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就軍中推斷,古戰場與大淵交界的場所必定很是危險,極有可能發生不祥的變故,因此才將蒼寧關建設於此。

蒼陽三邊九關,為了方便聯絡本應合理分配位置,但事關大淵,蒼寧關便是個特例。

古戰場發生不祥,蒼寧關守將以符陣傳音元帥,後者覺得事有蹊蹺不得不防,符篆單對單不方便討論交流,故而將軍趕赴蒼都參與會議。

蒼寧郡守在白家中實力不弱,畢竟這可是三關之一的附屬郡,在興元府眾郡城之中排行第一。而蒼寧郡守一脈也可謂白家支脈之中的最強者,否則將軍也不會請其坐鎮。

但既然已經不得不請蒼寧郡守坐鎮邊關,那邊說明這裡的事態,已經發展到相當危險的地步了。

「我夜夜觀想鴻蒙開闢,是否能將之轉化成神識之術?」牆頭之上,雲風思索。

無論攻伐還是守御,神識之術的根源都在於觀想,金戈鐵馬與震天鼓也是由此而來,那麼觀想鴻蒙開闢或許能給予雲風強大的神識戰鬥能力。

儘管無情無欲仿若傀儡,但修鍊畢竟是修士的本能,一如這腐朽的時代。

雲風識海之中,神識如浩瀚汪洋,其上有一府邸聳立,卻是平平無奇。

紫府境界與其激發之時所散發光耀關聯,至於紫府之形,那是由修士後天修鍊改變。譬如雲風目前的紫府,就是一簡樸府邸,周遭立著四面大鼓。

「以紫府制御神識的力量觀想,應當就能改造紫府。」雲風心中自語,鴻蒙開闢的景象倏然浮現。

心念一動,四面大鼓忽地摧毀,紫府墜落識海之中,彷彿墮入無底深淵。

識海洶湧翻騰,時而巨浪滔天,海水中有光芒映現,那是一枚枚璀璨星辰!

「我的識海足夠寬闊,大可塑就一片星海。」雲風輕易改造識海,極盡誇張的識海升華對他而言只是雞毛蒜皮的小事。

然而當他有更多想法湧現時,危機忽然降臨。

「嗖——」

一根靈氣長矛暴射而出,目標所指,正是雲風頭顱!

長矛貫穿雲風身軀,然而那白髮少年身影卻如雲消霧散,驟然化作虛無。

「瞬影流光。」這是少年的心中低語。

靈潮天劫之時雲風收穫巨大,強行修鍊萬象衍虛開篇,其中晦暗無明一句讓他天隱卷理解參悟飆升。

瞬影流光是九幽踏影的一式變化,再度強化爆發的同時還能夠留下靈氣虛影,只不過對腿部負擔較大,使用不能太過頻繁。

「大人!這裡有魔屍來襲!」守關士兵鼓足靈氣大吼,蒼寧郡守瞬息而至。

「什麼境界?」郡守急急詢問。

「還不知,李百夫已經下去測試了!」

「嘖,這小子!」郡守趴在牆頭觀察,咬牙道:「太莽撞了,本想著推薦將軍給他升職的,現在看來還是不行。」

李青槐尋常在軍中人緣不錯,那士兵聞言,弱聲補充道:「那魔屍先攻擊了風護衛,李百夫判斷其實力沒過道境,這才下去交戰的。」

郡守聞言鬆了口氣,既然安全便好。

魔屍從何而來無人得知,白日里無論將軍還是郡守都有探過古戰場,然而皆是一無所獲。偏偏每逢夜間,濃霧瀰漫,竟是會有這臟穢之物爬出,令人不解。

但既然只有大淵旁發生這般狀況,無疑可以將之歸咎於大淵。

加之那臟穢之物偶爾能馭使不祥之靈,因此被稱作「魔屍」。

魔屍有強有弱,強者有道境之能,目前最弱的魔屍也堪比凡庸形意初境。

倘若魔屍催動道威,便會引動蒼寧關防陣。但這並不意味著兵士絕對安全,畢竟道境魔屍也可不催動道意進攻,儘管這種事目前尚未發生過。

蒼寧關外,李青槐擬化成青面獠牙巨鬼,與那魔屍周旋撲殺,眼看著便要將之撕碎,忽地濃霧之中又有長矛襲來!

「又來,今日魔屍出現的頻率又加快了。」蒼寧郡守皺眉,朝著雲駱二人喊道:「你二人去幫他一下,魔屍既然成群出沒,定然不止兩個!」

雲風瞥了一眼駱青衣,後者點頭,二人隨即躍下關牆。

李青槐抽身飛退,喘氣道:「呼,有你二人來就放心了!」

「你們注意一些,那些魔屍手段單一,但是力量極大,單純肉身搏殺能力可與青面鬼狀態下的我五五開!」李青槐提醒道。

魔屍似是古兵所化,擁有微弱的再生之力,肉身強悍,但靈氣手段弱小且單一。

駱青衣仙藏具臨,法相顯化,然而後者忽明忽滅,實力難以完全發揮。

「這裡外靈有干擾,法相的限制頗大。」駱青衣見狀開口道。

仙藏對應內靈,而法相是神識借外靈投影,二者功能有相近之處,但體系大不相同。

「哦對,方才忘說了,古戰場附近外靈被殘留道威紊亂,單純法相難以建功,建議用仙藏或者藏相同體的技法!」李青槐說罷,立刻身形膨脹撲殺而上!

