅瑩瑩當做墓碑之用。那自己若是取了,跟拋她墳又有什麼區別?

賢世抱拳行禮:“呵呵,不瞞前輩,我就是爲了這十字架而來,既然被前輩用作墓碑,那晚輩離開便是。”

“恩?你不要啦?本來我還想送給你呢。”軒轅瑩瑩面露不解,不知賢世怎麼突然轉變了注意。

“我若取了,等若是拋前輩墳墓,實屬不敬。”賢世道貌岸然,心中卻是癢癢難耐不已。

“咯咯,你這人,真是虛僞,想要取走便是,不過你卻要答應我一個條件才行。”

賢世聽軒轅瑩瑩這麼說,頓時大喜,但又想到軒轅瑩瑩要求自己做的,肯定不是什麼容易辦的事情,還是探聽清楚爲好。想到這裏,賢世便開口道:“不知前輩讓我答應什麼事情?”

軒轅瑩瑩點着小腦袋,想了想說道“跟我合體,帶我一起走就行了。”

“合,合體?”賢世抹了抹額頭冷汗,心中卻是已經想到了,這般如此的那一幕幕:“怎麼合體?”

軒轅瑩瑩突然就紅了小臉,直看的賢世不解莫名,但下一刻賢世卻激靈靈的打了個冷戰,只因軒轅瑩瑩一句:“你這人,端的是猥瑣,心中淨是想些污穢的東西。”

“我胸中所想,你……”

“咯咯,我會讀心術呦。”

賢世頓時臉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想到自己自與軒轅瑩瑩見面,自己心中所想便無所遁形,皆被她所知,那剛纔自己的虛僞面目,豈不是如同小丑一般,可笑之極。

照耀軒轅瑩瑩的光芒,突然閃爍了幾下,而軒轅瑩瑩的軀體也變淡了一些。軒轅瑩瑩突然神色一正道:“我時間不多了,很快就要再次陷入沉睡之中,現在你或許不解,但日後你自然能夠明白,我雖身死,但三魂爲散,七魄未消。”

“我魂魄已經極其虛弱,必須依靠這墓碑才能繼續存在,我將進入墓碑之中沉睡,你無事不可打擾與我。你是天定之人,日後定然有能力幫我重塑肉身。你現在不比多問,天定即是天註定,我現在無力抗天,自然不能泄露天機。日後自然有人爲你解惑。”

軒轅瑩瑩越說越虛弱,身形已經化作了一道淡影,似風中燭火一般,隨時都有可能消失在天地之間。

賢世聽着軒轅瑩瑩一大堆不着邊際的話,心中雖有不解,但也不知從何問起,至於軒轅瑩瑩所說,什麼上天註定云云,賢世壓根就不信這些。見軒轅瑩瑩隨時都可能消散,賢世抓緊又問道:“你怎麼知道我日後定然有能力幫助你重塑肉身,你又怎麼能肯定我一定會幫你呢?”

“我雖無肉身,但道行未消,咯咯……時機成熟,你自然得知,到時你一定會幫助與我。”軒轅瑩瑩言罷便化作流光,融入頭頂十字架之中。而後,那十字架也自發出一聲嗡鳴,兀自飛來與賢世手中的十字架融合在一起。

一時間…… 第七十四章 十方俱滅

三柄十字架終於融合一處,一時間這整片空間都被十字架散發出的神聖光芒照耀。經得這光芒一照,周圍的花草都再搖曳起來,似乎頗爲的歡喜。繼而,在賢世目瞪口呆的注視之下,這些花草竟然已肉眼可辨的速度急速成長。

而這光芒照耀,賢世也覺得渾身舒坦,就連盤坐識海之中的度世,都自出來,感受這光芒照耀的舒爽之感。

良久,光芒才自散去,花草亦不再搖曳,然而此時這些花草,都高大的如同百年古木一般。

度世雙手合十,喧了聲佛號:“此物不得了啊!”

