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就算真的是妙如來親臨,天龍真帝也不會有絲毫畏懼。

「哼!區區佛光也妄想與本帝爭鋒,自不量力!本帝倒要看看你是不是妙如來!」

天龍真帝揚手一指,指尖的黑色琉璃球猛然襲去,砸在佛光之上,黑暗之火迅速燃燒起來,順著佛光向上蔓延,眨眼間,原本純凈神聖光明的金色佛柱頓時變成了黑暗邪惡的火柱。

嗷——

黑暗之龍發出憤怒的龍吟,纏著火柱盤旋而上。

突然。

詭異的一幕發生了。

正在瘋狂燃燒的黑暗之火停止了,確切的說是靜止了,就像被定格在那裡一樣,不僅黑暗之火如此,原本纏繞著火柱盤旋而上的黑暗之龍也莫名其妙的靜止在了那裡,同樣如被定格一般。

怎麼回事?

無人知曉。

天龍真帝試著用神識執掌,可惜無用,剛才那一瞬間他的神識莫名的就與黑暗之龍失去了聯繫,而且還是悄然無息的失去了聯繫,他根本沒有感覺到任何異樣。

天龍真帝還是第一次遇見這種詭異的情況,正要上前查看的時候,忽然靜止的火柱開始變化,一道金色的佛光照射出來,緊接著,第二道……第三道……十道,百道,千道……

彈指間的功夫,先前被黑暗之火焚燒的火柱已是千瘡百孔,無數道佛光照耀而出,金色的光柱宛如重見光明出現在虛空之中,而黑暗之火早已然消失的乾乾淨淨。

唯有那一條被定格的黑暗之龍仍然纏繞著那道佛光,然,不再咆哮,不再怒吼,不再黑暗,也不再邪惡,而是變的扭曲模糊起來。

嘩的一瞬間,黑暗之龍灰飛煙滅了。

是的。

毫無徵兆的就這麼灰飛煙滅了。

就像一張紙被火點燃一樣化為了灰燼消失了。

遠處的天龍真帝還不知怎地回事,哇的一聲口吐鮮血。

那黑暗之龍可不是他施展的神通,而是以自己的天龍絕體孕化出來的一具黑龍分身,且還是用自身的黑暗原罪之血祭煉多年的分身,與他的心神乃至肉身都息息相關。

如今黑暗之龍灰飛煙滅,天龍真帝雖然不至於暴斃死亡,但也受傷不輕。

身旁追隨他的那二十多位原罪之人瞧見這一幕,都嚇的不輕,紛紛後退,隱隱有種感覺,感覺可能真的是西天佛帝妙如來降臨了。

此間。

天龍真帝雖然口吐鮮血受傷不輕,但也只是僅此而已。

他抹掉嘴角的鮮血,怒眼死死的盯著那道金色佛光。

他不懼。

縱然真的是西天佛帝妙如來親臨,他依舊不懼。

縱然祭煉多年的黑龍分身灰飛煙滅了,他仍舊不懼。

「西!天!佛!帝!妙!如!來!」

天龍真帝一字一頓咬牙切齒。 佛光如柱亦如虹,籠罩著狼狽不堪的九戒法王與凈衣菩薩。

萌妻來襲:小叔,接招吧 抬頭張望,佛光的源頭看上去就像一輪光明大日懸挂在虛空之中。

這輪光明大日神聖無比,變化無窮,越來越強大,也越來越耀眼,將原本黑暗的坎宮虛空照的通亮,放眼望去如同大千世界。

不!

不是大千世界,更像一座佛之世界。

真是如此。

到處都充滿了浩瀚的佛息,漂浮在虛空的一座座荒古遺迹看上去都宛如佛門聖地一般。

這時。

誦經的聲音突然傳來。

佛音浩蕩,虛無縹緲,宛如來自天上,亦如來自地下,更像從四面八方傳來,傳入耳中,震耳發聵,懾人心魄,震人神魂。

追隨天龍真帝的二十餘位原罪之人聽見這誦經的佛音之時,只覺頭疼欲裂,心神搖曳,體內的力量到處亂竄,身上的造化也如喪失理智一般,包括體內的原罪之血都在沸騰。

很痛苦!

