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就這樣,在三人的眾目睽睽之下,這人的屍體就這麼消失了,一點痕迹都沒有留下。

雲彪和雲瀚,這次是徹底害怕了!

這麼隱秘的事情,還有想法,居然被沈傾知道了?

這個人,到底是人還是神?還是魔鬼?

第一掌門夫人 反正絕對不可能是正常人! 「我說過等著就等著,再有人膽敢做小動作,這就是下場!」

沈傾的神情嚴肅了起來,說著這話好像是某種死亡的警告一般。

雲彪和雲瀚還有小阮,徹底被嚇住了。

殺人沒什麼打不了,可是這麼輕易的殺人,然後讓這個人徹底消失。

這簡直是魔法!

問題是沈傾居然知道了他們心裏面的想法,這是不是太恐怖了!

哪有人可以知道別人心中的想法,這完全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居然也發生了!

他們哪裡還敢有其他的想法。

這估計只有國家特殊機構的那些異能者,才能抗衡,這是小阮心裏面的想法。

搞定一切之後,沈傾便離開了。

畢竟明天還要進行入A組的考核。

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小白很是不滿的絮叨著,自己都還沒動手,事情就結束了。

沈傾買了好多的燒烤給小白吃,才堵住了他絮絮叨叨的嘴巴。

小白頂著滿嘴油膩的嘴巴,回了家。

……

沈傾起床很早,在客廳里留下了足夠他們吃兩天的零食,才離開。

跟李叔和小涼集合之後,李叔便開車向著神秘的A組根據地而去。

距離似乎很遠,足足開車兩個小時才到達。

這是一處很偏僻的山脈,遠遠望去,沒有人知道這裡有人煙的存在,更不會有人知道這裡有一處神秘的根據地。

但是望著這麼偏僻的地方,想必所有人都會望而止步。

他們的車卻進來了,沿著一條被掩蓋的小路直直到了一處很是隱蔽的山谷之中。

下車之後,沈傾跟在他們的身後,走入山谷。

似乎在山谷口,還有機關的存在。

沈傾看到小涼挪動一處的按鈕之後,便憑空拉開了一扇鐵門,所有人走入門中。

一股涼颼颼的風迎面而來,這是沈傾的第一感覺。

「沈傾,這便是我們A組的根據地,你看著如何?」小涼說這話的時候,眼中有著不少的自豪之意。

進入鐵門之後,很是精緻的大殿,然後周圍有幾個小房間。

其中一個房間看起來不像是房間,而是一扇門。

見過真正宗門大殿的沈傾,心裏面雖然驚訝卻也沒有達到詫異的地步。

只是覺得地球上原來也有這樣的勢力,以前的自己盡然什麼都不知道。

「小涼,你回來了啊。你不知道,剛才季林可是輸給我了。哈哈哈哈」一扇房間的門打開,裡面走出了三個約莫二十歲的少年。

「咦,這位小美女是?」之前開口說話的那人看到了沈傾,於是問道。

三人的表情都很震驚。

這裡是什麼地方?

這裡可是A組的根居地啊!

A組是什麼組織?

彪悍農女好種田 A組可是有生殺大權先斬後奏的國家機密部門組織啊!

如此重要的地方?如此機密的地方,怎麼會出現一個姑娘?

這實在是不科學!

更何況這個姑娘看起來,柔柔弱弱,就像林黛玉一般。

不可能是擁有異能的人。

三人就這般判定了沈傾的來歷。

沈傾也笑嘻嘻看著說話的這人,還有他身旁的兩位少年。

「你們好,我是沈傾。」很是簡潔的介紹。

「沈傾,你莫非是小涼的女朋友?」

李孟負責人看到這一場景,笑了笑,「沈傾是來參加入組織的考核,往後大家可就是一家子人了。」

看的出來,這位負責人的心情似乎很好。

「組長,你們不會是搞錯了吧?」

「季林,允浩,張劍,你們覺得小涼如何?」李孟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如此問道。

「小涼自然比我們都要厲害,尤其是他擁有的火元素。」說話的這人面色紅了起來,似乎覺得提起這件事有些尷尬。

「既然小涼都比你們厲害,那小涼可是沈傾的手下敗將哦。」李孟說著便笑了起來。

「什麼?!」三人頓時長大了嘴巴,就如同是聽到了天方夜譚一般。

這根本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小涼的火元素在整個A組裡面也是名列前幾的存在,這麼一個小姑娘,難不成是擁有水元素?

小涼的存在已經屬於風毛菱角了,這個小姑娘也是?

「你們要是覺得不相信的話,可以挑戰她,正好沈傾今天是來參加考核。」、

李孟笑了笑,看著眼前的少年們。

這些孩子可是他最心愛的人,雖然每一個人放在這裡都是一等一的存在。

但是喲光明便會有黑暗,黑暗所滋生的人便足以與A組的力量對橫。

因此,A組的人在出任務的時候,也會面臨死亡的風險。

沈傾依舊笑眯眯的看著他們,「歡迎各位指教。」

季林擅長的是飛檐走壁類似於輕功的攻擊在於靈活,允浩擅長的是易容術三世在團隊輔助中他適合補刀,張劍擅長的是劍術,這三人各有不同。

但是在各自的領域中卻是頂尖的存在。

「我先來,幫大家探探路。」季林笑著說,然後走了出來。

沈傾看著季林,「這樣或許會浪費時間,大家可以一起來,反正是點到為止,傷不了我。」

沈傾這話,雖然好似說有些謙虛,但被人聽起來卻是實在是自傲。

居然讓三個人一起上!