賢世也笑道:“早就覺得有些熟悉,現在終於露出了廬山真面目,西施給的書籍之中有此物的記載。”

……

西施所授的書籍之中,也僅僅記載了外形與名字而已,這十字架正反兩面,都刻有八卦圖案,分別代表了八個方位,乾天、坤地、震雷、離火;巽風、坎水、艮山、兌澤。

由於書中所述簡略,並未使用之法,賢世與度世二人正值討論,突然賢世腦中靈光一閃,自有軒轅瑩瑩的聲音響起:“上天.下地.東.南.西.北.生門.死位.過去.未來十方,而此物威能無匹,有鎮守十方之威能,故名曰:十方俱滅。”

“十方俱滅乃爲人皇伏羲所鑄,曾以此物推演天機。然,天機不可測,伏羲冒犯天顏,天怒降下懲罰,將十方俱滅威能封印,導致如今的十方俱滅,已經沒有當初的威能。”

“但十方俱滅,本就是伏羲爲推演天機所鑄,而後雖經上天封印,但此物威無匹就連上天也不能將之毀滅,不然也不會用封印了。如今的十方俱滅,唯一的能力便是內部世界,稱之十方空間,就是你現在腳下的這片土地,這裏能夠幫助兵主悟道,只是你現在還未達到那樣的境界,所以沒有感覺罷了。”

之後,賢世腦海自然而然的出現了,十方俱滅的使用之法,但種種能力都被封印,如今已經淪爲輔助修道的法器,攻擊之能已經不必當年。

以意識溝通之法,賢世早已熟練掌握,度世在識海之中之時,賢世就是依此法與之溝通。軒轅瑩瑩的聲音在賢世腦海響起,賢世並不覺得奇怪,反而問道:“前輩寄宿在十方俱滅之中?”

軒轅瑩瑩道:“不,我寄宿在你識海之中,我在這裏發現了一些有趣的東西呢。佛門端的是無恥之極,竟然讓你修煉佛門之法,但是這佛法在你身上出了些問題,導致你除了佛門金身之外,竟然還有兩個分身。這兩個分身雖然還未成型,但是我能感覺到,跟你道貌岸然不同,這兩個你很是邪惡。”

賢世聽了心中頓時大喜,心知軒轅瑩瑩所說的是識海之中的血色圓球與烏黑圓珠,他早已對這兩個分身有所擔憂,此時聽軒轅瑩瑩的語氣似乎知道些什麼,賢世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連忙問道:“那依前輩看法,是否要將這兩個分身出去,省的日後反噬本尊?”

“原來你已經知道了?這兩個分身並非是你自己修成的,而是殺戮欲與邪惡念頭的集合體,日後反噬的可能性極大,除去也好。本來我還想教你分身祭煉之法,既然你不需,那就算了吧。”

軒轅瑩瑩語調甚是調皮,賢世自然聽出了其中意味,連忙說道:“要要要,請前輩賜教。”

“咯咯,聽你喊我前輩,我怎麼就覺得這麼開心呢。”軒轅瑩瑩繼續出言調笑,心中也卻是如她所言一般,賢世喊她做前輩,在她看來,沒有比這更值得開心的事情了。賢世識海之中,軒轅瑩瑩左左瞧右看的觀察着血色圓球與烏黑圓珠,歡喜之餘卻又想到:“要是這傢伙日後知道了自己身份,會不會揍我呢?”

賢世自然是不知道軒轅瑩瑩的小心思,只聽她這般說,賢世也是非常上道,連忙又說道:“前輩前輩,還請前輩叫我分身祭煉之法。”

見賢世這般上道,軒轅瑩瑩也顧不得賢世日後是否會找她算賬,清了清嗓子,語氣老成頗有長輩對晚輩的訓誡之意:“我將分身祭煉之法,與十方俱滅的祭煉之法印入你腦海之中,你可要時時休息,纔不枉我一番苦心吶。”

賢世聽了心中大喜,連忙道:“晚輩自當謹遵前輩教導。”

“恩,你可以讓你那佛身在十方空間中修煉,必然有意想不到的好處,我要沉睡了,你日後無事不要來擾我。”

軒轅瑩瑩說罷,賢世自然感覺到腦海中被印上了,分身與十方俱滅的祭煉之法,當下歡喜不已,卻是沒有感覺到,識海之中一小片區域似乎被封印了起來,而這塊區域正是軒轅瑩瑩的棲身之所。