痛苦不堪!

痛苦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擋無可擋,防無可防,除了承受這種痛苦之外,別無他法。

即便是天龍真帝本人,聽見這誦經的佛音,亦覺渾身難受,他冷哼一聲,周身重新燃起黑暗之火,滾滾濃煙冒出,欲要與此間誦經的佛音爭鋒相對。

誦經的佛音不斷響起,緊接著更為神奇的一幕出現了。

道道金色符文從天而降,如雪墜落在虛空中紛飛。

定睛一看,那不是金色的符文,而是神聖的經文。

漫天都是,甚為詭異。

就好像這荒古九宮之一的坎宮是一部佛經一樣,而且還是擁有生命的佛經,諸般經文在虛空緩緩墜落,每一道經文都是玄之又玄妙之又妙。

嘩!

一尊巨大的金色的佛像從虛空中那一輪光明大日中降臨而下。

這佛像絕對擔得起一個大字,降臨的時候,幾乎佔據了半邊天,坎宮虛空的一座座荒古遺迹在這尊佛像面前宛如螻蟻般渺小。

誦經的佛音依舊在響起,宛如神聖之歌嘹亮。

漫天的經文依舊在降落,宛如光明之雪亂舞。

巨大的金佛從天而降,亦如神聖光明同在。

這尊巨大的佛像盤膝坐於蓮花之上,蓮花綻放,如天地萬物在變化,如芸芸眾生在生長。

佛像的背後正是一輪普照天地的大日,既代表著神聖,也代表著光明。

佛像一手豎於胸前,一手平放在膝上,雙眼微微閉著。

當這尊佛像降臨之時,如雪般墜落的諸般經文,化作漫天的佛陀,這些佛陀皆是雙手合十,跪在地上,朝拜著佛像。

此乃佛道無上造化,萬佛朝宗!

在這尊巨大佛像的手掌之上,似乎有一人。

這人頭戴五佛冠,身披袈裟,脖掛舍利,手持念珠,正盤膝而坐,微微閉著雙眼,轉著念珠,念著經文。

那五佛冠上雕刻著五尊佛像,是乃不動明王、降三世明王、軍荼利明王、大威德明王與金剛夜叉明王,正是佛道五大明王!

那袈裟之上布滿了神聖的經文,每一道經文都如一尊佛陀在變化,足足九九八十一尊,像極了佛道傳說中的八十一阿彌陀佛。

脖子上掛著舍利亦有三十六顆,每一顆都仿若蘊含涅槃之火的金剛舍利。

手中的念珠共有九顆,每一顆都如輪迴的菩提!

頭戴五大明王正佛冠。

身披阿彌袈裟。

脖掛金剛舍利子。

手持菩提九念珠。

這些存在每一件都堪稱佛道至寶,每一件都是佛法無邊,每一件蘊含無窮的奧妙,甚至每一件都經得起這時間與這空間的考驗。

縱觀西天佛道,唯有一人才擁有如此之多的造化。

那便是頭頂大日光明,萬佛朝拜,聖經灑落,佛音浩蕩,坐於大佛金身西天佛帝妙如來!

沒有人會想到傳說中的妙如來真的降臨了。

即便是凈衣菩薩、九戒法王也都沒有想到。

先前走投無路的時候,凈衣菩薩完全是孤注一擲使出渾身解數向妙如來求救,他根本不知道妙如來能否聽見。

沒想到一聲吶喊,妙如來真的降臨了。

凈衣菩薩與九戒法王激動不已,連忙跪拜在虛空,向坐於金佛手掌之上的妙如來叩拜起來。

「座下弟子凈衣、九戒恭迎……恭迎如來帝上!!」

人的名兒,樹的影兒。

西天佛帝妙如來之名,諸天萬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關於妙如來的傳說亦是眾所周知。

據聞,妙如來打從娘胎里出來的時候便天生異象,風雲變化,大自然諸彩為之綻放,大日光明將其籠罩,紫氣東來,龍鳳呈祥,神聖降臨,婆娑變化。

此等徵兆,堪比聖人誕生。

更邪乎的是,這妙如來出生落地,便能行走,而且每走一步,腳下蓮花綻放,走了七步,綻放七朵蓮花,每一朵蓮花都如婆娑世界,堪稱步步生蓮。

只是如此嗎?

