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就這樣,夜千羽兩次出去吃飯,其餘的時間就是心無旁騖的練習,到了晚上十點,她的藤蔓衝擊已經有模有樣了。

林星河感嘆不已,只用了一張捲軸,就把技能給學會了,除了楚王,也就這丫頭了吧。

第二天,林星河教夜千羽藤蔓束縛。

同樣是林星河支付的積分和玄石,因為來得比前一天早,他多要了一個時辰的使用時長,也就是七個時辰的使用時長。

藤蔓束縛比藤蔓衝擊要難,不過有了前一天的基礎,夜千羽也是只花了一張捲軸就學會了。

她之前買的那兩張藤蔓束縛捲軸,因為已經用掉了,用的是林星河給的。

夜千羽算了一下,玄石十兩一塊,捲軸兩萬兩一張,不算積分,林主任已經替她支付了三萬多兩,還全程指導她。

想了想,她拿了幾瓶輔助修鍊的五品丹藥出來,想給林星河。

林星河怎麼肯收,夜千羽也沒堅持,畢竟不是她自己煉製的,這人情先欠著吧,等她自己能煉製五品丹藥了,再來還這個人情。

「你既然用得起五品丹藥,小回玄丹為什麼用次品的?」林星河疑惑地問了一句。

他前一天就發現了,夜千羽玄氣耗盡的時候,吃的小回玄丹泛著綠色。

夜千羽不好說出她吃的疑似次品小回玄丹其實是藥效提高了一半多的極品,只模稜兩可地說了句:「我自己煉的。」

因為是自己煉的捨不得扔掉,就自己吃掉?林星河果然被誤導了,沒再說什麼,次品的丹藥也就藥效差,對身體沒有妨害的。

快到點的時候,林星河道:「明天教你治癒術吧。」

夜千羽沒立刻答應下來,而是問了句:「比賽的時候,我能用其他系的技能嗎?」

如果可以用其他系的技能,她想明天練一下火球術。 「其他系的技能可以用,但是為了公平起見,不能召喚獸寵幫忙。」想到夜千羽有獸寵,林星河提醒了一句。

「木系的戰鬥力不如其他系,這場比賽本身就算不上公平吧?」夜千羽疑惑地說道。

林星河搖搖頭:「強者為尊,就是最大的公平,修鍊資源爭奪大賽是一代一代傳承下來的,木系也曾有過很好的成績。」

說著,他抬起一隻手,掌心對準妖獸形的靶子。

一條黑綠色的藤蔓從他的掌心爆射而出,刺穿覆蓋在靶子表面的堅固鱗甲,深深地沒入了進去。

夜千羽睜大眼睛,覆蓋在靶子表面的鱗甲不要太硬,昨天她練了一整天藤蔓衝擊,都沒能在上面留下哪怕一道划痕。

「林主任,你和我用的真的是同一個技能嗎?」

林星河失笑:「當然是同一個技能,只不過,我曾經煉化過一簇木魂。」

「木魂?」什麼東西?

「就是天地孕育出來的一種精華,煉化后,可以強化木系的威力。」

夜千羽好像懂了:「既然有木魂,是不是有火魂,雷魂?」

林星河點點頭:「不錯,七個系都有,統稱為魂種,只不過,不管是哪個系的魂種,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夜千羽明白過來林星河想表達的意思,木系也可以很強,就看有沒有那個命了。

修鍊資源爭奪大賽,木系之所以成績差,就是因為唯一的攻擊技能藤蔓衝擊破不了妖獸的高防禦。

如果能煉化一簇木魂,何愁成績不好。

第三天,夜千羽花了大半天的時間將火球術練了個大差不差,然後去醉仙居拿肉乾,拿完肉乾又回去煉藥,補充身上快要用光的小回玄丹。

第四天,比賽正式開始。

讓夜千羽意外的是,芙念瑤竟然就在火系的隊伍里。

這叫什麼?冤家路窄?還好她沒去火系。

芙念瑤本就是天龍學院的學生,她也看到夜千羽了,不過並沒有去找夜千羽的麻煩,上次被北流殤重傷,讓她改變了很多,整個人泛著一股陰沉的氣息。

暗夜森林就在皇城外,離學院差不多半天的路程,領隊老師將七個系的參賽學生帶到暗夜森林外,又說了一遍需要注意的事項。

要進森林的時候,從暗處閃現出來兩個黑衣男子,和領隊老師說了些什麼。

領隊老師聽完,猶疑了一會兒,回頭道:「暗夜森林暫時不安全,比賽延後,今天先回去。」

那些參賽學生頓時炸鍋了,走了半天路過來,結果又要回去?

「老師,具體怎麼不安全了?」

「老師,森林裡面有妖獸,本來就不安全吧?」

「老師,他們說不定在危言聳聽,想包場!」

領隊老師被嚷嚷得頭痛,只得道:「傭兵之王冥殺的手下,不至於危言聳聽。」

冥殺名聲在外,嚷嚷聲頓時平息了很多。

夜千羽愣了下,師父大人原來就在暗夜森林裡?