此時的軒轅瑩瑩,正在賢世識海之中捧腹大笑,只是由於封印的關係,賢世不能聽到。賢世前世與軒轅瑩瑩乃是舊識,而且關係不淺,只是軒轅瑩瑩不說,而且還趁賢世記憶尚未恢復,大肆佔起了賢世的便宜,當初她乃是喊賢世做前輩的丫頭,如今聽賢世喊前輩,她自然是非常的歡喜了。

與軒轅瑩瑩交談,描述起來繁複,其實不過是瞬間而已,意識交談之法,玄妙非常,飛凡人所能理解。但時間再斷,賢世也有那麼一瞬間得愣神,度世與賢世本事同體一人,自然知道他正在與軒轅瑩瑩交談。但交談的內容,度世就不得而知了,畢竟他現在並未身處識海之中。

賢世將印在腦海的祭煉之法研習了一遍,之後便對度世道:“賊禿,前輩交代,讓你在這片小世界中修悟禪法。”

度世聽聞一愣:“賊禿?你我本是一人,誰是賊禿?”

賢世就地盤坐下來道:“枉你修研佛法,怎地就不得經意?之前坑起人來,臉不紅心不跳,喊你個賊禿你還跟我唧唧歪歪的,鑽研你的佛法去,我要祭煉了這十方俱滅,另外還要處理了識海中的隱患,你休要多言。”

“阿彌陀佛,你莫不是在那位女施主那裏受了氣,將和尚我當做出氣筒使喚?哈哈,我坐禪去了。”度世說着便飄身來到那墓穴之中水晶棺之上,就地盤坐下來,修研佛法去了。

而賢世識海之中的軒轅瑩瑩,自然也看到了度世盤坐在自己遺骨上悟禪的一幕,但她卻也不生氣,反而是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不知小心思在盤算些什麼。

賢世按照軒轅瑩瑩傳授之法,首先便開始處理識海之中的隱患,之後在祭煉十方俱滅。而度世也自盤坐禪悟,十方空間之中一時間也平靜下來,花草方向飄散,而是有聲聲鳥鳴傳來,但這卻是無法進入賢世、度世兩人之耳了。兩人卻是辜負了這一片方外美景。 有道是山中方數月,世上已千年。這片天地乃是十方俱滅之中自成的十方空間,十方俱滅曾經雖然威能無匹,但也不敵天道,無法演化天道自成的月升日落,是以賢世也不能準確計算過了多久。

賢世按照軒轅瑩瑩所傳之法,解決了識海之中的隱患,那血色圓球與烏黑圓珠,雖生出了自己的意識,但還不成氣候,與賢世本尊不能相提並論,是以祭煉這兩具分身,賢世倒也沒費什麼功夫。

待的心中自有所感,覺得能夠將圓球與圓珠的生滅掌握在一念之中,賢世這才放下心來。繼而又祭煉了十方俱滅,一經祭煉,十方俱滅的種種妙用之法,賢世胸中都自了然,但畢竟是曾經被封印過,而今尚未解封,種種威能都無法施展。

即便如此,賢世胸中也已明瞭,日後修煉有成邁上道途,這十方俱滅所生之十方空間,對兵主悟道的益處絕對是非同小可的。是以,得十方俱滅雖不能立即就提升了自身實力,但日後卻必然能獲益匪淺,長遠打算下來,賢世心頭也就沒什麼遺憾之感了。

解決了識海隱患,又得一修道利器,賢世胸中可謂是欣喜至極。這日,兩項祭煉完畢,賢世也自站起身來,見度世扔在悟禪,賢世也就沒有打擾。心中一動,便有黝黑門戶出現前賢世面前,一步邁出就來到了外邊的世界。

仍是在地底大廳之中,只是原本位於祭壇之中的門戶,卻是消失不見了。掃視四周,賢世發覺勞基已經離去,心中也無甚想法,徑直走向地道口,隨後便出了地底,來到地面之上。

依舊是一片廢墟,但血跡斑斑的地面,卻時刻表明着,這裏曾經發生了一場激戰。然而,這些血跡都已經乾澀,屍體應該是被人帶走了,賢世也就收起了蹭點鮮血吸收的念頭。

“如今我自身實力想提升也無善法,反倒是幾位分身,想提升實力卻很容易,特別是那血色圓球與烏黑圓珠,只要有殺戮就能提升。”賢世心中暗自盤算,不久便打定主意:“去天人城市走上一遭。”