「了解!」駱青衣瞭然,霸下盾顯化,長劍入手劍紋攀附,緊隨其後沖入屍群。

霸下盾與神行縹緲功並無交集,故而駱青衣保持其原本面貌,為仙藏法相同體。而睚眥化作劍紋攀附,姑且能減少部分影響,至於其他法相恐怕是難以召出了。

駱青衣左手盾右手劍,輔以無蹤步身法,攻守兼備,對於近身搏殺可謂相當擅長,引得李青槐連連稱讚。

「你這可真是從軍的好料子啊!」李青槐不吝誇讚道,大軍作戰時,往往會以各種方式干擾外靈,因此近身搏殺對於兵士而言猶為重要。

當然,等他瞥了一眼雲風之後,李青槐神色一僵,便專註戰鬥緘口不言。

白髮少年鈺銀長槍在手,閑庭信步之間將魔屍統統挑飛。

肉身?雲風的弱點是不能制御外靈,要純粹比肉身強度,千百個形意圓滿恐怕都是不夠看的。

數十魔屍被一根根血槍貫穿,堆積在一處,少年緩緩低語:「蒼虯,離火。」

粗壯木枝攀附盤繞,純白火焰熾烈燃燒,魔屍轉眼便化作焦黑灰燼。

「不太對……」蒼寧郡守佇立城牆之上,清點著魔屍數量,忽覺有些不太尋常:「魔屍士兵數量這麼多,這裡又是古戰場,想來……」

未等他做出應對,古戰場中濃霧翻騰,有一臃腫壯碩之物悍然衝出!

「不好,屍將!」

「吼!」

黑影自雲風上方襲來,那是一根漆黑不祥,道威繚繞的棍棒!

「轟!」

煙塵四散,一道身影自亂象之中倒射而出,鈺銀長槍在地面劃出長長痕印,雲風飛退數十丈遠才將力道卸掉!

肉身無礙,雷劫能激發出雲風肉身中蘊藏藥力,故而他現在可硬抗那一擊劈殺,但氣勢卻是防禦不住。

蒼寧郡守面露驚容,心中不解:「畢竟是這個小怪物,肉身強我能理解,但緣何道威未能壓制於他?」

事出緊急,此刻並非胡思亂想之時,郡守念頭收起,其人一躍而下!

「神象!」「力之道!」

百丈白象自天穹映現,倏然化作紋印凝於郡守右臂,天地間道威激蕩,郡守將力量收束一點,一拳砸向那屍將!

勁風掃過,李駱二人連連後退,這還是郡守留手了的結果。

那屍將腹部一大空洞乍現,隨後轟然倒地,似是就此身亡。

三人清理完餘下魔屍,蒼寧關總算是恢復了安寧。

「呼,幸而那屍將實力不高,否則便要出事了!」郡守喘息著說道,他並非是體力不支,而是過於緊張。

道境之上懼怕仙道五衰,郡守也自是如此,倘若出招之時傷到雲風等人,那便屬實不妙了。

魔屍來歷特性未能詳解,這也是將軍前往蒼都商議的緣由之一,將軍只知其出手無視境界,卻不知人族道境對它們出手又是否會有制約。

道境對妖靈之下的妖族出手也會受到仙道五衰影響,因此這魔屍如何實在難以判斷,總不可能讓道境修士親手上去實驗一番吧?

將軍修為形意圓滿,而且是妖孽級別的存在,但他也不能力敵屍將之中的強者。

而蒼寧關雖也有道境之上存在駐紮,但懼於仙道五衰不敢全力施為,這也是對抗魔屍的一大限制。

蒼寧郡守慶幸屍將不強,否則戰鬥餘波太大,他恐會觸犯禁制,萬幸這種情況並未發生,至少他目前是這麼想的。

夜色昏黑,濃霧瀰漫,郡守鬆懈防備,豈料那倒地屍將忽地暴起!

大棒掄動,郡守靈覺有所察,靈氣凝聚成壁障,然而他卻忘了此處靈氣很是不穩。

「嗡——」

郡守被屍將掄飛,眼看便要觸及關隘城牆,忽地大陣激發,將郡守擋在陣外!

那是道威引動了大陣,否則倒飛而出的郡守撞擊城牆,興許會傷到上方守兵。

「臟穢之物!讓你再死一會!」白象再臨,郡守正欲出招,忽地瞳孔驟縮,急忙收手。

卻見那濃霧邊緣,不僅只有已然近乎恢復的臃腫屍將,還有一隻悄然浮現的鬼物!