領隊老師領著一眾學生正要離開,突然從森林裡傳來一陣轟隆隆聲,地面也有強烈的震感。 「獸潮?」有經驗的一下子就猜出來森林裡的動靜是怎麼一回事。

「冥殺那兩個手下說的危險該不會就是獸潮吧?」一眾學生頓時有一種上當受騙的感覺。

獸潮的出現,通常代表著寶物的出世,雖然危險,卻也有著大機遇。

兩個黑衣男子上前解釋道:「這獸潮是剛出現的,我們並沒有說謊,森林裡確實很危險,還希望大家不要以身涉險。」

一眾學生將信將疑。

領隊老師想了想,還是決定帶他們離開。

先不說冥殺手下所說的危險,獸潮本身就是很危險的,這幫學生雖然是各個系挑選出來的精英,但是畢竟是外院的學生,在獸潮面前,還是不夠看的,寶物固然誘人,小命更重要。

芙念瑤陰沉著一張臉,冥殺就在森林裡,就這麼離開,剛才出世的那件寶物鐵定要落到冥殺手裡,而落到冥殺手裡,等於落到夜千羽手裡,她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

「無主的寶物,見者有份,想將我們誆走獨吞寶物,哪有這種好事?」

芙念瑤在人堆里陰惻惻地說了一句,將一眾學生心裡的貪念都激了起來。

「就是啊,森林裡能有什麼危險,他們一定在說謊!」

「太陰險了,竟然用這種下三濫的伎倆!」

「老師,我們不能走!」

領隊老師呵斥道:「獸潮不是你們能應付的,走了!」

然而已經起了的貪念,哪這麼容易壓下去。

一眾學生對領隊老師的呵斥不以為意,獸潮而已,小心一點,能出什麼事?

「要走你們走,我反正不走。」有人直接離隊,往森林裡走去。

「我也不走。」一個人行動了,其他人紛紛行動,跟著離隊。

氣得領隊老師暴跳如雷:「小兔崽子們,你們不要命了嗎,給我站住!」

「傻子才站住!」這幫學生是各個系挑選出來的精英,自我感覺都很良好的,哪裡聽得進去領隊老師的話,非但沒站住,還跑了起來。

領隊老師無奈,只能飛掠過去抓人,兩個黑衣男子也動了起來。

因為人太多,只抓回來一半,剩下的一半,到底讓他們跑進了森林裡。

芙念瑤趁亂跑進了森林,夜千羽同樣也是,只不過兩人的目的大相徑庭。

芙念瑤是為了搗亂,不讓冥殺拿到寶物,夜千羽則是突然想到,今天就是月半,如果說師父大人騙了她,到了晚上,師父大人豈不是又會發狂病?

師父大人上次發狂病,可是強睡了她,進去了這麼多人,萬一有人撞到發狂病的師父大人,就糟糕了!

必須在天黑之前,找到師父大人!

領隊老師押著那些沒進森林的學生返回天龍學院,兩個黑衣男子則是繼續守在森林入口處。

主子只讓他們警示要進森林的人,並沒有說,不能放人進去,既然有人不知死活非要進去,出了什麼事,可不怪他們。

芙念瑤看見夜千羽也進了森林,幾乎笑出聲,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在去給冥殺搗亂之前,先殺掉這該死的夜千羽好了。 芙念瑤想得很美,反正獸潮,夜千羽死了也不會有人多想。

她朝夜千羽走過去:「也不知道你走了什麼狗shi運,半個多月修為竟然提升了三階多,不過,你的好運到此為止了。」

夜千羽正好將幽影玄狼召喚出來,幽影玄狼從獸寵空間里出來,見回到了森林裡,高興地連連嗷嗚,就把芙念瑤的聲音蓋住了。

夜千羽沒聽清芙念瑤在說什麼,也懶得理芙念瑤,直接跳上幽影玄狼的背,用心念吩咐幽影玄狼跑起來。

白洛影在血玉鐲子里看見芙念瑤那誇張的E罩杯胸部,從血玉鐲子里跳出來,跳到幽影玄狼頭上:「卧了個槽,奶牛啊!」

幽影玄狼速度如電,芙念瑤只覺得眼一花,就失去了夜千羽的蹤影,隱隱約約聽到白洛影的吐槽,不知是誰,差點氣死。

三重打擊,第一,沒殺得成夜千羽,夜千羽甚至沒聽清她說什麼!

第二,夜千羽到底走了什麼狗shi運,竟然弄了頭看起來很不錯的獸寵!

第三,這什麼破比喻,一點美感也沒有!