主意打定,賢世也不願多在此地停留,但如何離開卻成了難題。邊走邊盤算,但走出好遠也沒想出什麼辦法,若是徒步前進,走到就近的天人聚集地,還不知道需要多久。正值焦急,賢世猛然瞥見一座小山丘。

當即眼前一亮,還記得那天自己在山丘上看天空之戰,之後卻有幾個吸血鬼出現,而且當時他們也是步行。那麼,就說明吸血鬼的城堡,估計離此地不遠纔對。想到這一點,賢世心中鬱氣進去,邁步間都輕鬆了許多,徑直朝山丘另一邊走去了。

然而,吸血鬼這種生物,力量倒不見得強悍,能力也不怎麼地,唯獨速度極佳。雖然同樣是步行前進,但賢世的速度卻遠遠比不上吸血鬼,以至於導致日落西山,賢世才遙遙看到前方,有座建築,似似城堡。

“媽蛋……自求多福吧,雜碎們。”賢世心中直罵娘,已經是打定了主意要將胸中鬱悶都發泄在吸血鬼身上。

夜幕緩緩降臨,賢世也來到城堡前。這城堡本就地處荒涼,旁邊枯木爲伴,趁着夜色更顯得鬼氣森森,不是有蝙蝠撲騰着蝠翅飛過,更爲城堡平添幾分詭異。

“老鼠飛天,怪他媽嚇人的。”賢世暗暗嘀咕,但也肯定了這城堡中有吸血鬼存在,因爲據賢世猜測,吸血鬼與蝙蝠乃是同類,所謂物以類聚,鬼以羣分。

嘭嘭——

賢世來到鐵門前,直接就擡腿將兩扇大門踢飛,擺明了就是來找茬的。而城堡之中的人也並未讓賢世失望,聽到聲響便有幾道身影急速竄來。

“桀桀……桀桀……”

黑影乃是人形,但夜色中雙目閃爍赤紅之色,嘴齒見又有怪笑發出,怎麼看都不是正常人類。“垃圾也來找死。”賢世只一眼便看出,這幾隻吸血鬼不過是小角色,與那日在小山丘上所殺的不能同日而語。

賢世也不廢話,直接開口語氣森寒:“崩!”

話音落下,血氣之力自賢世身上翻卷而出,將不大的庭院都覆蓋,而幾隻吸血鬼亦被包裹在其中。血氣一番一卷,幾隻吸血鬼慘叫聲都沒來得及發出,便就成了血沫子,被血氣之力席捲回賢世體內。

吸收了幾隻吸血鬼的血氣,熟悉而令人沉醉的感覺再次傳來,賢世至今都未明白,怎麼吸收吸血鬼的血氣,竟然會讓自己感覺那麼舒服。

但這已經不重要了,因爲賢世知道,今晚必定能讓自己爽個夠,因爲他已經看到,又有幾隻吸血鬼聞聲而來,這就說明,這城堡之中,還是有不少吸血鬼聚集的。

“怎麼來的都是垃圾貨色。”賢世看清聞聲而來的幾隻吸血鬼,頓時就不滿意起來,不耐煩道:“斬!”

豪門怨,惡魔總裁 收起刀落,自有刀芒發出。慘叫聲此起彼伏,幾隻吸血鬼應聲化作兩半,甚至還未來得及展現它們引以爲傲的速度。比起速度,沒有誰比賢世的刀快,或許西嵐可以,但也不是絕對。

解決了幾隻吸血鬼,釋放血氣之力,將之絞碎捲回體內,賢世決定不再耽擱,與其守株待兔,不如主動出擊。

庭院不過百米,賢世眨眼之間便穿梭而過,來到城堡之中。城堡大廳面積不小,但卻沒有下腳的地方。賢世一進來便看到密密麻麻的站着成百上千只吸血鬼,心下嚇了一跳。

而這好幾百只吸血鬼,聚集在一起似乎在舉行什麼儀式,突然見賢世創了進來。頓時如同蜂窩被捅一般,一羣吸血鬼咿咿呀呀的嚷嚷了起來。

無非也就是些咒罵、詛咒、要將賢世殺了之類的,不一一細表。

我佛有言:“根本不必回頭去看咒罵你的人是誰?如果有一條瘋狗咬你一口,難道你也要趴下去反咬它一口嗎?”