當然不。

說是妙如來走過七步之後,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自言自語,口吐八個字,天上地下,唯我獨尊。

有人說,妙如來是乃如來轉世。

這話不可謂不大。

要知道如來兩個字那可是佛道無上尊號。

比如赫赫有名的五大明王便是。

不動明王是乃大日如來佛,降三世明王為阿閦如來佛,軍荼利明王為寶生如來佛,大威德明王為無量壽如來佛,金剛夜叉明王為不空成就如來佛。

除此之外,如來還有另外一層意思,在佛道之中,不斷累積善因,最後終於成佛,故名如來,也就是真身如來,更甚至如來二字還代表過去與未來。

當年。

大日曜皇化身霸日就九幽綻放,震懾一切妖魔鬼怪,被譽為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大日光明化身。

不久之後,西天佛帝妙如來同樣化身大日在九幽綻放,從而打破了大日曜皇的神話傳說。

而且,當年大日曜皇化身大日,只是普照九幽。

而西天佛帝妙如來化身大日,則是超度九幽。

不僅如此。

這妙如來還將九幽聖碑斬斷,斬斷之後,更是斷裂的聖碑之上留下一句狂的不能再狂的話。

諸般妖魔皆螻蟻,幽主貪生懼輪迴,斬盡黑暗度九幽,唯有我佛妙如來。

這幾句可謂狂妄至極。

也應了妙如來出生時步步生蓮吐出的八個字,天上地下唯我獨尊。 一輪光明大日高高的懸挂在當空,普照著坎宮虛空。

漫天的經文灑落,變化無窮,猶如漫天的佛陀在朝拜。

浩蕩的佛音傳來,如漫天的佛陀在誦經超度。

巨大的金佛頭頂著大日光明,一手豎於胸前,一手平放在膝上,雙眼微微閉著,遮擋著半邊天際,就那麼懸浮在虛空,接受著漫天佛陀的朝拜,看起來就像佛主降臨一般。

手掌之上,西天佛帝妙如來頭戴五佛冠,身披袈裟,脖掛舍利,手持念珠,盤膝而坐,如金佛一般,微微閉著雙眼,轉著念珠,念著經文。

此間。

追隨天龍真帝的二十餘位原罪之人皆是頭疼欲裂,痛苦不堪,渾身力量不受控制的到處亂竄,體內的原罪之血更是在體內逆流,心神也開始崩裂,仿若隨時都會崩潰。

這一刻他們都有一種感覺,感覺自己的力量在流逝,造化在顫抖,意識在消失,原罪之血在蒸發,心神在崩潰,肉身在扭曲,就連靈魂仿若都在燃燒一樣。

猛然。

他們都想起一個傳說。

一個關於西天佛帝妙如來的傳說。

神聖金佛西天降,萬佛朝宗拜如來,誦經佛音度邪惡,大日光明凈諸天。

這傳說之意指的是,西天佛帝妙如來降臨之時,必然有一座神聖金佛從西天降臨,而後漫天經文如雪灑落,化作漫天佛陀恭迎朝拜妙如來,屆時,浩蕩佛音將會超度一切邪惡的存在,大日光明也會凈化諸天萬界。

這傳說是在當年妙如來化身大日普照九幽,超度妖魔鬼怪之後開始流傳開來的,自那以後,但凡妙如來出現的地方,這諸天萬界一切黑暗邪惡的妖魔鬼怪皆會退讓。

誰也不想被超度。

就連嘗試都不敢嘗試。

畢竟西天佛帝妙如來當年曾化作霸日普照過九幽之地,也超度過九幽的妖魔鬼怪。

九幽是什麼地方,那可是妖魔鬼怪心目中的聖地,九幽的妖魔鬼怪也都是大道高手。

連這些妖魔鬼怪中的大道高手都無法承受妙如來的超度,其他的妖魔鬼怪又怎敢嘗試?

用腳趾頭想想也知道妙如來的超度是何等恐怖。

念及此。

所有人都開始恐慌起來,吶喊道:「救我!救我!少主!我快……快受不了了!我好痛苦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