季林、允浩和張劍的臉色變了變。

不論如何,被一個姑娘小瞧,自然很不服氣。

何況在平日里,永遠是他們小瞧別人的份,沒想到風水輪流轉了。

「沈傾,既然如此,我們就不推脫了。」季林笑著說道。

沈傾點了點頭,三人便從三個方向包操沈傾。

小涼就像李孟當初一般,笑眯眯的坐在一旁,想要看沈傾能不能虐到這三人。

三個人蓄勢待發,好像是配合了數百遍一般,很有默契。

一發全動,直攻沈傾的腦袋,胸口和腿部。

季林整個人如同豹子一般,攻向沈傾的胸口。

允浩攻向腦袋,張劍的劍如同密不透風的牆一般攻擊沈傾的腿部。

沈傾莫名的有些緊張和興奮,能感覺到這幾人比他遇到過的人都要強一些。

他們的攻擊說不上是修為還是什麼,只是存在著一種力量,將力量灌注於身,開始運用。 每一次的攻擊看著要傷到沈傾,卻總是在危急關頭被沈傾輕易的躲開。

持續了十幾個回合,沈傾笑了笑,似乎覺得沒有必要繼續讓道了。

該給的面子已經給了。

這次,沈傾變為了主動攻擊,只是一個回合,先是一腳踹到季林,然後一掌拍了允浩,最後身形一躍,整個人如同從天而降一般,拿走了張劍手中的劍。

三人就這麼輕易的在沈傾的攻擊下,敗了。

不是面如死灰,也差不多。

三個人的表情很是難看,從他們久攻不下的時候就開始難堪,直至沈傾的攻擊。

小涼卻是鬆了一口氣,李孟有些擔心這些孩子們的承受能力。

拍了拍手,「點到為止,已經證明了沈傾有這個實力進入A組,從現在開始沈傾便是我們A組的一員。」

李孟說著,便從大殿一個角落的書架盒子上,取出一個東西,遞給了沈傾。

這是一枚龍形的飾品,有著特製的光華,入手微涼,沉沉的。

龍身上,刻著一個A主母在右下角。

「這便是你往後身份的象徵,但凡你在華夏若是遇到什麼事情,都可以拿出這枚龍飾來,只有官方高級的將領才能認出來,但願可以幫到你/。」

李孟雖然這麼說,但是也知道沈傾應該沒有讓他們幫忙的地方。

畢竟沈傾在這裡是孤兒一個,沒有家人需要他們的保護。

但是自己該做的還是要做出來,這便是李孟的想法。

沈傾將這枚龍飾放入口袋,「謝謝組長。」

沈傾這是第一次稱呼李孟為組長,雖然在之前的時候李孟說可以稱呼他為李叔。

但是沈傾並不是小孩子,自然知道在這裡還是稱呼組長的好。

免得被他人抓住小辮子。

「恭喜加入A組,發放獎勵為一幅無盡森林的地圖。」

惡少的鑽石嬌妻 沈傾腦海中的聲音停歇之後,沈傾便看到腦海中懸空著一幅地圖。

「無盡森林是什麼地方?」

沒有聲音。

「給我地圖有什麼任務?」

沒有聲音。

「好歹完成了你要的任務,怎麼給這樣亂七八糟的獎勵啊。」

沈傾說著便大聲啊了一聲,這一聲發出了聲音。

李孟小涼和其他三人詫異的看著一驚一乍的沈傾,這個孩子沒事吧?

「每一份獎勵,都與你的生存息息相關。希望你可以珍惜。」冷不丁,系統冒出了這麼一句話。

沈傾覺得自己還是喜歡小不點,不喜歡這個冷冰冰沒有絲毫人情味的系統。

可惜的是,來到地球后,小不點便從系統中出來了,不再跟著自己四處走了。

自己也只能面對這個系統了。

沈傾認真的看了看地圖,覺得地圖上所有的標記都眼生的很,完全沒有頭緒,便撤了出來。

看著李孟五人盯著自己,沈傾笑了笑,「剛才只是想到一些事情,大家別見怪,我這個人感情比較豐富,所以經常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出來。」

李孟笑了笑,「放心吧,在這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自由,也都有自己的秘密,除非你自己說,否則我們是不會要求你說出來的。」

「強者才配擁有秘密和話語權。」小涼突然間蹦出來這麼一句話。

冷酷酷的表情此時完全像是這幾天才悟出來的道理。

沈傾卻覺得這句話很有道理,現在的她見過太多了,自然明白什麼是強者。

李孟笑了笑沒有搭話。

倒是季林幾人此時看著沈傾的目光很是火熱。

「小涼,他們要是知道你和組長帶回來這麼一個妖孽,怕是都嚇得睡不著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