鳳羽玉牌按在陣法之上,大陣不再阻攔郡守,其人退回關隘,大喝道:「你們三人,速回城牆!」

「桀——」

幽鬼墜襲而下,三人勉強趕上,躲進大陣之內,而幽鬼則被阻攔在外。

「有鬼將在,那東西飄忽不定,我很容易失手誤傷,不能在關外與之搏鬥。」郡守解釋道。

這一夜並不太平,古戰場的詭異好像更為激烈了一些。

「它好像是從上面某個地方跳了下來。」許是七情六慾消卻的結果,雲風關注點有些離奇,但他確實發現了什麼。

白髮少年立於牆頭,額間紋絡攀附,眉心凝成天眼紋印,雙眸之中萬象昭晰的符印顯化,似是能洞徹古今未來。

詭異的濃霧裡,那明澈雙眸中所倒映出的,赫然是一座黑氣繚繞的雄偉城牆!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網。 傳令下去,各士兵分組歸位!」

「破空弩三人一架,崩山炮十人一組!」

在駱青衣錯愕的目光中,蒼寧關城牆上地磚翻轉,有重器緩緩升起。

「哈哈,你該不會以為關隘真就是純粹人力守御吧?」郡守瞥見駱青衣目光,笑著說道。

雲駱二人自荒域而來,哪裡了解這些。

雲風尚且還好,畢竟他有天工卷傳承,知曉古天庭的煉器規模。不過他七情消卻,本就不會驚訝。

那些巨型弩炮被稱之為重器,不同於尋常修士的兵刃,重器往往需要數人操控。

天驕者或許能駕馭小型重器,但像是蒼寧關的弩炮,非妖孽不能馭使。

「仙道五衰雖然對道境之下頗為友好,但對道境修士卻是個相當麻煩的禁制,面對這群臟穢之物更是如此。 農門俏廚娘 不過重器便能緩解這一弊端,形意修士合力能夠綻放出道境之上的力量,這樣比我出手要安穩許多。」蒼寧郡守解釋道。

月緣情殤之上官琳傳 雲駱二人瞭然,怪不得邊關少見道境修士出手。

有大陣守護,兵士可借重器防禦,而道境修士更多則是負責面對能夠破除大陣的強敵。

郡守神色放鬆下來,耐心道:「邊關士兵多是形意境修士,預備軍也有游天層次,而破空弩崩山炮能夠聚集靈意,雖強但也不會有道的反噬。」

言語時間,弩箭激射,炮火連天。

那臃腫屍將在崩山炮的的轟擊下再無恢復之能,而破空弩連射,蒼白幽鬼也無所遁形。

屍鬼之亂得以壓制,只是有一點令駱青衣驚異。

那激射而出的蘊靈弩箭,和高度凝縮的靈氣球體,在沒入濃霧之後竟是沒有掀起半點波瀾。

「郡守大人,濃霧之中到底有什麼?」駱青衣好奇問道。

蒼寧郡守搖頭,面色轉而凝重,應道:「不知,將軍曾派出過一次兵士進去,然而那闖進濃霧的士兵命牌破碎瞬間殞命,這件事讓他頗為自責後悔萬分。將軍也曾以法相入濃霧,可卻什麼也看不到,只知其中有大恐怖。」

「這兩件事讓將軍警覺,故而才上報元帥,特地乘飛舟入蒼都開會。」郡守眉宇之間透著幾分擔憂,他也看出了屍鬼的難纏。

那臟穢之物全然不顧仙道五衰之劫,即便能馭使道威,卻也無懼對凡境出手。

它們實力雖並不誇張,但最麻煩的,是它們能夠打破「規矩」。

人族排斥魔修,其一大原因正是魔修不顧天道,不懼五衰,而屍鬼亦能做到,可見事件的嚴重性。

「但願今夜到此結束,這幾日屍鬼越來越多了,每一夜出沒的量都有增長。」郡守憂心道。

駱青衣似是察覺到了什麼,凝聲問道:「郡守大人,敢問這屍鬼何時現身?」

郡守以為駱青衣僅是關心情況,故而隨口應道:「屍鬼一直以來都有,但根本不成問題,只是約莫三月之前出現頻率高了起來。」

三個月,根本無需懷疑什麼了。

現在是飛仙紀七萬七千七百八十四年十月,三個月前即是七月。

無巧不巧,正是靈潮爆發,大淵真魔降臨,雲風魔化的時間。

「郡守大人,三個月前正是我所說的大淵詭異發生之時,這一次的異變,恐怕也與大淵有關!」駱青衣提醒道。

郡守點頭,嘆氣應道:「這一點我們知曉,但卻無能為力。」

大淵詭異莫名,哪怕大能人物亦是無法加以干涉,眼下能做的,僅僅只有解決古戰場屍鬼而已。

郡守回應之時,覷見雲風目不轉睛盯著濃霧,心生疑惑,問道:「你在看什麼?」

「那裡,有座城。」雲風手指著濃霧,淡漠應道。

這一瞬,郡守毛骨悚然,驚恐萬狀!

他聲音微顫,詢問道:「多大的城,和蒼寧關相比如何?」

雲風歪了歪頭,隨後左手高舉過頭頂,右手深深按下,搖了搖頭,覺著光憑雙臂還是無法表述。

郡守倒退幾步,他聽見有城之時便有預料,卻不想竟真是如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