「我們是要搶寶物嗎?」白洛影這會兒已經知道自己是寶物探測器,不由得有些激動。

「先找我師父。」夜千羽一盆冷水當頭澆下。

「找他幹嘛,他再牛掰,也不可能知道寶物的具體位置,等找到他,說不定寶物已經被別人搶走了!」白洛影不滿地哼哼。

「聽話。」夜千羽伸手揉了揉他毛絨絨的狗腦袋。

師父大人就是她最重要的寶物,先找到師父大人再說。

在偌大的森林裡找一個人,真的像是大海撈針,日暮漸漸西沉,天色越來越昏暗,眼看著太陽要落山了,還是沒找到。

夜千羽無奈,讓幽影玄狼停下來,跳下地,在地上鋪了塊餐布,拿肉乾出來扔在餐布上給它吃,又將虎妞召喚出來。

虎妞長大了許多,會走路了,也已經斷奶了,肉乾太硬不好消化,還不適合給虎妞吃,她就給虎妞餵了點容易消化的食物。

至於白洛影和白沉,她在九重高塔里放了吃的,餓了,自己去拿了吃就行了。

她自己也吃了點東西,正要繼續找的時候,剛好日落月升。

幽影玄狼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有點躁動起來的樣子。

夜千羽就讓白洛影問問看幽影玄狼,看看是怎麼回事。

很快,白洛影抬起一隻前爪指向一個方向:「它說那個方向好像出了什麼事,要過去看看嗎?不過寶物就在那個方向,我感覺到了。」

夜千羽點頭:「也好。」

進來森林的那些學生都是為了寶物,只要不讓他們撞到師父大人就可以了。

一輪圓月掛在東方的天空,幽影玄狼在月光下疾足飛奔,夜千羽只覺得耳邊風聲呼呼,風聲中漸漸傳來異常躁動的獸吼聲、男男女女的哭喊聲。

真出事了?

她拍拍幽影玄狼的脖子,示意幽影玄狼,再快些!

趕到地方,她很想捂眼睛,這是什麼鬼?交配大會?

密密麻麻的妖獸,兩兩交~合著,這也就罷了,天龍學院的那些學生,竟然也被妖獸強行壓在地上,還是不分男女那種…… 「菊花殘,滿地傷,你的笑容已泛黃,花落人斷腸……」

白洛影不厚道地唱了起來。

夜千羽無語扯唇,來不及想更多,她身上的雌性味道就將附近還沒有發泄對象的雄性妖獸給吸引了過來。

足有十幾頭,一齊朝她撲來。

幽影玄狼本就好戰,戰意一下子被激發了起來,兩隻鋼爪左右開弓,將它們全拍飛了出去。

然而一點用也沒有,這些猩紅著眼睛的妖獸,彷彿不知道痛般,前一秒摔在地上,下一秒一個骨碌就從地上爬起來,繼續飛撲過來。

幽影玄狼如魚得水,戰意昂揚,身形閃動,不斷拍飛,就是苦了它背上的夜千羽和被它頂在頭上的白洛影。

「白沉騙老子,不是說妖獸看到老子都會繞路走的嗎?」白洛影抓緊幽影玄狼頭頂的毛,快要嚇尿了,他以前就一普通人,哪裡見過這種大陣仗。

如果是正常狀態的妖獸當然會被龍族氣息震懾,但是這些妖獸,分明已經陷入癲狂狀態。

「這些妖獸有問題,你進血玉鐲子躲躲。」為了不被甩飛,夜千羽也抓緊幽影玄狼脖子上的鬃毛。

「老子才不怕它們!」白洛影咬牙道,怎能在無良主人面前露怯。

旁邊有個女生注意到騎在幽影玄狼背上的夜千羽,彷彿溺水的人看到最後一根救命稻草:「救我,求你,救救我……」

夜千羽抓住那女生伸過來的手,試圖將她拉到幽影玄狼背上,然而根本拉不動,壓在那女生身上的可是妖獸,妖獸的力氣本就大,陷入癲狂狀態的妖獸,力氣更是平常的數倍。

「鬆手吧,再不鬆手,你就要掉下去了。」腦海里響起白沉提醒的聲音。

夜千羽半個身子已經懸空,只能鬆手,翻回幽影玄狼背上。

這些人,她救不了,先離開這裡,再作打算吧。

這裡聚集的妖獸真的太多了,密密麻麻的,一眼看不到盡頭,就好像整個森林的妖獸都聚集過來了一樣。

朝她撲過來的妖獸越來越多,幽影玄狼已經有些疲於應付了。

夜千羽環視一圈,正要吩咐幽影玄狼離開,突然瞥見一個和妖獸周旋的黑色身影。

那不是師父大人的暗衛左影嗎?

她連忙吩咐幽影玄狼過去左影那邊。

左影也看到夜千羽了,連忙喊道:「夜姑娘別過來,不能過來!」

夜千羽哪裡聽得進去,左影在這裡,說明師父大人就在附近。

左影只能再喊:「潭水有問題,不能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