賢世熟讀佛經佛典,自然將這話長記心中,此時也只當那羣吸血鬼是在犬吠而已。雖不在意這犬吠之聲,看大廳最深處的幾隻吸血鬼還是吸引了賢世的注意,只因爲,整個大廳之中就這幾隻吸血鬼伸展出了蝠翅,而且翅膀的顏色,全部都是純金色的。

那日在山丘之上,賢世曾殺了一直翅膀略帶金色的吸血鬼,而吞噬那隻吸血鬼血氣的感覺,賢世至今難忘,這幾隻純金色翅膀的傢伙,會是什麼感覺呢?賢世胸中暗暗期待了起來,卻也已經打算好,準備不放過一個活口離開了。 城堡內畢竟是封閉空間,這樣的場所對賢世來說絕對是最合適作戰的地方,因爲他的招式範圍還是很足的。

“鬼神血氣!”

招呼不打一聲,賢世直接就動用了絕招,跟這羣吸血鬼根本就沒什麼好說的,直接屠了吸收了便是。

血氣之力爆發,轉瞬便席捲了整個大廳,前一刻還罵罵咧咧的吸血鬼,沒想到賢世直接就動起了手,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距離賢世最近的幾隻吸血鬼,瞬間就被鬼神之力與血氣之力絞碎,而後血氣之力向更遠處席捲。

大廳最深處,幾隻金色翅膀的吸血鬼,見族人竟然一個照面都撐不住,當下不敢大意,幾人對視一眼後,翅膀同時閃耀出金光來。

金光閃耀,竟在頃刻之間形成了一層護罩,與賢世爆發開來的血氣之力碰撞到一起。兩項相遇,竟然連一點聲響都沒有發出,那金色護罩遇到血氣便無聲無息的消融掉了。

本來看金光閃耀的刺目,賢世還以爲這幾隻吸血鬼有多麼厲害,但經過這一下,賢世胸中卻是冷笑不已,這幾隻金翅吸血鬼,也不過是隻會些假把式而已。

鬼神血氣死捏全場,上千只吸血鬼竟然無法做出甚麼有效的抵抗,之中甚至還有些在瑟瑟發抖,已經失去了反抗了信心。

賢世還只以爲這些吸血鬼都是垃圾,但大廳深處的幾隻金翅吸血鬼卻不這麼想。他們見自己一衆聯手發出的護罩,遇到那血氣之力竟然會無聲無息的笑容,一時間也不禁愣住。

鬼神血氣席捲的速度極快,卻是不給幾隻金翅吸血鬼呆愣的時間,一會兒功夫便到了金翅吸血鬼近前。

幾隻金翅吸血鬼身軀同時猛地回神,之後身軀同時劇烈顫抖了起來,似乎是對賢世的鬼神血氣非常的懼怕。

但吸血鬼的顫抖,在賢世看來還以爲他們是懼怕了自己而已,當然沒有絲毫停手的意思。

“爆!”

賢世猛的一聲輕喝,那鬼神血氣應聲爆發開來。與此同時,幾隻金翅吸血鬼強忍心中懼意,金翅一震便化作幾道金色的流光,石質的城堡頂端根本無法對他們造成阻礙。金光只是閃了一閃,幾隻吸血鬼便已經撞破房頂,到了外邊去了。

不會騰空是賢世最大的缺點,見幾只吸血鬼竟然飛往空中,似要逃跑。賢世心下一急,唯恐讓這幾隻大魚逃掉。若是讓煮熟的鴨子飛了,賢世自己都無法原諒自己。

“拔刀!”

一式拔刀斬在房頂之上,頃刻之間便將房頂斬成碎石掉落下來,賢世身形暴起,踩着不斷掉落的碎石,身形如同成妖的狸貓一般,閃爍間便來到了城堡所剩不多的房頂之上。而肆虐完畢的鬼神血氣,也自卷着上千只吸血鬼的血氣倒卷而來,繼而又融入賢世的身體之中。

來到房頂之上,賢世發現那幾只金翅吸血鬼,並沒有逃跑,反而停滯在空中看着自己。而幾隻吸血鬼眼中流露的複雜情感,更讓賢世感覺奇妙莫名。

“不會錯的。”

“我也感覺到了。”

“我也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